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家族落败,昔日管家竟垂涎金枝玉叶!

2019-02-07 20:48:34
TAG:家族

开辟天地玄黄,跨越历史洪荒,于岁月长河中,向死而生,究竟是诅咒,还是生灵之宿命?君不见红颜倾世,转瞬白骨;枭雄笑傲,沉沙折戟!

纵然岁月一刀终难逃,也要向天争命,这,便是修行。

朝天大陆,寒江城,牧家。

正午,烈阳如毒,丹堂前站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他一身白衣早被汗水浸透,嘴唇干裂,双腿却如扎根一般,纹丝不动,双目中透着无与伦比的坚毅。

“弟子牧龙,前来求药!”他已不知喊了多少次,只觉得声音沙哑,喉咙如同万千针扎。

今日是族中发放丹药的日子,天还没亮时,他便站在这里,其他族人早已领完丹药,而牧龙一颗丹药也没得到。

他的面前,丹堂大门紧紧关闭,没有一丝缝隙,好像从未打开过一般。

“哼,家族的丹药,是为了造就强者,而不是怜悯废物!”几个路过的族人,手中把玩着家族发放的气血丹,十分得意。

这时,门户紧闭的丹堂中,传出一个冷漠的声音:“家族已经决定,停止你的一切供给,包括丹药,自今日起,你不得再踏入丹堂半步!”

“停止……供给!”牧龙凝目咬牙,双拳紧攥,眸中似有千百道恨意交织……

曾经的他,何其风光?

十二岁,炼血境八重,乃是寒江城第一天才,他的父亲牧青穹,是牧家第一强者,族人敬之如神!

但,天有不测风云。

四年前,那一头黑龙,破空而来,打破了一切,也将他们一家的命运,彻底改变。

黑龙身长数百丈,龙首狰狞而威严,纵然化身成人,身上依旧散发出恐怖的龙威,整个寒江城,都陷入深深的悸动。

他叫敖绝神,降临寒江城,只为抓捕牧龙的母亲。

牧龙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他母亲敖妙清,竟是黑龙族的妙清公主,而敖绝神正是他的舅舅。

龙族血脉,威严而高贵,岂容玷污?

敖妙清身为公主,私配凡人,而且还诞下一子,敖绝神断然无法容忍,龙颜大怒之下,要灭了牧家,乃至整个寒江城。

虽然经过敖妙清苦苦哀求,敖绝神放过了牧家和寒江城,但这不代表,他会放过牧青穹父子。

最后,牧龙体内的龙族血脉,被敖绝神亲手抽离,从此无法修行,沦为废物;牧青穹一身修为被尽数封印,与常人无异,而且体内还被打入一滴龙血。

每月十五,龙血便会释放龙炎,噬心之痛,生不如死,牧龙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而无能为力。

毕竟这方世界,强者为尊!

四年来,他受尽屈辱嘲讽,也深深明白,什么叫一朝尊贵如玉,一朝卑贱如泥。

龙炎噬心,燃尽牧青穹一身气血,气血越是衰弱,发作起来越是痛苦。

四年煎熬,从英武魁拔到形容枯槁,家族从未有人探望,而牧龙经脉尽毁,无法修行,苦苦求取丹药,全是为了给父亲补充气血。

但如今,纵然牧龙苦苦哀求,但家族连最低级的气血丹,都不愿意给他,这就足以说明家族的态度。

“看来,只能用那个办法了。”牧龙望着远方的凶魔山脉,神色凝重,作出了决定。

回家后,他从后院挖出一张兽皮地图。

此图是他四年前所得,地图上记载着紫云淬灵果的位置。

紫云淬灵果是罕见的灵药,能够凝练气血,淬炼灵力,但这地图上的位置,却是凶魔山脉。

凶魔山脉之中,妖兽纵横,毒虫遍地,即便是强者进入,也有丧命之危,更何况牧龙修为尽废,但事到如今,为了父亲,纵然幽冥地狱,他也必须闯一闯!

