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2·悼亡者之瞳 罪与罚 Crime & Punishment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2-悼亡者之瞳

“汉剑的造型,直剑,剑身切面是一个八棱柱形,也被称作‘汉八方’,这是一种优美的刺击武器。”

“嚓”。

昂热遮住眼睛,听完了七次金属刺穿木头的声音,每一声都意味着他珍贵的古董家具在贬值。

现在桌面上插满了刀剑,这间满是书卷气的私人图书馆在几分钟内变成了一间森严的冷兵器博物馆,历史上各种杀人武器汇聚一堂。副校长围绕着办公桌转圈,屈指在斩马刀上一弹,“嗡嗡”的鸣声填满了整个空间,其余六柄武器也共鸣起来,组成完美的音阶。

“这套刀剑最早是叶胜和酒德亚纪在青铜之城中找到的,第二次是被路明非和陈墨瞳在叶胜的残骸上发现的。之后又失落,之后又出现在定向拍卖会上,学院花了重金买回来。每一柄上都有不同的龙文铭刻,龙文无法解读,好在除了龙文还有古希伯来文,很可能是这七柄武器的名字,分别是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饕餮和色欲。”

“是基督教中所谓的‘七宗罪’。”古德里安说,“拉丁文分别是‘superbia’、‘invidia’、‘ira’、‘accidia’、‘avaritia’、‘gula’和‘luxuria’。组合起来是一个中世纪的拉丁文单词,‘saligia’。”

“所有刀剑都用再生金属铸造,看起来材质相同,但是每一柄都有不同的刚性和韧性。这是顶级的炼金术,按自己的意志制造新的金属,任何炼金大师都只能仰望这种技艺,它只属于四大君主中炼金术的最高主宰,青铜与火之王。”昂热说。

“四大君主掌握的权能各不相同,譬如大地与山之王,被认为具有‘最强的威能’,而青铜与火之王则被称为‘炼金的王座’,因为只有他掌握着最高温的火焰,才能达到炼金术的极限。”副校长说,“这七柄武器在工艺上达到了令人惊讶的高度,可以说它具备历史上一切冷兵器的‘美德’。这些‘美德’的汇聚将带来无与伦比的杀伤力,用来杀人根本就是高射炮打苍蝇,那么,龙王为何要苦心铸造它呢?”

“自相残杀。”路明非看着并列的刃口,在心里说。

这是路鸣泽跟他说的,他从未怀疑过。看见这套刀剑的瞬间他就隐约感觉到这东西背负着的血腥宿命。诺诺不由分说地从叶胜尸骨上摘下那套刀剑时,路明非心里有个隐约的声音说:“不要……不要……不要……”

不能碰的东西,不能打开的杀戮之门,不能揭去的恶魔封印……他想叶胜之所以死在那座青铜城里就是因为他带走了这套刀剑。

“我们猜测它被铸造来杀死其他的初代种,”昂热轻声说,“七柄武器对应七个王不同的弱点,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饕餮和色欲,诺顿将以自己在炼金术上的极致成就,审判他的七位兄弟。它外壁的古希伯来文翻译过来是,‘凡王之血,必以剑终’!”

“别逗了,龙王听起来没有一个好色的,‘色欲’什么的是针对校长你特别铸造的吧?”芬格尔说,“而且他为什么要杀其他的龙王?他们不应该联合起来先轰翻我们么?”

“龙族是一个笃信力量的族类,他们之间的亲情远比不过他们对力量的尊崇,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兄弟太过弱小不该继续存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挑起战争,毁灭并吞噬对方。龙族的兴盛和灭亡都是因为这种暴虐的传统,龙族永远都是王族,一个王的命运就是被新的王杀死,他们这样传承力量。”昂热说。

“那么在他铸造这套武器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倒数弟弟的生命?”楚子航问。

昂热点了点头。

“可他又为他的弟弟被我们杀死而暴怒?”

“龙族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个族类,他们暴虐地吞噬同类,又会因为同类的死而怀着刻骨的悲伤。传说黑王吞噬白王之后,痛苦地吼叫着飞到天顶最高处,又直坠入海底最深处,撞破严冬的坚冰,来回往复七次。”昂热说。

“听起来就是个内心很别扭的文艺青年。”芬格尔嘟囔,“不过这东西真的能杀死龙王?尤其是最小的这柄……能刺穿龙鳞么?”

