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群穿玄幻小说《奎星勿相忘》,第五篇章连载《忽登最高塔,眼界穷大千》

2018-08-30 20:05:10
TAG:

“你一向都这么直白?“龙栖刚刚打开松果体还不太适应在大庭广众下讨论这个事情。她畏畏缩缩地问南光,

”是呀,有什么好遮掩的,地球是一个大铁笼子,里面充满着沉睡的人们,

我们好不容易,互相发现是醒着的,还不能问个早呀?“

南光讲这话的时候旁边走过几个黑西装的竞标者,睁大眼睛看她。

她不假思索的白了一眼,脱口而出:“傻缺。”然后继续跟龙栖若无其事的闲聊。

那气势,感觉透漏着6个字“这是老娘主场”。

“你平时打坐么?”

“不是特别久,因为耗费内力”

“你得调理,你太瘦了,你打坐时候蓝宝石出现什么?”

“会自己观想,莲花和金字塔多一些,龙啊凤啊鸽子啊是随时,就像个画面的花边。”

”知道自己曾经是谁了吧?“

”知道,但是有些片段还是断断续续的“

”你可以来我工作室,我是个专业的催眠师。“

龙栖心想:”乖乖!催眠师都出来了,我最近这是也掉坑了吧,召唤师!催眠师!疗愈师!胜利大会师吧!你们都告诉我我就活在这玄幻的世界中,我掏出的钱就是游戏币,我自己和你们都是游戏角色真人版COSPLAY好了!阿门!南无观世音菩萨!我龙栖果然不是。。。。。呃。。。。。不是凡人呀!小宇宙小元神小佛光,该谁爆发谁就爆发吧,最疯也就这样了!”

龙栖最近脑袋快爆炸了,身边的各种磁场、提醒和次元信息的介入,

她的确需要找个除了龙沐以外的人聊聊了。

”这几天,我观想到了飞碟,这个事情,南光,你怎么看?“

”跟飞碟里面的人说话了么?”

龙栖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南光绝对是顶级奇葩,

声音又大的肆无忌惮,仿佛她们聊的才是正常的事情。

南光对龙栖的经历从不质疑,

虽然是第一次相见就又好像认识了很多年,

路过的人频频回头,

开始他们以为这对穿着登对的“红白喜事”组合,

是在探讨新上的电影,

走进听到竟然说的是自己的感受,

很快,龙栖和南光的周边3米就都没有人了,

她两用玄奇的谈话给自己做了个麦田怪圈,

此时,如果有飞碟选择降落,一定会选择她两这里。

“我的幻境里经常出现18条龙或者9条龙,一起的画面,非常奇特,还会出现聚合的情景,每条龙身上都泛着不同颜色的光,亮到刺眼。”

“你是一个船长。”

“啥?”

“我这有六块玉佩,你喜欢哪一个?说着从书包里拿出六块古玉”

龙栖认识这一定是古玉,不是做旧款,年头都不短。

”那个圆的”

“你确定?不喜欢其他的?“

”嗯,我从来只用第一感觉。永远不会再给第二眼看上的机会。”

“你是最后一个船长没错了。”

“我刚才会长外面就看见有龙光显现,一进来就看到你,你知道么你身上的光太亮了,多远的龙都能被你召唤过来。”

“你刚才就看出来了?”

“不然我会那么远喊你?”

“你们这些人都在哪学的特异功能?我必须也得去。”

“找对磁场,找个梦里有龙的人,最好级别高一点的,随便指点一二,自己就开启了,生生世世的积累经验都会开启”

“你毛笔字写得不错,

你今生注定很招桃花,

你诗文将冠领天下,

你学生将遍及四海,

你会找到另外17个人,

一起跟你做一件有正义感和使命感的大事,

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的梦境中,

有巨型飞船坠地,

引起魂飞魄散,

我在守护我的船长,

还在补着灵。

而你,就是那个船长。”

“等等,信息量有点大!这些都是你看到的?”

