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逝川 | 龙族与少年游

2018-10-28 09:25:33

本来今天又不想写文的。但是想到自己最近断更得有些频繁,有一种跛了脚的感觉,于是还是硬着头皮登陆了微信公众平台。

想了想也不知道要写点什么,但断更得多了,反倒是更为珍惜每一次的写文。既然写了,便不想就这样随便水过。

于是来扼要地聊一聊我想写了很久的一本书——《龙族》。

读江南在读三少之后。故而,在遇见江南的文字之前,网络文学的洪流已冲刷过我无数遍。

我和《龙族》的初识,与我和斗罗的缘起十分相似。那年暑假我和基友一起去购书中心,在进门口处看到一大摞黑色封面的书。书很厚,封面上印着华丽的花纹和喷火的巨龙。正值中二年纪的我轻易地被它吸引,拿起来认真翻了翻。

基友在一旁探了探脑袋:“哦,这书还挺有意思的。”即是狐朋狗友,自然臭味相投。我闻言,登即将其买下——这么厚一本书,买回去不看垫桌脚也是极好的。

显然,这书被买回家后并没有沦落到垫桌脚的下场,不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不会有这篇文章了。

买回去的当晚我就开始看。那时候的自己已是网络文学的老油条,深谙各种玛丽苏套路,面对什么米其林餐厅和迈巴赫自是岿然不动,面不改色地将书页往后翻。

我看书不快,但是因为急于和基友探讨,不出两三天我便囫囵吞枣地将它读完。

读完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看惯了三少土豆和番茄的网络小说,读起《龙族》只觉其风格迥异,非但说不上轻车熟路,反倒有些艰涩隐晦。于是潦草地啃了几口枣肉,将书中那复杂的内核吐掉了。

当时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全书开篇的尼伯龙根。一面播着老歌一面奔驰的迈巴赫,劈风斩雨,来到那八足骏马的面前。环境氛围营造得太好了,以致于我如今回想起网络小说中最令人震撼的场景,暴雨和高架路可以排进前三。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读的那本是龙2,原来那个全程打酱油的衰仔才是主角。也许是故事的独立性太强,也许是先入为主的观念根深蒂固,时至今日提起龙族,我脑海中闪过的还是那个背着长刀、额前碎发滴着水的少年,有着熊熊燃烧的黄金瞳,却也有着清澈又沉静的眼睛。

江南的其他书我也有读。高中的时候大晚上在阳台借着厕所的灯看完了缥缈录,在飞机上读完了《龙与少年游》,但是那些书都没有给我太深切的感受。只有龙族,也许是因为人物塑造得足够立体,足够个性鲜明,于是看书的我也有了归属感。打开书来,就回到那个熟悉的世界。于是断更了许多年也依然有人坚持不懈地追问来篇。

其实我算不上是《龙族》的忠实粉丝。对于情节的走向没有预见,对于伏笔也毫无敏感度。南大挖的许多坑,大家叫苦连天,我却全没看见。但偶尔我还是会想起它,会在搜索引擎里打上“龙族”二字,认真地读着还没攒肥的新章节。

不知道是惦记着那座高架桥、那场暴雨和那个名叫楚子航的少年,还是祭奠着我在寒宵灯下如饥似渴读着小说的年少时光。

它们一去不回,却值得我频频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