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做一个打不死的废柴吧

2018-12-06 11:37:17

路明非终于不再是当年那个废柴了。

想起当年,我也是一个实打实的废柴啊。重点班里最后那几排留给差等生的位置,也就是我的位置,每天从抽屉里抽得最多并且藏得最深的,除了从一楼小卖部买的小浣熊干脆面,就是从同学手里骗过来的龙族了。这次从知道龙族V开更到看完花了一天半时间,虽然还是比当年临近期末考试前用一晚上怒刷一本书的经历稍逊一点,也许是上次翻开它还是高中的时候吧,隔的太久满肚子惆怅,只能细嚼慢咽深怕一不小心就吃多了。

记得初中顶着废柴的包袱花了几天时间痛定思痛决定好好做人,每天只睡3.4个小时认真念书,只为给老爹争口气,结果自己还真靠着这口气给做到了,虽然还是没办法成功插入成绩各个牛x闪闪的尖子生的队伍,但也好歹拿过一两次单科前几,总成绩中上的名次了。讲真,当时挺满足的,因为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读书的料,你能理解每次模拟测试考得顶顶棒,一到最终考试就是考不好的绝望的吗。后来到了高中,做了班长,以为能借着刻苦努力的劲儿洗刷当年的废柴黑历史,可是这种一到考试动笔头就掉链子的诅咒,又再次让我顶回了这个名号。如果说初中的自己仅仅是一个想翻身的废柴,那高中的自己则是成为了被顶光环的废柴,人人都觉得我能考到上音或者中央,至于当时的我又是怎么想的,我只能说我真的尽力了。

后来到了川音,又做了学生会副主席和管理着几万人的公众号,讲真除了因为川音派结实了一帮能够喝咖啡喝喝酒的损友,其他的那些头衔真的挺没劲的,本以为能好好毕个业回深圳开心的做个音乐厅幕后,和我喜欢的指挥和乐团嗑嗑瓜子唠唠嗑什么的,却因为鬼使神差的看了一部广告狂人和被林桂枝、许舜英的文字感染,决定转行进入广告业。直到现在靠着当年的那口劲儿拿到了奥美的intern offer,以及现在w的offer。

上海奥美7F 某间的墙

所以如果你现在问我,我还算是个废柴吗?

我是啊。只是,我和路明非都不再是当年那个怂的躲在角落里吃小浣熊干脆面的废柴了。

路明非抗过了入学被当衰仔的质疑,我扛过了初中时周围人对我的瞧不起;路明非抗过了顶着S级血统却是E级身体素质的嘲讽压力,我扛过了高中被给予厚望的压迫感;路明非抗过了一次次龙斗剩着一口气没死,我扛过了面对一皮条广告大佬的满心怂却也把眼神对了过去。以至于现在,我们俩都成为了打不死的废柴。

以前被当成是废柴是比骂自己长得丑更让自己生气的事儿,现在反倒不觉得了,不行了就说自己不行,真的错了也就低个头,很多事儿拍拍屁股再麻溜爬起来就能解决的事,别还没用脑就直接用嘴上不饶人的态度去硬刚,是不是被当废柴这个事真没什么所谓了,毕竟废柴这两个字是说给别人听的,打不死的废柴才是说给自己听的,很多事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你有本事你就干过我呗,我管你怎么说。

所以这个接受过各种褒贬不一的废柴终于又开始写文了,本来还想着等憋一憋再动手(给自己的懒惰找找借口),无奈这次从上海回来后,想写的欲望特别强烈,这样的感觉像是一个颗憋了几个月的大脓疮,不管是好是坏,但总归要开始挤出点什么了。但要知道,东西堆久了,就得一点点的在一堆大脑垃圾里面挑出一些能用的东西,反正先不管能不能把文章做热了,但起码也得保证自己看了不会像改客人文案一样,第二天醒来回看的时候直呼自己昨天都写了些什么垃圾。

这次的上海之行,就像是红辣椒电影里的游街之行,在一阵花里胡哨噼里啪啦的游街过程中,干着以命抵命的厮杀,在快结束的时候扭头那么一看,才发现满地都是大家累呕的鲜血。结束后,擦擦地,然后像没事人一样关电脑睡觉,挺带劲也挺没劲的。

ONE SHOW比赛结束后Miki拍的我

可是土象星座的不都这个特点吗?靠着自我修复能力,从有劲和没劲的角度找找问题,然后给出一个充分自洽你们他妈爱干嘛干嘛,反正我就这样了的态度,以为能有什么终极答案了,结果还是在阴晴不定的情绪之中啥答案都没有。当然也别被我给骗了,我其实心里啥都懂,代价却是真的很心累,所以还不如索性表面装个糊涂。

也许带着土象属性的我,也会注定是一个拥有多重人格的废柴了吧。

这次将公众号取名为三两口,也是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拿桂枝姐的话来说这将会是一个带着KISS*属性的公众号。三两口吃完,然后彼此该干嘛干嘛去吧。在这里我会偶尔打打嘴炮吐槽一下操蛋的生活,也会温柔的娓娓道来一些故作聪明的大道理,不管是记录也好、观点也罢,我都希望能透过这些文字带来些什么,虽然我都自称为废柴了,可是谁说废柴就不能有理想了呢?要用文字去改变一些什么东西啊,尽管现在的我还不知道能改变些什么,但有理想的废柴总比没理想的咸鱼有味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