与此同时,家族之中,走来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若牧龙在此,一定认得这二人,牧林和牧川,平日没少欺辱他。

“林哥,你确定那张地图真的还在牧龙家么?会不会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牧川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这几年,他们从牧龙那里抢了很多东西。

“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我从来没见过那张图,所以,它一定还在牧龙手中。”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可别忘了,明天牧千瑶就回来了,若是我们能得到地图,献给她,这大概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牧千瑶的师尊可是大人物,连族长见了都要礼让三分,若是牧千瑶能帮我们,那不久之后的家族测试……”牧林说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然而此时,牧川忽然目光一滞,指着前方道:“林哥,快看,是牧龙,他的手中还有东西。”

见此,牧林双目一凝,看清牧龙手中的东西之后,不由大喜道:“好,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不能继续留在家族,就看这次了。”

“那还等什么,我这就过去抢回来!”牧川闻言,不由摩拳擦掌,十分兴奋。

“慢着。”牧林阻止了牧川。

“你想想看,牧龙今天没有得到丹药,现在拿着地图,还是这幅行头,他要去做什么?”牧林盯着牧龙的身影,似笑非笑道。

“林哥你是说……这废物要去采药,可是他有这个本事么?我听说,那上面画的是凶魔山脉。”提起凶魔山脉,牧林眼中闪过一丝畏惧。

“哼,富贵险中求,牧龙都敢去,我们难道还不如一个废物?再说,有他在前面当探路石,怕什么?他要是真能找到灵药,我们正好坐享其成。”

“好,还是林哥聪明,要是我们能把灵药献给牧千瑶,她必定会对我们的事情更加上心……”牧川笑道。

“好了,快,跟着他,注意保持距离,这样比较安全。”

两个时辰过去,牧龙站在凶魔山脉之中,气喘吁吁。

但他却顾不得休息,日落的之后凶魔山脉,会比白天凶险千百倍,各种毒虫猛兽横行,人若迷失在其中,必死无疑,他必须在天黑之前离开。

这兽皮地图十分详细,许多强大妖兽都被避开,半个时辰之后,牧龙找到了地图中的位置。

这是一处悬崖,边上弥漫着淡淡的紫色雾气,风中清香扑鼻,半悬崖上,生长着三尺高的小树,上面挂着晶莹剔透的果实,如同紫玉一般。

“找到了。”牧龙面色一喜,顾不得危险,放下绳索,采摘果实。

幸亏这悬崖地势险要,否则像这等罕见灵药,不是被人捷足先登,也会被妖兽吞噬。

虽然手被磨破,鲜血直流,但牧龙十分欣慰,因为这紫云淬灵果已经完全成熟,其中蕴含的磅礴灵力,令他神清气爽。

但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两道笑声,下一刻,两道身影从巨石后面走出。

“牧林,牧川,是你们!”牧龙见此,面色一变,这两人能跟踪到此,目的不言而喻。

“嗯,不错,看来你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这紫云淬灵果,还真被你踩到手了。”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二人说着,一脸兴奋地朝牧龙逼过来。

牧龙鲜血淋漓的手,死死攥紧匕首,神色逐渐变得疯狂:“平日里你们欺我辱我,我不和你们计较,但是今日,你们若敢打这紫云淬灵果的主意,休怪我和你们拼命!”

“你说什么?拼命?哈哈哈……”两人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

“你……一个废物,和我们拼命?莫非是当废物太久,忘记了炼血境强者的本事!”两人冷冷一笑,丝毫不在意,继续逼近。

牧龙一退再退,已然无路可退,再往后一步,便是万丈深渊,他之前不小心将一块石头踩下去,半天也没听到声响。

下一刻,牧龙怒吼一声,爆发出最大的力气,握紧匕首,朝着牧林刺过去。

“敢和我动手,找死!”

牧林面色一寒,炼血境六重的修为催动,瞬间爆发千斤巨力,死死抓住牧龙的手臂。

而一旁的牧川,则是趁机夺走紫云淬灵果。

“啊——!”

“你们两个畜生,我发誓,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牧龙呲眼欲裂,牙关咬出了血。

“呵,让我们付出代价,你觉得,你还有机会么?”

下一刻,牧林森冷一笑,一脚将牧龙踹下万丈悬崖。

见此,牧川一脸惊恐,“林……林哥,我们……我们杀人了。”

“哼,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要成大事,就必须不择手段,你可别忘了,虽然牧龙是废物,但他的爷爷,可是当今族长!”牧林说完,转身离开。

“我懂,我懂……”牧川连忙跟着,擦着额上的汗,一脸惶恐。

悬崖之下,牧龙如同一颗石头,越坠越快。

“要死了么?”牧龙听着耳畔的风声,天空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他不甘心。

然而,就在他神智即将模糊的瞬间,他看到一道赤红色的山巅划破苍穹,其中窜出一道血色流光,迅速没入他的眉心。

那一刻,牧龙看得清楚,那竟然是一尊赤红色的古塔。

“这是……”

