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搜书记】龙族| 上篇

2018-11-03 07:42:23
TAG:陈雯雯

作品讲叙了少年路明非在申请国外大学时收到了来自芝加哥远郊处的一所私立大学:卡塞尔学院的邀请函,随着路明非同学坐上去往芝加哥的CC1000次列车,踏上了与龙族争锋的征程。

很久很久以前,小编也是一个从自己微薄的积蓄里抽出十块钱,每周等着买一本厚实又漂亮的《小说绘》的人。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年纪,穿着没有改过裤脚的校服,背着土气的书包,杵在报亭前面等大叔剪开新到的书摞。然后花四分之一的周末生命,爽完最新一期《龙族》的连载;看完以后最有意义的活动就是和朋友凑在一起YY路明非和楚子航的腐女情节。啥也没想,只是纯粹的,想要一个闪闪发光的世界。

谁知道呢?也许我也有S级黄金龙族血统。但是…老了以后,或者说,知道喜欢别人是个什么玩意之后,龙族的故事慢慢昏暗下去了。

所以,把这本书从内心的书架里拿下来的时候,我对这期搜书记的想象,大概也成型了。不过又是那些做作的副标题,大段文字配上大幅漂亮的漫画,里面每个少年都留着反人类的各色头发。在质量不错的淡黄色纸张上,透着崭新的墨香。啧,好像又吸到了一口青春的海洛因。

也许是所有白烂小说的设定,我们的主角路明非看起来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也许是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像哈利波特,江南没把他金光闪闪的父母写死……不过对他十八岁的人生来说,也差不多了。学习不行,长得不好,家境平平,还没人爱,最拿得出手的事情,就是星际争霸用红点打也贼猛。

作为一个未成年中学生,路明非同学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他目前对生活做的一切努力,就是活着。不要说准备高考了,就连学校选择,都是被安排好为表弟当开路的推土机的。这不是面对叔婶命令无奈的妥协,因为……他自己本来也没啥想法。

但是吧,和所有废柴一样,年轻懵懂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两件美好的事情赖以过活。对18岁的路明非来说,这件事情的名字,叫陈雯雯。和大部分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喜欢的类型一样,路明非念念不忘三年之久的也是一位穿着纯白连衣裙,爱着文学和艺术的姑娘,入学那天,站在阳光底下,裙裾飘然。

所以在他短暂的17岁人生里差不多是第一次,路明非决定干点事,为自己。他要为陈雯雯……写封情书。(憋了这么久也没憋出一票大的,不过也算是件事了。)时间,定在毕业典礼。今天的女主角确实是陈雯雯,但是很不巧,男主角是别人。所有人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也许包括事件女主角陈雯雯本人——富二代赵孟华要举行一次盛大的表白仪式,全班参与。

只有路明非被蒙在鼓里,怀揣着他那封简单又垃圾的小情书。他被分到的位置不在女主角面前,更不可能是舞台中心,而是当表白板小写的i,连配角都算不上,因为配角起码还是个角儿,他就纯粹是个被整的垃圾。然后就那样,在背后,帮着别人跟自己心爱的女孩表白,看着她眼里蕴着夏晚的露水,望向别人。虽然衰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这一刻的路明非,还是衰到了极点,对于他来说,人生中最后一点美好的光,也淡下去了。

有的时候轰轰烈烈的痛苦没什么大不了,窝囊的呜咽,最折磨人。

人一生里总有几次觉得天堂之门洞开,路明非等了十八年,在最衰的一刻,门开了:走进来的这个女人叫诺诺。就像那些一级爽文一样,影厅里唰地照进来耀眼的光,那个艳压群芳的红发御姐利落的为明非套上帅气的西装。“李嘉图,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还要继续参加活动吗?” 说完,挽着明非离开聚会的影厅,留下一众被气场灭爆的小同学,坐上那辆能跑过时光的红色法拉利,一骑绝尘,超拽。

坐在车上,路明非想起他上课无聊时候的幻想,望着窗外,也许突然就出现一辆车,车上一众黑衣人上楼找到他,给一个只有他能做的救世任务,而他二话不说起身,只留下全班同学呆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超拽。

很可惜的事情是,这不是一级爽文。诺诺是像天使一样救了路明非,这对于衰仔来说是天大的事,对诺诺来说,不过就是仗义的师姐帮小弟一个举手之劳而已,甚至带着可怜。这个让明非付出二分之一生命的人,早已是荣耀万千的加图索家族认定的女孩;惊才绝艳的诺诺倾心的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狮心会会长凯撒。作为一个幼稚的死小孩,路明非,永不够格。她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明非自己只是为了不孤单而养备胎,不过没关系,明非对诺诺、或者对所有他心爱的姑娘的感情逻辑非常之简单而且一如既往,就是舔狗而已。作为一个极度缺爱的小孩,他会永远贪恋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温暖,并且为之倾其所有、不求回报。

衰仔诅咒

用这个世界上最卑微最恶劣的形容词来形容明非都不为过,幼稚、废物、中二、无药可救。即使被比肩哈佛的卡塞尔学院内定为百年一遇的S级学生也挽回不了他的垃圾和自卑。被诺诺救出那个狼狈的毕业聚会以后,他自己又走进了另一桩没有结果、乏善可陈的暗恋。对于诺诺,她期望明非自己能明白这一切然后往前走,也许有天会谈笑的口吻和她讲起:“我还暗恋过你啊师姐。” 路明非其实深知这一点,但他不是个会挪窝的人。他和鼓励他勇敢追求诺诺的楚子航说:“师兄,你真心是个高富帅,而我就是个屌丝。我很讨厌国内把人这么分类…因为他们分的很准。”然后用唯一一点点反抗的力气,含着没有凝固的蛋黄含混的说:“别跟屌丝谈勇气和希望。”

不过说到底,谁又不是衰仔呢?比起路明非,我们更像是樱井明,幻想过,但是永远没有实现,然后默默的死在姐姐手上,成为一个简单而纯粹的炮灰。但是谁又真的讨厌衰仔呢?能成为衰仔的人,一定满身都是这个世界给他的伤痕。但即使是最衰的时刻,也不过就是把铁钉敲进膝盖,决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倒下;即使永远挺不直腰板。我想,除了最简单的善良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理由阻止路明非当一个很酷的、报复世界的大坏蛋

下期预告

龙族| 下篇-我们都是小怪兽

现在是10月28号凌晨1点31分,我盯着绘梨衣三个字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我突然有点理解江南为什么喜欢拖更。

你真正想写的东西,往往是你最放不下、最痛苦、最悲剧、最沉重、最不想碰触的东西。

有人说,绘梨衣就像满盒珠宝里纯白的玉镯,玉料纯粹、制式简单。永不足以与那些或华丽或机巧的首饰争光。唯有玉碎一刻,清清脆脆,方能惊觉无论怎样的美都及不上已经失去的那一轮纯白;但我觉得更讨厌的事情是,绘梨衣生来就是为了死去;就是被放在盒子里,不见天日,唯一要去的地方,就是被别人砸碎,砸成一个衰败干枯的空壳。

绘梨衣的故事让人难过的地方在于,它大错特错,但是错得极其合理。

*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样沉迷于龙族的你,

有没有在本期【搜书记】中找到共鸣呢?

欢迎在后台留言,跟我们文编宝宝讨论呀~

诚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