“现在不行,因为你看到的并非是真正的‘七宗罪’。”副校长把一柄柄刀剑拔起,重新合入刀匣里。

他咬开自己的手指,竖起流血的手指,让每个人看清那滴血液,而后把它缓缓地涂抹在刀匣上。血迅速地填满了刀匣上的铭文。

“闪开一些,它要醒了。”副校长示意所有人后退。

他不说所有人也已经在后退了,谁都能感觉到它的变化。它活过来了,像是有心脏在刀匣里跳动,不止一颗,而是七颗,七柄刀剑同时苏醒,七种不同的心跳声混合起来,有的如洪钟,有的如急鼓,这是一个暴虐的乐队,它适合配唐传奇中《柳毅传》那样的故事,洞庭湖中的一曲笙歌曼舞里,那条名叫“钱塘”的赤龙却掠空三千里,杀人六十万,伤稼八百亩,吞噬了对妻子无情的小龙,瞬刹回还,重又高冠博带,含笑待客。

刀匣表面显露出暗红色的藤蛮状花纹,就像是它的血脉,搏动的心脏正把狂躁的血液送到它的全身。

路明非额头满是冷汗,他想起了三峡水底的一幕。那时候这套刀剑就是如此的,握住它,就像握住龙的身躯!这才是它的真正面目,必须以血唤醒。

“现在再试试把刀剑拔出来,从明非开始。”副校长说。

路明非很不情愿靠近这东西,正常人都不会想靠近一件介乎活物和死物之间的凶戾武器。不过好在……他不是第一次拔出这些武器了,他才是真正动用过这些武器的人,可他不能说。他老老实实地走到桌边,打开暗扣,深吸一口气,握住最小的那柄短刀,“色欲”,它的形制就像一柄日本肋差。刀匣中有另外一股力量死死握着这柄短刀,路明非涨红了脸,豁尽了吃奶的劲儿。他忽然失去平衡,抱着拔出的刀滚翻在地。

“第一关通过,接着试拔其他的。”副校长说,“这套刀剑被唤醒后,就有极强的磁力把刀剑都吸附在刀匣里,越是大型的越难拔出。”

“真的不成,”路明非摇头,“已经很玩命了。”

“再试试,”副校长的口气不容拒绝,“第二柄,饕餮!”

路明非握住亚特坎长刀的柄,这一次刀匣中的力量简直十倍于“色欲”,刀缓缓地离开刀匣。但仅出鞘一寸,路明非就脱力了,坐在地上呼呼喘气。

“接着来,贪婪。”副校长淡淡地说。

“喂,倒数第二柄已经拔不出来了!”路明非耷拉着眉毛。

“试试嘛,试试又不会死,最多只是扭伤胳膊什么的,别偷懒哦,偷懒扣绩点!”副校长恶狠狠地威胁。

“贪婪”只是刚刚离鞘就被吸回去了,而“懒惰”正如它的名字,彻底懒在刀匣里,在路明非吆喝声里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名为“傲慢”的汉八方、名为“妒忌”的太刀和雄浑的斩马刀“暴怒”则完全静止,路明非最后都蹦上桌踩着刀匣用力了,完美地阐释了“蚍蜉撼大树”的意境。

“行了,下一个,芬格尔。”副校长击掌。

被解开束缚的芬格尔得意地挽起衣袖,在路明非面前秀了一下铁疙瘩一样的肱二头肌,这家伙真有双强壮的胳膊。他一直成功地拔到了“贪婪”,挥舞着那柄苏格兰阔剑,满脸得意,但是再往后,也跟路明非一样碰壁了。

“最后,楚子航。”副校长说,“当作考试吧,尽你最大的努力。”

“是。”楚子航走到桌边,缓缓地呼吸,他并没有芬格尔那样强壮的胳膊,他的体能专修是太极,柔韧中爆发的力量,可以比纯粹的蛮力强数倍。

“色欲”出鞘时轻描淡写得就像从筷子套中抽出筷子,拔“饕餮”时楚子航则用了马步,意守丹田,一次成功。芬格尔得意不起来了,刚才他还嚯呀嚯呀地折腾了好一阵子。楚子航调握住了“贪婪”的刀柄,凝神守一,绵长的气息仿佛从呼吸一直灌到手指尖端,发力!

