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连载版|龙族1 考试之前(3)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1-火之晨曦

“非常有道理!希拉里和克林顿!”曼施坦因有力地拍着施耐德的肩膀,“想想这样一个课题,假设黑王创造了白王,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妻子,女儿嫁给父亲这种事在希腊神话中很常见。他们的性别冲突最后导致了决裂。”

“虽然这么考虑有点太人性化,不过我们是否应该把夫妻生活的因素也放进课题里去呢?”施耐德沉思。

“非常有道理!”曼施坦因说,“不如我们三人分享这个课题,不过发论文的时候,您是否会要求挂名第一?”

“不不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施耐德连忙摆手,“我只是对于这个课题很感兴趣,切入点很好啊!”

“那不如我们整理详细的资料后,一起研讨?”曼施坦因郑重其事地说。

“太好了太好了,很有意思,很有意思,这样的课题值得为之熬夜啊。”施耐德和曼施坦因握手,转身离去,一路走一路沉思,直到消失在遥远的黑暗里。

“白王会是雌性?”古德里安看着曼施坦因。

“随口编的而已,”曼施坦因教授不耐烦地打断他,“总得抛出些新鲜有趣的事让施耐德去想,否则我们就得解释为什么深夜调用机密文档。”

“但你刚才说的有道理……”古德里安说。

“够了!”曼施坦因把老友的嘴捂上,“说了是随口瞎说的!白王是公龙还是母龙一时不会有结论,但我愿意给你的学生路明非一个机会。明天就是3E考试,黑王血裔的言灵和白王血裔的区别很大,如果路明非是黑王血裔,他会有好成绩。那么我的猜测,就彻底忘掉吧。”

“如果他……没能通过呢?”古德里安问。

曼施坦因叹了口气,“那样还是必须报告给校长,古德里安……我知道你的性格,但是你也该知道,我们是无权自私的。”

“好吧,”古德里安叹了口气,“不过还是得谢谢你。”

“不算什么,你说得对,如果我是路明非,我也不会想被人当作异类。”曼施坦因说,“我们都吃过当异类的苦,希望这种事别发生在孩子身上。”

古德里安最后离开,拉着樱桃木门的把手时忽然想起一件事。他进入图书馆的时候反锁了门,但是曼施坦因给施耐德开门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把那枚黄铜的把手反方向拧动三圈……可他记不清了,也太累了,于是摇摇头,反身带上了门。

图书馆地下四十米深处,一个影子抄着双手缩在转椅里,低着头。这里只有屏幕的微光照亮,他的脸藏在阴影里。

“其他人都离开了,在安全系统休眠的间隔里,摄像机不工作,你进入是没有记录的。”诺玛的声音,“一会儿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再次让安全系统休眠。来这里有事么?”

“见见老朋友,不可以么?”转椅里的人笑了,刚刚刮过的下巴是铁青色的,“进入EVA人格激活程序。”

“那么在意表象的东西?我还是我,无论是诺玛的人格还是EVA的人格,在最深处,我还是我。”诺玛说。

巨大的屏幕暗了下去,黑暗里只剩下繁多的红色和绿色的小灯在跳闪,庞大的人格数据涌入这台超级主机,仿佛海水逆涌入江河。硬盘灯、数据流量指示灯、主机频率指示灯都在以十倍的速度闪烁,而且越来越快,最后一种近乎疯狂的频率已经控制了整个地下室的节奏。

忽然间,所有的灯熄灭,地下室陷入绝对的黑暗。

一束光从头顶正上方打下来,落在转椅前方。荧光的碎片在那束光里悠悠然飘落,仿佛飘雪似的。一个女孩的影子站在光束中央,半透明,闪烁莹莹的微光,黑色的长发漫漫地垂下,直到脚下,发梢却漂浮在空中,穿着仿佛睡衣的丝绸长裙,赤足,微笑。

“EVA。”转椅里的人慢慢地伸出手去,进入了那束光。

“你所能触摸到的,只是空气罢了,为什么还要伸出手来?”EVA轻声说。

“我只是喜欢握着你的手而已,这是我的习惯。”男人低声说,那些荧光的碎片落在他手心,转瞬消失不见。

EVA把半透明的手覆盖在他的手掌上,却不能带来丝毫触感,那些只是光与影的幻觉,3D成像技术保留着、已经远去的记忆。男人轻轻地合拢手,空握着,像是真的握着一个女孩的手。

“以前你有时候一天要握我的手十几个小时,松手的时候,手上都是汗水。”EVA说。

“我不握着你的手,怎么知道你在呢?”男人说。

“你永远都是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人,力量对你而言到底有什么用呢?”EVA说。

“只是孤独罢了。”

沉默了很久,EVA问,“你来是要倾诉什么么?”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我希望今年新招的‘S’级学生路明非通过3E考试,无论他的潜力到底如何。”

“如果他真的不是龙族血裔,让他通过3E考试进入学院,可能会导致泄密哦。”

“就当帮朋友一个忙吧,对你这并不难。”

“应该说对于诺玛不难。”EVA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是诺玛么?”男人看着自己手中半透明的、娇小的手掌,“我感觉不到你手的触感,常常会想其实你已经不在这里。”

“我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了,”EVA轻声说,“你看到的,只不过是你自己的记忆。”

男人沉默了很久,“在这里你是万能的,我想要一瓶啤酒。”

“这里只有硬盘、处理器和路由器,没有啤酒,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已经改变了自己很多,依然无法改变喜欢喝酒这个坏毛病么?”

