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实体书版|龙族一 哥哥(1)

2018-11-26 01:36:09

小葉|小说绘

龙族1-火之晨曦

黑王尼德霍格必将归来。  他是绝望,也是地狱,必将以他挂满人类骨骸的双翼遮蔽天空。  他就是诗蔻迪的剪刀,在他复仇之日,纵然你是奥丁,当你步出宫殿,带着战无不胜的长矛,踏上的也只是不归之路。  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我们信奉的不就是这样的预言么?  “一个蛋……”13号想,“黄铜蛋。”  这样的报告会值500万美金?13号有点犯踌躇,有点不现实,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石英玻璃腔里,就是这样一个罐子,黄铜质地,表面满是暗绿色的铜锈,隐约可以看到阴刻的、犍陀罗风格的花纹,双蛇守卫着一株巨树。外壁原先完全封闭的,但是上方有一块泛着灰锡颜色的地方,有个黑洞洞的缺口,像是被腐蚀出来的。  总之就是很像一颗鸡蛋。  但是毫无疑问这就是他的目标,空气中的金属锈味到了这里已经呛人了,强大的磁场令他腕表上一颗松脱的细螺丝飞射出去,紧紧地贴在石英玻璃腔的外壁,瑟瑟地颤抖。难怪这间实验室是纯玻璃质地,几乎看不到一点儿金属。  后面几十双眼睛看着他,再这么盯着目标发愣,迟早会露馅的。  13号快速地思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值得用500万美金来换它的情报?”  他忽然间领悟了,“对!他们在乎的不是这东西的外壳,是里面的东西!”  “难怪指示中说要用肉眼直接观察,破釜沉舟了!往里面扫一眼!”13号横下一条心。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撕开身上的实验服,飞身跃到操作台上,踮起脚尖往缺口里张望。  黑漆漆的缺口,像是一眼时光的井。  “哥哥,外面有很多人。”  “也许会死吧?但是,康斯坦丁,不要害怕。”  “不害怕,和哥哥在一起,不害怕……可为什么……不吃掉我呢?吃掉我,什么样的牢笼哥哥都能冲破。”  “你是很好的食物,可那样就太孤单了,几千年里,只有你和我在一起。”  “可是死真的让人很难过,像是被封在一个黑盒子里,永远永远,漆黑漆黑……像是在黑夜里摸索,可伸出的手,永远触不到东西……”  “所谓弃族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与其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们仍会醒来。”  “哥哥……竖起战旗,吞噬世界的时候,你会吃掉我么?”  “会的,那样你就将和我一起,君临世界!”  “谁在……说话?”13号有种眩晕的感觉。  好像他真的站在一眼井旁,听井里的人说话,井下的黑暗里,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井很深,他随时会坠落进去。  “妈的!怎么又是这种二流舞台剧的台词?”13号猛地移开目光。  有点中邪的感觉,太古老的东西没准就会带点邪气。好在13号从来不在乎怪力乱神的事。不过这样心里还是狂跳。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13号用蹩脚的中文念完这句话,把散弹枪抽了出来,转身对准强化玻璃屏外那帮目瞪口呆的研究人员,“不怕死的都给我举起手来!”  那九个字是他看动画片学会的,驱邪一流,是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好话。  