“对,我做催眠师就是为了帮我的船长找其他的灵友。

可是我一直找不到船长,我找了3年了。”

说着,南光微笑的脸上流下了滚烫的热泪。

路过的人看见这两个女孩执手相看泪眼,还以为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拉拉。

这种流泪相认的方式当初他们18个灵魂设置时候,

真的没考虑到地球还有性别区分场景设定这一说。

“你是船长,你得找人,你得把任务跟船员们说清楚,

没有开启灵性和脑门屏幕的你得帮他们开启。”

“我的天,让我跟我家的狗多说话我都难受,

我还得找17个人,不现在应该是15个陌生人去说这么玄幻的事情,

让我从何着手?”

“去一趟西安吧。你有一世是武曌,她是你所有转世过的灵魂里,

开启最全面,灵力恢复最高的,她会给你指引。”

“我该去哪?”

“有塔的地方、有寺庙的地方、有道观的地方、有金子塔装置的地方。

你现在的感悟能力,有能力解读这些地方在哪的。”

“奶奶的,妞儿,你不愧是我船长!姿态果真豪迈!”

于是就出现了那一幕,

龙栖穿着白色的西装,

在大雁塔的第七层打坐,

看脑门上的符号、

画面和记忆的穿越。

她已经不是因为好奇,而是因为责任。

当她知道自己是个船长,有责任找到船员,

帮他们把记忆开启共同完成大愿的一刻,

她就记起了所有的事情,

每个人在九天的样子、神情、灵力值,

一起的欢笑

一起的灵修

一起的穿越

一起的封印

一起的梦想

一起用感应书写在玉璧型飞船钥匙上的刻满祥云的誓言。

“从此只向心中有,天空遍布九祥云。”

这是她的奎王之灵,在穿越次元那个时刻,给灵性空间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大雁塔第二层她还留了一个佛掌印,只有转世有佛心和大愿力,才有这个功力,

看来武则天那世修得不错,

奎灵王好懒,生生世世长得居然都差不多,

就龙栖这种五官,

大耳垂儿,大圆眼睛滴溜圆,小嘴薄片一点点,这是要多听多看,少说得意思呗,就这副模样,这种身材,他每次只是换个发型,换个龙套罢了。

龙栖突然想起,龙栖格曾经说过:“我看历史书,感觉都只是那几个人,

有些图只是衣服换了,长相都没换,这是咋回事呢?”

“臭小子,自己早开启前世记忆了,逗我玩儿了十几年!也不告诉我!看我去重庆灭了他先!”

龙栖抄起电话:“你娃什么时候知道的所有的事儿,怎么不告诉我?”

龙栖格:“你遛狗看见我超越光速那天我就知道是你,你身上的光隔1公里我就看见了。”

“这么多年被你骗得不轻呐!”

“我啷个办,说了是泄露天机,自己会遭反噬,只能等你自己开启的机缘,

因为我又不是船长,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倒是能等的了!”

“不行就GAME OVER 再来一局呗,哈哈,反正龙族是不灭的。”

“你也知道我的任务?”

”所有人只要一开启就都知道了。但是我没办法帮你找其他人,

只有你自己才行,我也没办法帮别人启灵,因为我不是船长。”

“因为我不是船长”这个理由特别的敷衍和推脱。

“你找到几个了?”

“包括你三个。”

“哈哈,你在哪呢?”

“西安。”

“好得很,遇到龙光了看来,都知道专门去西安了。”

“其他的你知道名字?”

“你好好打坐,自己能看见的。”

“我先买套换洗衣服明天再说,我刚才穿一套定制西装在大雁塔打坐得那叫一个淋漓”

“等哈儿,我、龙光,你不说三个么?还有谁?”

“龙沐。”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他找到你的吧?”

“啊?你怎么知道?”

“在九天就这样,龙沐离你的结界最远,

但是这家伙一直默默在看着你,

他老觉得我挨着你太近,

挡着他的事儿了,

跟我用感应大战很多轮了,

在九天算是个狂热的好战分子,

跟我一样,是我的神对手。现在他在哪?

这么多世未见,我还挺想念他。

没有对手的人生,仿佛高山流水失了知音”

“离我最远?你说他是摇光?”