血一滴滴地落在办公桌上,楚子航站在桌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掌心。路明非和芬格尔都愣住了,谁都觉得楚子航至少能拔到“暴怒”,从拔出前两柄的状态来看,他还有余力未发。但苏格兰阔剑在刀匣中丝毫未动,刀柄上密集的金属鳞片张开,刺伤了他的手心。直到楚子航挪开了手,鳞片才缓缓收拢。

他被“贪婪”拒绝了。

“考试结束,解散!”副校长打了个响指,“施耐德、古德里安、明非和芬格尔跟我走,校长要跟没过关的学生训话。”

门关上了,楚子航仍在看自己的手心。他是个骄傲的人,“A”级,有人认为他应该已经超过了“A”级接近“S”,但他被这组武器拒绝了,无情地。

昂热把胸口的饰巾扔给他:“是血统测试。”

楚子航把饰巾缠在手上,点了点头:“我明白。”

“芬格尔拔到了第三柄,你却被拒绝了,为什么?”

“因为我的血统纯度并没有别人以为的那么高。”楚子航轻声说,“我被洗血了,一个月内我的血统都不会达到原来的纯度。”

昂热点点头:“是的,这个学院里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你是超‘A’级,你比恺撒的血统纯度还要高,甚至你远比明非更适合‘S’级这个殊荣。但你自己是清楚的,你的血统纯度甚至达不到‘A’级。仔细研究你的父母就会明白,你父亲可能是个很罕见的混血种,但你母亲则是纯粹的人类,他们的后代很难出现更优秀的混血种。而明非的父母都是混血种。你有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是因为你掌握了‘爆血’,你把血统纯度强行提升上去了。无法自己控制黄金瞳,是血统接近失控的迹象,我不确定你离最终堕落还有多远,但如果你克制自己,就能延长生命。”

楚子航点了点头。

“其实你知道自己的寿命不会太长,对吧?”昂热叹了口气。

“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楚子航低声说,“校长你说得对,‘爆血’是个深渊一样的技能,从开始使用的第一天起,就滑下去了。”

“所以你没有对任何人公布这个技巧。”

“是的。”

昂热把一份资料扔在楚子航面前:“我们已经知道了2007年7月3日发生在你父亲身上的意外,迄今为止那都是一个谜。但如果你想弄清往事,那么先得活着。”

“明白了,”楚子航无声地笑笑,“谁都想活着。”

“知道尼伯龙根计划么?”

楚子航摇摇头。

“关于‘爆血’,你没有得到全部资料。”

楚子航一愣,猛地抬起头。

小葉|小说绘

“确实存在办法,能够提升混血种的龙血纯度,这是一种炼金技术,在这种技术的保障下,混血种能够避免被比例更高的龙血改写基因。但是这种技术耗费巨大,只能用在一个人身上。尼伯龙根计划在学院中剔除不安全的血统,同时也选择候选人,帮助他完成‘进化’。”昂热缓缓地说,“我想你清楚这份馈赠对你有怎样巨大的意义。这是唯一可以平安地越过‘临界血限’,把龙血潜力发挥到最大的办法,也是你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有这种技术?”楚子航瞪大了眼睛。

“有,而且你也在候选人名单上。”昂热挥挥手,“去吧,你需要一项荣誉和恺撒竞争这个候选人的席位,他曾杀死一位龙王,你也该有同样的贡献。”

“明白!”楚子航迟疑了片刻,看着坐在灯下安静饮茶的昂热,“谢谢。”

“不用。”昂热微笑着举起茶杯致意。

“最后一句话,”楚子航在门边停步,“如果芬格尔真的不想去,我觉得不该勉强他。”

“你们真的认为这家伙是个废柴么?错了,芬格尔·冯·弗林斯,曾是学院‘A’级学生,曾经参加过多次任务,是学生中最有经验的专员。后来他不再执行任务只有一个缘故,他在某次任务中受伤很重,甚至影响到神智。你们现在所见的并非他的真实状态……虽然确实以前他也很乱来……但不像这样。十年前我眼里的他,就像现在我眼里的你。”昂热从袖口摸出那柄从不离身的折刀,从楼上掷下去。楚子航伸手接住。

