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雨栖首部龙族玄幻小说《奎星勿相忘》之第六章《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2018-09-02 05:34:27
TAG:

那个下午,在花店咖啡,66杯浓烈的爱尔兰咖啡,就被龙栖和龙云,尬酒般喝了,后面龙云直接不放咖啡了,因为尬到都没了调咖啡的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喝了多少个空杯,龙栖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女孩,以为是幻觉,直到那女孩子手里的车钥匙掉在地上。

“嘿,小子,找你的吧?”

“啊?假小子,我还以为找你的。咱两,我觉得她会看上你。明显你白一点。这么大的女孩儿应该喜欢小白脸儿。“

“我去,那她口味够重的,我可是小姐姐。我对女的并不感兴趣。”

“嘿,那妞儿,我头发短但我是小姐姐哈,别老看我!”龙栖对着那女孩说。

女孩什么都没说径直走进来。

把头发解开披散着,给我也来几杯,你们喝啥我喝啥。

不会吧,你没看见我在和我朋友尬酒?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老板,她是顾客。我观察你半年了。

龙云觉得半年都没发现,自己曾是特警的那些日子,都人生长恨水长东了。

“呃,不打扰了,我摩托还在外面。”

“小姐姐,你能不能编个走点心的理由再闪人?”

“我开车来的,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再继续盯他。”

“凤凰龙庭,谢谢。”  龙栖真的坐上了这小妞儿的车。

“你喜欢他?”

“看不出来么?”

“能。你为什么不说?憋着多难受?”

“我喜欢他,我觉得跟他无关。”

“啊?”

“是的。我每天看着他,不想又任何交集,想象着我在他旁边,就很开心,活得感觉非常有爱。”

“你喜欢那个幻想。”

“对,但是今天你出现了,我发现他的磁场颜色都变了。不是白色的亮光了,有一点紫色的光谱出现,我就及时阻止了。”

“你也是龙族?”

“对,我叫武龙萌。我本名叫武萌,我发现自己是龙族就加了个龙在中间。”

“我是龙栖”

“我知道。”

“啊?!”

我小时候被车撞出了13米,撞飞了摔下来却大难不死,一睁眼睛,周边的陌生人叫什么,有什么人生资料,特长,全像电影里的机器人屏幕一样,就出现在这个人的旁边了。

“别告诉我你看得透我。”

“不能看透完,尤其是你藏在王座后面的密码,只有你自己能看见,因为你灵力明显比我们高。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刚才那小子是谁。”

“你在外面看见我们有光对吧?”

“因为我开车过这个区域,车子电瓶坏掉了,我一猜就有龙族在这搞事情,发现你们果然在尬酒。”

“他常这样么?尬酒。“

“对,没输过。所以我觉得特MAN,就喜欢上他了,从来没跟他说过,他从来也没看到我的关注过。”

“好吧,又是个酒痞子,一定是龙族了,不假。我到了,前面就是,上去坐会儿聊聊?”

“不必了,梦里互相倾诉说吧。反正只要遇见就能梦见,今天你也好好休息,毕竟你们喝了那么多。”

果然,那天,龙栖的梦分成了上下两集,上集是龙云,下集是龙萌。

醒来的时候,龙栖很诧异,

竟然做了个那样的梦,她觉得挺费解的,

她的元神那么期待和龙云的在一起?

可她的肉身并不想,元神竟然飞快的跑去和龙云的一起在悬崖边看日出和日落,那个悬崖龙栖觉得好熟悉,某一世的肉身是个男儿身,而龙云那世是个女孩。

龙栖看见了并且听见了,那一世,自己曾经对龙云做着千回百转的道别,写了66首情诗,却还是无法放下。

有些人注定只是擦肩而过,

有些人注定是牵肠挂肚,

有些人注定是天崩地裂,

有些人注定是不想再忆起,

有些人注定是忆起了以后该擦肩而过还是擦肩而过。

人世的情发乎一颗种子,而这个种子是曾经千百次的轮回中随时可能种下的。

龙栖不想再多去看那一世的情缘是以怎样的方式了结的了,因为在她好奇的一刻,非常有可能因为这个种子就又埋下了一世的因果。

“嘿,你好么?”门口传来龙云的声音。

“龙萌告诉你我住这?”龙栖穿上个大大的T恤去开门开门前还在镜子照了一下看是不是穿得比较正常和保守。检查无误才给龙云开了门。

“啊?那女孩叫龙萌?我都没问她呢,她把我送来的。说你在找我。“

“她可真是喜欢你,舍得放你往你想到的地方飞去。”

“你怎么知道我想来找你?”

