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吴姓第六集

2019-01-26 20:34:08
TAG:季历

1. 寝殿 日 外

泰伯、仲庸对着寝殿正门重重磕了三个头。

泰伯望着寝殿门看了许久,终是转身。

祝遂打开殿门,疾步走下台阶,跪倒在地。

祝遂:公子留步!

泰伯回头。

祝遂:我已让孙儿祝宜生在外等候,他还有些本事,可保两位公子及内眷一路平安。

泰伯、仲庸:多谢大人。

季历走过来。

季历:两位兄长要去哪儿?

泰伯:我和二弟出使赤狄,半路得见一位得道的高人,很会炼制仙丹妙药,我们要去为父侯讨要些回来。

季历:在哪儿?我去就好。两位兄长刚回来,怎能再去奔波?

仲庸:你又不知高人在哪里,去也无益,不如在家替我们照看父侯,我们快去快回。

季历(狐疑看着两人):怎么昨日没听你们说起过高人?莫不是你们有什么别的事瞒着我吧?

泰伯(上前拍了拍季历的肩):昨日匆忙,就忘了提及。父侯有病在身,我们能瞒你什么。

祝遂:三公子,他们是熟路,能快去快回,侯爷的身子可耽误不得。

季历(将信将疑):那就有劳兄长了,但务必要让侍卫随时报告情况。

泰伯点头。

泰伯、仲庸互看后,转身往外走。

季历(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心中大痛,颤声叫):兄长!

泰伯、仲庸猛然住脚。

季历走过来,眼中有泪。

季历:不知为何,总心有不安,似要和兄长永别一样。

泰伯、仲庸再也忍不住,泪猛然迸出。

泰伯上前抱住季历,仲雍也上前,三人抱作一起。

季历(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你看我,怎么突然婆婆妈妈起来。让兄长笑话了。一路小心。

季历目送两人离去身影。

2. 寝殿 日 内

姬亶睁开眼睛,看到季历和祝遂。

姬亶:伯儿、庸儿呢?

祝遂:两位公子曾路遇一得道高人,会炼制灵丹妙药,他们去为侯爷寻药了。

姬亶:寻药?

季历:是。

姬亶了然,缓缓闭上眼睛,不停地咳嗽,吐出一口鲜血。

季历(含泪):父侯,您不要说话了,两位兄长很快就会回来,您很快就会没事了。

两行泪从姬亶紧闭的眼中流出。

姬亶(微弱而凄然):他们不会回来了。

季历(睁大眼睛,颤抖着):父侯你说什么?

3. 宫 黄昏 外

万木萧瑟,落叶遍地。

宫人:侯爷崩了——

4. 大道 日 外

祝宜生头带斗笠,驾驶一辆带篷的马车走在前面,泰伯、仲庸一身布衣,背着简单的行囊,跟在车后,大步朝前走去。

突然两人像听到什么一样,猛然回头。泰伯怔怔的望着来时的路,两行泪流下。

仲雍不明所以,扯了扯泰伯衣袖,泰伯抹了抹泪转身继续向前走。

5. 宫殿 夜 内

众人皆一身缟素,群臣跪在季历面前。

祝遂:公子,请主丧。

季历:不!你们就是跪上一天,历也难以从命。大哥呢?大哥不是去找药了吗,有消息吗?(抓住旁边侍卫不停摇晃,整个人癫狂)

群臣:公子,请以社稷为重。

季历: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季历突然转身从侍卫腰间拔出长剑,横在颈上。

群臣(惊骇):公子——

祝遂(老泪横流):公子,万万不可啊——

季历(怒吼):把大哥找回来,我再说一遍。

季历将剑又往脖颈处移了一下,只见血滴渗出。

季历恍若未见,怒目而视,看着跪下的大臣们。

6. 小店门口 黄昏 外

荒野小店前撑着草棚,棚下铺了几张草席,泰伯和仲雍跪坐草席上,祝宜生站在其身后。

泰伯:内眷都安排好了?

祝宜生:是,只是客店太小,只有两间上房。

泰伯:现今我们都是普通人,什么房都可。

祝宜生:是,客房还算干净。

泰伯:那就好。

店家端饭出来,放在面前。

仲雍:店家,此地离西岐边境,还有多远?

店家(笑,朝前一指):客官,前面不远就是西岐边境了。

仲雍(端起饭碗,颤声):大哥,请用饭。

泰伯(接过,落泪):自明日始,再不得食西岐粮了。

7. 荒野 夜 外

两名武士骑马狂奔在荒野上。

8. 小店门口 日 外

店家在店外洒扫。

两人骑马奔来,见到小店,跳下马。

武士甲:店家有礼了。

店家(忙还礼):客官有何需要。

武士甲:我们连夜赶路,肚内饥饿,不知店家可有现成的干粮?

店家:有是有,昨晚来的客官今日也要赶路,嘱小店多备干粮,只是,要问过他们方才敢给。

武士乙(似有所思):敢问店家,昨晚的客官可是带着内眷?

店家(惊疑地看看两人,支吾):哦,哦,客官稍等……

武士们互相对视,点头。

9. 小店 日 内

泰伯、仲庸站在店内,见店家进来,拱手施礼。

泰伯:店家,我们的干粮可备好?

店家:备好了,(迟疑)客官,外面……

泰伯:怎么了?