“我曾经以为我再也不会喝酒了……因为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喝醉,也许我就不会失去你。”男人声音嘶哑,“可是这些年我还是离不开酒,因为不喝酒的时候,我就会想到你。我讨厌回忆,总让人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你就是你,从未改变。”

“嘻哈嘻哈嘻哈”的声音从男人背后传来,他警觉地转身,小臂上青筋暴露,如同蛇一般扭曲,无与伦比的力量已经凝聚。他看到的是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由金属圆球、金属短棍组成的小人形,只到男人膝盖的高度,这些原本应该散落一地的零件似乎是被强大的磁力吸聚在一起了,它居然还有一张小丑般逗乐的脸,两颗充作眼球的金属珠子滚来滚去,金属短棍组成的嘴咧开,现出谄媚的笑容,“手”中托盘上是一瓶冻过的Samual Adams黑啤酒。

男人抓过酒瓶的同时,那个小东西伶俐地摸出一个开瓶器,“砰”地把瓶盖儿打开了。

“过个快乐的晚上,先生。”小东西的声音从周围的扩音设备中传来,带着酒吧侍者的调调。

“它是我无聊时候做的小东西,在这里只有它会陪我玩。”EVA说,“它叫Adams。”

“居然起了个啤酒的名字……或者你认为它会是你的亚当(注:亚当的英文拼写是”Adam“)?正好配你的EVA(注:德文中这个拼写的意思是”夏娃“)。”男人喝了口啤酒,对Adams挥挥手,“可以退下了,小伙子。”

小东西露出更加可爱的笑容,依旧端着托盘站在他背后。

“它喜欢小费。”EVA说。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很穷。”男人嘀咕,从口袋里掏出几枚25美分的硬币扔在托盘里。

Adams开心地鞠了个躬,发出“嘻哈嘻哈嘻哈”的快乐声音,闪进了黑暗里。

“我本想用你的名字给它起名,但是怕你不乐意。”EVA说。

“我长得有那么丑么?”男人耸耸肩,“我还想知道执行部那帮家伙最近的计划,可以么?”

“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吧?”EVA叹了口气,“包庇一个新生是一回事儿,泄露执行部的计划是另外一回事儿。”

“你会告诉我的,EVA,你从来都答应我的要求。”男人轻声说。

EVA沉默了一会儿,“执行部增派了四个小组,分别是西藏、新疆、格陵兰和墨西哥,全世界合计有大约一千三百人在探寻‘龙墓’的位置。目前最接近成功的是曼斯教授的小组,他的目标是青铜与火之王诺顿,高贵的初代种,四大君主之一。他们将在长江展开‘夔门计划’。这份计划的细节我不知道,校长亲自制定。”

“除了曼斯,还有谁参与夔门计划?诺顿在初代种中也是佼佼者,杀他很难。”

“叶胜和酒德亚纪,执行部年轻人最强的组合,校长的安排,应该不会出错。”

“他也不是没有出过错,譬如……十年前。”男人幽幽地说。

“十年了,不要再耿耿于怀,我们虽然惨胜,但也成功了。”

“可只有我活着回来。”男人摇晃着啤酒瓶。

“我们还都和以前一样看着你啊!”EVA把另一只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

几束自上而下的光同时出现在男人的前后左右,每束光中都站着一个半透明的人影,有梳着利索红短发的皮装女孩,也有戴着墨镜的冷漠男孩,也有面容僧侣般肃穆的黑衣人,也有歪着头长发漫卷的妩媚姑娘,加上EVA,一共六个人,他们都把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他们不约而同地笑,像是老照片上的笑,过了许多年,依然灿烂如初。

男人低着头,默默地喝着酒,不看他们,也不说话。

“EVA,不要玩这种游戏好么?”男人摇摇头,“他们不在这里,他们都沉睡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冰海下,锁在那些金属潜水服里……不会死去,却也永远不能回来。”

其他光束都消失了,只剩下EVA,她伸出虚无的手抚摸男人的面颊。

“‘太子’有消息么?”男人又问。

“如果他还活着,他应该已经成为‘皇帝’了吧?但我没有他的消息。”