“你昨晚没有梦境么?”

“有,很强烈,很清晰,所以我很好奇,觉得我好像非常想你,来看看你是否也想我?”

“我知道,这是我们四次元的元神互相辨认,并不是此时的肉身彼此想念,你知道你是谁,我是谁么?”

“来的路上那女孩说你会告诉我的。”

“嗯,对,我是龙族召唤师,现在你把眼睛闭上吧。”

“啊?这么直白?没有一点过度么?”

“你想啥呢?我让你闭眼睛我给你发下磁场感应。”

“还有磁场?天哪,你越来越神秘了,哈哈,我就喜欢神秘的。”

说着,龙云闭上了他的大眼睛,眼睫毛长得跟龙栖梦里看见在那世悬崖边上的那个女孩一模一样,

那时的落日余晖,洒在她脸上,眼睫毛的光影掠过了半张脸,敛一世远山,只为她如此倾城。

可惜那一世的龙栖和龙云,一个须马上入佛门,一个即将纳为人妻。

入佛门的那个在雪山上转的经轮,分分秒秒渡的恐怕都是自己的心魔。

渡了一世的求不得。

后来,离开世间的那个时刻,

奎灵王的灵用尽最后的愿力,为自己许了个愿,以后每一世的情缘,

不要像那一世这么难熬了,

难熬的情愫,让一生实在太久了。

龙栖在帮龙云唤醒前世的记忆,

她是召唤师,

也就是需要启迪龙族尘封的所有记忆,

不过同时她也看见作为灵魂的穿越,

自己的奎灵王魂给龙云写过的那些情诗,字字珠玑,点点乱心。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无边的心灵,为你的雨露销魂

没有半点滴落给全能的如来

如若心海有涯,渡我回归本尊

拂水折断柔柳,泪珠亦能成佛”

“琉璃钟,琥珀浓。皓齿熏香醉今生!

心儿甘,情儿愿,日日睡在软唇中。

你不死,我长生!粉状玉琢岁月浓,

烹龙煮凤珍珠红,珍珠红,拢香风。”

龙栖实在无法再用意念气定神闲的唤起龙云的记忆了,她在想着,龙沐做的结界呢,龙和凤的精灵呢?

这两小冤家周末双休呀?!快出来呀!

再不出来感觉自己定力有点不够,快被那一世奎灵王写给龙云灵魂的诗句融化了,

龙栖的肉身是肯定抵挡不了这种情愫的魅力的。

因为此生她托生到了巨蟹座!

双鱼、巨蟹、天蝎这种水象星座在这种诗句面前,是要最先缴械投降的,

丝毫不需要抵抗。之所以坚持下来了,全凭月亮星座、木星星座、金星星座全在狮子座,

有着强大的尊严感,还算能控制得住,能随时把柔软的心藏一藏找补回来。

就在这时,龙云看了看手机的微信突然说:“店里有事,我先回了,改天再聊。”

太好了,龙沐给龙栖的结界终于显灵了。

龙栖瞄了一下,应该是个女孩子的微信,

心中冷笑,“哼!情种子抽空来骗小姐姐?哈哈,不知道姐有龙凤呈祥的结界么?

还是沐老头儿够狠,一把梭哈,

情,输了也就输了,

谁玩不起就别玩,

就像龙族在九天喜欢玩暴风眼里的沙画,

做的再漂亮,一阵风吹掉。

多么残忍的游戏。

一切美丽的东西如果不是因为有结局、有幻灭,

又如何吸引人赴汤蹈火呢?如何凄美得不成体统呢?

这才是龙族爱的精神。

也不知道龙沐到底用了多少年元神的功力,做出这两龙凤呈祥护法。

最近要写给他的“服”字,一遍比一遍写得大。

龙栖头晕了一下,坐在椅子上。恍惚之间,她觉得有磁场跟她相连。

“嘿,我是昨晚那龙女,龙萌。”

“你没半点预兆直接连呐?你不说梦里相见么?猴急找我干啥!”