“借给你用的。它有杀伤初代种的能力。我朋友梅涅克家传的那柄亚特坎长刀折断后,我们用刀头碎片打造了它,是珍贵的纪念品。”昂热行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军礼,“用完记得还给我。”

“是,将军。”楚子航模仿他,以军礼回复。

门关上了,有人从侧门里走了出来。副校长去而复返,扶着一把椅子在桌边坐下:“现在我们终于能证明路明非的血统是当之无愧的‘S’级了。”

“嗯,事实上他可以一直拔到‘懒惰’。对于芬格尔和楚子航而言,拔不出来都是因为被刀剑拒绝,对于路明非而言……”昂热哭笑不得,“是因为他力气不够。”

副校长叹口气:“明明刀剑已经接受了他,在刀匣中晃动,就是因为那股吸力不能出鞘,这种寄宿着‘活灵’的刀剑自己也很郁闷吧?”

“至少,他是迄今为止最合适的‘七宗罪’使用者,”昂热说,“我们只是需要给他增加一些体能课。”

“但是仅仅能拔出四柄还不够吧?最后三柄才是真正的杀戮武器。”副校长皱眉。

“也许下次让恺撒试试?”昂热笑笑。

“你自己为什么不试试?”

昂热轻轻地抚摸刀匣:“有点害怕。怕知道自己的极限,怕知道有些事自己做不到……我必须坚信自己是能做到一切的人,要给龙族送葬的人,不能是一个有极限的人!”

与此同时,安珀馆的大厅里灯火通明。恺撒租下了这栋校内别墅作为学生会的活动场所和自己的住处,经过装修后,它更像一座行宫。舞池中央的桌子摆满了黑色的箱子。箱盖次第打开,各种装备罗列,正常人单看外形永远不可能猜出这些装备的用法……就算有说明书使用它们也很冒险,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是正常人开发的……

卡塞尔学院装备部辉然登场。

研究人员们围着桌子调试装备,恺撒带着他的新组员夏弥巡视,就像是一位皇帝戴着宠妃驾临夏宫度假。

恺撒收到诺玛关于中国任务的通知时,这些提着黑箱的研究人员们已经在安珀馆外等待了。

“这是什么?”恺撒看见一名研究人员在擦拭一台精致的黄铜喷灯。

研究人员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横过喷灯,按动隐藏按钮,足长二十米的炽烈火流一闪而灭,灼热的风扑击人脸,让人很难想象这火焰是从直径两厘米的小管里喷出的。其他研究人员照旧做着自己的事,在人群里玩火这种事情对于号称“疯子欢乐营”的装备部来说,根本算不得出格。没有这份淡定在装备部是混不下去的。

“我们叫它‘龙息’,现在里面只是灌注了化学燃料,还可以灌入硝酸甘油和汞,它的火焰能对三代种产生致命杀伤。如果遇见初代种,”研究人员顿了顿,“也可以充当照明手电。”

“令人印象深刻。”恺撒微笑着点头。

“作战头盔,附带金属面罩,除了强大的保护,还能用于加强咀嚼时的咬合力。”

“简单改装的Vertu手机,没有太多特殊之处,但是能够被当作炸弹投掷出去。”

“你的护照,经过药水处理,海关绝对看不出异样,但是必要的时候加上一个烟蒂大的引信,它也能当作一枚炸弹用。”

恺撒在这件作品前迟疑了良久:“可是烧掉了我的护照,我该怎么出关呢?”

“如果你想保留护照,大可以使用手机炸弹,还有其他一些炸弹,”研究人员对于这个问题很不耐烦,“全套装备中大约有四十五枚,我们会给你一份炸弹列表。”

“打火机也是一枚炸弹吧?”夏弥找到了一枚银色的打火机。很符合恺撒的品味,“都彭”重型钢音打火机。

“谁都会猜到打火机可以被改装为炸弹,那么做的话我们就不是装备部了。”研究人员得意地冷笑,“我们只是给它增加了MP3功能!还自带扩音器!”

研究人员用指甲旋转底部的螺丝,把打火机放在桌面上。这银色的小玩意儿开始播放普契尼《蝴蝶夫人》的咏叹调。这种感觉清新又微妙,一只银色的打火机,微微震动着高唱《One Fine Day》,抒发一个日本女人等待丈夫的万种柔情,嘹亮欢悦,音质极佳。

夏弥眼里亮着桃红色的心形,一把抓起打火机:“这个我可以拿走么?”