“对,他就是瑶光------北斗第七颗星主掌上升,

所以做什么像什么,

做什么成什么。

我是玉衡,执掌益算,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艺术,是绘画和雕塑,所以得了空才管那些呢,我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哈哈。

你自己应该知道你自己掌管什么吧?”

“知道,一大堆,天玑、天枢、天璇、天权,分别管着禄存、司命、司禄、延寿,貌似累的要死。”

“到人间了还得管找神队友!哈哈哈哈哈。

你还没告诉我瑶光星,也就是龙沐他现在在哪?”

“澳门,回去憋大招去了,我感应到了。”

“我去澳门找他。哈哈,看能不能再干一仗,陪他醉笑三千场。”

“小心让人当成男同,我和南光相认大哭就让人当成了女同了。”

“哈哈!自古痴心不过瑶光,你转世为男她就为女,你为女他就为男,也真是够了。”

“可你是奎灵王,注定有一大堆桃花跟着,不然也不能用转世成为唐伯虎提醒你了。”

“对哦,我还曾为唐伯虎,完蛋了,桃花仙。”龙栖不禁用手蒙了下眼睛,做出不忍直视的样子

那个以卖画为生的唐寅,

那个在桃花庵喝着桃花酒的唐寅,

那个没有秋香的唐寅,

那个洒脱超然的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

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

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富者事,

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

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

彼何碌碌我何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龙沐用心灵感应,似乎说了个“NO“。

但是龙栖的桃花劫,

是否能像她喜欢的桃花酒一样淡淡的,

喝下也就那样了呢?谁也不知道。

在九天龙沐是那颗执掌上升的摇光星,

这对龙栖对应的天奎星来说,它是非常挺远的那一颗,

他们的遥远不在于距离,而在于

为了保持北斗七星的阵型,从不可能有交集,

而封印灵力到人间,作为瑶光的龙沐是专程为交集而来的么?

龙栖此刻,感觉到了一阵浓浓的思念,

思念是什么?

所谓思念,就是,你若喜欢喝酒,有朝一日发现所有的酒都不如它烈。

所谓思念,就是,你若迷恋烟香,有朝一日发现所有的烟都不如它浓。

愿力可以吸引同伴如约而至,但必须用自己规定的方式。

什么方式才是龙栖特有的方式呢?

龙栖想来想去,:“喝酒。”

玩就玩大的吧。

凡是约着一起喝酒,喝大了说出梦境中有龙,

并且第一眼认出玉璧的都给你们挖出来。

告诉你们,生生世世,各自等的好苦,

不要忘记来路,不要追思过往,

好好走,

一起走,

走好今生路。

龙族天生酒力无边,酒胆无限,

不是不醉,醉了也豪迈,

就是喜欢微醺的感觉,

就像可以用意念回到家乡,看见满天星光。

“柳下闻瑶琴起舞和一曲

仿佛映当年翩若惊鸿影

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

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

紫烟燃心语留香候人寻

史书列豪杰功过有几许

我今生何求,惟你。”

龙栖一听许嵩的这首《惊鸿一面》就想喝酒,

最好是桃花酒,

然后是红酒,

第三是白酒(浓香型),

然后是青梅子酒、黄酒、最差也得是有点酸甜味道但是没有气泡的,

倒数第二不喜欢的是啤酒,不管是哪国的,

一喝啤酒就火大,就想撒泼,

谁发明的这玩意,又占肚子,

度数又低,没劲死了。

倒数第一是洋酒,一闻脑袋都要炸掉。

最近一次喝酒是在丽江,龙栖一个人对着玉龙雪山,坐在

那个叫雪山艺术小镇的宽阔草场上,

用酒囊装了满满一囊的桃花酒,

对着明月对着雪山,

对着木星的那个晚上,

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呼吸和品酒的咂嚒声,

天空中有一龙和一凤,组成了一颗心,旁边就是木星。

木星,在龙栖看来是出奇浪漫的一颗星,

像个骑士,臂膀最宽,

为地球一定挡了很多子弹,

木星的中间,仿佛有个大大的眼睛,

很诡异的看着其它星球,仿佛在监督和观察,

但如果把地球比作它的女朋友,

这个故事就发达了。木星也许有着最浪漫的表白:

“我每分每秒,都不愿意闭上眼睛,原因是,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你。”

木星与地球的距离不远不近,

中间还隔着火星,也就是荧惑,中间的这颗星,

出现的荧惑守心在古代被看作不祥之兆,

但在龙栖看来,这就是普通星象正常自然现象,

唯一对火星感到不满的是,

它在地球和木星之间,

每当龙栖喝起酒,想着地球和木星的爱情故事,

中间总有个心结叫火星,

哎~~~~~荧惑守心,

又误一世痴情。

龙栖看着这个寂静的小镇,点点的星火,

想着,在这里的房子我要把房顶都掀开,换成全玻璃,

夜晚直接看星空,

早上就让阳光晒醒我。

对着雪山喝酒,把雪山当幕布,做个超级远的投影,

直接把我端起酒杯的人影,打在雪山上。

嗯·····好得很!

嗖,一条微信。

“干嘛呢?”

龙沐发来的。

这条微信打破了龙栖的信马由缰。

“在想着喝酒的事儿。”

“用酒精当愿力?”

“对!”

“历代奎灵王的转世,都没敢用这个,你这丫头,真是通透。”

“我知道,这个道理就像把喜欢的事情当工作就扼杀了喜欢。但是要不用喜欢做愿力,怎么能调动磁场吸引他们过来呢?”

“你知道了你的任务?”

“是的,南光出现了。”

“也知道我是谁了吧?”

“你能看见木星么?“龙栖故意不接茬。

“能,今天还很亮,我也喜欢木星。”

“我今生开始想你了。

不知道你在哪,

也不知道你在干嘛,

但是把这句想你,

还给生生世世的你吧。

为了奎灵王、为了摇光、为了每一个该为了的角色。

感谢你在北斗阵的那一端。”

这个时候,龙栖突然来了一道灵光,

我的天,

仓央嘉措竟然出现了,就坐在她旁边写下了这诗,

“一挥手,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夕阳印证着雪山无我的智慧,

爱情与梵心同样白得耀眼,

离别后,晚风依然珍藏着她的誓言。

誓言中的青草已经枯黄,

没有什么远近之分,

世上最远的也远不过隔世之爱,

再近也近不过自己与自己相邻。”

从农奴之子到雪域之王。除了有情,不悲不喜。身份和所做之事,都是好大的迷。有意思的人,一定跟龙星18个灵魂的杰作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在想仓央嘉措?”

“你感应到了?”

“是的。“

“你是不是一开始也有很多问题解答不了?需要问灵?”

“不必执着,你的灵会以各种回应你。

但是我今天发微信,只想说,丫头,我想你。

跟任何感应无关。还有几天,我就会来找你,不管你在哪,

对不起,今生,我来晚了。

但愿余生所有风景都是你。”

龙栖一身鸡皮疙瘩落了地。

汗毛立起来跟松针似的。

乖乖!还是瑶光星龙沐厉害!

这些话得在九天修炼成为蜜糖精才能说得出来。

以前,这样的话,有的是人说过,但是龙栖都当听笑话,这回是真听进去了,磁场打开了以后,一切都会以爱之名,写进灵魂的剧本里。人生不再五大三粗,而像是多年的女儿红,绵绵柔柔却后劲儿无穷。

“好,谢谢你。真的。真的是真的。”

“我懂,你也懂。等着。”

“好,我也等你一回,这世的一天是不是能还几千年前,你为韦陀的那一面?”

“不管过去,不管来世,过好今生,这就是最好的一世,好么?丫头?”

