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连载版|龙族1 龙影(2)

2018-11-11 01:54:11
TAG:塞尔玛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1-火之晨曦

“会不会是信号错误?它们……不是被吃掉了么?”二副作为一个学术派,再不解决好技术问题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对,它的身体能隔绝电磁波,可它要浮上水面上来了,而且张开了嘴!你的炸弹们在它的胃里叫爸爸呢!”曼斯不由分说地拍下起爆按钮。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背后一公里处传来,声震让整艘摩尼亚赫号都颤抖起来,唯一有机会一睹那伟大一幕的是船舱外的塞尔玛,十枚水下炸弹同时爆炸的瞬间,她看到的是一道树立的火柱,直插入水中,犹如一并由火焰构成的剑从云端里投掷下来,瞬间之后,火焰之剑爆裂开来,火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投射,混在炸药中的尖利金属片向着四面八方溅射,有的直接击中了摩尼亚赫号的船尾,发出刺耳的声音。    “成功了!”塞尔玛高喊着挥舞手臂,她看着那个漆黑的背脊在爆炸的瞬间被扭曲,只要还是个生物,就绝不可能活下来。    大副猛地旋转舵轮,摩尼亚赫号的船身在水面上几乎90度倾侧,靠着水的巨大阻力艰难的停下,过热的引擎在船底蒸发出大量的水汽。船舱里的所有人跟着曼斯一起钻出来,站在冷雨里,看着一公里外瞬间沸腾的一块水面,水面上巨大的漩涡旋转,把大量的泡沫都吸往水底深处。曼斯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想想那根本没有被完全毁灭的粗大脊椎缓缓地沉落在水底河床上,心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再次感觉到失去同伴、隐隐的痛楚。    “要是能捕获个活个体该多好。”三副叹息,“是百年难遇的研究对象。”    “15米长、50吨重的活体,你准备怎么运回卡塞尔学院?”曼斯冷冷地问。    “那……真的是龙么?”塞尔玛问。    “不清楚,但可以确定不是尊贵的初代种或者二代种,智商太低,居然会把炸弹吃了。”曼斯说,“我们一会可以过去看看能不能取到肌肉的碎片,回去做个研究。”    “您还记得答应我那门课免试通过吧?”塞尔玛望着水面低下了头,“对然我现在宁愿不通过考试让叶胜和亚纪回来。”    曼斯不说话,抓住塞尔玛的肩膀用力捏了一把,他也只能这样鼓励一下她了。他的手刚刚搭上塞尔玛的肩膀,忽然被扯了一个趄趔尔玛的身体猛然脱离了他的掌心,往后飞出,坠入水中,仿佛黑暗中里有一只魔鬼的巨手抓着她的背心。    曼斯惊得咆哮起来,塞尔玛完全没有挣扎的机会,她落在水面上,直沉下去,灯光在最后一瞬照了进来,曼斯看见塞尔玛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水从她嘴里直灌进去,瞬间她消失了,水面上是剩下漆黑细长的一截蛇一样的东西一卷,随即也沉入水下。    “该死!”曼斯抓过落在地下的阻击步枪,把整整一个弹匣打空了,密集的蓝色光线射入水中,片刻时候红黑色的血浮起在水面上。    曼斯惊呆了,他忽然想起水下不仅仅是那怪物,还有塞尔玛……他不知道那血迹是塞尔玛的或者是怪物的,但是这样密集的射击塞尔玛如果还活着也是很难幸免的。他错手杀死了自己的学生……他太极于向那东西报复了,他丢下阻击步枪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几步,无力的靠在舱壁上。    