牧龙瞪大了双眼,内心震撼至极。

血色古塔入体,他顿觉浑身轻盈无比,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托举着他。

他如同鸿毛一般,飘落崖底。

“多少年过去,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时候,古塔中传出一个甜美空灵的声音,其中透着惊喜和欣慰。

“谁,是谁在说话?”这突兀的声音,让牧龙怀疑自己听错了,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身影。

“嘻嘻,这样你就能看到了!”话音刚落,牧龙的身体,便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置身一处神秘空间。

这是一方血色的世界。

虚空中,血光沸腾,他看到许多古老的身影,通天彻地,吞星食月,每一尊身影,都足以毁灭世间。

“真龙,凤凰,麒麟,鲲鹏,饕餮……”

牧龙每看清一道身影,眼中的震撼便多一分,直到最后,他内心的震惊已然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些恐怖的生灵,向来都只存在于传说,然而如今,牧龙竟然亲眼看到它们。

虽然只是虚影,但是这些太古神兽的神韵,却深深烙印在牧龙心中。

“想不到,这些恐怖的生灵,竟然真的存在……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在那些神兽虚影消散之后,牧龙茫然地看着四周。

“这是妖神塔内,天妖大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话音未落,面前的空间忽然传来异动。

无数道彩色流光,绚烂夺目,纵横交错,最终竟然凝聚成一朵粉色花苞,在一种美妙的声音中,花苞绽放。

梦幻般的光芒,在花瓣间流淌,一只洁白无瑕的小脚从其中探出,那竟是个浑身朦胧灵光中的少女。

她的衣裙极少,由片片粉色花瓣织成,两条玉腿,修长笔直,与粉嫩的藕臂一样,暴露在空气中。

她的玉足踩着虚空,朝牧龙走来,蹦蹦跳跳,发出一串空灵悦耳的笑声。

在她走近的那一刻,牧龙闻到一股迷人的芬芳,她如同精灵一般,头发和衣裙一样,都是淡淡的粉色。

那张脸更是精致到无法形容,弯长的睫毛眨动,迷离水漾的清眸,清纯的笑容,全都散发着一种令人魂牵梦绕的美,她的头上,还有两只粉色的耳朵,如猫似狐,毛茸茸的,令她看起来可爱。

牧龙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看着她围绕自己转圈,天真烂漫,那一瞬间,牧龙看得有些痴了,这一切恍若梦境。

“你是谁?”许久之后,牧龙终于回过神来。

“嘻嘻,我叫幻儿,是妖神塔中的守护者,天妖大人,幻儿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寻觅你的踪迹了。”

“幻儿……”

牧龙呢喃一声,随后道:“我不是天妖大人,我叫牧龙。”

“不会的,你是传说中的天妖之体,那就是天妖大人,幻儿不可能认错的。”幻儿眨动着美丽的眼,认真说道。

“天妖之体?那是什么体质?”牧龙从未听过这种体质,再说,他如今经脉尽毁,废人一个。

“天妖之体,是天地间最为古老的三种体质之一,可以融合天下一切妖族血脉……”

随后,牧龙就听幻儿讲起天妖之体,还有妖神塔的来历。

原来,在太初时代,有三个先天生灵秉承天地气运而生,清灵之气孕育了古神始祖,阴浊之气化作巫魔始祖,造化之气创造了天妖始祖。

他们牺牲自身,分别创造了古神族,巫魔族,还有妖族,天妖之体,正是天妖始祖的体质,其他两大古老体质,分别是古神之体,巫魔之体。

在漫长的岁月中,三族曾鼎盛一时,妖族凭借十大至宝,建立太古妖庭,巅峰时期,有妖皇妖帝两大巅峰强者,十大妖圣,无数妖神,号称万族来朝。

妖族,以血脉延续传承,而妖神塔,作为十大至宝之一,镇封着诸位妖圣,以及历代妖神的本命真血,是十大至宝之中的传承至宝。

天地浩劫,三族衰落,太古妖庭破灭之后,十大至宝流落天地八方,不知所踪,但天妖之体,一直是妖族最为古老的传说。

相传,终有一日,融合万妖血脉的天妖之体,会带着十大至宝,踏上天地巅峰。

“天妖大人,现在你该明白了吧?”幻儿笑嘻嘻地盯着牧龙。

“可是,我是人族,为什么会是天妖之体?”牧龙有些疑惑。

发布篇幅有限,喜欢看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