“SORRY,MISS!“

龙栖和龙萌的对话全都通过天眼完成。而龙栖是奎灵王,随便被连天眼还是有点王的小臭脾气的。

靠感应的两个人一连线,一切电子产品全都爆掉。

龙栖发现磁场强烈容易破坏电子产品这一点以后,时时刻刻非常小心,保护着她的心肝宝贝儿们。

龙栖喜欢最新的电子产品,喜欢用最新的APP,喜欢说最新鲜的热词,

这可能跟她受上升星座是水瓶座的影响太严重。

其实东西方对于星空知识的研究其实是相通的,

西方的星座,华夏的28星宿查询一下典籍都有对应。

所以不要计较在哪,抬头都是同一轮明月,

低头都是同一方大地,徜徉都是同一片海水,

地球上任何一个位置,

只要通过灵力链接,都是九天的投射。

任何一颗人心,都是九天的种子与牵绊。

举头三尺有神灵。

苦苦追寻的人们,真以为这是白白说着玩的么?

此时龙栖又突然很担心,

要是被龙沐幻化出的龙和凤精灵发现了龙栖的梦境,

那不是废掉了一段干净的情谊?她不想这样,灵魂里怎么又能突然闪现给其他灵魂写的诗句,

而使得自己有点颠三倒四。然而龙栖对梦却又是控制不了的,这事情怎么办?

正想着这里,突然龙凤精灵幻化为了龙栖手中的光影,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d,sun 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and you forever.“

龙凤精灵只感到龙栖的差异,却没见她垂泪。继续施法,准备用中文之美打动她:

“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龙栖这回把头抬起来了蹭了蹭鼻子,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龙沐的浪漫再一次奏效了,不得不承认段位太高。

最高的段位是时时刻刻得走心。

原来情感的结界不是锁住另一颗心,不得动弹,不得对其他的心倾慕,

而是拿出自己的全部来对赌。用三千弱水换偕老。

龙沐的担心多余了,龙栖喜欢的人,须是绅士品格加骑士精神。

要有学问、有能力、有礼貌、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相当于华夏对于“君子”的定义。

只有龙族具有这些品质不假,但并不是每一条龙都是正对其位。龙与龙之间,也各有不同。

这种不同仿佛构成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我们是一类人,却未必是同路人。

当然,如果说爱有层级,

那么最高的两层,

是否一层是“情不为因果”,

一层是“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成熟只需要学会接受已经悄然改变了的自己,

和已经改变了的别人,

喜欢上自己,喜欢上肉身和骨骼里藏着的那个灵魂,

当肉身,经过嘻嘻哈哈的高中生,

觉得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的时候

灵魂就会一笑,灵魂一笑,肉身就真的觉得不会变老了,也不怕变老了

毕竟曾经痛痛快快的活过。

这座城市几百年前是什么模样?天很蓝么?护城河很清么?

每天我从大殿走出,爬上山顶,看着一河星光,和天空是对应着的么?可也有思念?

你想体验什么,九天就会给你安排什么机缘。

但最好的都会以等待或者拉锯的方式给你。”

龙栖在写着BELIEVE的棕色皮本子上,用万宝龙的签字笔写着今天的打坐感悟,

出于龙族的执着,龙栖一直喜欢签字笔和做旧的小本子。一坚持就是将近二十年。

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用签字笔,

里面的笔芯换着很麻烦,

没几个人用了买着也不容易,

午餐都可以吃方便面的年代,

谁还有时间寻找签字笔的全钢旋转笔芯?

龙族发自内心的觉得“坚持”是最美的龙族座右铭符号。

龙栖年初的时候去过一次香港,因为怕麻烦,之前都一直没办过通行证,没去过。

倒是听到大家去过以后各种的评说,

带回来的各种打折的奢侈品,

在大雁塔打坐时候那套价值不菲的西装,

就是自己的一个朋友去香港时候帮忙买的,

龙栖听那朋友说,觉得香港卖这些东西,

就像东北冬天卖冬储菜,到处都是,用车拉。

所以她更不想去,一个满街都是衣服的城市,她怕没有她喜欢的影子。

她喜欢徽派的建筑、喜欢站着神兽的宫殿屋檐,

这些只有在古老的寺庙和道观、牌坊之类的才能见到了,

但是都是衣服鞋帽名牌包包,堆在一起,似乎感觉有点破坏画面。

不过她还是惦记着去香港的,为了两个男人,一个叫金庸、一个叫饶宗颐。

金庸自不必多说,每一个人心中几乎都有一个武侠梦,

他可以是乔峰可以是杨过,可以是丘处机,可以是周伯通。

无论谁,都逃不过金庸先生一支笔。

金庸才是那门前的扫地僧吧,

扫把一挽,尘缘尽起,扫把一挥,尘缘尽毁。

缘起缘灭,红尘离索。

是奎星的灵验点到了金老先生的眉心?