一个诡异的笑声像是从惊涛骇浪里浮起,回荡在摩尼亚赫号的周围,非常沉重,让人想到拉动风箱发车的声音,却又带着非常轻佻的欢快。    “我没有听错么……你们都听见了么?    三副的声音颤抖。    “你没有听错,不是幻觉,是龙在笑,他在嘲笑我们。”曼斯低声说,现在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他被炸了死了!”二副大声说,“十枚炸弹引爆了九枚!只有一枚哑弹!绝对可以摧毁巡洋舰的外装甲!”    船舱里响起急促的蜂鸣声,而故意冷,那是火控雷达再一次捕获了那枚没有爆炸的哑弹的信号。几乎就在同时,距离模拟亚赫号不远的水面上,一条黑的的背脊缓缓地浮了起来,像是潜行的鳄鱼,那东西缓缓地张大了嘴,所有人都能看见的他那张可怖的嘴,密集的牙床一直延伸到接近喉咙,深处是一枚闪着红光的水下炸弹,    “还要引爆么?”二副问。    “它在等你引爆呢,”慢死说,“你记得爆炸的瞬间出现了一条冲向上方的火柱么?这又不是原子弹,为什么爆炸起来会出现火柱?”    二副摇了摇头,这个奇怪的现象刚才被他忽略了。    “是这个东西把嘴张开着对着上方,爆炸产生的大量气流从他的嘴里喷出,释放了压力,就像龙炎一样。”曼斯说,“他现在把嘴对着我们了,你现在引爆,那些热气流会对着我们涌来,也许会像放烟火那样好看。”    “他的消化道是铁做的?”二副抓着头,“天呐!如果从内往外炸不透,那么从外往里更不会有用!那他为什么会闪避你的枪弹?”    “爆炸的瞬间他可能使用了某种言灵来防御自己,”曼斯说,“我们错了,它的智商一点也不低,他要毁掉直升飞机,只是它不喜欢那东西的灯光骚扰它。也许现在我们就他尊称‘他’了,我们面对那条鱼或者龙,他在和我们这帮走投无路的猎物玩游戏。发动引擎吧。”    “大副摇头,“引擎已经过热,没办法坚持多久了。”    “不需要跑多远,灯光往船头方向照了一下,看看下是什么。”曼斯这么说的时候,死死地盯着水里那东西。    大副回头看了一眼,几乎傻了,黑暗中他们只顾着驾船奔逃,把声纳扫描的方向始终对这背后的追踪者,却没有意识到前方山一样大的存在。    三峡大坝。    他们距离世界上罕有的巨型人工建筑三峡大坝直升机公里的距离,那座巍峨的堤坝矗立在漆黑的水上,像是一个巨人躺下沉睡。数千万吨的水泥和上百万吨的钢材构筑了这个庞然大物,遮挡了数以亿计的水,落差上百米,大概除了核弹,没有什么东西动摇它。前面有追兵后面是要塞,摩尼亚赫号在中间像是一只溃逃的小队。    无路可逃了。    “所有人返回船舱,发动引擎,笔直向前。”曼斯再次说    所有人都默默地看着他。    “我是摩尼亚赫号的船长,卡塞尔学院的教授,执行部的执行官,在这里我说的算。”曼斯缓缓地说,“发动引擎,最大功率,前进。”    所有人服从了命令。大副经过曼斯身边的时候听见了他低声的命令,“掌舵。”二副经过的时候同样得到了命令。“准备情报最后的炸弹。”三副得到命令让他愣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过热的引擎在一次咆哮起来,船尾威猛的卷起水浪,摩尼亚赫号忽然加速。曼斯独自站在船尾面对那个龙族,雨水沿着他脸上的皱纹飞快地下流。    “来吧!”他忽然低吼。    没有出乎他的预料,那东西也在等待着这一刻,猎物开始奔逃,最后的追猎开始,怪物忽然消失在水下,犀利的水线再现,现在没有什么能干扰他了,他以前所未有的告诉逼近摩尼亚赫号。即使是在最好的状态下,摩尼亚赫号也没有逃脱的机会。    大副紧握着轮舵,看着显示屏上的温度急速上升,达到了可以烫人的80度的,轮机长已经无法忍受这样的高温而上到了甲板层,引擎巨兽般吼叫,但随时可能熄火。他们的前方大坝越来越近了,还有不到一公里就是第一层水闸的巨型人字门。三峡水道有五层船闸,通过蓄水和放水,每一层可以把过闸的船只升高或者降低20米之多,那些仿佛神话中巨人城堡大门的人字门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字门,每一扇都用了大约2000吨钢铁制造。    “通航禁止!通航禁止!靠近的船只立即减速!”扩音器里传来三峡船闸管理人员的吼叫。    摩尼亚赫号的行径无异于自杀,在暴风雨中通航被完全禁止了,每层船闸之间的水位落差有20米,即使管理人员立刻开始蓄水可没办法让下一层船闸的水位升高20米,此刻如果打开人字门,结果只能是泄洪,巨大的流水会以雷霆万钧之势泄如下一层船闸,形成壮观而致命的激流,把这艘船拖入其中,以这艘船的告诉,撞在大门上会一样粉碎。    人字门开启了,大坝微微震动,巨量的水泄入下层船闸,水面的激流立刻把摩尼亚赫号拉了进去,船在引擎和水流的双重推动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70节航速。但他们是向死亡加速前进,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二十米高的瀑布,后面那东西也毫不畏惧地借助水势,比摩尼亚赫号更快。    曼斯死死地盯着那条水线,看着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水流在靠近人字门的地方已经形成了紊乱的湍流,就像是黄河壶口瀑布前那道裹着泥沙和岩石的浆流,摩尼亚赫号不停地颤抖,围舵(应该是尾舵才对)已经无法保持航向了,整条船在湍流中时而横过来,时而箭一样向前直窜。那东西也察觉到危险了,漆黑的长尾在水流中卷动,想要保持平衡。    曼斯一手扶着栏杆,打开了手中古老的锡瓶,那个锡瓶用一根融化的灰锡封口,在一处埃及的墓葬中沉睡了几千年,卡塞尔学院花费了重金从一场拍卖会中获得它。卖家并不明白这东西真正的价值,但是卡塞尔学院的人知道,他们把整个锡瓶漆成代表“高危”的红色,珍而重之地把这东西保存在“冰窖”里,等待某一天必须使用的时候再拿出来。这一天到了,曼斯把锡瓶里的液体倾倒在身边的铜罐上,铜罐被他用一根缆绳和自己捆在了一起!    剧烈的腐蚀效果瞬间出现,灰色的液体遇到铜罐,像是浓酸般不停地冒泡,液体沿着铜罐表面的花纹爬行,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条灰色的小蛇,在疯狂地寻找空隙要钻进铜罐里去。铜罐是中空的,经过上千年的保护它里面仍旧留存了大量的空气,否则不会那么轻,现在密封就要被破坏了。    水中的东西一瞬间发出刺耳的尖叫,他狂怒了,曼斯正在做的事情是毁掉他最重要的东西。他放弃了和湍流对抗,背脊弯成弓形扎入水中,向着失控的摩尼亚赫号扑进。而曼斯的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所有人系紧安全带!”大副吼叫。

悼亡者归来

小葉|小说绘

“前进!”大副把加速去推到了极限的位置,摩尼亚赫号随着湍流“飞出”一级船闸,他们通过了人字门,短短地滞空。大副听见轮机在空转中熄火了,他按照曼斯的命令做了一切能做的事,他抓紧自己的安全带,闭上了眼睛。    二副听见船尾传来了曼斯的大吼,“引爆!”几乎就在同一刻,最后那枚炸弹的信号重新被搜索到,“嘟嘟嘟”的鸣叫里,二副拍下了引爆擎。此刻如果有人盯着曼斯的眼睛看,会看见一张巨口张开急速逼近的可怖场面,那两个怒黄色的,弯刀般的利齿足长一米,其他的排牙牙密如荆棘!那东西的后面半截身体还在船闸内,急切地探出头来,漆黑修长的身躯在黑夜中看不清楚,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鳞片闪着微光。    一连串的爆音从曼斯的嘴里吐出,就在同时,剧烈地爆炸来自那东西的体内,喷用出的火焰如同一柄超大号的焊枪。    言灵-无尘之地。    曼斯的言灵对这一切有生命和没有生命的物质下达了命令,逼迫那些他排斥的东西急速远离他,譬如炸弹的碎片,譬如高温火焰。