店家:外面来了两位客官也要干粮。

仲庸:在外之人多有不便,可分些干粮给他们。

店家:客官真是心肠好。

泰伯(对祝宜生):你随店家去,把行李装好,伺候内眷上车,先行上路,我们随后赶上。

祝宜生:是。

10. 小店门口 日 外

泰伯、仲庸走出小店,凝望着来途,双双跪地。

两名武士隐在房后。

泰伯:父侯,儿臣不孝,远离故土,不能陪您最后一程,还望您不要见怪。

仲庸:父侯,儿臣随大哥离去,望您能理解。

两个朝着都城方向三叩首。

两人起身。

泰伯:走吧。

二人正欲迈步,两名武士疾步过来,跪倒在前。

泰伯、仲庸:你们……

武士乙(泪出):公子,侯爷崩了。

泰伯、仲庸浑身一颤。

泰伯:什么……

武士甲:侯爷崩了。

仲庸(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胡说!

武士甲:此等大事,奴才怎敢胡说。

仲庸(失神,踉跄几步,扑倒在地):父侯——

泰伯(双腿一软,跪倒,悲呼):父侯,儿臣不孝……

武士甲:两位公子节哀,快些随奴才回去吧。

武士乙:三公子誓死不肯主丧,祝大人派我们来找两位公子。

仲庸从地上爬起,朝归途飞奔。

泰伯:快,拦住他。

武士甲飞奔过去,拦腰抱住仲庸。

仲庸:放开我!放开!

泰伯跑过来,拉住仲庸。

仲庸(挣扎,眼泪涌出):大哥,我要去见父侯最后一面,见完我头也不回跟你走,此生不踏西岐之土。

泰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流泪看着他。

仲雍被抽去力气般慢慢滑落,抱住泰伯的腿。

仲雍:我就去见一面,求求你,我去见见他,他走的时候我都没在他身边……

泰伯(泪流满面):二弟,你告诉我,我们出来为了什么?

仲庸:大哥……

泰伯(大声):你告诉我,我们出来是为了什么?(停了许久,才缓和语气)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完成父侯不肯说出口的心愿,让三弟继承父位,将来传于昌儿,兴盛西岐,若我们此刻回去,三弟定是宁死也不会继位。这样的局面你愿意看到吗?

仲雍只是哭泣,不再吭声。

泰伯:礼为轻,社稷为重,相信父侯在天有灵,定会宽恕我们不孝。

泰伯从腰间拔出短刀,解开头发,一手攥住,拿刀的手微微颤抖,一咬牙,削断长发。

仲庸愣,旋即明白过来,缓缓起身,也从腰间拔出短刀,削断长发。

两武士目瞪口呆。

二人将断发交到武士手上。

泰伯:烦请二位将这断发带回,转告季历,我们永世不回西岐,请他以社稷为重,承接父志,兴盛西岐!我们虽远在天边,当会日夜为西岐祈福,江山大任,就托付给他了。

两武士手捧断发,双膝跪地,重重叩拜。

11. 道路分叉口 日 外

武士们翻身上马,泰伯、仲雍在旁看着。

武士甲(将断发藏于怀中,翻身上马):二位公子多多保重!

两匹马飞奔而去,消失在荒野尽头。

二人久久凝视着都城方向。

朝霞满天,照射得他们通身红光。

二人转身,大步朝前走去。

人影越来越小。

12. 正殿 日 内

大殿威仪,众臣扣首,季历身着黄袍,手牵姬昌,缓缓向王位走去。

季历坐定在王位之上,姬昌站于身边。

大臣们:吾王千秋万代,西岐千秋万代。

季历一个平身的手势。

大臣们起立。

季历看着阳光洒入,一片辉煌之景,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

13. 田野 日 外

泰伯和仲庸都是吴地农人装扮,和农人一起在田里耕种,不时和农人交谈,开怀大笑。

14. 树荫 日 外

树荫下,泰伯被众人围着,用树枝在地上写字,仲庸望着兄长,会心地微笑。

15. 土屋 夜 内

泰伯为土著居民诊治疾病。旁边妻子紧张的看着泰伯,泰伯皱眉。

16. 田野 日 外

稻谷堆满地,众人跪拜泰伯和仲雍。两人相视而笑。

旁白:泰伯和仲庸定居梅里,化服蛮夷,进田耕作,很快融入当地部族。他们为当地带去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和农耕技术,教化荒蛮,广施德义,土著居民追随归附者众,拥立泰伯为当地君主,尊称他为吴泰伯。泰伯无子,去世后,弟弟仲雍继立为吴君。仲雍接任国君后,继续开拓泰伯奠定的基业。

字幕:公元前1046年,季历之孙、姬昌之子姬发灭商建周,大封天下。周武王姬发感念祖德,寻找泰伯、仲雍的后裔。仲雍曾孙周章已继位为吴君,周武王就因地正式封周章为吴国君,又追封泰伯为吴伯。周章以国为姓,改姬为吴,尊泰伯为吴姓得姓始祖、仲雍为吴姓传代血缘始祖。

——全剧终——

《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每日持续更新,关注倾听赢姓氏大礼包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播出时间

●1月6日~4月14日

河南卫视每周日21:00

星光剧场播出两集

●3月25日~4月8日

郑州电视台一套每日20:05

黄金剧场两集连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