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实体书版|龙族一 七宗罪(1)

2018-12-05 17:03:51

小葉|小说绘

龙族1-火之晨曦

屏幕上从路明非那里传回的信息完全显示出来,那是一张青铜城的地图!  “芬格尔!快把以前那份地图调出来!找出现在的位置!我们迷路了,在龙王家里迷路了!”路明非每一次喊叫对于曼施坦因而言都是脑海中的雷鸣,把他震得瘫软在椅子里。  “等等等等!我得……我得打印!”芬格尔在校园新闻网那间堆满计算机的办公室里暴走,对着麦克风咆哮。  他身边原本昏昏欲睡的狗仔们都惊醒了,狗仔们本来等待着把中国传回的新闻及时地放到网上去。  “打印!找幻灯片!给我打印!”芬格尔在计算机中间跳脚。  狗仔队发挥了新闻工作者的极限速度和敬业精神,两张打印出来的透明幻灯片迅速地递到芬格尔手上。芬格尔把两张片子叠合,举起来靠近灯光。  “芬格尔你怎么会在频道里?”恺撒大声质问,“你侵入了保密频道,这是违反校规的!”  “歇会儿三年级!我要是不侵入频道,你女朋友就得和我的废柴师弟一起死了!”芬格尔一反常态地强硬。  恺撒立刻闭嘴。  “别管校规了!找出位置!芬格尔你的魔动机械是满分,你没问题的!”古德里安教授的声音出现在频道里,这老家伙在图书馆的控制室里和芬格尔一样跳脚,好似脚上装了弹簧。  “闭嘴!我在看在看在看!”芬格尔满头冷汗。  “再加快!”恺撒再次接入,“曼施坦因教授快到极限了。”  “收到!”芬格尔咬着牙,脸色狰狞,“听着,废柴!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直径大约2米的圆形通道,你刚经过了一处水闸,之前有很多转轮。对么?”  “对的!”  “我分析出来了,按照魔动机械学的原理,青铜城的运转和前一次没什么区别,只是运转的方向反了。你上过炼金化学课的导论,炼金术的标志是五芒星,在古代,巫师们举行‘火之召唤’的仪式,是从上方向右下开始画五芒星,而反过来从右下往上画五芒星,则是‘火之驱逐’。现在青铜城运转的模式应该是后一种,是自我毁灭的方式。”  “现在是上课的时候么?”路明非惨叫,“师兄你脑子要清醒一点啊!”  “我跟你说原理是让你相信我!这座城运转下去会彻底完蛋,要尽快脱出!前方向下,会有一眼方井,它在几分钟内会收缩消失,那是你的路!下一步我很快告诉你!”芬格尔坐在电脑前,按着键盘,“必须诺玛的支持……妈的我只有‘F’级权限!”  “用我的,”古德里安的声音,“我有‘B’级权限,我的密码是……”  “不用!我正在以‘A’级权限接入!”  “你……是在黑我们的系统吧?”古德里安说。  “关键时刻,黑不黑白不白的……能用就行!”芬格尔按下回车,屏幕迅速变化,“A”级接入许可,数据库开放,计算资源优先,带宽暴增,仅授权“A”级使用的特殊功能组出现在他原本只能查查考分和订餐的“F”级功能列表中。  “诺玛,靠你了。”芬格尔喘着气。  “我将暂停其他全部计算,优先计算青铜城的运算,提供及时的信息。”诺玛的声音淡淡,“相信我,我是台好GPS。”  “恺撒你看外面!”有人忽然惊呼起来。  恺撒抬头,透过舷窗看见外面茫茫一片白气,能见度不知何时降低到浓雾下的程度。水库如一口正在烧煮的锅,蒸出越来越浓的白气,浓得像是牛奶。  “他来了。青铜与火之王诺顿,他的高热加热了江水,造成大量水蒸气。我们忽略了温度表,外面的水温已经接近50度,泡温泉都太烫了。”零说,“看起来是有计划的,他来捕猎我们了。”  “曼施坦因教授?”恺撒摇着曼施坦因的肩膀。  曼施坦因全身虚软。