还是他本身就是那手持毛笔的奎灵下界?

饶宗颐先生与钱钟书并称,

钱钟书去世以后,

饶宗颐与季羡林并称“北季南饶”。

他是潮州人,号选堂,潮州男人里最帅的一个,龙栖这样以为。

做学问,饶先生曾说:“我自己折磨自己就够了,不想让别人辛苦。”酷吧?

有一天龙栖浏览网站,那时候她的天目还没有打开,

看见饶先生一句话像过电一样。

他说——“当前是科技带头的时代,人文科学更增加它的重任,

到底操纵物质的还是人,“人”的学问和“物”的学问是同样重要的。

我们应该好好去认识自己,自大与自贬都是不必要的,

我们的价值判断似乎应该建立于“自觉”、“自尊”、“自信”三者结成的互联网之上,

而以“求是”、“求真”、“求正”三大广阔目标的追求,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任务”,这个词似乎特别提醒着龙栖,像他们这种人,生而不凡,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似的,

饶先生的话也是龙栖和自己的神灵感应系统链接上的重要催化剂之一。

在那个寂寞的初春,她到了香港,和过关带着2个大皮箱直奔奢侈品打折店,

行程满满的安排各种购物点的同伴走散了,

索性就一个人找了个半山腰的文化书店看书喝咖啡

和所有“衣服必须是牌子货”的女士们,

都走散了。

晚上,一阵钢琴声把龙栖引到了一个叫香港文化旅馆的地方,

路灯下风吹日晒都泛黄了的琴键,

反射不了什么丝滑的光芒,

但弹琴的那个长发女孩的背影就是那么遗世独立,倾国倾城。

女孩一曲《天空之城》弹得是那么的《天空之城》。

仿佛用琴声宣示着主权,天空是我这双手弹出来的,包括云,包括雨。

龙栖轻轻得走过去,最先看见的不是女孩子的脸,

而是她脖子上和右侧手臂上的纹身,

一个WIFI 信号和书法写的“宇宙”两个字。

龙栖心想,纹身够直白的。

“知道这首歌吧,久石让的《天空之城》,

我每次弹这个曲子,都觉得会飞起来,都觉得可以离开这个壳子飞起来。”

“我知道,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曲子,可惜我并不会弹,你弹的真好。”

龙栖有点受不了自己,为了找龙族,她都开始学会给陌生人自然而然的奉承式聊天了。

龙栖格、龙沐、南光、龙云、武龙萌、龙栖,

六个天龙星的灵,龙栖盘算着,还有12个!奶奶的,这等于还差一打!

而且其中还不乏龙云和龙萌这样为了人世之情搞不拎清的冤家们!

这一世的时间真是捉襟见肘。

得加快唤灵的速度异常重要,

最近她的灵力稳定观想里跟宇宙空间的穿梭也是来去自如,

可她奇怪,怎么看不见比较不干净的东西呢?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呀,任务总停留在有洪水、小地震的镇力上,

她和南光、龙栖格每次沟通了信息就会各自打坐,

观想一下金字塔,把动摇的地方定住。

这些功能是龙族被唤醒以后,系统自带的。

但龙栖不知道,龙族最大的特点和先天基因是可以信手拈来用于疗愈和教化的。

他们与凡人的聊天本身就是一种催眠对接,

他们会一眼望穿凡人的内心,

从眼睛看过去直到灵魂深处,把最脆弱最敏感的情愫找出来,

该修补的修补,该打气的打气。

用正能量磁场催眠疗愈。

存在于人们意识里面的一切贪欲、物欲、肉欲等等,龙族都能引导到正向的方向。

这才是为何龙族总转世为神佛、菩萨、道长这些。

原来,大家干的活儿,业务范围基本都是一致的,

教化心灵,养成自我催眠意识,最终渡己渡人。

“你好,我叫龙雳,是个疗愈师,你呢?你叫什么?”

