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5 但为君故(12)

2018-12-26 20:27:14

小葉|小说绘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她紧紧地抱着阿巴斯,就像是愤怒的雌兽要守护自己的幼崽。    幼蛇们同样愤怒,它们尖利地嘶叫着,显然不甘心嘴里的血肉被雪这样生生地夺走,但它们根本不敢靠近雪,这个瘦弱的女孩在它们看来不是食物而是类似火焰那样危险的东西。    雪的吼声越来越高亢,周遭的一切都随着她的吼声震荡,无法想像她那瘦弱的身体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声量和力量。船员们不得不捂上自己的耳朵,他们的耳膜像是要被雪的吼声撕裂了,但耳膜撕裂都没用,那声音像是能钻透头盖骨,回荡在意识的最深处。    只有恺撒例外,他强忍着打开了耳麦,那是用来和EVA保持联系用的,尽管此刻他们和EVA之间的连线被冰风暴阻断,但恺撒仍旧可以使用它的本地资料库,在知道雪的常用语言是爱斯基摩语之后,他把爱斯基摩语的整个语库下载了下来。    耳麦接收到雪的吼声之后,立刻给出了答案,这女孩的吼声中其实只包含了一个关键的词汇,“死”。    那个令幼蛇们恐惧的吼声并非什么言灵,雪只是在用爱斯基摩语喝令它们去死。    去死!去死!去死!她怒吼着。    那是黑暗森林深处女巫的诅咒,或者地狱王座上死神的咆哮。    幼蛇们痛苦地翻腾起来,眼睛、嘴和泄殖腔都冒出血来。作为海德拉的幼崽,它们刚出生就强到能绞死狮子,最细弱的个体都粗如成年的蟒蛇,却完全无法承受雪的怒吼。它们最初的嘶叫还像是要跟雪对抗,但很快地就变成了垂死的哀嚎。    它们成片成片地死去,临死前发疯般地撕咬自己的同类,咬断彼此的颈椎骨,咬开彼此的肚腹,那些匕首般锋利的长牙本该用在雪的身上,可它们宁愿咬噬同类,也不敢靠近雪。谁也不知道那是死前的疯狂,还是雪的诅咒带给它们巨大的痛苦,相比起来同类的牙齿都更温柔一些。    尽管是发生在海德拉的幼崽身上,但这一幕血腥恐怖的气息还是令在场的所有人战栗,他们本以为自己的任务是在北极圈中搜寻死神,却没想到死神就在这条船上。    雪慢慢地转过身来,瞳孔中流淌着令人恐惧的金色,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可那股死神般恐惧的气息只在雪的身上维持了短短的片刻,雪摇晃了几下,倒在了阿巴斯的身上。她是那么地瘦小,倒下去的时候轻得就像树叶飘落。    恺撒缓缓地垂下榴弹发射器,浑身都是冷汗。    此前他也曾见过具备类似力量的女孩……上杉绘梨衣,蛇岐八家豢养的超级武器,随时会崩溃的超级混血种。她从不轻易地说话,是因为她随便说句话都可能造成类似言灵的效果,她若是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说出“死”这个字,便是直接召唤了死神。    上杉绘梨衣被她自身的血统诅咒着,雪也一样。    ***    这个时候酒德麻衣正把最后一枚白磷手榴弹丢进一条巨蛇的嘴,芬格尔则用一根钢缆锁住了这条巨蛇的喉咙,把它锁死在船舱壁上。    两个人并肩而立,看着这条巨蛇痛苦地挣扎着,它的身体里燃烧着低温火焰,充斥着白磷的浓烟,却无法摆脱那根钢缆。    十几秒之后,巨蛇的尸体沉重地砸在地上,嘴里流出浓腥的墨绿色液体。    他们如此这般已经料理了十几条巨蛇,尽管没有天羽羽斩和暝杀炎魔刀在手,奶妈组的头号打手和卡塞尔学院建校以来的第一废柴还是打出了漂亮的配合,他们一直都在流动作战,把巨蛇一条条吸引到无人区域杀死。    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的高效作战,YAMAL号上的伤亡会是现在的几倍,但随着白磷手榴弹耗尽,他们也走到了绝境。    他们剩下的武器对于巨蛇来说都很难造成致命伤了,前方黝黑的通道里,浓重的腥气扑面而来,那是成群的巨蛇正在赶来,而他们的背后,却没有退路。    “真的没藏着什么压箱底的绝活没用出来么?”芬格尔扭头看着酒德麻衣,“再不用的话你就得和我一起变成大餐了,在蛇肚子里我俩黏糊糊地贴在一起,被慢慢地消化,你不会觉得恶心么?”    “没了,”酒德麻衣摇摇头,“但我们可以选择分开来被两条不同的蛇吃,就不会黏糊糊地贴在一起了,那才真的恶心。”    “有人说你临死前想到的那个人是你真的在乎的人,这是骗不了自己的,你有没有想到谁?”芬格尔叹了口气。    “不必到临死的时候,我也知道我在乎的人是谁。”酒德麻衣淡淡地说。    “大家也同居了那么久,不会是我吧?”芬格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罐发胶来,开始整理头发。    酒德麻衣瞪大眼睛,惊诧地看了一眼这个神经病,不耐烦地摆摆手,“死开!”

