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来随便聊聊老贼的--《龙族》

2019-01-07 05:24:47
TAG:龙族

〣君曰:“所杀几何?”

曰:“六十万”

“伤稼乎?”

曰:“八百里”

“无情郎安在?”

曰:“食之矣”

我很喜欢英雄

老贼算不上英雄,

但他笔下的人物大抵都可以算的上

从无天无地之所临死也要拖着几个死侍一跃而下的樱是英雄

身着“十二单”在大火焚烧朱红楼阁喝下最后一支紫色药剂的樱井小暮也是英雄

老贼笔下的人物都充斥着一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少年野性

不喜欢的东西,斩掉就好了

所以你一路不停地斩杀斩杀斩杀

要么战要么死

只为突破命运的樊笼

老贼说:

命运这种东西,生来就是要被踏于足下的

如果你还未有力量反抗他,只需怀着勇气等待

坦白说自己算是个蛮怪的人

既长情又容易厌倦

看过的书听过的歌很难再听第二遍

再加上又是个金鱼脑子

特别容易忘记

但江南老贼的《龙族》真的是例外

只要没事的时候

我总想把它抽出来再看一遍

每次看就感觉早已被日复一日的生活磨平了的棱角又鲜明了起来

血管里凝固的血似乎又有了要重新流动的迹象

自己仍是那豪情万丈的少年

随时有劲去闯一闯去和命运斗一斗

我永远记得65岁的犬山贺带着所有年少时的愤怒,挥舞着鬼丸国纲朝昂热冲去

灵魂深处的18岁少年发出怒狮般的咆哮

离鞘的斩鬼之剑超越了音速撕裂着空气

史上从无那么快的刀,也从无那么诗意的杀机,

寂寞的足以斩断时光

居合极意!

但是这几近无懈可击的居合剑一次次被击溃

“太慢!太慢!太慢!”昂热大吼

“只是这样而已么?只是这样而已么?”

真屈辱啊....

血花如荻花被吹散

微雨飘落,打在斑驳的红绸上,

灰尘中昂热盘膝而坐,

把犬山贺的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

四面八方都是弹痕

这才是极速啊,犬山贺轻声地说,:

我什么都没看见,只觉得看见了星辰

“老师说的道理,我现在懂了”

这是犬山贺一生中的最后一句话

我永远记得宫本志雄这个疯子,

看着最后的岩壁破裂,高墙般的红水把自己吞没的那一刻,

他居然欢呼雀跃

真没想到那个戴着眼镜的文弱青年也有那么张狂的一面

面对死亡就像悍匪面对刽子手的屠刀

放声狂笑

我永远记得浑身是血的风魔小太郎,

狰狞地高举着一个燃烧的汽油桶冲向风间琉璃

把手中点燃的打火机扔进汽油桶里

但风间琉璃随手扯过一个铁架子

把他和汽油桶一起砸出天台

坠入水中

我永远记得上衫越手握双刀,在空中画出了一轮黑色的太阳

那是史诗般的一幕

缓缓流淌的银河忽然加速了,尸守群在银河中载沉载浮,

银色的大浪翻卷,浪花落回海面的时候溅出无数的光点,

空气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磨牙声,那是成千上万的鬼齿龙蝰聚集在一起磨牙。

上杉越像是一块坚硬的礁石,面对狂潮巍然不动。

黑日正把数百吨的海水牵引过来,再化作暴雨洒向他的身后,

他双目低垂,

平静得像是圣徒或者芾着圆光的佛陀。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句话里的大义凌然和视死如归的气势

从初见到如今仍令我震撼

每当我要做什么决定时

我就会想到这句话

这段场景也总是会出现在我脑海中

银河激浪和上杉越正面冲击,唐样大刀风车般轮转,

二天一流·二天晒日。

上杉越用了跟昂热一样的刀术,双刀在海水中打起的水花冲天而起,

每一片水花中都是银蓝色的微光。鬼齿龙蝰的血液也是银蓝色的,

染血的双刀化为蓝色的光轮。

无与伦比的快刀和无与伦比的霸道,

数以千计的鬼齿龙蝰在刀刃上分断,混在龙蝰中进攻的尸守就像是掉进了绞肉机。

鬼齿龙蝰那足能咬碎钢铁的牙齿在上杉越这里全然无用,

因为它们根本无法靠近上杉越身边,即使它们侥幸地闪过了上杉越的快刀,

也会在触及黑日的瞬间忽然燃烧起来,

通红的鱼骨在空气中闪动了几秒钟后,化为雪白的灰烬。

海水竟然被斩开了!不愧为世上最强的混血种,

上杉越紧靠着快速的挥刀就能把面前的所有海水都清空,

新涌进来的海水又会被黑日抽走和蒸发,

最后上杉越身边长刀所及的区域中竟然是没有水的,

一切东西进入了这个圈子之后都被汽化或者粉化,

鬼齿龙蝰们细小的鳞片化为银蓝色的烟雾包围了他。

双刀砍烂之后上杉越就随手更换,

他面前的刀越来越少,但是那条浩荡的银河终于快到头了。“天呐!他能做到!他能杀出来!”恺撒惊呼。

他本以为上杉越必死无疑,

可眼看着上杉越就要杀出那条致命的银河!