“他当然还活着,我至今还能闻见他身上那股腐臭的味道,而且如果他死了,我该怎么亲手杀了他呢?”男人用极尽冷漠的声音说出了这句极尽狠毒的话。

“如果只有杀了他才能让你安心,”EVA轻声说,“那就……杀了他吧,我等着你的消息。”

男人点了点头,从空虚中抽回了他的手,他原本就只握着空气而已。他仰头喝着啤酒往外走去,肉眼看不见,但是密集如蜘蛛网的红外扫描系统关闭,摄像系统自动关闭,跳闪的红色警戒灯切为绿色,走道地面的高压电被切断,安全系统再次进入短暂的休眠状态。

“哦对了,那路明非那件事,没有问题了对吧?”他想起了这件事,转身回头。

“没问题,只是包庇一个新生而已嘛,我帮你做过的坏事可不只这一件,”EVA笑笑,“不过我能问问你这么做的理由么?”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孩子,”男人也笑笑,“我还有其他理由,等我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再告诉你。”

他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又停下,走到角落里的Adams身边,蹲下身来,“嘿兄弟,能否还给我两个硬币让我去买罐可乐……我把所有钱都给你了……你看,钱对你只是个玩具,这里又没有超市和可乐机……”

Adams的表情变了,死死地攥着几枚硬币,露出一个典型的小气鬼表情。

“Adams,给你哥哥两枚硬币。”EVA说。

Adams的表情又变了,很委屈的样子,从硬币里小心地选了两枚旧的递给男人。

“真是个小气鬼!”男人在它脑袋上使劲拍了一巴掌,这个用炼金术构架的傀儡机器人受不了这样的大力,崩碎为一堆金属短棍和满地乱滚的小球。

男人一边抛着两枚硬币玩,一边喝着啤酒渐渐远去。EVA默默地看着他魁梧而寂寥的背影,和十年前相比,他的腰背没有那么挺拔了。

金属门开合,男人真的走了。光束中的女孩无声无息地落下泪来。

短棍和小球滚动着汇聚起来,Adams再次成形,发出“嘻哈嘻哈嘻哈”的声音跑到EVA面前,看到她虚幻的眼泪,呆住了。一会儿之后,它忽然高举双手过头挥舞,摇晃身体跳起一支难看的舞来,嚷嚷着,“EVA,开心!EVA,开心!EVA,开心!”

悼亡者归来

小葉|小说绘

它手里的硬币叮叮当当散落一地,女孩的泪水也滴落在金属地板上,溅起莹蓝色的微光。

“一个新生,一天之内拿了当日十大头条的六条,以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他可击毙了恺撒和楚子航,假设那时候他的枪里填的不是弗里嘉子弹而是实弹的话……”

“惊爆新闻,‘S’级学生路明非对于龙皇秘仪咒文没有共鸣,校方正在寻找原因!”

“自由一日的王冠归属于谁?又是谁轰爆了恺撒之后又轰爆了楚子航?”

曼施坦因教授摇摇头,关闭了卡塞尔学院校网的讨论区页面,今夜大概是个不眠的夜晚,在线的人数冲到了新的高峰,整个学院的学生甚至化名的老师都在热议那个名叫路明非的新生。一名新的‘S’级,会带来希望,还是带来危险,或者干脆就是个笑柄?

曼施坦因也有点迷茫,白王的猜测未必可靠,毕竟只是猜测,迄今还没有白王血裔被发现的记录。

他只能本能地对开枪射杀恺撒和楚子航的路明非感觉到戒惧。

他关闭了灯,独自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打开手机接通了电话——“父亲。”

讨论区继续高速刷新,留言不停地上移。

“也许明天他会在3E吃亏,我觉得他不太行的样子,可能是校长错判了他的级别。”有人留言。

“可能他毫无龙族血统,所以不怕楚子航的黄金瞳。”

“最大特长是竞技类游戏诶!什么搞笑的特长?”

“嗨!不如开盘口好了,有谁赌路明非明天无法通过3E考试的?”带着管理员标志的芬格尔留言,他的出现带来了一股热潮,这个经年不能毕业的废物师兄是卡塞尔学院校网的热门人物,负责新闻频道,总能搞出一些热点新闻。

“我觉得下注他能过的少,我开一个好头。下100块,赌他能过!”芬格尔开通了投票区的主题。

“芬格尔你准备把还掉卡贷的机会都赌在你的室友身上么?”有人嘲笑。

“No”一侧的赌注迅速地飙升,很快突破了两万美金,而“Yes”一侧的仍旧只有芬格尔的100块,在短短的一晚上里,路明非的背景资料都被挖掘出来了,可笑的高中成绩,没谈过女朋友是因为没有任何人看中他,路痴,唯一的特长是打游戏,在海关被扣了几十张盗版盘,无论怎么分析都是个废物,绝不像传说里血统纯正潜力无穷的“S”级学生。

“难道没有人有点赌博精神么?”芬格尔留言抱怨,“你们这样没法玩,只能赢我的100块,现在赌路明非通过考试的盘口是1比130!”