13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不知是这话真的管用还是因为他定力高,脑海里袅袅的声音消失了。  校长愣了一瞬,立刻高举双手,看起来是个识时务的老家伙,研究人员们眼睛里写满“我不相信”,但也跟着校长纷纷举起了手。  “就这样吧,报告上加一句说通过缺口观察内部,没有观察到任何东西。”13号想,“只是好像……有人在里看了他一眼。”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在液氮的低温下,就算里面有鞭毛虫也冻死了。  “就当作高中野外实习课的报告吧,凑合一下算了。”13号一脚踢开低温舱门。  一名研究人员忽然揭开操作台上的透明塑料盖,一手拍下里面的红色按键。  “‘龙穴’进入封闭模式!进入封闭模式!”严厉的女声在空气中回荡。  13号背后,石英玻璃腔外的强化外罩猛地扣合,多达十二道密封阀在同一瞬间扣紧,同时大量的液氮注入石英玻璃腔中。  “你这是报警么?你当我在抢劫24小时便利店?”13号对于这个突发状况非常恼火。  他本该把锯管散弹枪抵在那名研究人员的脑门上,一枪轰掉他的头。但是他有点晕血,而且每一发子弹都在水族馆里泡得很透。所以他上前一脚飞踢,把那个家伙踹翻,同时带倒了七八个研究人员。趁着混乱,13号掉头狂奔出实验室。  背后“啪”的一声,13号回头,回头看见一只灰锡瓶子从口袋里跌落出来,在地上滚动。飞脚的时候太用力了。那是雇主在行动之前寄给他的装备之一,只是叮嘱随身携带,没有说明干什么用的,看起来是个古物。他犹豫了短短的一秒钟,觉得实在没什么必要回头去捡这没用的东西,于是掉头向着通道尽头狂奔。  “阻止他!”校长大喊。  研究人员们惊醒过来,向着外面蜂拥而去。  此刻,“水族馆”上方的水道中,被13号遗失在水下缝隙的手机忽然亮了。  “13号,如果这时候你还没死,那么你应该已经接近目标了。你的目标是一只黄铜罐,高度大约1.8米,直径大约1.2米,上方有个被腐蚀的缺口。最后一条指示,打开那只灰锡瓶子,把瓶中的溶液从那个缺口倒入。任务结束,奖金上浮到1000万美金。”  水最终浸入了电池,这部手机永远地停止了工作。  低温舱门的阴影里,有人低低地叹了口气,所有人都追了出去,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他。“就这样任务失败了?年轻人真是靠不住啊。”他轻声说。  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拾起13号留下的锡瓶,走到石英玻璃腔边,把一张黑色卡片插入操作台上的卡槽中。  “此操作将导致‘龙穴’的开启,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存在苏醒可能。操作禁止!操作禁止!操作禁止!”诺玛的声音回荡在实验室上方,蜂鸣声大作,警灯全部亮起,红色的光卷过整个实验室。  “保持安静,诺玛,这是我们见证神迹的时候。”那人拉下手阀,切断了整个实验室和诺玛的通讯。  主电源被切断,诺玛的声音消失,灯依次熄灭,只剩下自带电源的警报蜂鸣,警灯旋转。  黑暗中流淌着警灯的赤红色,仿佛岩浆的赤红色,血液的赤红色……末日的赤红色。  照亮那人没有表情的脸。  温度迅速上升,超导磁场中高速旋转的电子流衰减,悬浮在半空的石英玻璃腔缓缓降下,十二道密封阀在同一瞬间解开,巨量的白色蒸汽喷出,那个足以抵抗冲锋枪扫射的强化外罩洞开。  “以我的骨血献予伟大的陛下尼德霍格,他是至尊、至力、至德的存在,以命运统治整个世界。”那个人伸手抚摸石英玻璃腔,感觉到了里面传来的震动,震动越来越剧烈。  “真好,你没有让我等待太久!”那人从袖中拔刀,一刀猛地插入石英玻璃腔的厚壁。  利刃切入石英玻璃,就像切开果冻。那人拔出刀,玻璃壁中留下一道泛着莹蓝色的刀痕。内部的真空被破坏了,空气尖啸着涌入。那人一刀切断灰锡瓶子的瓶颈,把断口对准裂缝。