只有瞳孔高速地闪动,“言灵·蛇”正在超频工作,他残留的意识都用于维持通讯了。“青铜行动”的负责人已经失去了行为能力,恺撒环视四周,剩下的多半是学生,他从学生会中挑选的精英。  “大副格雷森,你同意我接替船长的职位么?”恺撒问。  “同意。”格雷森毫不犹豫。  “我现在接替曼施坦因船长的职责,格雷森掌舵,古纳亚尔监视声呐,熊谷木直确保轮机舱燃油,帕西诺检查鱼雷舱,风暴鱼雷发射准备。”恺撒高速地下令,“零,你负责鱼雷的发射。”  “我?”零淡淡地问。  “这种事情交给对危险没感觉的人,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恺撒环顾四周,“所有人,不要惊慌!我们会在声呐上看到他,然而发射鱼雷,就这么简单!”  “自从知道女朋友没事你立刻就精神起来了。”零说。  “跟那没有关系,我只是喜欢强有力的对手。”恺撒说着,把一颗一颗的子弹填入早已准备好的狙击步枪,弹头泛着危险的暗红色。装备部准备了充足的炼金弹药,如他们所说的,这艘船如今全副武装。  船身猛地一震,底舱传来一声闷响。恺撒的脸色忽然变了,那声闷响来自鱼雷舱。  “鱼雷舱被击穿!弹头被毁!”大副的吼声从耳机中传来。  此刻在鱼雷舱中,大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根黑色的、尖矛似的东西从底舱直刺而上,洞穿了底舱钢板,洞穿了鱼雷舱,还洞穿了风暴鱼雷的弹头。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闷响。  “第三水密舱进水!”这一回是轮机长大喊,“有人受伤!”  “是龙王!他从水下攻击底舱!”  第三声闷响接踵而来,船身开始倾侧。  “第二水密舱进水!燃油管道泄露!”  “起火了,后舱起火!灭火!快灭火!”  零和恺撒对视了一眼。摩尼亚赫号一共有六个水密舱,如今已经有两个泄漏,如果再有两个泄漏,这艘船就将失去浮力下沉。  “发动引擎加速!”恺撒咆哮,“静止会成为他的目标!”  摩尼亚赫号引擎轰鸣,在江面的白雾里以巨大的“之”字形前进,背后的江水中,一道犀利的水线追逐而来。  “左满舵!”恺撒下令。  掌舵的大副拼命把舵轮偏向左侧,摩尼亚赫号在水中划过巨大的弧线。  “引擎开加力!右满舵!”恺撒再次下令。  掌舵的大副又拼命把舵轮右转,摩尼亚赫号船身倾侧。极完美的转弯,但是就在那一瞬间,底舱再次传来闷响,又是一个水密舱泄露。  “引擎快要过热了!”轮机长在灼热的底舱暴跳。  “不要管!开加力!”恺撒大吼。  他知道不能拖延,一秒钟都不能拖延,别人看不到,甚至声呐也看不清楚,但是他的镰鼬们知道,水下那个危险的影子以50节的高速追逐着摩尼亚赫号。他不知道这种回避战术能坚持多久,但是对方的突袭非常出人意料,甚至声呐上都没有察觉龙王从船底逼近。  “怎么会在声呐上没看见?”他忽然发觉有些事情不对。  “检查声呐!”他对二副古纳亚尔喊。  古纳亚尔启动声呐自检,短短十几秒钟之后,脸色苍白,“我们……我们没有声呐了!自检程序显示,声呐发射机被拆掉了!”  “怎么可能?”三副帕西诺瞪大眼睛,“出航前还检查过!而且谁会把声呐拆除?”  “我知道。”零低声说,手指舷窗外。  所有人看向那边的时候,都傻了,一个全身铁灰色的赤裸男人正从舷窗外经过,目视前方,面无表情,让人有种见鬼的感觉。经过前舱的时候,他随手把一个东西扔了进来,古纳亚尔立刻认了出来。  “声呐发射机!”那是他们遗失的声呐发射机。  铁灰色的人奔跑起来,浑身火焰般的光芒流动,他在船头以一个完美的鱼跃入水。  “那才是……”恺撒深深地吸了口气,“龙王诺顿!”  从船头看去,那个明亮的影子正在江中潜游,他距离摩尼亚赫号越来越远。  “望远镜。”恺撒伸手。  立刻有人把望远镜递到他手中,恺撒调整了焦距,捕捉到了那个身影。  “他在干什么?”帕西诺问。  “我不知道,但我很快就会知道……”恺撒说到这里,浑身微微一震。  望远镜的视野里,一个庞然大物正浮出水面,浑身漆黑的鳞片张开,猛地一震,向着天空长嘶。不用借助望远镜,每个人都看得见那个龙形在水上舒展,如同古人刻在岩壁上的图腾。  明亮的人影向着巨龙游去,巨龙弯曲修长的脖子,他抓住巨龙的铁面,被带离水面,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骑乘在龙颈上。  “辛苦你了啊,参孙,这么多年了。”他轻轻抚摸着龙的铁面,声音温和。龙侍“参孙”以低沉的长嘶回应他。  而后他望向远处那艘船,无声地微笑起来。  恺撒在望远镜中看见了他的笑,他知道龙王是在笑给他看,不知为何,那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龙王缓缓地揭开了龙侍的铁面,高举双手,手上流动着炽热的光焰。他忽然双手插入了龙侍的脑颅,那条龙全身剧烈地一颤,但是坚持住了,它发出垂死的低吟,缓缓地闭合了黄金瞳,收拢的双翼张开,平浮在水上保持了平衡。  “这是……窝里反?”摩尼亚赫号上,人们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一幕。  龙王炽烈的双手正在烧掉那条巨龙的脑部,巨龙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动不动,直到这一切结束,他僵死的尸体仍旧保持原状。  龙王站了起来,踏上一步,踏入了龙侍空空如也的脑颅,他向着天空高举双臂。剧烈的光从他的全身向着龙躯流动,火柱射空而起,在他嘶哑的吼声中,龙躯猛地震动,巨大的龙眼开合,熄灭的瞳孔里,一点金色的火焰孤灯般燃烧。  龙王的吼声高涨,金色的火焰也高涨,迅速地点燃巨大的龙眼。龙再次张开了双翼,所有龙鳞也全部张开,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  那颗已经停跳的巨大心脏如战鼓般擂响。  龙形,再次夭矫舒展,如欲腾空而起。  龙王诺顿,沉寂千年之后,再次以君王的姿态凌驾世界。  “他们……融合了!”恺撒低声说。  “真是让人悲伤的献祭啊。”两公里以外是一个江心洲,穿着黑色作战服的酒德麻衣放下望远镜。  她打开银色的大号手提箱,把其中的黑色的金属件一一取出组装,一支漆黑的狙击枪很快成型。麻衣又打开一只小号的银色箱子,充填物中间躺着一枚圆柱形的石英玻璃筒,密封着一枚暗红色的子弹,弹头像是某种粗糙打磨的结晶体,结晶体内部流动着血一样的光。  麻衣谨慎地把那枚子弹填入弹仓,之后拨通了电话:“一切按计划进行,我准备好了。”  “诺顿出现了么?”  “出现了,但他没有孵化,而是占领了龙侍参孙的身体。”  “直接融合很省时间,只是要牺牲一个强大的族裔。卡塞尔学院那帮家伙对龙族的理解还真是有限,看起来像完全不知道融合这种事啊。”  “让我觉得恶心,像是寄生虫一样。”  “参孙会愿意的,龙侍为了君主可以做任何事,而复仇是他们最乐意做的事之一。”女人说,“重复一遍命令,路明非必须幸存,青铜与火之王诺顿死不死无所谓。”  “明白。”麻衣挂断电话,举着望远镜看向浓雾中的摩尼亚赫号,微笑,“三年级,你要多坚持一阵子啊,我对你很期待的!”

