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吴姓第二集

2019-01-22 20:21:46

1. 偏殿门口 夜 外

仲庸、季历走下偏殿前高高的台阶。

仲庸停下,若有所思的对季历说。

仲雍:时日不早,父侯留下大哥能说什么?季历:应该不是简儿的事,大哥这次从梅里回来不久,父侯应该是问梅里一事吧?仲雍(皱眉):荒蛮之地,当初大哥请缨要去,我就不解。西岐今年五谷丰登,致力西岐有何不可?

季历:大哥的想法,向来不是我们能揣度的了的。

仲雍(回头看大殿):我有时候常在想,大哥到底要什么?他好像追求的从来不是那些具体的实物。

2. 偏殿 夜 内

泰伯站于原地。

姬亶:你自回来后,我便一直没机会问你。梅里可算平稳?

泰伯:儿子跋山涉水,千里迢迢奔赴于此,发现那里的确如父侯之前所讲,难民满地,寸草不生。但想到那是母亲出生之地,儿子就不能不弃之不顾。儿子力微,只是将母亲曾经旧址处发展的平稳安定,也开始收获粮食,百姓有口粮吃。

姬亶:已经不错了,当日你母亲离世时,单单只把你叫到床头吩咐于此,仲雍和季历恐怕一直不解吧。

泰伯:恢复梅里昌盛乃长久艰难之事,若能不让弟弟们受累,儿子自然能自己做多少就做多少。

姬亶:难得你这片孝心和做大哥的表率。

泰伯:儿子只做了万分之一,未来的路还长着,还望父侯允准,待西岐无大事后,儿子再度返回梅里。

姬亶(喝了口酒):此事暂按不表,有件事我倒想问问你。

泰伯:父侯请讲。

姬亶(犹豫):你对祖宗的规矩怎么看?

泰伯:不知父侯问的是何规矩?

姬亶(起身,随意挥了挥手):都可。

泰伯:虽不知父侯问的是何规矩,但既然是祖宗所立下,必有其践行的必要,但儿子认为,万事不可绝对,心胸宽广之人当应立足现下,考虑世事,不可框于规矩。

姬亶:你能有如此想法,倒是让为父很是讶异。(仔细打量泰伯)为父之前对你的了解不够啊。

泰伯(行礼):儿子也是一时之言,若父侯遇上问题,还是应根据具体事情来判断。

姬亶点头,沉思。

3. 偏殿门口 夜 外

泰伯刚走下台阶,仲庸一步上前抓住。

泰伯(吓了一跳)二弟,你怎么还在这?

仲庸示意他小声,拉着泰伯走至僻静处。

仲庸:三弟我先让他回去了,我怕父侯责难你,不放心,便在此等候你。

泰伯和仲雍一起往外走。

泰伯:没什么大事,谈了谈梅里之事。

仲雍:那就好,不过,你真的要回梅里吗?泰伯(轻轻点头):那里有未竟之事,还需要我,我自然要去。待这边稳定,不需要我了,我就去。

仲雍(拉住他,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泰伯):怎么会不需要你?你是太子,西岐需要你,父侯需要你,兄弟们也都需要你。

泰伯(笑了):仲雍,你干嘛突然这么严肃,我又不是呆在那不回来,等梅里兴盛了,我自然就回来了。

仲雍(慢慢松开泰伯):我一直摸不透大哥到底在想什么,堂堂太子,跑到荒蛮之地,一呆就是一年,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叹气)可能我境界不够,无法体会大哥。

泰伯:仲雍,你只要记住,这一切都是我选择的,而且我不后悔。

仲雍看着泰伯坚定的面容,沉默许久。

仲雍:戎、狄对西岐虎视眈眈,今年收成如此之好,怕是又免不了一场恶战。你还是先考虑战事的好。

仲雍离开,泰伯看着仲雍离去身影,叹气。

4. 偏殿 夜 内

姬亶歪在兽皮褥子上。

祝遂:侯爷,别烦恼了,您看三位公子,皆贤而有德,此乃祖宗福佑。

姬亶(闭目):伯儿敏锐,却优柔寡断,庸儿随和,却志不在朝,历儿严谨,却灵活不足,虽贤而有德,皆非治国可用。孙辈中,唯有昌儿倒是个治国的苗子,却偏又生在季历之家,照祖宗规矩,断无继位之望,昌儿纵有治国天才,也是枉然。让我如何不哀叹。

祝遂:侯爷,凡事都有两面,泰伯虽智谋上略缺一筹,但有您教导,也未尝不是成大业之才。

姬亶:他一心想着梅里,若有半点想要统领西岐之念,刚才也不至于只字不提。

祝遂(踌躇):微臣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姬亶:说!

祝遂:祖宗规矩乃固国之本,万不能破,不过,君侯无子可传弟,也是祖宗的规矩。泰伯无子,将来定会传位仲庸,侯爷可下旨意,使仲庸遵照前例,传位于季历,季历再传姬昌,岂不完满?