短瞬间曼斯的身体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道球形罩壁,把爆炸的冲击隔离在外,但是在他的罩壁之外,灼热的风把钢铁都软化了,那东西也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退,修长的半身不受控制的回缩,盘曲成团。    三副的怀里,“钥匙”猛地抓紧了小手,取消了开门的言灵。    人字门的引擎即刻发动    ,重达2000吨的钢铁巨门轰然合拢,那东西长达15米的身躯被拦腰截住,凄厉的狂笑从湍流中刺出,像是柄利剑。    曼斯捂上了耳朵,他从未听过这样的笑声,不像是人类发出的,说是笑,又像是濒临的痛苦哀号,在暴风雨中回荡。曼斯不知道这到底是那东西临死时的大无畏精神在起作用或者他根本就只能发出类似笑声的声音,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东西必须死,这是他对学生们的祭奠。    “再见,诺顿陛下。”曼斯血丝爆射的瞳孔里,闪过寒冷的讽刺。    摩尼亚赫号随着激流直坠下去,坠向二级船闸的水面,曼斯感觉到了呵叶胜当时一样的感觉,下坠…无休止的下坠,让人想起路西法足足长达九日九夜的堕天。    “继续前进!”曼斯的吼声从船尾传来。    大副脸色铁青,双手稳稳地握着舵轮。二副的手按在引爆炸弹的红色按钮上,那东西大概把嘴合上了,信号再次消失。    三副抱着“钥匙”出现在前舱里,“钥匙”睁大了眼睛,直视前方夜色里越来越近的紧闭着的人字门。    “宝贝,看你的了。”三副拍了拍婴儿的头。    “钥匙”伸出了他稚嫩的手,凭空指向前方,他幼小的身体微微一震,眼睛里发出淡然的金光。一瞬间仿佛巨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上汹涌而出,每个人都感觉到了。    大坝上忽然泛出了微光,人字门缓缓地洞开了。婴儿神秘的言灵命令着控制出入系统的计算机,强行打开了通道。    3、真正的“S”级    卡塞尔学院图书馆的控制室里一片死寂,他们和摩尼亚赫号之间的信号中断了,屏幕上一片漆黑。时间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学生们还只能坐着,教授们已经起身搓着手来回走动了。这样的等待让人坐立不安。    不过路明非很有兴致,应为屏幕上哪个名叫EVA的虚拟少女正在和他玩一个塔防游戏。游戏看起来很简单,大量的小龙从屏幕一头的巢穴中孵化出来,他们要穿越一片荒野,登上屏幕另一头的白色月亮,路明非可以在荒野上设置各种武器来阻拦它们,有的是三联装的速射炮,有的是冰冻炮,还有高悬在空中的对地激光武器、追踪目标的导弹,不过最有效的还是一种持剑的武士,名叫“炼金屠龙者”,他们的攻击距离只有一个,非常昂贵,攻击频率也很低,却能一剑杀死经过身边的任何目标。    路明非的位置在最后一排,没有人能看得见他的屏幕,他的手指在触摸屏上轻微移动就能完成操作,非常隐蔽。按理说这么大的事儿,他应该保持一点点安静肃穆,不过什么摩尼亚赫号,什么龙德施泰特家的精英,都跟他不太熟。他又从来没有过什么责任感,高中时每次老师说起班级荣誉的时候他都会保持一个脑袋清空的状态不断的点头。荣誉感和责任感这东西最然重要,不过只是对于英雄人物而言,星际争霸里的小狗素来无需荣誉感和责任感。    所以他没有抵制住EVA的诱惑,在她不断地踱步、蹦跳、挠头、无聊地坐在地上画圈圈之后,她弹出“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的对话框路明非觉得是个男人就不能拒绝!    “所谓勇敢的人生就是不要用炮,全放炼金屠龙者啊,男人不都是靠刀剑定输赢么?你敢么?你敢么?”    “活活活活,又过去一个,只剩下三次机会了,看来你难免一死啊!”    