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导读群像篇:所有少年的孤独,终将熊熊燃烧

2018-11-28 20:33:15

从前,有个吊车尾的超级差生,名叫“路明非”……

“路明非,你是属秤砣的吗,这么厉害,一个人就把全班的平均分都压下去了!”

他有一对据说郎才女貌的父母,却把他常年丢给叔叔婶婶……

“路明非!我和你叔叔出门了,你别整天就知道打游戏,把香肠蒸上、萝卜切了、再去买个马桶座圈安装好!”

他暗恋同班的文艺女神,为她鞍前马后在文学社帮忙,精心策划的盛大表白却被人当成玩笑……

“路明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献殷勤都轮不上他!”

真是怂啊,简直像是一只被狗熊拿去擦屁股的小白兔。

他每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黄昏时分,一个人坐在楼顶的天台边,眺望CBD的高楼灯火,脑子里胡乱地闪过很多小说动漫的情节,幻想着星空下会突然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种无法融入人群的孤独,名为“血之哀”。

终于有一天,在他最孤单、最无望、最衰的那一刻,门开了。

一封来自美国“卡塞尔学院”的神奇录取通知书,一个开着红色法拉利的红发美少女,为他的人生开启了另一种可能……

这是一所传说中的“贵族学校”,但请放心,里面并没有什么“F4”或者“王子传奇”的玛丽苏,而是“天才遍地走,精英贱如狗”,聚集了一群以“屠龙”为己任的武装暴徒。

他们是龙族与人类的混血后裔,拥有以“言灵”操控各种元素的血统天赋,而无法觉醒任何言灵的废柴路明非却被判为学生中唯一的S级血统。

路明非入学报到的第一天,正赶上全校“真人CS”,两大学生社团现场火拼,最后只剩两个男人站在一片硝烟狼藉之中:

其中一个是学生会会长“真·豪门贵公子”恺撒·加图索,对了,刚刚那个开着红色法拉利的红发美少女就是他女朋友:

“你看不见光,并不代表光不存在;你看不到正义,也许是因为你自己的眼睛瞎了。扑火的飞蛾,至少还会睁大眼睛寻找光。”

另一个是狮心会会长“面瘫杀胚”楚子航,不过据说每次放假回家,楚子航都会变身为给妈妈热晚安牛奶的乖宝宝。

“对,做不到的,都是我的错。”

三人顺利组队出道,不是舞台的道,而是道儿上的道!

龙族君主相继苏醒,三人组一路追寻:三峡水库下的白帝青铜城、60年代的北京地铁一号线、沉默在日本海沟深处的上古城市“高天原”、覆盖整个东京的百鬼夜行、巴西里约热内卢的狂欢节、遥远的西伯利亚黑天鹅港、世界尽头的北极冰海……

他们去过最繁华的都市,也到过传说中的无人秘境,每一次遭遇,都在挑战你的脑洞极限!

一路征程,他们也结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人:

有留级6年,血统评级一路从A掉到G的败狗学长,关键时刻倒还算可靠:

“嘿嘿,忘了告诉你,我最大的特长,是洗煤球!”

有善于模仿人类的龙族君主化身活泼可爱的学妹,帮他们在自动贩售机上蹭免费的可乐续杯:

“你们根本不了解龙类,龙和人一样,最开始只是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孩子。”

有罗曼诺夫家族后裔的冰山女皇,看上去永远十六岁的女孩儿却是个“无口无心无表情”的三无杀手:

“我会勇敢起来,一直做个有用的人,这样就不会被抛弃了吧。”

有“世界上最后一只象龟”,一直渴望爬回属于自己的小水潭,却因坚信要做“正义的朋友”一直未能说走就走:

“异日重逢,我该以何见你?以沉默、以泪水,还是以刀锋?我如警惕恶鬼那样警惕你,却又忍不住要用尽一切力量拥抱你。”

象龟的弟弟是新宿歌舞伎町的第一牛郎,一曲《杨贵妃》唱腔婉转,却把与哥哥相爱相杀作为人生的第一要义:

“世界总是这么可笑对不对?总是一个人很想说话,另一个人不想听。”

有从小被当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保护起来的单纯呆萌小巫女,会在她所有的玩具下打上标签“Sakura&绘梨衣の××”,就像是和她心心念念的男孩分享她的整个世界:

“如果世界真的不喜欢你,那世界就是我的敌人了。”

你以为在卡塞尔学院历练了几年,我们的衰小孩路明非就原地逆袭了?

呵呵,并没有。

他的每一次爆发,都是与魔鬼的交易。他想救的每一个人,都要拿出1/4的生命与魔鬼做交换,Something for nothing,直至身体被那个自称是他弟弟的小魔鬼彻底占领。

“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幸福与希望是他的囚笼,当一切幸福与希望都化作泡影,魔鬼就会冲破牢笼高唱血腥的圣歌浮现,那时,绝望的人将所向无敌!”

相比故事里的拉风男主,他其实更像你,更像我,更像生活中那些普通平凡的少年,心里永远藏着一个天台上的衰小孩,总是在一次次挫折与失败里缓缓成长,在一夜夜不眠的孤独里积蓄力量,直至胸腔里的烈焰足以燃烧整个世界!

此时此刻,路明非的故事还在继续,劈面挥斩的刀尚未落地,枪膛射出的子弹仍沿着轨迹,堵在心底多年的话语还没出口……他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没来得及去做,龙族至高无上的君主黑王也依旧是谜。

很多人仍在和他一起成长,你,愿意加入其中吗?

愿他燃起全身血液的时候,也能为你,照亮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