小葉|小说绘

“不是我的话我就放心啦。”芬格尔拍拍胸口,“因为我想到的人也不是你啊。”    这个油腔滑调的家伙忽然换了另外一种语气说话,平静从容,甚至会让人忽略他的邋遢,从那张胡子拉碴的脸上看出贵公子般的气息来。    而与此同时,黑红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涌现出来,如山如海,正是暝杀炎魔刀上流动着的那种气息。芬格尔双手空空,但他整个人正在化为一柄顶天立地的巨刀,酒德麻衣不知道这种刀还怎么使用,但她毫不怀疑这柄巨刀斩出去的时候会把尾随而来的蛇群……甚至这艘船都劈开!    “你说你用不了暝杀炎魔刀的!”酒德麻衣忽然怒了。    她是真的没法用天羽羽斩,而这个狡诈的家伙还留着一手。早把这招祭出来,他们就不必冒着生命危险仅靠白磷手榴弹跟巨蛇群周旋了。    “代价会有点大。”芬格尔微笑着说,步步后退。    他已经不能靠酒德麻衣太近了,那股黑红色的气息凶猛得像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给吞噬掉。    “什么代价?”酒德麻衣愣住。    “大概会耗掉一条命吧,可我不是九命怪猫,就只有一条命。”芬格尔耸耸肩。    “别蠢了!”酒德麻衣大吼,“把你的刀收起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真的没别的办法了,你以为我真的活够了么?我很怕死的,死了的话,”芬格尔指指自己的脑袋,“连活在你记忆里的人也跟着你去死了。活下去,才能记住他们。”    黑红色的气息继续暴涨,狂风吹得酒德麻衣站立不稳。    “停下!你不是也想到了什么人么?就这样放弃了么?”酒德麻衣顶着狂风试图接近芬格尔。    你习惯了一个人总是不正经,听到他正经说话会有点害怕,会希望他那张看起来甚至有些英俊的脸赶快坍塌下去,露出个猥琐的笑容来才会心安。    “是啊,”芬格尔抬头仰望,似乎要看穿层层的船舱去看天空,“可我想到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巨蛇们已经出现在通道的尽头了,也许是因为知道同类在这里被屠杀,它们群集而来,愤怒地嘶叫着,巨大的身躯纠缠在一起,争先恐后,卡在了通道的入口处。    芬格尔缓缓地走向那些张大的蛇口,和那些矛枪般的长牙,黑红色的气息带着巨大的压迫感,酒德麻衣根本无法靠近他,更别提阻止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头忽然剧痛起来,某个声音穿透层层船舱,再透过她的头盖骨传进她的脑海里,那是某个女孩的声音,用酒德麻衣听不懂的语言,愤怒地吼着什么,单调、重复、高亢,甚至凄厉。    芬格尔显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惊讶地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似乎是仓库那边,那边集中了很多的船员,所以酒德麻衣和芬格尔一直没靠近过而是躲得远远的。    人声怎么可能能从那么远的地方传过来?好像整艘船都在那个愤怒的声音里微微颤抖,芬格尔和酒德麻衣都生出要捂住耳朵的念头。    巨蛇们显而易见地流露出了恐惧,芬格尔带着那么强大的气息接近它们的时候,它们没有恐惧,但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它们整齐地扭头看向某个方向。    一群蛇整齐地扭头看向同一个方向,这景象既诡异又可笑。    几秒钟之后,它们争先恐后地从通道中撤离出去,作鸟兽散。    酒德麻衣和芬格尔对视一眼,追着蛇群来到甲板上,只看到暗青色的蛇尾潜入海下,冰层的缝隙间海水翻波,很快也就恢复了平静。    这条船在不久之前已经成了巨蛇们的巢穴,但当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它们竟然立刻放弃了这个到手的巢穴和巢穴中的猎物。之前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幻觉,白茫茫的世界,冰风暴还在继续,巨舰漂浮在冰海之间。

《龙族afterward》

...........

两个老对手依然如此沉默,性格使然,即使是同学两人之间说的话也不多,全凭一个眼神搞定。    “你是楚子航吗?”零的语气冰冷无比。    “不是。”对方的回答也如此干脆利落。    两人又陷入沉默。    “你是怎样发现破绽的?”那个楚子航问。    “一开始。”    “一开始?”    “是。”    “哪里?”    “眼睛。”    “黄金瞳?”    “是。”零端详着这个几乎与真人版楚子航一模一样的盗版楚子航,风撩起了他的长发,露出那双惊悚的黄金瞳,“你的黄金瞳太亮了,这很假。”    “可能。并不是我安排的。”    “你是谁?”    “无可奉告。”    “那真的楚子航在哪?”    “YAMAL号。”    “他为什么会在那里?”零感到一丝诡异,据她刚刚得知,YAMAL号失踪了,所以说楚子航也一并失踪了?    “觉醒了。有人想搞掉他。”楚子航回答。    “你会骗我吗?”零还是沉默。    “不会,设定中的我不会。”    “那你会君焰吗?走廊的那些衣服是你烧的?”零问。    “会,你想开始吗?”楚子航说完,低沉的吟诵开始,节奏开始越来越快,到最后演化成高亢的歌颂。    言灵·君焰。    “好,言灵·君焰。”零淡淡地说。        片刻之后,芬格尔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个方向升起了一坨小蘑菇云,“龙王来了吗?他奶奶的,我还在那里藏了箱热狗!”

.............

微信改版之后记得设为星标哦\(≧▽≦)/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