小葉|小说绘

我已经承认自己是废柴了,那就让我过得轻松点吧。这种英雄戏跟我没关系才对,明知道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还让我看这种悲伤的场面,看一个我喜欢的女孩慢慢地死掉。好吧好吧,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那么喜欢她,可是她死了我真是很害怕。路明非想。  可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废柴就是什么都做不了!  “不要死!”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不知不觉地,眼泪滑过面颊。  这个世界真孤独,在水下八十米,你孤独得像独自站在一个星球上,没人听得见你说话,你可以放声大喊,然而无人在意。  路明非和诺诺正在激流中挣扎着,全速向前。  他们经过的每条通道每个空间都在变化中,巨大的青铜机件互相摩擦,发出“咔咔”的声音,厚重的闸门、高耸的青铜壁、巨大的齿轮、粗大的转轴在他们身边运转,他们就像是被投入一台巨大机械的两尾小鱼苗。  “在前面等待一分钟,等待一分钟,一分钟后你们右方将有通道打开。”  “加速前进,前面的出口将在二十秒内消失。”  “左侧转向,避开前面的闸门!”  诺玛的命令从远隔半个地球的学院本部传来。获得了地图之后,这台超级计算机的效率惊人,每一条命令都清晰准确。如果她出一点儿错误,路明非和诺诺可能就被压扁。  “你们即将到达青铜城的底部,在那里你们会找到出口,但是三十秒钟后,青铜城将彻底锁死!”诺玛说。  “出口在哪里?”路明非四顾。  四面都是青铜墙壁,这是一个四方形的空间,注满了水,他们进入这里的通道已经被封闭,墙壁轰隆隆地震动着。  “那里。”诺诺指着不远处,声音有些异样。  路明非顺着射灯的光束看去,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和诺诺交握的手不禁收紧了。  “是他么?”路明非低声问。  “是他,虽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们正下方的青铜壁上,一张狰狞的面孔浮凸出来。活灵张开了嘴,露出锋利的青铜牙齿,咬着一个人的手臂。那人已经成了一具骷髅,卡塞尔学院特制的潜水服套在骷髅上,在水中轻轻飘动。射灯照进他的面罩里,两只漆黑的眼洞。  脖子上的铭牌刻着他的名字——叶胜,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助理专员,编号。  他们找到了叶胜,叶胜曾到达这里,却没能离开。  “他是用自己的血开门的?”路明非问。  “命令活灵,需要纯度极高的龙族血统,‘钥匙’是一个例子,你是第二个例子,如果血统的纯度不够……也可以牺牲大量血液,后果是,失血而死。”诺诺低声说,“这种开启龙族秘宫的方法曾经有过记录,在学院的操作手册中是禁止的。以巨大的牺牲为代价强行使用血统……在中世纪这种技术诞生了黑魔法。”  “这样啊。”路明非轻轻地叹了口气。  两人一起游近叶胜的尸骨,诺诺沉默了片刻,伸手轻轻抚摸叶胜潜水服的面罩。  “他没有氧气瓶。”路明非说。  “我看到了。”诺诺说,“这就是为什么氧气分明不够,亚纪却能上浮到水面的原因,叶胜把他的氧气瓶给了亚纪,这样亚纪就有了双份的氧气。”  路明非点点头,“他真酷诶!”  “他一直都很酷的。”诺诺轻声说。  “他背后是什么?”  叶胜背后,原本氧气瓶的位置,是一个长形的匣子,用索带捆紧了缠在身上。路明非伸手敲了敲,那东西发出低沉的金属鸣响。  “应该是和黄铜罐一起找到的,但是亚纪一个人没法带走。不管怎么样,带上吧。”诺诺说,“我来背着。”  她从叶胜身上解下了匣子,捆在自己身上。  “路明非陈墨瞳,快速脱出!快速脱出!只剩下二十秒钟了!”诺玛的声音响起在耳机中。  路明非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仰头,忽然发现射灯的光束照不远了。