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通俗 | 《龙族》——少年的青春成长

2018-10-19 18:40:27
TAG:楚子航

每个人年少的时候,心中都曾有一个孤独的路明非,或者是楚子航。

——《龙族》

龙族》讲述了一群衰小孩的故事。少年路明非成绩一般,试申请国外大学时收到了来自芝加哥远郊外的一所私立大学:卡塞尔学院的邀请函,随着路明非同学坐上去往芝加哥的CC1000次列车,认识命中注定该认识的人时,就踏上了与龙族争锋的征程。

《龙族》虽然讲的是一群具有部分龙族血统的人反过来与自己祖宗干仗的故事,但其实这一系列的书中真正描写屠龙这个过程的部分其实还是很少的,甚至只是一两个章节,大部分文字都用来描写主要人物一种内在的、本质的成长了。为什么说是内在的成长呢?因为这种成长并不是表现在生理上的,是一种心理的成长,而且这种心理的成长并不能从文字本身看出来,仅是当你看完这本书时,你会才会发现书中的这群衰小孩某些方面的变化。

“我是一个偶尔会发疯的人啊”

与普遍的奇幻小说一样,《龙族》的主角路明非同样拥有金手指,但这个金手指的使用却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生命”(注意引号)

小路同学虽然非常看重自己的“狗命”,但内心真正抵触这个金手指的原因,并不是金手指会浪费“生命”,而是另有其他:

“绝对不能!多少人死了都不能让步的那种‘不能’!有什么东西在脑海深处反复提醒他不能继续换下去,他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再走几步就万劫不复!”

路明非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在他感到孤独的时候,他会坐在床上,抱着双膝,低声说出“诺诺,我很想你”这种话;仅仅因为诺诺记得在考试时设他的名字,他就兴高采烈,觉得幸运女神在他身边;在他很喜欢那个女孩时,他仍然会感觉凯撒才是和女孩最配的,他自己等着女孩结婚时抢花球就行;路明非眼中,他自己永远只是一个跟着诺诺找食物的猴子。可是有些时候他会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当诺诺遇到生命危险时:

“可是······还是想要她活着”

“管什么四分之一还是三分之一的生命或者肉体,都不要紧,就让那个该死的契约生效好了”

看着当初承诺自己去打爆婚车车轴的大师兄奄奄一息,说出的一句句“不要死”;觉得是自己导致喜欢他的女孩被害时,会冲冠一怒,用生命复仇;甚至奥丁的长枪飞向心爱的人时,会用身体来阻挡那个绝对命中光环。他是如此弱小、孤独,又是如此强大,深沉。

“现在的怨恨那么深,是因为当初的相遇那么美”

作为李嘉图·M·路的大师兄,楚子航在路明非高中时期就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各项全能型选手,然后不顾各大名校的邀请,毅然决然地来到了这所芝加哥郊区“野鸡大学”,而后做了学校第一组织的老大。这份“简历”简直让人“触目惊心”。冷峻寡言的大师兄15岁时遭遇了改变人生的劫难:

“现在楚子航已经明白了,男人呢······男人可能已经死了。”

很多年,楚子航都对自己有深深的恨意,恨自己坐上了那辆迈巴赫,恨自己逃脱:

“只是本能地感觉到那瘦削身体里爆发出的惊涛骇浪般的······悲伤。”

小龙女的出现慰藉了楚子航孤独多年的心,从小路同学那获得的经验也让楚子航感觉到了什么是爱情,冰封多年的心开始解冻:

“如果有个人,现在你在问我这些问题的时候想着她的名字,你就是喜欢她喽。”

但生活好像一部电视剧,故事的发展总是不遂人意,楚子航没想到自己心爱的那个女孩,竟然是一条妄图召唤死亡的龙王。我们在相遇时总是纯真美好,却不曾想到结局如此凄凉。来到女孩的房间,楚子航静对夕阳,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在想:

“你好,我叫楚子航。夏弥,很高兴认识你。”

就像书中所言,路明非的心里永远有个男孩孤单地坐在天台上看着星星,楚子航的心里永远有一个男孩站在台风之夜空无一人的高架路上,而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这么一个死小孩,在心里藏着。

不止这两个人,书中的每个人物都具有极其鲜明的性格特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作者江南用其优秀的文笔把人物与故事深深写进了读者的心里,纵然你可能是一个衰小孩,但衰小孩也可以有英雄的人生。

正如北师大王泉根教授所说:“《龙族》中不仅有精彩的冒险故事,还讲述了几个少年的成长。从初出茅庐到逐步走向新的世界,在他们身上展现了正义与勇气、友情与执着、热血与梦想。”

江南在《龙族1火之晨曦》的开始写:“仅当此书献给所有有梦想的衰小孩,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一本青春幻想的热血小说,一部青春少年的成长史。

最后,放出《龙族》中我最喜欢的一段话:

“你陪了我多少年,

穿林打叶,过程轰轰烈烈,

花开花落,一路上起起跌跌;

春夏秋冬泯和灭,幕还未谢,好不容易又一年。

有谁任一平生,可以不拖不欠,

漫漫长夜,想起那谁的人面,想起疲倦的人间,不在少年。”

图、文:似年

版:似年

“我一直在努力,在遇见你之前,变成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