“龙栖。”

龙雳的眼泪刷刷刷的流下来,让龙栖有点猝不及防赶紧找面巾纸。

“你就是龙栖?!!!我可找到你了,这是吸引力法则么?我的梦里出现龙栖两个字不下10回了。我跟家人讲,他们都不信。“

“他们没启灵,一定不会信。”

“她们也不信我的灵力和磁场,

我家人的身上都有深色的光了,

我要给他们治疗,他们还是说我装神弄鬼。

气死我了,我告诉他们,神鬼她们都是看不见的,

因为都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

“她们要把我送到精神治疗中心,我感觉需要治疗的是他们自己。”

“看我的纹身,就是梦里龙栖告诉我的,纹一个宇宙,随时方便联系。”

“梦里我还是纹身业务推销员呢?

我嘞个天爷,

我倒希望你也做成其他龙做的那种恶心巴拉的梦,

那个至少充满着原始野性,比商业互推强。后来呢?”

“后来她们真的把我送到了精神病院,我就跟一个同在精神病院的帅叔叔,学了弹钢琴。

现在我更喜欢精神病院,那里几近于思想的魔神英雄坛。

龙栖都有点迫不及待跟龙厉去那个魔神英雄坛了。

这世界,总是有很多问题是解决不了的,问题的两边永远在那里不声不息,

“女生年龄到底是多大?”

“你一年得打几次下巴?”

“我等的人他在哪?”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谁又是疯子?谁又是天才?”

看吧,无声无息,

两端的答案永远在那里。

聪明的在于,不问也不答。

龙族的灵魂来到地球学到了太多的招数,原有的龙的味道,

也变得入乡随俗了,还坚持着龙族沿袭的那些想法的灵们,

被人们贴上疯子、傻子、呆子的标签,

流落于他乡思想的街头,

不敢招手,怕继续引起哄堂的笑声,

不敢停留,怕最后一点做自己的勇气都化为子虚乌有。

龙栖看着龙雳的妈妈和爸爸来带她去她说的魔神英雄坛,

那是离这个文化旅馆不远处的一个精神病患医院。

她爸爸妈妈身上的光的确是深红色的,

脏了的血液的颜色,而且不均匀,

龙栖也看得出,如果不快点启动自身磁场系统,

不出一年,癌症或者其他血液的急性病就会夺去龙雳的双亲,

此生她们的缘分就尽了,

但是,现在,龙雳的父母担心的是他们如花似玉的女儿患上了精神上的疾病,

每天想着的就是如何用磁场给大家治疗,怎么链接宇宙高能量,

他们的女儿啥时候能像其其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状态一样,

老公孩子热炕头,生了一胎生二胎,生了三胎再转过头来接送一胎上下学?

不同次元的灵魂考虑的问题他能一样么?

多少无形的手在推你走?多少琐碎的事儿在让你的个人空间不断被占有?

龙雳的背影没有难过,反而伴随着跳跃的那种愉悦,

她的灵魂回去精神病院才有沟通的通道,才有共鸣。

精神病院里,有教她弹《天空之城》的帅叔叔,

人间她家的那个区域反而像个束缚的监狱,她又一次越狱成功。

龙雳此时转过头来,在远处冲龙栖喊道:“有空可以来魔神英雄坛,一定有收获。梦里见哦。”

话说回来,龙栖的梦里最近被太多新的龙族符号占据了,

她得去买一本叫做《ZERO》,

解释一下龙族符号和其他各语言文字间的内在联系,

那本书是日本漫画家松本大洋写的,

这些玩动漫的人,鬼才的很。

天生链接次元,不用费事。

突然,一阵空落落的感觉侵袭了龙栖,

她把行李在房间里打开,

把随身带的音箱放好,

还拿出了文房四宝,

是的,她走到哪都带着,有时候,

要表达的东西不想用话语,

想慢慢地在宣纸上写出来,

看力道,看布局,看悟性,看洒脱的间隙,

才有酝酿情感的空间。

“如果没有别离,

我尚且不知我会如此想你,

我在每个没有你的街角,

想象你牵我手,

在凌晨的斑马线,

路过的样子。”

这一世的龙栖,

还是一如往昔的浪漫,

多数时候,

浪漫是很残忍的手段,

不是扎到别人,

就是伤到自己。

还都是伤心伤肝,

伤脾伤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