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活着——北新桥前的自述(上)

2019-01-02 07:15:24
TAG:

我是一条龙。

级别不是很高,法力不是很强(否则早就在天庭位列仙班或者分封领海为王了)。修仙的有散仙,我就算散龙吧。

活了多少年?记不清了。

从哪来到哪去?记不清了。

反正就是浑浑噩噩在天地之间生存,在燕山以南这片地方待着。

刚来这里住的时候,还没有人族的痕迹。后来逐渐有人类进入,逐渐有了城市、乡镇、兵营。又看到人类开始在山上修筑长长的墙,他们管这玩意叫“长城”。说是为了抵挡山北边来的外族敌人,这一修就是成百上千年,战争一打也绵延了成百上千年。

人口越来越多,城市也越来越大。我老待的这块地方风水最好,就逐渐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大都市,现在人类叫它“北京”。

早先,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玩得最好的有两条龙,都是龙王的儿子。

其中一个就住在北京东边几百里外的海里。

三千多年前,有一个小孩到海边洗澡。洗就洗呗,谁知这熊孩子是个仙体,随身带有宝物。拿个红绸子在水里一搅和,就引发了海底巨震。我朋友赶紧带部下出水查看,就喝止那孩子。

小孩是个官二代,师父也挺厉害,背景强大,所以也挺横。一来二去双方动手,我那朋友战败被杀,还被那孩子抽了龙筋。

这就太过分了,对龙族来说是奇耻大辱啊。

按理说,我朋友是依法维护社会治安,师出有名,却被违法者杀害,官司打到哪儿对方也绝对是死罪并立即执行的。可那孩子的师父耍了个花活:表面上让他自杀谢罪,实际上保住魂魄,立刻施法以莲花为体重生。不但活了,修仙等级还提高了不少。然后安排他参加人间战争,立了功洗了白,最后居然被封神,进入天庭当官了。

我那朋友真真死得冤啊,他只不过是要阻止一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而已。

一千多年前,另一个朋友也出事了。

原本是老婆不守妇道导致了家庭危机。这本来没什么,老婆不上道,休掉就是了。但这小子是个情种,老想挽回,以至于陷入情感纠纷出不来。

终于,一次激烈争吵之后,家庭的负面情绪影响到了事业:他把玉帝赏赐之物给毁坏了。

这性质就变了。

可他的运气也不错。先有家长求情,免了死罪。后有观音菩萨给他找个活干,让他下到凡间变成白马,驮着一个和尚出国搞文化交流。一来一去十多年,圆满完成任务。佛祖论功行赏,虽然不如师父和师兄赏赐高,但也被晋升到了天龙级别,算是因祸得福。

升天后,他基本上就和大师兄二师兄一起玩。我和他地位相差悬殊,见面都困难,自然也就疏远了。

玩伴一个个离开,只剩我独来独往。

活得时间越长,日子就越孤独。

我在龙族里,算是心理发育缓慢,比较幼稚比较没心没肺的那种。没朋友和我玩,我就自己玩。平常上天入地、游山戏水、纵横翱翔。有时我也化成人形在人间进进出出,体验一种不一样的生活。

有时玩脱了,控制不住法力,难免对人类造成影响。比如一个没弄好就会引发地震、洪水、山崩地裂等现象。一开始人口少还好,后来人口越来越多,就会房倒屋塌闹出人命。

于是麻烦就上门了。

六百年前的某天,我正在北京的集市里闲逛。有一个和蔼的中年人找到我,他自称叫刘伯温,还直接点破了我的身份。我挺吃惊:以我的法力,化成人形没毛病啊,他怎么看出来的?

刘伯温人如其名,很温和。他告诉我改朝换代了,现在朝廷的国号是大明,他就是明朝皇帝手下的官。北京城马上要大大修整一番做为国都。但是因为我老在这个地区折腾,影响到人类生活,皇帝陛下很担心都城的稳定。所以他来见我,希望我可以远远离开,去人迹罕至的地方。

那时也是有点狂妄,觉得高贵的龙族怎么能向凡人低头呢?再说了,这地方是我最早来的,凡事讲个先来后到嘛,要走也应该你们人类走。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他能在茫茫人海一下就找到我,能是普通人类吗?可当时我就是思维简单,还跟他耍横,说就不走爱咋咋地。

刘伯温就翻脸了,不知用什么方法一下把我拿住,我的法力完全施展不出来。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天上下凡的神仙,专门帮明朝皇帝打天下的。老天安排的最大嘛,我一个混在凡间毫无根基的小长虫跟他叫板岂不是作死?

刘伯温把我擒住后,倒也没杀我。说我毕竟是龙身,又没犯死罪。当然,也不能放,他就给我找了个监狱。

北京城东北角有一个叫北新桥的地方,那里有一口井,井下很深,井水直通几百里之外的大海,俗称“海眼”。

刘伯温就用锁链把我拴在井底深处并在锁链上施了符咒。在北新桥的地面上,利用地形和他修建的各种胡同、四合院等建筑物布下了阵法设下禁制,把我永远镇在了地下。

技不如人,只好认命。我也知道刘伯温的凡人身体撑不了多久就会死亡,他得回天庭复命,而后人类的事就不能管了。时间是最好的消磨利器,他即便安排了继承者,普通人类也会逐渐丧失对这口井的警惕。再往后,这件事也只会变成人们口口相传的一个故事罢了。

虽然身体被禁锢,但神识法力还是残存一些的。我在漫长的岁月里,在黑暗的井下一点点积攒力量,以待时日。

终于,在两百年后,等到了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