他忽然明白了,射灯照不远不是因为水变得浑浊了,而是他们的头顶,巨大的青铜壁正无声地压了下来,如同一台超级水压机!  “快!开门!”诺诺大声喊。  路明非拼命地挤压手指,想要挤一滴血进活灵的嘴里。但是挤不出来,那只手被箍住了手腕,又在水中泡了太长时间,苍白得和死人的手差不多。路明非抽出潜水刀,把整只手套割掉,抓着手指拼命挤,也只挤出几滴血。可他的手在抖,血珠入水立刻化成丝漂散,根本进不了活灵嘴里。  头顶的青铜壁已经压到只有一米多高了,他和诺诺都直不起身,再过几秒钟他们就会被压成肉泥。  “把手指割开!”诺诺大喊。  “好……好……”路明非握刀贴近自己的手指。  毕竟是要把自己的手指割开,下刀一点把握都没有,路明非连着割了两下,留下两道小口子,还是没有什么血涌出来。  那割另一只手?可那样还得把手腕扎起来免得氧气泄漏,他的氧气已经不够支持多久了。  “镇静镇静镇静……”他一迭声地叨叨,握刀的手还是抖。  “别怕!”诺诺说。  “别怕别怕别怕……”路明非想要稍微换个姿势,可是刚刚直起腰,脑袋就撞在上方的青铜壁上。  只剩下不到一米的高度了,狭小的空间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像是躺在棺材里看着上面的盖板。路明非打了一个寒噤,眼前发黑,潜水刀从手中滑落。  “快点!捡刀!”诺诺用脚踹他。  “这个时候还那么野蛮?还踹我?”路明非想,“都要死了。”  他扑过去捡刀,扭头看了诺诺一眼,呆住了。诺诺坐在地上,用头和双手呈三角形死死地撑住那面下沉的青铜壁。她只能踹他,因为手腾不开,手挪开也许脖子就会被压断。这个女孩真是发疯,这样子又能多撑几秒钟?在这种超级水压机下,人的骨骼又算得了什么,劈里啪啦就碎了。  “快,什么不要想,只是要你的一滴血。”诺诺的声音平静。  有必要这么感人么?一副大姐头的样子,好像你撑住我俩都不死了。路明非使劲地挤着自己的手指,脑子里高速转着念头,仿佛听见诺诺的骨骼正在发出咔咔的裂响。  他想起以前看过的老动画片《非凡的公主希瑞》,里面的女主角是个暴力女,只要拔出剑来高喊一声“赐予我力量吧”,就会立刻变身,穿着超短裙,骑着长翅膀的白马,看起来细弱的两臂浑有千钧之力,就算是座山压下来也能被她举起来。  可是诺诺不是希瑞,她甚至没有言灵能力,小巫女快要油尽灯枯。  “妈的拼了!”路明非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恶向胆边生”的感觉。  简单地说就是热血上脑,那股子狂暴,那股子不顾一切的尽头,又来了。  其实那些家伙都不知道吧?都没关心过他的想法吧?大家都觉得他很面是吧?其实他也是个事到临头会忽然发疯的主儿啊!  他猛地撕裂了手腕上的止血绷带,那根要命的绷带,就像是义务献血的时候医生扎在胳膊上的,锁住了血液,也死死地锁住了水中性命般珍贵的氧气。  鲜血顺着血管冲向指尖,无数的气泡冲出潜水服,冰冷的水流涌进路明非的嘴里。  路明非把手狠狠地拍在活灵的脸上,仿佛抽了他一个嘴巴。  氧气压力在迅速地下降,血液中溶解的高压气体开始溢出,他大脑充血,眼前漆黑,双手挥舞,试图要抓住什么能让他觉得安全的东西。在无数气泡中,有人紧紧地抱住了他。  摩尼亚赫号的前舱里回荡着路明非的惊叫,曼施坦因的身体一震,睁开了眼睛。  “救援……氧气泄漏……”最后传来的是诺诺的声音,从曼施坦因的嘴里。  他用尽了最后的精力,昏厥过去。  “氧气泄漏?”恺撒一怔,看向他们刚才泊船的江面,距离大约有两公里。  “准备潜水钟!”他回头大喊。  “路明非,你去订一下明天社团活动的场地吧。”  “路明非你这样子,全班的平均分都被你一个人拖下去了!你属秤砣的么?”  “兄弟没问题,泡妞这事儿大叔一定帮你搞定啊!”  “夕阳你是最棒的,虽然你家里人都不喜欢你,学校同学也都不喜欢你,但我相信你是聪明又漂亮的女孩,你肯定行的!”  嘈杂的声音在耳边时近时远,像是在梦中,有人使劲打他的耳光叫他起床,可是很疲倦,不想醒来。  忽然有股气流冲进他的嘴里,凶猛霸道,不由得他不张嘴大口吸气。连吸了几口之后,脑中那片混沌渐渐地散去,眼前的黑暗化开。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正拎着他潜水服的领子,大开大阖地抽他的嘴巴,好在水的阻力让她还没能使出全力。  