“我赌500块,路明非能通过考试。”ID名为“村雨”的人留言。

一瞬间讨论区沉默了,那是楚子航的ID,很少出现在讨论区。沉默的狮心会会长,被称为“超A”级的男生并不喜欢絮絮叨叨的讨论。而他居然破例赌博,押了500块赌路明非能通过考试。

“我赌5000块。”ID名为“狄克推多”的人留言。

“恺撒!”有人留言惊叹。

“赌路明非不能通过考试。”恺撒说完之后断线了,留下一个暂时被冰封的讨论区。

隐隐约约又是一场竞争的开始,如果世界上真有天敌这种东西,那么恺撒和楚子航一定是,学生们的记忆里,他们两人从未在任何一件事上达成一致。不过今天终于有一件了,在“自由一日”神奇地被那个新生两枪结束后,学生会和“狮心会”的领袖都宣布了认可这个结果。

他们都会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废物?失去了诺顿馆的一年使用权和追求学院里任何一个女生不被拒绝的权力?学生们都觉得这两人未免太大度了一点。当然他们两个可能并不需要担心追求女生失败的问题,楚子航沉默内敛,光棍至今,看起来对女性非常冷感,而恺撒已经有了闻名学院的诺诺。

恺撒捧着无线键盘,半躺在安珀馆大厅的沙发上,看着巨大的投影屏幕上,赌注逐步上升。他退出了“狄克推多”的ID之后以“索尼克”的ID登陆,这个不起眼的ID始终缩在在线列表的角落里不说话。

诺诺捧着一杯冰咖啡,靠在他背后的墙上,“你很关注路明非啊。”

“是,他会不会通过明天的3E考试,我没把握。”恺撒坦然承认,“我赌他不能,只是我从来不和楚子航在同一边下注而已。”

“我知道,5000块对你算不了什么。”诺诺放下咖啡,拎起背包,“走了,这学期我选了曼施坦因教授的课,得啃啃书,有事给我电话。”

“要看书的话,跟苏茜住在那么小的宿舍里不会觉得很挤么?而且她白天才给了你一枪……她为了楚子航可是什么都能做。”恺撒伸手似乎想要阻拦诺诺,“在这里好了,安珀馆可比诺顿馆还要舒服很多。”

诺诺在门边转身,对恺撒翻了个白眼。

恺撒急忙举起双手,以示无辜,“我是说……客房!我有很多的客房!”

“好在今天我已经输掉了它。”恺撒耸耸肩。

“哦,乖。”诺诺带门离去。恺撒把手指伸进那头灿烂的金发里挠头,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再有三分钟封盘!还未下注的请即刻投下你们的赌注,所有赌注都要在明天3E考试前打入我的账户,由我代为管理,否则视为无效。”芬格尔蜷缩在1区宿舍的活动室里的沙发上,抱着笔记本,手指在键盘上弹跳如飞。十几个学生围绕他站着,表情严肃,紧盯屏幕。

“新闻的力量是巨大的!我首先放出路明非不能和龙文共鸣的消息,而后开盘赌他能否通过3E。”芬格尔为自己鼓掌,兴高采烈,“然后幕后黑手赌路明非通过,至少五倍的利润,我被自己感动了。赌注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数学家一样的男生回答。

“一定要在快封盘的时候下注,否则会露马脚的。”

“明白。倒计时34秒!我已经同步到系统时间了!”校园高利贷团伙的精英分子打开笔记本上的倒计时软件,以科学家的严谨给出了答案。

“提前三到四秒钟,盘口已经锁死,最后几秒该是注资最集中的时间,网络可能会有点卡。”有人提醒。

两侧的赌注都在高速翻动,每秒钟都有新的赌注加上去,封盘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所有人都如股票交易所的交易员那样心跳加速。

“10,9,8,7,6,5,4,”倒计时者舔着略略发干的嘴唇,“注资!封盘!”芬格尔大手一挥,气势惊人。

“0!”倒计时者大喊,“成功注资!我们赢了!”

“稍等!下注在路明非身上的金额是……39400块,最后一秒钟,有人加注20000块……”有人的声音在颤抖。

“20000块!!”芬格尔大惊,“登录我的管理员ID,查他是谁!”

一分钟之后芬格尔愣在了笔记本前,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加注人的ID,用的是真名,坦坦荡荡,没有丝毫掩饰——格尔德·鲁道夫·曼施坦因。后面还有头衔:“教授”。

“风纪委员会主席也来下注么……他不是主抓作弊么?”芬格尔直冒冷汗。

微信改版之后记得设为星标哦\(≧▽≦)/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