开始的时候上杉越仍然是暴力用刀,

越到后来他的力量越圆融,挥刀的动作也越轻柔,

像是心无挂碍的稚子在青空之下玩耍,随意地挥舞双臂,与和风融为一体。

他的刀术也不再拘泥于二天一流,

各种古流刀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他手中,

镜心明智流的“逆卷刃流”、神道无念流的“心眼喝咄”、

柳生新陰流的“无刀取”、古示现流的“狮子示现”……

蛇岐八家将全日本的刀术名家邀请来当他的老师,

想把他改造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日本人,

所以他通晓几乎所有的日本刀精髓,但艺成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他随心所欲地驾驭所有武术,

不用思考自然就有刀光剑影在脑海中浮现,

他只需临摹就好。

上杉越放声大笑,笑声压过了滔天巨浪。

日本刀中所谓的终末奥义,以刀通神的自我修养。

他拔起最后两柄唐样大刀,踏水上前!

他已经不满足于充当一块阻挡龙蝰潮的礁石了,他开始了反攻。

海水已经被鬼齿龙蝰的血染成了银蓝色,

他像是一位冲锋陷阵的猛将那样踏水前行,

身后留下狂风暴雨和破碎的银蓝色浪花。

没有龙蝰能近他的身,

他是狮子是猛虎,是金刚是修罗。

他纵声狂笑意气风发,

俨然回到了高踞宝座之上指挥日本黑道几十万凶徒的年代。

恺撒和楚子航已经架着昂热登上了直升机,

精炼硫磺炸弹的倒计时已经开始,

随时火焰都会混杂着致命的精炼硫磺粉末席卷这座岛。

恺撒接过机载机槍,用火为压制试图跳上来的尸守,

直升机在狂风中巨震,但还是不敢解开钩在塔吊上的稳定索,

在这种风速下解开稳定索它就会被风带离海萤人工岛,再也回不来。

“等一等再起飞!等一等!”昂热嘶声吼叫,

他还存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希望上杉越能够杀出重围,在最后一刻跳上直升机。

可是猛地回首,他才发现上杉越的背影已经很小了,

他杀得性起,踏着银河越走越远。

可潮声吞没了他的吼叫,上杉越一往无前,

还唱起了昂热他们都听不懂的和歌,歌声穿云裂石。

昂热想起这首和歌了。“人生五十载,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这是战国枭雄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决战前唱诵的诗歌,本应是他的辞世诗。

上杉越忽然止步,将伤痕累累的唐样大刀浸入了海水中,仰望天空,

龙蝰群和尸守群围着他游动,银蓝色的光辉照亮了他全身。

昂热看清了,密密麻麻的龙蝰钉在上杉越的背上,文身早已不复存在,

龙蝰们疯狂地摆动着尾巴,撕咬他的身体,要钻进他的身体里去吞噬内脏。

黑日最大的缺陷就在后背,

没有了昂热防守这个后背处的觖陷,上杉越终究不免腹背受敌。

谁也不知道这个老人是怎样克服那剧烈的痛苦斩杀到现在,

也许是靠他高贵的血统,也许是靠他黑道霸主的斗志,

也许只是因为信主的虔诚。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隔得远远的,上杉越扭头看着昂热。

《新约·提摩太后书》第四章第八节。

这个场景不管看多少遍

我都会难以自抑

龙族是一部很奇妙的作品

你每次重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但有一点就是不得不佩服江南这个老贼

如果此时手里有根细烟

或许应该靠在墙上淡淡地吐出烟圈

眼神迷离又不乏神情地说一句:

“不愧是老娘看上的男人”

骄傲那么一小会

可惜我既没有烟也没有酒

也没有听众

老贼厉害也不是我自己厉害

你陪了我多少年,一路上花开花落,起起跌跌

只想当个小小读者

盼着老贼能再来个改头换面,

让我们燃个一把

又想到曾经有个人怼老贼说:

他就是个写书的,懂个屁龙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还没看5了

悄悄说一句如果你喜欢诺诺

我们我们就——

感谢88!

我这朵快要枯萎的小花花吧

纳米的小天地

欢迎大锅们来找小纳米唠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