恺撒耸耸肩:“没问题,你想不想连那台肩扛式狙击炮也拿走?”

“免了。”夏弥兴高采烈地把玩打火机,细而锐的火光射出,足长七十厘米,世界上再没有这么熊熊燃烧的打火机,简直是柄光剑!

恺撒看着她兔子一样的身影和起落的长发,心想这女生要么是神经回路太粗大,要么就是那种适合进装备部的疯子。

他走到夏弥后面,因为比夏弥高很多,所以半弯腰才贴近她耳边,好像逗一个小女孩:“我帮过楚子航一次可不意味着我是他的朋友,对手永远是对手,你不担心是在接受敌人的礼物?”

“我是来当卧底的啊。”夏弥收好打火机端起盘子,把脸埋进去吃蛋糕,连嘴角都是草莓酱,“我是楚子航的绯闻女友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我知道。”恺撒只有点头。

“这些装备之外,还有一件特别品,是校董会叮嘱要交到你手中的。”穿着黑色制服、和其他研究人员都迥异的人走到了恺撒背后,他也提着一只黑色的箱子,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把它放到桌面上打开。

恺撒瞥了他一眼,冲夏弥笑笑:“来不来看好玩的东西?”

书房的门关上了,最后一只黑箱被打开。里面是一张精致的弩弓,配备唯一的一支弩箭,弩箭有着很不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巨大箭头,那是一枚棱柱状的水晶玻璃。

“是普通的水晶玻璃,不是什么魔法宝石,但对着光观察它。”黑衣研究员提示。

人造石英晶体中绵延着一道暗红色的血丝,表面流动着结晶般的微光。

“贤者之石?”恺撒皱眉。

“不是普通的贤者之石,而是提炼自龙王康斯坦丁骨骸的贤者之石,目前仅有的几块之一。”研究员说。

“贤者之石从炼金学来说是纯粹的‘精神’元素,龙王骨骸里提炼出来的,和其他来路的,有什么区别么?无论是埃及法老的黄金还是埃塞俄比亚金矿新挖出来的黄金,制成纯金块以后,都没区别。”

“有区别,这块比较不纯。”研究员说。

“不纯?”恺撒一愣。

“有些奇怪的杂质怎么也无法除掉。但正是这些杂质,让它和普通贤者之石有很大区别。譬如……它不能接触氧气,否则它周围的一切物品,都会以爆炸般的高速燃烧。所以我们才会把它封在水晶里。”

“那些杂质是……”恺撒直视研究员的眼睛。

“火元素,纯净的火元素。炼金学家们从未致力于提纯火元素,因为精神元素更有用,是‘不死药’,也是‘点金石’。他们并不认为火元素多么有用,它存在于各种火焰里,只是无法捕捉,随时散逸。但这一次,我们捕捉到了火元素,并用贤者之石封印了它。只有用龙王骨骸才能炼制出这样的结晶,它不纯粹,但它混合着超越人类想象的力量。”研究人顿了顿,“它是一个‘概念’。”

“概念?”

“它的概念是‘燃烧’。它会释放一个类似领域的东西,只要领域内有可以燃烧的物质,它就会‘命令’那物质以最快的速度燃烧,结果就是爆炸。理论上说,这种燃烧并非它自身的燃烧,它并不耗损,因为这种燃烧无穷无尽!这和‘言灵’的本质是一样的,释放言灵的人,在领域内下达命令,这些命令甚至可以改变物理规则。这种物质已经逼近世界的本原或者……神的领域什么的。现有的一切,无论是科学还是炼金术都无法完整地解释它。能解释它的可能是那个火焰的君主自己,但他已经死了。”

“听起来是毁灭世界的火种啊。”恺撒轻轻地把弩箭放回箱子里。

“放心,这是特制的石英玻璃,失手落地是绝对不会碎的。”研究员笑笑,“这是家族对于你这次任务最大的支持。这种力量才能杀死初代种。”

恺撒挑了挑眉:“听起来像是普罗米修斯,盗火者。偷取一丝‘青铜与火之王’的力量,去杀死‘大地与山之王’。你是家族的人?”

研究员冷笑:“加图索确实是校董会里最有影响的姓氏,但是想要把装备部副部长纳为你们的人,自信心大概太膨胀了。”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