狄更斯说: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年代,

也是愚蠢的年代;

这是信仰的时期,

也是怀疑的时期;

这是光明的季节,

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

也是失望的冬天;

大伙儿面前应有尽有,

大伙儿面前一无所有;

大伙儿正在直登天堂;

大伙儿正在直落地狱。”

龙栖怀疑狄更斯的灵魂曾游历在中国,

并且他一定练过太极,也许是全真教的某个小道士,

等龙栖的元神养的足够大了,她会抽点时间用天目看看,

狄更斯的灵魂为何能做出这样震撼的发言。

“你知道我的任务,你也知道我注定有桃花劫。”

“我不想因为知道你明天是谁而错过今天的你。”

“老头儿,得嘞,丫头懂了。”

“你找人吧。有些人可能是有其他目的的,善恶都是一念之间,你要注意保护自己,

别让我太放不下心,我的灵一直都在保护你,你知道的哈?”

“嗯,看到了,而且,有时候挺萌的,随时像个可爱的孩子。

尤其那个龙和凤一起的时候,一看就是个不安分守己的灵鼓捣出来的。

谢谢你。”

龙栖说的是她每天能看见龙沐为他做的天象,

一推开窗能看见,

收雨伞的一刹那能看见,

坐公车在陌生城市漫无目的游走听着歌也能看见,

一个人的午夜对着路灯喝酒能看见,

梦里能看见,

打坐能看见,

没有想任何事情的时候也能看见。

两团白雾,或大或小,在空中或者在身旁,

那是龙沐用元神的真气幻化的龙和凤,

是他给龙栖做的守护精灵。

找梦境中有龙的人,果真不易。

龙栖一个女孩子身,不可能见谁都约喝酒,

那样有点小尴尬,

而且她知道不见得最后是谁把谁送回去。

在她的天目里,18个灵都是高大英武的,

跟魔戒里的精灵族,差不多一个意思。

她那段时间被周围熟悉她得人们误解成了花痴,

看到长的漂亮的,

不管男女,她都想办法去搭个讪,

没出一个星期,她已经看皮囊快吐了。

也没找到一个梦境里有龙的。

她觉得这办法不成。

貌似自己转成佛和菩萨那几世曾经说过:

“以色见我者皆为魔。”

这么看美丽皮囊,心魔会越来越重,得赶紧打住。

正想着,走进一家花店咖啡,一个背影又拴住了她得眼睛。妈呀,这就是传说中的三角啊。

花店老板是个90后的特警,块儿,帅爆。

“嘿,美女,你要什么花,我送你,你的短发好精神。”

“90后吧?姐姐大你一轮儿,你还送么?”

“看着比我小多了,送。”

这回竟然是这个小鲜肉主动搭话,

结束了一周都是龙栖搭话别人的尴尬,

龙栖在心底是感谢他的。

“店不错,挺有品味的。”

“有时间么,我请你喝咖啡,我自己手调的。小姐姐你喜欢哪一款?”

“爱尔兰。”

“啊?!”

“没错,爱尔兰咖啡。我需要两杯。”

“好,不愧是我可爱的小姐姐。真是够味儿。”

90后找出最浓烈的威士忌,调爱尔兰咖啡,

装作不经意,

他告诉龙栖他的名字是“龙云”。

龙栖呆呆的站在她最喜欢的勿忘我的旁边,

灵魂飘出去2秒钟之后才回来,才能移动。

“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缘只自然来。”

“爱尔兰咖啡是要用特定的专用杯,

杯子的玻璃上有三条细线,

第一线的底层是爱尔兰威士忌,

第二线和三线之间是曼特宁咖啡,

第三线以上杯的表层是奶油,

白色的奶油代表爱情的纯洁,

奶油上还需要洒一点盐和糖,

盐代表眼泪,

糖代表甜蜜,

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随着最后一个字结束,

龙云漂亮的长手指变魔术一样让一杯爱尔兰在龙栖面前,

龙栖的天目上立刻显现出“如约而至”四个字。

“你好,情种子,我是龙栖。”  “哈哈!果真是我小姐姐。一个人来三亚玩?”

“嗯,不算纯玩,主要找些人。”

“来,走一个,江湖相遇,不可错过。”

他两喝爱尔兰咖啡,

跟喝摔碗酒似的。

一下子把浪漫的氛围破坏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