看见路明非渐渐张开了眼睛,诺诺露出如释重负的眼神来。  她没有说话,也不能说话,她的呼吸器在路明非嘴里。  路明非还想再吸几口纯氧,却被诺诺抓走了呼吸器,捂住了嘴巴。诺诺把呼吸器接上自己潜水服的面罩,深吸了几口。  “能听见么?”诺诺说,“对讲机进了水应该还能用。”  路明非点点头。一阵阵的眩晕袭来,虽然靠着吸了几口氧气清醒过来,但他的潜水服已经不再密闭,在80米深的水下,气体栓塞随时会要他的命,全身痛得像是有条蟒蛇在照死里勒他。  “我们在青铜城的下方,得游一段才能上浮,你得坚持!”诺诺说。  路明非想:没氧气你叫我怎么坚持?这不是玩我么?  “换我的潜水服,”诺诺伸手摸摸他的头,“别怕。”  路明非瞪大了眼睛。两个人只剩一套完整的潜水设备,在这里谁有设备谁就能活,这未免仗义得过头了吧?可他已经支撑不住了,他没摇头没点头,只是拼命地想要再多吸一口氧气。  “我受过的训练比你长,能闭气比你久。”诺诺抓住他的肩膀,透过两层面罩,看着他的眼睛,“我说过我会罩你的,收人做小弟,总有点代价的。”  “我们一定能游出去。”诺诺最后说。  她深深吸了几口气,关闭呼吸器的阀门,拉开潜水服的拉链。  这是路明非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让人热血沸腾的场面,如果不是他憋得快要晕过去,他真的会希望这个场面放个慢进,或者多重复几遍。诺诺的皮肤在射灯下光润如象牙,她修长柔软如一条鲭鱼的身体从沉重的潜水服里脱出,只穿着一套红色的比基尼泳装,一头暗红色的长发在水里散开。  路明非想到世界美术鉴赏那门课上介绍波提切利的《维纳斯诞生》。现在他忽然想道:波提切利画那张画的时候,面前一定是个绝美的女人在游泳。  他乖乖地任诺诺把他从破损的潜水服里“拎”了出来,塞进完好的潜水服里。诺诺为他拉上拉链,关闭密封阀,接通氧气。  氦氧混合的高压气体迅速驱走了潜水服中的水,从脚底排出,路明非的意识恢复了。  他透过面罩看着诺诺。诺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露出询问的眼神。现在诺诺不能说话了,她靠着存在肺里的氧气存活,每一口气都事关生死。气体栓塞也在她身体里发生,气体溢出血液,堵塞血管,没人试过这种极端状况下一个人能游多远。  路明非点点头。诺诺竖起大拇指,比了一个“OK”的手势,抓过原本连接两件潜水服的通讯线,率先向前游去。  路明非已经没什么力气继续游了,只是机械地摆动双腿跟上,对于他这样的废柴,能做的也就是尽全力。  往前游,一直往前游,每游几十米,诺诺会停下来从路明非那里呼吸一口氧气,不能说话,也没有任何手势或者眼神的表达。头顶的青铜城摇晃着,震动着,像是随时要坍塌,路明非跟在诺诺后面,看着她海藻一样飘在水中的长发,什么也不想。  他们从青铜城下游出后不远,后面传来了岩石崩裂的声音,路明非扭头,看见那座镶嵌在岩石中的青铜宫殿倾斜起来,原来固定它的石块哗哗地坠入地震造成的裂缝中,碎石越坠越多,把那条可供潜入的裂缝堵塞起来。  因为地震而暴露于世上的青铜城再一次被掩埋。  摩尼亚赫号的吃水已经很深了,三个水密舱泄漏之后,水位线距离甲板只有不到半米。恺撒闭上眼睛,听见水底那个高速游动的阴影紧紧地跟着他们。他们支持不了多久了,再有一个水密舱破裂,他们就会沉没,弃船也不可行,谁会跳进有龙游弋的水里?船上的人在焦急地奔走灭火,潜水钟已经放了下去,但是这东西好比吸引龙王的诱饵。  他沉思着,忽然睁开了眼睛,寒冷的火焰在冰蓝色的眼睛里燃烧。  “鱼雷还在舱内么?”他忽然起身,抓住大副的肩膀。  “什……什么?”  “我是问,鱼雷还在舱内么?”恺撒一字一顿。  “鱼雷还在舱内,但是炼金弹头部已经被摧毁。”大副结结巴巴地说。  “安装炼金弹头之前,你们卸下了常规弹头,常规弹头在哪里?”  “在后舱,可是那是颗哑弹,爆炸部已经被取走,装备部说普通的爆炸对龙王无效,不能致命,为了避免危险……”

微信改版之后记得设为星标哦\(≧▽≦)/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