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九载

2018-07-09 11:31:40
TAG:龙族

在打下“龙族”二字后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都在想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落笔才显得这会是一篇用心的文字。直到我喝完粥,收拾好桌面,我依旧不知道如何下笔。

如果真的有一件事能够代表“青春”,《龙族》无疑会在许多90后的榜单上高居不下。

其实,真的要说,我对《龙族》,并没有很喜欢,我一向很难特别喜欢某一样东西,更多是习惯使然:既然前四部都已经看下来了,我也不介意知道一下龙族5会发生的事情。

《龙1》的时间,恰好是我刚刚接触《化学》这门学科的时候,“青铜”、“元素”这些因陌生而显得玄妙的词汇一定程度上能够满足一个小女孩想要炫耀自己学识的虚荣感。当时我在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班级,在那里半数以上的人浑浑噩噩地度过了自己的初中,因而,在我读完《龙1》的时候,能够非常肯定地说“我看懂了”,是一件会引起周遭一阵崇拜的事情。

在《龙1》里,路明非以废柴的形象出场,寄住在叔叔婶婶家,暗恋着穿白裙的文艺女青年陈雯雯。废柴路明非会偶然爬上楼顶吹风,唯一的优点居然是星际争霸打得不错,这样的人怎么会得到女神的青睐呢?按正常套路大约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当一个路人甲,或许,在赵孟华晚年回忆一波往事时,会哈哈大笑着说“当时我向雯雯告白时,那个扮演“i”的衰仔是谁来着?”,赵孟华将手里的雪茄抽完,依旧想不起那个黑白西装的小丑是谁。可是,路明非是主角啊,是从天而降的S级混血儿,所以诺诺穿着江南独家审美的紫金套装开着红色法拉利接走了未来的屠龙少年。

按金庸武侠小说的套路来讲,废柴的人生就应该在这一刻彻底改变,应该一级一级打怪升级走向人生巅峰。但是,即使有S级的血统认证,路明非在校园里就像一只癞皮狗和芬格尔师兄一起吃吃喝喝挥霍时光,他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暗恋着红发魔女诺诺。

和大多数小说的套路一样,在灾难面前,总要来点爱情的点缀才能显得这个悲剧尤其的悲天悯人,所以叶胜亚纪挂了,在心迹刚刚表明的时候。小说家总是喜欢安排这样的剧情,明明相爱的彼此因为一个又一个的误会或者隐晦的羞涩擦肩而过,然后在离结尾还有两页纸的时候,匆匆安排一个契机,两人冰释前嫌,突然醒悟:我爱的人就在身边啊,我是怎样的笨拙才把这个人越推越远,你只要拉着她的手,轻轻把她柔软的小手放在胸口,盯着她的眼睛说:“女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然后把她拥入怀,你的爱情就发芽了。当然,在现实中,你很可能会收获一个大嘴巴子。

于是,在这样的安排下,屠龙四人组终于可以出发去三峡屠龙了,当然最主要是路明非用他的四分之一的生命灭了一条在暴走边缘试探的龙王,在此感谢出场次数不能再少的女主角诺诺的情出演去鬼门关走一趟的戏份。

如果说《龙1》是一个伪龙迷的入坑的开始,那么《龙2》则是圈死我的存在。似乎全天下的男孩都喜欢绘梨衣一样,大部分女孩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楚子航啊。

“我不认为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是一个英雄或是怎样,他不必踏着七彩祥云,但如果可以,他清清爽爽地、穿着纹丝不乱的白寸衫站在你面前,阳光从天空60°的方向撒下来,笼罩着他的全身,你不会心动吗?”

“这就是你单身21年的原因”,超典型处女座代表人物霸霸精确地点评了我这一幻想。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面瘫师兄的形象从一开始便是如此,如果他还能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就更好了。

在我还没有打算再读一遍龙族的时候,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楚子航,我说:“其实龙族很多剧情我都记不清了,但《龙2》结尾的时候,楚子航拿着钥匙打开夏弥家的门,一点一点看过去,夕阳西下,夜幕升起,那个画面,就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即使我又读了一遍龙族,我的脑子似乎还是把渔网当做了过滤器,把夏弥的话筛得一句不剩。我不喜欢夏弥,当然我也不讨厌她,在我印象里,对她的标签就是“楚子航喜欢的女生”和“耶梦加得龙王”。比起夏弥,我还是更心疼苏茜,“我喜欢你,与你无关”——这是苏茜对待爱情的态度。不会撒娇的女人的幸福总是很远很远,这是亘古定律。

《龙3》里路明非问楚子航:“师兄你是喜欢小龙女么?”