EVA就在他的屏幕边不停地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评论,路明非无法理解以如此美少女造型出场的电脑,它的元器件里装的居然是一个爱吐槽的大叔之魂。路明非猜EVA是试图干扰他,不过这就太幼稚了,路明非是个地道的中国学生,在网吧里鏖战过通宵,曾经盯着刺眼的网吧烟雾打星际争霸哦整夜,也许干扰不在话下。    “你搞什么?你还真敢啊?你正在拆掉所有的炮塔只放被火箭炮的炼金屠龙者你知道不知道?这东西又贵又只能近身攻击!”EVA对于路明非的战术有些不敢相信,“你是很想死么?你说是和龙族有勾搭么?”    路明非确实是在这么做,他已经扛住了龙族的90多波攻击,如今出场的都是些皮糙肉厚的亲王级飞龙,他已经把全部的炮塔都换成了“炼金屠龙者”,没有导弹也没有光炮,满屏幕都是一个有一个的炼金屠龙者背着火箭炮飞起来刀光闪动,他们的一刀已经远远解决不了这些亲王级飞龙了,但是超强攻击力还是有效。第99波的一条红龙在伙伴们吸引炮火的情况下挣扎着飞到白色月球的边缘,荒野上的炼金屠龙者们已经攻击不到他了。路明非只剩下最后一个机会,这条龙飞过去,他就输了。    这个时候路明非做了一件让EVA显然没有想到的事,他卖掉了安置在荒野上的两个炼金屠龙者,用得到的钱换了一个新的,投放在白的月球的旁边,他背着火箭包飞身而起,刀光闪过整个屏幕,这是大杀,伤血加倍,红色巨龙战栗了一下,拖着双翼栽向地面。    “天呐!”EVA在对话框里说。    如果不是在此刻人人面色沉重的控制室里,路明非就要得意地欢呼起来。但他不能,他只能对着屏幕上的EVA吐了吐舌头。这在美国人看来是个巧妙的战术,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在《星际争霸》这个游戏刚出来的时候,全世界玩家还在研究如何升级造出终极武器大和舰,中国玩家则正在就“到底应该一开始就爆狗呢还是先造个农民在爆狗呢”进行争论,中美对战的时候美国佬老老实实在家门口造两个光炮占了两片矿准备搞经济的时候,一队队的垃圾兵,欢快地拆掉了美国人全部的防御。    不偏执就挂掉,这是路明非在游戏里学会的,只是他从不把这个伟大的结论用在自己的生活里。    “不要摆出那么搞笑的鬼脸来!”EVA抗议,“好吧,最后一波咯,这一波只有一条龙,看你能挡得住么?”    路明非搓了搓手,把手弄的干燥一些。他猜到最后一关不好过,但是他已经想好了战术,等最后那条大龙将近终点的时候,迎接它的将是密密麻麻下雨般刀光。路明非对这个战术很得意,他是得下手快一点。    这时候屏幕忽然黑掉了,只有隐隐约约的暗纹飘过。    路明非愣了一下,却看见EVA的对话框跳了出来,“快点哦,你的时间所剩不多了。”    “什么所剩不多?你死机了吧姑娘?”路明非输入。    “没有啊,游戏正在继续,要不要我把镜头拉远一点给你看?”    “镜头?什么镜头?”路明非茫然不解。    这时候他看清了屏幕上的东西,这东西叫他微微哆嗦了一下。他看见的是最后一波,确实只有一条龙,一条黑色的龙,它的名字用优雅的手写体标注在一角,“NIDHOGG”,路明非觉得这单词很熟。EVA确实是“拉远了镜头”,这是假设他们在俯视一片真实的战场,战场上站着密密麻麻等待战斗的炼金屠龙者,以他们的视角,天空会彻底阴霾,因为那条大得可以遮蔽一切的黑色巨龙正张开双翼缓缓地滑过。路明非看到的暗纹是那条巨龙身上的鳞片,它比屏幕显示面积还要大出无数倍,覆盖了一切。    “好大只!”路明非不小心喊出声来。    控制室里的寂静突然被打破了,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到路明非身上,路明非意识到自己捅了篓子,正在想如何把玩游戏的罪名推在这个大叔魂爆发的虚拟女孩EVA身上。这是他看见EVA轻轻一跃,站在黑龙背上,露出一个很淡很遥远的微笑。

微信改版之后记得设为星标哦\(≧▽≦)/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