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孤独者的讴歌

2018-12-18 21:54:35

初读《龙族》是在初三,那时《龙族》已经出到第三部了。在那个最爱幻想的年纪,我遇到了这部如流星般摇曳我整个青春的幻想巨著。

《龙族》的作者江南于2009年10月1日在青春杂志《小说绘》上开始连载,直至今天《龙族》还是没有迎来最终结局。我追《龙族》已有五年多了,它就像是个朋友一样,与我一同成长,陪我看青春中的花开花落。

始于设定,终于角色。一开始吸引我的是《龙族》这本书大胆的情节设定,用虚实结合的手法以全世界作为舞台,引入龙族这一如同迷雾般的神秘元素,讲述了一个关于少年们的成长传奇。但最终打动我、让我灵魂震颤的,是《龙族》里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角色,一个个孤独的灵魂。

《龙族》这本书就像是江南对孤独者的讴歌,他执着于将自己对孤独的理解在这本书上诠释出来。他构建了一个孤独的幻想世界。大到贯穿全文的“混血种”这一设定,小到带动情节发展的个个人物角色。

小时候看《龙族》,总是十分羡慕小说里的“混血种”,羡慕他们拥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过着超人般的生活,也憧憬着他们那精彩刺激的世界。长大后才发现,他们的存在真的是种悲哀。他们像是苟存挣扎人类社会和龙族世界之间的亡灵,普通人不懂他们,龙族不认可他们。他们用自己的能力守护着人类,与龙类兵刃相接。他们像是孤独的守望者,像是一幕悲剧。

《龙族》里的角色大多都是孤独的,他们的使命、他们的人生都是围绕着孤独二字展开的。

比如楚子航,他是孤独的,他活得像匹茫茫雪山里的孤狼。在普通人眼中的他是天之骄子,殊不知他一直悔恨于没能与自己的轻生父亲并肩战斗、然后一起被埋葬于那个雨落狂风之夜,在一个又一个夜晚孤独地回忆着那些重要却已烟消云散的往事,生怕自己成为渐渐消磁的存盘。

楚子航的父亲楚天骄也是孤独的,他的孤独像是眺望夜空诗人,小心翼翼地守望着自己深爱的妻儿。这个性格洒脱有些风骚爱吃卤大肠的男人,不知有多少个夜晚独自一人待在自己的地下小屋,反复摩挲着妻儿的照片,思念着一生挚爱。亦不知有多少个夜晚,这个在儿子面前表现地有多么不靠谱的男人,独自一人一刀与龙类搏命厮杀,守候着苍穹下最大的秘密。他的孤独表现在他对妻儿小心翼翼的爱,这个让龙类闻风丧胆的男人,在混血种的世界再英勇,在普通人面前也不得不卑微屈膝地做个司机,为了能让自己的妻儿好好的,他甚至甘愿离开他们,仅仅只在想他们的时候远远看一眼。他的孤独,让人感到酸楚。

亦或是昂热这位风流倜傥的秘党领袖也是孤独的,他的孤独是跨越百年、埋藏于时间里的。有些人活着,却像是死了一般。对于昂热来说,他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22岁那年,永远停留在那个与挚友谈笑风生的仲夏。从那以后,支撑他活下去的,只有那复仇的意志。他像具是失去灵魂的躯壳,孤独地杀戮了百年。

我想,《龙族》之所以受到如此之多的青少年追捧,不仅仅是因为它引人入胜仿若身临其境的情节构想或恰到好处的人物塑造,更多的是因为对路明非式孤独的感同身受。路明非的孤独是青春式的、成长式的,是对未来的迷茫、对现在的不知所措和对过去的无所谓。

正如江南写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衰小孩。”路明非就像是我们心中那个衰小孩的缩影,那个普普通通,总爱坐在天台胡思乱想,时不时会对未来感到迷茫。

大多数人都像十八岁前的路明非,有些稀里糊涂,对未来有些盲目地充满幻想,期望着哪天能有人像诺诺那样强势地闯进路明非的世界那般,为自己打开一扇通往外面的一扇门,期待着那人打开门的瞬间,阳光溢进眼帘的刹那,那人背影印在心上的时刻。

我们都像路明非那般等着,胡思乱想着。但最终只有极少数人能想路明非那样等到那个来改变我们命运的人,绝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在憧憬希翼的同时,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跟着人潮默默改变着,最终变成能够独当一面、独自面对生活的大人。

十八岁后的路明非也是孤独的,即使他邂逅了改变他命运的诺诺、遇见了愿意为他打爆婚车车轴的面瘫师兄楚子航、遇到了与他交易通天神力时不时在暗中帮他一把的小魔鬼路鸣泽。但最后他还是孤独的。

他像个傻猴子一样为诺诺献身,这让我想到了东野圭吾写的《嫌疑人X的献身》里的石神。我认为路明非和石神两人守护的都不是爱情,而是人情。路明非与石神在遇到诺诺与靖子前,生活都是孤独、日复一日的,甚至有些昏暗。而诺诺和靖子的出现,像是个奇妙的坐标,改变了路明非和石神的人生方程。路明非之所以愿意为了诺诺交换两次灵魂,是因为他太孤独了,在遇到诺诺之前从未有人想她那般耀眼地闯进他的世界,所以当他遇到了,便认为这是他的全世界。

如今《龙族》已更新到第五部,我们的路明非也成长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大人物,他也逐渐开始理解自己对诺诺的感情,也开始面瘫师兄那般如同孤狼般寻找着全世界只有自己能记得的人,也开始像个男子汉一样,直视自己的宿命,朝着世界的尽头一步步走去。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也像他一般迷茫过、失去过,亦像他一般,在孤独中默默成长,逐渐得到,逐渐走向自己未来的模样,不论好与坏。

感谢《龙族》,你像支孤独的讴歌,曾在我青春奏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