灰锡色的液体顺着刀痕进入石英玻璃腔内部,像是细蛇那样沿着玻璃腔的内壁循环流动,远离中央的铜罐,像是畏惧它。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液体进入玻璃腔,这道灰流开始沸腾冒泡,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如同什么活的东西,正在发出……胜利前的欢呼。  那个人把刀收入袖口里,退出低温实验室。  他在门边最后一次回望,所有灰锡溶液在一瞬间飞离内壁,“扑向”了铜罐。两者接触,剧烈的腐蚀效应随之出现,坚不可摧的铜罐如一块在微波炉里软化的奶酪,暗绿色的雾气四射。  无法言喻的低吼在低温实验室中回荡,焦灼狂躁。  “欢迎重临世界,康斯坦丁。”那人带上了门。  “妈的!来啊!敢走近就一枪轰爆你们!”13号一脸凶神恶煞,挥舞着散弹枪。  他背后的电梯门缓缓打开,枪口所指是脸色苍白的研究人员们。这帮人显然没有任何作战经验,追到这里却聚集成一团,成了这柄枪的完美靶子。  “谁的言灵有用?想想办法?”研究人员中有人说。  “我们都是……研究型的言灵……不然怎么是进入研究部?”有人沮丧地回答,“你以为我不想去执行部?”  灯忽然全黑了,短短片刻之后,漆黑的甬道中卷来凄厉的警报声,比刚才的警报声刺耳十倍。电梯里透出的白光照亮研究人员们更加惨白的脸。  “低温实验室!”有人说。  “那边没有留人!天呐!”  这群研究人员都疯了似的往回跑,全然不顾正指着他们的散弹枪。看起来那东西在他们眼里比命还重要。只留下茫然的13号站在电梯门前,忽然觉得自己变得不重要了,乃至于有点失落。  “怎么回事?我不得不说你们的配电系统真是差劲到家了。”13号嘟哝。  他甩手用枪柄砸在电梯的按键上,把按键全毁了,之后退入电梯。电梯门关闭,他松了口气,从这里直达地上层的只有两部应急电梯,毁掉按键意味着再没有人能追上他。  “这就算……成功了?”13号对着光如镜面的电梯门整理自己的发型,可是有点不对,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抓着似的,血流速度似乎在加快,呼吸越来越不畅通。  怎么会有那么大压力?好像黑暗降临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追过来了!  “噌”!  海潮般的声音中,金属长鸣。  “她……拔刀了!”恺撒忽然明白了。  他对空抛出两柄沙漠之鹰,撩开衣襟,拔出了藏于腰后的“狄克推多”,以极致的速度纵横划出一个十字。黑暗中三柄刀交击,飞溅的火花里,恺撒看见酒德麻衣那张下颌尖尖的脸儿在面前一闪而逝,眼角的绯色眼影浓艳如血。  最后一瞬间,恺撒判断对了,麻衣要进行的对决不是用枪。她拔了刀。  把两柄格洛克挂在显眼的位置,身为Mint俱乐部会员,自负有脸蛋有身材有热情,横看竖看都是个时尚女的酒德麻衣,她真正得意的武器却是那两柄带着古意的刀。  她专攻近身战。  只是瞬息之差,刚才如果不是两柄沙漠之鹰略微阻挡了麻衣,恺撒已经被迎面斩中。刀战和枪战不同,枪战中用的是弗里嘉子弹,而此刻是殊死搏斗。  麻衣一触即退。  恺撒低头,全神聆听。

小葉|小说绘

但他找不到麻衣,心跳被麻衣以某种方式压得极慢,再用啸声掩盖。  他也很难提前察觉刀声。那两柄刀经过特殊的设计,风阻极小,声音极微,而且刀声和麻衣两鬓上蝴蝶发卡发出的啸声一模一样。  两缕缠绕在一起的啸声围绕着恺撒急速旋转,时高时低,时前时后,仿佛鬼魅。  麻衣至今还没有划出第二刀,但下一刀会从哪一个角度斩来?无法想象。  “日本人都是忍者么?”恺撒问,“啸声加上高速移动让我失去目标,很有意思。”  “意大利男人都装模作样么?”说话声从正前方传来,然而啸声在背后。  “速战速决吧,三刀,能杀掉我么?”恺撒问。  “好,三刀。不过别害怕,最多是伤重致残,我对于身材和我搭对的男人素来手下留情。”  “我对身材好的女士也会保持绅士风度!”  刀尖下垂,恺撒放弃一切防御姿势,默默地直立。精神却被提升到极点,看不见的敕令被下达,领域扩张,镰鼬于虚空中狂舞。  “第一刀!”咯咯轻笑的声音在正面一米远处被捕捉到。  恺撒猛地举手,“狄克推多”没有斩向正面,而是格挡在头顶。仅仅零点几秒钟之后,啸声和刀声在头顶被捕捉到了,真正的一击是对准恺撒的顶心贯下的。两刀交击,轻如一片蝉翼的麻衣借对刀的力量无声地滑开,再次遁形在黑暗中。  “‘镰鼬’在你的手里这么敏锐,真叫人吃惊啊,三年级。”麻衣的轻笑声四处都是。  “仅仅是开始,你的移动速度又加快了。”恺撒回复到垂首默立的姿态,“以速度来对抗敏锐?”  “对啊,第二刀!”  恺撒一凛,头顶和脚下同时传来啸声和刀声,上方和下方,似乎有两个麻衣。恺撒向前鱼跃,狄克推多在身后平划而过,构筑了一层防御。追击而来的直刃刀和狄克推多在间距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擦过,没有产生任何声音,麻衣再一次隐入黑暗中。  “你用发卡的声音虚构了一个自己。”恺撒就地打滚,站起身来。  “聪明,第三刀,也是最后一刀!”  恺撒深深地呼吸,每一口气都吸进肺的深处。必须集中精神,必须全力以赴,这是不可多得的实战机会。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对手,汗水从全身每个毛孔涌出,衬衣已经全部湿透,就像刚刚在田径场上跑了一个马拉松。但是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每一个“镰鼬”都苏醒了,兴奋地嘶叫着。  他有绝对的信心。和他并肩作战的,是一支由风妖组成的军队!  他听见一支竹笛被吹裂的声音,忽地愣住了。  麻衣两鬓上的蝴蝶发卡带风发出的声音如同凄凉的日本小笛,而现在,笛声渐渐消散,只余下蒙蒙的尾音。  只有一个解释,以极速取胜的麻衣忽然静止,放弃了自己全部的优势。  可奇怪的是,最后的尾音来自四面八方每一个角度,360度,每一度的空间里都站着一个麻衣。  在有光的世界里,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没有任何言灵可以产生类似“分身术”的效果。  但是在一团漆黑的世界里,从镰鼬们捕获回来的声音上判断,就是如此。  恺撒低着头,在他的意识里,无数麻衣围绕着他站成一个圈子,正以极慢极慢的速度抬起手中的刀,这样刀上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360柄利刃,随时会发动。  恺撒无声地微笑了一下,他的“灵”在这一笑中崩溃,领域瞬间收缩,镰鼬飞返,仿佛黑暗中无数的乌鸦归巢。  他也放弃了自己的优势。  最后一刀,如同古代日本武士的对决,杀气已经令时间都凝固,只等待一片飞叶切破寂静,刀光爆射。  “叮”!  这声音仿佛摇铃,如刀切入,切断了绷紧的弦。平衡的局面崩溃,360个麻衣同时扑进,360度内每一度都是一柄利刃,酒德麻衣的“刃旋岚”,狂风骤雨般刀光围至。  恺撒旋身,下蹲,双手握刀,全力以赴,向着自己的右后方,挥斩!  最后一瞬,他根本没有再去判断敌人的位置,他挥出的那一刀,力量角度都在脑海中已经设定,精确得就像是用角尺测量过。  狄克推多对上了360个麻衣中的一个,刀刃相割,发出刺耳的声音。其他幻象都在这一刻崩溃,两人的呼吸喷到彼此的脸上,全部力量都压在了刀刃上。  “不错嘛,怎么找出我的真实位置的?”麻衣问。  “你怎么在四面八方同时制造出声音的?”恺撒回问。  “坦白战术秘密这种事难道不该优雅的意大利男人先么?”  “心跳。你学习过忍术,压制心跳声,但随着高速运动,你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最后,‘蝴蝶’发出的声音已经不足以掩盖心跳了,这也是我和你约定三刀的原因,前两刀的时候,你的心跳声还很难被捕捉到。”  “失误了……我以为意大利男人除了花女人之外都没什么智慧的……”黑暗里,麻衣撅起了嘴。  “轮到你了。”恺撒说。  “赢家是不需要多说的。”麻衣说。  恺撒的额头上被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住了,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那是麻衣的格洛克。  麻衣一手持刀和狄克推多相抵,一手持枪顶着恺撒的脑门,“放下刀,我可不知道弗里嘉子弹贴着脑门发射会怎么样,也许会来不及汽化直接把你的脑门打穿个洞?”  “喂……我们约定的是用刀。”恺撒无奈地卸去了刀上的力量。  “我什么时候说过?就算我说过,女孩说这话你也信?”麻衣在他的脑门拍了一掌,“看你情商那么低,找不到女朋友的吧?”  “我以为日本人会奉行武士道。”恺撒说,“还有我有女朋友。”  恺撒的爷爷曾经跟他说起日本武士道的迂腐,说在中日战场上日本人和中国人拼刺刀,日本人总是按《步兵操典》卸下子弹,而中国人永远带弹拼刀,双方僵持的时候,中国人就一扣扳机……啪……哦呀,中国人转身和下一个日本兵拼刺刀。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盟友,意大利才会在二战中失败的啊!”恺撒的爷爷总结。  “你了解的是公元1868年明治维新时的日本吧?”麻衣撇撇嘴。  “哥哥。”稚嫩的声音仿佛从幽深的井中升起。  炽热的风扑面而来,明亮的光隔着眼皮他们眼睛照得剧痛,鼻子里满是浓郁的灼烧味。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扑倒,因为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压得他们的心脏几乎停跳,比“刃旋岚”强出百倍的压迫感,让人惊悸得喘不过气来。  压迫感转瞬即逝,可刚才短短的瞬间,他们如同身处烧灼的地狱。  “什么……状况?”两人同时问。  “不知道。”两个人同时回答。  两个人都睁开了眼睛,大厅里本该一片漆黑,此刻却闪着微弱的光。这里仿佛被什么火风给洗掠了,周围都是浓重的烟雾,一排排的橡木长椅从中间断开为两截,断口参差不齐,闪着暗红色的光。坚硬的老橡木正在缓慢地燃烧,不知道是被什么点燃的,这些橡木经过太多年已经坚硬得和生铁差不多了。  “叫你们学院秘书开灯!”麻衣命令。  “中场休息对么?我们可没停战。”恺撒说。  “我占优势,让你一步,三年级。”麻衣收回了格洛克。  “诺玛,开灯!”恺撒缓缓收回狄克推多。  没有任何回应,大厅里仍旧是漆黑一片。  “诺玛没有响应,不知道为什么。”恺撒尽量保持平静,作为“A”级学生,他在诺玛那里拥有权限,从未有一次,诺玛不回应他。  “是跳闸?”麻衣有点烦躁,“你们卡塞尔学院的配电系统是什么三流公司做的?”  “没事,我有个抽雪茄用的喷气打火机……火头还不错。”恺撒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只纯银外壳的打火机。  “滚开!要你何用?”麻衣不耐烦了,从作战服后袋里摸出了燃烧棒。  燃烧棒照亮了周围一片,被弗里嘉子弹命中而昏迷的同伴们依然静静地躺着,除了橡木长椅偏离位置和起火燃烧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异样。  “原来你有那么多‘蝴蝶’。”恺撒说。  环绕着他们,八枚银色的蝴蝶发卡被悬挂在蛛丝般的细线上,麻衣就是用这些发卡制造了四面八方都有分身的假象。麻衣把“蝴蝶”都摘下来收了起来。恺撒想要伸手拈取一枚看一看的时候,被她瞪了回去。  “没事不要收集女性用品!”  恺撒无奈地摇摇头。  “讲台地板上有洞。”麻衣说。  