姬亶:老天能如我们所愿,自然甚好,只是他们三个年纪相差无几,只怕……(沉吟)好了,不说这些烦心的事了,(手捂胸口)祝遂,我突然觉得心口疼,你去召医师过来。

祝遂:侯爷,身体要紧啊。

5. 花园 日 外

姬昌、姬简骑在两个奴仆身上,正在玩儿打仗的游戏。

几个小随从站在旁边,不断加油叫好。

泰伯、仲雍、季历三兄弟皆一身戎装走过来,边走边争论着什么。

众人忙毕恭毕敬地站住,行礼。

泰伯(摸摸姬昌的头,拍拍姬简的肩膀,笑眯眯地):你们在玩儿什么呀?

仲雍:小孩子就喜欢玩打仗,别理他们了。

奴仆忙拉着姬昌、姬简走开,继续刚才的游戏。

泰伯三人离开。

姬简嘴里喊着打打杀杀,继续刚才游戏,姬昌看着泰伯他们离开的身影,一直神不守舍,姬简一个刀砍式动作,姬昌顺势倒下。

姬昌:这局我输了。

姬昌从奴仆身上跳下,顺着泰伯离去的身影追了上去。

6. 正殿一侧 日 外

泰伯三人激烈地争论。

姬昌躲在一棵树后偷听。

季历:兵书上是这样写的,我们照着兵书上的来,总不会错。

仲雍:三弟,字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总要根据实际情况吧。

泰伯:二弟说得不错,可现在我们没办法拿出一个具体可行之法。

季历:兵书上说三十人为一伍,十人拿盾为第一行,十人持箭为第二行,再十人持箭为第三行,二退三进,三退二进,循环往复,有何不好?

仲雍:三弟你可知晓,戎、狄皆为骑兵,眨眼即到跟前,还容弓箭手进退?

泰伯:没错,此种阵法只适于远程战,戎、狄近些年也研究我们的布阵,去年我们就吃了他们的亏。

季历:那你们说怎么办?

仲雍:依我说,第一行兵甲每人再配钩刀一把,专钩马腿,马倒人翻,后面兵甲每人再配一把腰刀,专斩杀落地兵士。

泰伯:好是好,只是此法过于残忍。

仲雍:大哥,事态紧急,战场上本就千钧一发,若不是敌方血肉模糊,便是我方粉身碎骨,不可手软。

泰伯:我对用兵一事终是欠缺了些,这样,禀报父侯之后,再做定夺。

季历:父侯没在校练场,不知实情,我怕判断不准。

仲雍:而且现在父侯身体欠安,能不劳烦他便不劳烦的好。

泰伯:我们如能训练一支强悍的骑兵就好了。

季历:是啊,我们要能有一支骑兵,就能把戎、狄打得落花流水心惊胆寒,再不敢来犯我西岐。

泰伯:关键是马匹,我们不正在养马……

三人踏上正殿台阶,进了正殿。

姬昌眼珠一转,随后跑开。

7. 书房 夜 内

一排一排的书架上,堆满了一卷一卷的竹简。

姬昌跪坐在矮几后,正在仔细看一卷竹简,身旁的地上到处都是散开的竹简。

光线越来越暗,奴仆赶紧点上新的蜡烛。

灯光下,站在身后的奴仆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奴仆:公子,夜色已晚,明日再看吧。

姬昌(头也不抬):你瞌睡了,就在旁边睡一会儿吧。

奴仆(努力睁大眼):公子不睡,奴才怎敢睡呢。

8. 书房门口 夜 外

泰伯身后跟着几个侍卫巡夜到书房外,看见书房内亮着光,径直走过来。

9. 书房 夜 内

泰伯推门进来,书房内的烛火被夜风吹得差点灭了。

奴仆赶紧用手拢住蜡烛。

姬昌抬起头,看见泰伯,赶紧站起施礼。

姬昌:叔伯。

泰伯(弯腰拿起矮几上的竹简):骑兵要术,昌儿大晚上不睡觉,在研究兵法?

姬昌(不好意思):昌儿只是随便看看。叔伯,为什么我们不能训练一支强悍的骑兵?

泰伯:西岐一定会训练一支强悍的骑兵,但不能急。

姬昌:为什么?

泰伯:我们需要像戎、狄骑兵一样剽悍的战马。这样的战马,却不易得。

姬昌:怎么才能得到呢?

泰伯:这个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叔伯再告诉你。好了,今日太晚了,回去吧,免得你母亲担心。

姬昌(看看竹简,有点恋恋不舍):好吧。(对奴仆)把这些都给我收好了,别放乱了。

泰伯笑着看着姬昌。

姬昌施礼告退。

泰伯从洞开的房门望着姬昌渐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每日持续更新,关注倾听赢姓氏大礼包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播出时间

●1月6日~4月14日

河南卫视每周日21:00

星光剧场播出两集

●3月25日~4月8日

郑州电视台一套每日20:05

黄金剧场两集连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