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金庸胜诉背后:少年江南到作家富豪的进阶之路

作者 / Victor

王不见王。

8月16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的法庭上,金庸和江南,两代人的畅销书之王都没有出现,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将分别带着宣判结果向雇主汇报:江南不构成侵犯著作权,但构成不正当竞争,金庸获判赔共188万元。

至此,靴子终于落地:2016年,金庸起诉江南及北京联合出版有限责任公司等公司著作权侵权,要求“停止复制、发行小说《此间的少年》,封存并销毁库存图书。”并公开道歉,共同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跟自己尊重的作者打官司,当然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判决结果出现后,江南在微博上贴文回复,“不过一根一苗,一花一果,十八年前一时兴起,也因其得名得利,应当有此一劫。”

188万,买一个关于青春的了断,对江南来说未尝不值。

十八年前,江南22岁,还是少年。他那时刚从北大毕业,负笈美利坚,在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中攻读一个叫“卵巢癌和乳腺癌的致癌机理”的专业方向。

文化上的隔阂,周遭环境的荒凉都不利于内心戏丰富的人的精神状态——他小时候会用大段时间看着窗外的黑夜,“好像隔着一扇窗外面就是太古玄黄天地洪荒”。

他靠写作来排遣,把北大的生活写成小说发表在“清韵论坛”,书中所有的人物都安上金庸小说的名字,让他们在原型为北大的“汴京大学”里相遇又错过。

“多年前敝帚自珍,现在也还是敝帚自珍。“江南在此次的回应中写,“2016年应诉时想要保住《此间的少年》这个校园,现在也还是一样。”

《此间的少年》对江南有特殊意义。

事实上,后来江南所有的小说,在人物关系、心理、命运走向等方面,都在“此间”中有了雏形:“此间”中的乔峰爱慕学姐康敏如同《上海堡垒》里江洋爱着上司林澜;《龙族》中路明非听说学姐诺诺要结婚了,郁闷地喝着劣质红酒。

而“大学”“同学”也成为了江南小说中一个经典的设定:当《蝴蝶风暴》中出身于L.M.A的特工们忙于维持世界秩序时,路明非正在跟着卡塞尔学院的师兄师姐满世界屠龙。而在另一片时空九州大陆上,风炎王朝的名将早在“稷宫”同学时期就结成了“师牙会”,为未来征伐北陆奠定了组织基础。

“江湖是这么一个地方,你在这里生,也不介意在这里死去。”江南在《此间的少年》的序言《青春是场永志的劫难》中写道。

他得到了北京大学的积极回应:北京大学负责招生的老师会拿着《此间的少年》去告诉成绩优秀的孩子,北京大学的生活就是这样哦。

被“此间”燃起情怀的北大学子则会和江南吐槽,学长啊,我这大学和你写的一点也不一样啊,说好的黄蓉呢?而且课业压力也太大了吧。

但这时候江南已经不是他笔下的死小孩们了。

事实上,江南每一部故事的结局组合起来,基本上就是他毕业后的成长轨迹,《此间的少年》中,毕业生们四散而去,唏嘘感伤;而《上海堡垒》里,主人公江洋那种面对所爱之人的无能为力,在《龙族》路明非身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克服。

江南已经能从容不迫地讲述权与力了。他讨论一个男孩,究竟要走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男人呢?

“人到25岁以后,经常觉得体力精力都不如小时候了,也不能继续荒废时间打游戏和玩乐队了,要为未来做点打算!自勉!”8月2日,江南发微博,顺带附了张自拍。其心态与当年在北大对比起来天差地别:“只是抱着一点小小的所谓理想的东西在被窝里看小说,猪一样哼哼着过着混沌的生活”。

而说出这番话的江南,已经少年时代的一些朋友们闹得僵硬,比如当年在清韵论坛一见如故的今何在,后者指责他当年一起开公司资卷走了账本,祸害了所有人“九州”的梦想。今年六月,面对他北大的学弟、《此间的少年》导演胤祥列举的“江八条”,他矢口否认,并称自己和对方不熟。

江八条,胤祥称这是江南总结的写作技巧

他的微博简介是:千万别试着跟蠢货冰释前嫌,蠢货只会以为你是怕了他。

但这都不重要,因为他现在的圈内好友是唐家三少和南派三叔。

他是作家富豪榜的榜首,一年稿税3200万。

他2016年创办的公司灵龙文化,号称七分钟就融资到了1个亿。如同南派三叔成立“南派互娱”,唐家三少成立“炫世唐门”一样。江南的公司目前也以运作自己的作品为主。

他和媒体聊IP,谈公司的发展方向,“对灵龙而言,超级 IP 的概念不如国民级 IP 清晰,也不如国民级 IP 那么大”,“下一个十年,中国必将出现自己的国民级 IP”。面对多样的内容形式,除了少数自主开发,更多的将仰仗合作方。

他和他旗下作家的文学作品将作为项目被运作,并已经被排上了日程:《上海堡垒》电影预计2019年上映、《九州缥缈录》电视剧2017年11月就已经开机,还有《端脑》电视剧、《龙族》电影......

他可能多少过上了少年时代想要过的生活:”坐着头等舱往来穿梭,入住每个城市最豪华的酒店,每分钟都在忙碌”。

只是此间已无少年。

近期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