“你们叫她小龙女么?”

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写的好,后来刷知乎看到一段:

“你还记得她吗?”

“早忘记了。”

“可是我还没说是谁。”

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意味无穷。楚夏恋以悲剧结尾了,亦如路明非和绘梨衣也是如此。

我记得江南在写《龙1》的时候就说过龙族会是一个悲剧,可是,他在写《龙5》之前,又反悔了,他开始考虑happy ending了,不免会有些失落,就好像我深呼吸了三大口,准备一鼓作气冲出火海,然后突然从天而降了一场大雨,浇灭了你所有准备好的情绪。

或许是收到的刀片足够多了,江南开始动笔写《龙5》,又决心把既定的悲剧改成HE,可是在《龙3》结束的时候为什么不给路明非留一个不那么绝望的理由。其实,我也是在这里,开始觉察到路明非是主角。

如果男孩需要成长的话,给他一个完全信任他的单纯的女孩,然后让她死,这是江南选择让路明非成长的方式。

很奇妙的一件事是,《龙族3》的三本书都是在我高中时代出版的,其中某一本出版的时候,恰巧李少女和曾小姐双双病倒。一个寝室五个人里两个病倒,晚上11点,街上空无一人,我们大声讲着话给彼此壮胆往医院走去,我没有忘记拿上朱新买的《龙3》。那天,央视电影频道放的是《无人区》,曾小姐和李少女分别躺在病床上,班长代替班主任出现在医院,朱走进诊疗室让我去睡会,被我拒绝。第二天凌晨4点或是5点,晨光熹微,我们回去,在班主任的允许下第一次翘课。

之前在我写青春篇的时候,沈姐姐跟我噫吁嚱了一番。也是这样回忆才发觉,原来《龙3》的长度是整个高中。

“其实,我并不是想回到高中时代,我很高兴我能够遇到一群优秀的人。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知道我是一个细节控,很多事我也想不起来,我只是想在医学知识充斥我整个大脑之前,尽可能用文字的形式记下我还记得的东西。我不希望任何人,特别是当那个人是你,会因为我写的东西而难过,叹息一下物非人也非,继续往前走哇。”

《龙4》里,楚子航死了,全天下只有路明非还记得面瘫师兄,路明非变强了,忽然之间,好像龙族里的故事整个都变了。许多人无法接受一个变强的路明非,就好像我,在还没有重新读到《龙4》的这个时候,关于它,我这次一定是把天空当做过滤器了,真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大约一个月前,我得知江南已经开始写《龙5》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一个同样喜欢大师兄的朋友,她说:“江南居然把楚子航写死了,他不让楚子航醒过来,我就不看,哼”,但是前两天我就看到了她吐槽江南非不让诺诺和路明非在一起,有趣。

想一想《龙4》出的时候我刚刚上大一,现在即将上大四了《龙5》才刚开始连载,据说拿掉了最后四分之一条命的路明非依旧生龙活虎地蹦跶着,也不知道在我毕业的时候,能不能看到整个故事的结局。

《龙族》里总是出现的一个词是“孤独”,年少的时候不懂什么,总觉得这是一个很有逼格的词语,我也有同感啊,站在阳台看天上稀稀落落的星星,我也觉得孤独啊,没有人能够分享我的心情。但现在不会了,如何定义“孤独”以及界定它的范围都是因人而异的一件事。我依旧会翻着寥寥几人的通讯录,不知道该按在哪个名字的区域,大多数时候,是默默地放下手机,一想到对方很可能在忙,又想到再寻找话题也是一件麻烦事,便打消了念头。但这不是特有的孤独啊,这就是人生的常态啊,有那么一刻你的情绪会像海潮般涌上来,就像不稳定的生理期,是能够自愈的。

《龙族》于我而言究竟是什么?是想到它就会想起初中时代,每周必看的《知音漫客》;是想到它就想起充满着药物气息的医院;还是在现在,看到书中写到从上颚的动脉输血,我会眉头一皱,开始考虑血管的直径以及输血原则?于你,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