恺撒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一个又一个的洞在讲台地板上排成两排,就像是……两行脚印。但是每个脚印都把柚木地板烧透了,露出下面灰色的水泥地面来。  恺撒把自己的脚踩在那些脚印上试了试,“如果是人留下的,那么是个身高大概一米六的人,步距只是我的三分之二。”  麻衣也踩上去试了试,“虽然我比你矮了十厘米,但是他的步距也只是我的三分之二……哦,我没有说你短腿的意思……三年级,沿着脚步找找看。”  “不要总叫我三年级,恺撒,恺撒·加图索,对敌人也该有基本的尊重!”  “等你升到四年级我会改口的啦。”麻衣循着那些脚印往奥丁雕像的后面走去。  他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彼此对看了一眼,心里一阵阵发悸。  “你们学院里藏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么?”麻衣问。  “确实有很多奇怪的东西,但没那么奇怪的。”恺撒说,“不是你们弄出来的?”  麻衣摇头,“完全没概念。”  “熔穿这种厚度的金属门,就算用焊枪也得花几个小时吧?”恺撒蹲在现场旁。  “手法很纯熟,画出的人体比例太精确了。”麻衣说。  他们都明白了刚才“叮”的一声是什么,那是电梯到达的声音。大概是诺玛的通讯中断,门并未打开,但门上有一个洞,显然是被熔穿的洞。洞的边缘发出耀眼的光,钢铁融化为红热的钢水,一滴滴打在地面上。  那个洞,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人形!  “乘电梯从地下层上来?”麻衣看着恺撒,“熔穿这样的合金,他的温度大概和太阳表面差不多……”  “还有件无法解释的事,”恺撒低声说,“在我收回‘镰鼬’之前,这个人就快到达了,那时我的精神全部集中在心跳声上,却没有捕获到任何陌生的心跳声……如果他是个人,那么他的心脏是不跳的。”  冷汗浸透了麻衣的内衣,她沉默了很久,“三年级,站得离我远点,我得打个电话。”  校门口,几名学生持枪警戒。他们听见摩托的吼叫时,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耀眼的银光以极高的时速驰来,那是一辆哈雷摩托,扭着惊险的弧线,成功闪避弹幕,从他们身旁切过。有人说蒙古人是长在马背上的民族,那么这家伙必然出身于什么长在摩托坐垫上的民族。  “哈利路亚!上帝总是青睐英俊的人!”13号大喊一声。  太顺利了,脱离地下层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一辆银色的哈雷摩托,这是一辆他梦寐以求的好车,最难得的是,钥匙还插在钥匙孔上。  这场充满意外的任务到这里一切结束,他这就回去拿他的500万美金,然后就退休,一辈子很浪地浪迹天涯,漫游太平洋上那些白沙蓝海玉腿如林的岛国!13号满腔喜悦,回头比了个鬼脸,背后的黑暗里,那些还穿着白色礼服裙的女生一手提着高跟鞋,一手端着乌兹扫射,但是显然已经追不上他了。  他忽然被侧面袭来的耀眼灯光笼罩了,同时还有澎湃的引擎轰鸣声。  “埋伏?”13号大惊。  已经来不及闪避了,他从摩托上蹦下,仗着自己极好的弹跳力,着地几个翻滚吃了满嘴的灰尘才刹住。  哈雷摩托化作一道银光,从车顶飞过,砸在路边的护栏石上,又飞下悬崖。  路明非心惊胆战地看着那道银光,又看着前方在路面上翻滚的人,“完了……第一次开这么贵的车就事故……师姐,真不是我的错……你说他半夜骑摩托也就罢了,怎么连灯都不打?”  他没有美国驾照,心里很忐忑,跳下车走到对方事主的身边,搓着手,操着不甚地道的英文,“没受伤吧……我……你出来得真是太突然了。”

微信改版之后记得设为星标哦\(≧▽≦)/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