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2·悼亡者之瞳 守夜人 Night Watch(2)

2019-01-19 22:45:12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2-悼亡者之瞳

小葉|小说绘

“买下六旗游乐园,我需要分析那片废墟。”许久,弗罗斯特竖起一根手指,下令。  “已经在谈判中了,以我们的出价,对方很难拒绝。”帕西微微躬身,淡金色的额发垂下来遮挡了半张脸。  “龙王苏醒?这个结论很惊人,有几成把握?”  “终身教授中有让·格鲁斯和布莱尔·比特纳,力学界的顶尖专家和数学界的所罗门王。他们都认为如此精密控制应力的手法不可能出自人类,只能是某种言灵,而且是四大君主级别才能驱使的高阶言灵。”帕西说,“掌握纯粹力量的君主,是大地与山之王。”  “有意思,”弗罗斯特冷冷地说,“其实相比起来,我对于火车南站的事件更有兴趣。”  “您的意思是?”  “假设真的是龙王,以他那种尊贵而暴虐的生物,没有直接进攻,却只是发动了两次暗杀式的袭击,说明他的力量还未完全恢复。昂热从青铜与火之王那里得到了一个重要结论,从埋骨地中苏醒后,龙王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这段时间里他们就像是初生的脆弱婴儿,当然,跟人类比已经是强绝的君主了。那么,我们初生的龙王婴儿为什么要急于出击呢?他会把有限的力量优先用在哪里呢?”弗罗斯特悠悠地问。  帕西沉吟了片刻,“应该是有他不得不优先消灭的对手。”  “对,他迫不得已。这么说来他在六旗游乐园偷袭昂热发起攻击毫不奇怪,昂热是所有龙王都会警惕的对手,那么为什么他会攻击火车南站呢?”弗罗斯特在一张纸上写下两串名字递给帕西,“昂热不是龙王的真正目标,他的真正目标是这两份名单里重复出现的人。”  帕西看了一眼,第一份名单是“雷蒙德、楚子航、路明非”,第二份名单则是“昂热、楚子航、路明非、夏弥”。  “楚子航和路明非?”帕西说。  “把路明非也划掉,他的目标是楚子航。”弗罗斯特说。  “明白。”帕西对于弗罗斯特的决断风格很习惯了,弗罗斯特往往靠着直觉一击中的。  “楚子航身上有些事情无法解释,需要把他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从那份来自中国的资料分析,他有过一些跟龙族有关的神秘体验,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  “明白!”秘书顿了顿,“还有一件事,那个叫唐威的猎人,我们就这样不管他了么?他好像已经订了机票逃往越南。”  “他只是一枚棋子,无足轻重的棋子,根本不知道幕后的事情,雇佣他的人通过‘猎人市场’把自己的身份隐藏了起来。我们对‘猎人市场’倒是有兴趣的,但它的技术很特别,它甚至没有固定的服务器,你可以说它在全世界的互联网上不停地流动……像个幽灵。在我们腾出手来之前,暂且对它观望吧。”弗罗斯特揉了揉太阳穴,“我有点累了,我想我们需要一位新的校长了。”  帕西一惊,“您的意思是?”  弗罗斯特缓缓抬起眼睛,“昂热认为我们没有人选来替代他。是的,在整个秘党中要找到能替代昂热的人都是不可能的。但这不代表他不会被撤掉,如果一个执行官足够优秀,你可以允许他有点不听话。但是不听话到快要超出我们的控制时,他就失去了价值,是时候让卡塞尔学院变成校董会管理的机构了。楚子航那种不稳定的血统,会是弹劾昂热最好的证据,我们能争取到绝大多数校董的支持。”  “明白。”帕西轻声说,“我会立刻着手安排。”  “去吧。”弗罗斯特挥挥手。  帕西退到门口。弗罗斯特忽然皱眉,“等一等,你今天一直没有抬头看我,为什么?”  帕西犹豫了一瞬间,默默地掀起金色丝绸般的额发。他的双瞳暴露出来,一只冰蓝,一只暗金,无论这两种颜色分别看有多美,但在一张脸上出现却令人触目惊心,仿佛看到了恶鬼。  弗罗斯特避开了帕西的视线,“吃药了么?”  “吃药没有用,只不过感觉舒服一点。”  “还是吃点药,命不长的人,尤其要对自己好一点。”弗罗斯特的声音温和了许多,带着长者般的关怀。  “谢谢。”帕西转身离去。  楚子航睁开眼睛,眼前的银色托盘里是一只完好的梨,一只苍老而消瘦的手拎起梨梗,一圈圈梨皮带着美好的弧线娓娓坠落,削好的梨递到他手里。  “校长?”楚子航吃了一惊。  病房里静悄悄的,每天穿梭来往的医生护士都消失了,昂热坐在床前,用手帕缓缓擦去折刀上的梨汁,而后收起,塞进衬衣袖子里的皮鞘中。  “掌握这种技巧有多久了?”昂热低声问,直视楚子航的眼睛,“别试图隐瞒,我就是狮心会创立时期的成员,我知道你使用的那种技巧。你在过山车轨道上显示出‘龙化’的迹象,一般混血种绝对做不到,凭自我意志把血统高度纯化,倍增言灵之力,领域极度扩张,甚至体表出现龙类的特征!”  “两年。”楚子航说。  “就是说在你成为狮心会会长之后不久,你就掌握了这种技巧。”昂热点点头,起身在病房中踱步,“你是从狮心会的原始档案里总结出这种技巧的吧?”  “是。”  “匪夷所思,”昂热叹了口气,“狮心会的秘密资料是从创立开始积攒下来的,那时候甚至还没有图书馆,因此某些资料在图书馆里是找不到的。但那也是不完整的,作为创始会员,我取走了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关于‘爆血’的部分。而你居然从蛛丝马迹中重现了这种禁忌的技术。很了不起,必须承认。但你明白我为什么要取走那些资料么?”  “‘爆血’会让人产生很强的攻击性,也就是‘杀戮意志’。”  “是,所谓‘杀戮意志’,是龙族特有的精神力量。从生物学上说就像是野兽会因为血的气味而兴奋,这是基因决定的,称为‘嗜血基因’。而龙族在愤怒状态下会有攻击一切目标的冲动,爆血之后,混血种的杀戮意志也会提升,温和的人可能变得如野兽般残忍。但这还不是‘爆血’技术成为禁忌的原因。”  楚子航点头,“我在听。”  昂热沉默良久,“其实学院的课程设置里,关于混血种的由来,被刻意地忽略了。有些事情太过肮脏,我们不愿意讲述,有些事情接近禁区,我们不敢公布。但是对你,大概可以说了,你已经踏进了禁区。”他幽幽地叹了口气,“其实世界上本不该有混血种存在。龙族不屑于和人类混血,就像是人类和其他灵长类没有混血一样,因为不可能有人愿意和大猩猩尝试生育后代,即便在试管中培养胚胎,也会挑战道德的禁区。但混血种确实出现了,我们是被强行制造的……源于人类的贪婪。”  “因为一场特殊的变故,人类杀死了黑王,从龙族手中夺取了世界。这时他们本该把龙族彻底埋葬,以免遭到复仇。但有些人不舍得毁灭龙族。龙是太过强大和美丽的生物,掌握着‘炼金’和‘言灵’两种技术,人类觊觎这些力量,不断地研究仅存的龙类,以进贡于神的名义,令人类的女性和龙类生育混血的后代,从而缔造了所谓的‘混血种’。那是残酷而野蛮的仪式,”昂热轻声说,“被进贡于龙类的女性很难活到孩子降生后,因为她们的躯体太脆弱,但孕育的孩子又太强大,她们在铁栏构成的囚笼里,在漆黑的地牢里,或者被捆在石刻祭坛上,痛苦地挣扎,浑身鲜血,无法完成分娩。最终,作为容器的母体会被里面的子体突破。温顺的后代被加以培养,危险的后代被刺进笼子的长矛杀死,然后一代代继续混血,直到血统稳定。这就是混血种肮脏的历史。”  楚子航微微闭上眼睛,似乎能看见深色的石壁上溅满更深的血色,灯火飘摇,女人的哀号和怪物的嘶吼回荡在地窖深处,太古的祭司高唱着圣歌。  这段历史果真肮脏得叫人作呕。  “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概念,就是所谓‘混血种’,人类血统的比例必须超过龙类血统的比例,反之就是异类。通常,龙类血统的比例越高,血统优势越明显,但是一旦突破了某个极限,那个极限我们称之为‘临界血限’,一切就全变了。龙类基因强大到能够修改其他种族的基因,突破临界血限的混血种,他的人类基因会被强行修改为龙类基因,他将完成‘进化’。”昂热说。  “进化?”楚子航问。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