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陈姓第三集

2019-02-13 01:48:57
TAG:

妫满正指挥大家在烧窑。

有人喊道:天子驾到!

场上众人急忙都跪下。

众骑兵簇拥周武王骑马跑来,周武王下马。

周武王:都起来吧。遏父,准备得怎么样了?

遏父起身,指指身边的草捆:都预备好了,这种捆绑包装的陶器,行军也不会破碎的。

周武王仔细检查草捆包装的陶器。

遏父:这是士兵吃饭的陶碗,一个草捆包装十个。这是做饭的陶锅,一个草捆包装三个,都可以绑在马背上行军,也可让军士背着。

周武王:来,捆绑给我看看。

几个士兵上前,忙着在马背上捆绑草捆,很快捆好。

周武王:走起来看看。

士兵牵着马匹走动,草捆显得很结实,没有声响。

周武王满意地点头:很好。这种包装是你想出来的?

遏父看看妫满:是我儿子。

周武王吃惊:妫满?

妫满:长途行军我暂时还没把握,我还得再去试试。

周武王点头:从这里去战场,一路颠簸,必须保证陶器不能破碎。不然,几万士兵如何吃饭?

遏父摸出怀里的陶哨:他还烧出了陶哨。

周武王更是惊讶,接过来看看:拿弓箭来。

士兵急忙送来弓箭,把陶哨绑在箭支的前端。

周武王拉开弓,用力射向天空。

箭支带着陶哨飞向天空,发出刺耳的声响。接着又是几支箭飞向天空,发出一片更响亮的哨音。

众人一片欢呼。

周武王拿着一个陶哨,笑道:好东西呀!我们出兵,队伍有几十里长,有这陶哨就好指挥了。发现敌人,也能更快地通知大家。妫满能力出众,想要何奖赏?妫满:妫满只是偶有机灵,做分内之事罢了。

周武王:君无戏言,你就说你要什么吧。

妫满(停顿片刻):妫满只有一个请求,但不是现在。往后还望殿下能允准。

周武王:无论功劳多大,只此一个?

妫满:只此一个。

周武王(大笑):好!(转头)遏父,这次跟商纣王决战牧野,我方集中了五万大军,各种陶器的用量非常大,切要加紧烧制。目前收集的铜料,全都制作武器还不够用,做饭吃饭只能用陶锅陶碗了。

遏父:附近几十座窑炉从不熄火,昼夜烧制,误不了事情。

周武王:都听好,从现在起,遏父受封陶正,所有烧窑的事情由他决定。

众人:遵命。

遏父:谢天子。

周武王:天子?现在不是时候,等我灭了商纣王,直捣朝歌,登上鹿台,再称天子也不迟。

2. 宫城 夜 内,外

两个黑影从墙边躲闪而过。

3、宫门口  夜  外

几名士兵举着火把在站岗。

太姬和碧儿手里提着篮子和水罐缓缓走来。

士兵:回去!夜里不准出城门!

宫女举起篮子和水罐:窑炉昼夜开工,我们是给窑工送饭的。

士兵犹豫:送饭?现在?

太姬:陛下让各家轮流给窑工们做饭送饭,你不知道?

士兵交换了眼神:让他们出去。

城门缓缓打开。

4. 窑炉工地  夜  外

炉火熊熊,窑炉前人来人往,十分繁忙。

妫满疲惫地出来,望着夜空中的繁星,愣愣发呆。

太姬:妫满。

妫满惊讶的回头。

太姬从暗处走出。

5. 宫内 夜 外

散宜峰和几个公子哥喝酒作罢,兴奋地招呼着各自散去。

望着天上皎月,散宜峰慢慢在宫内溜达,渐渐走到太姬宫外,定定的看着里面愣神。

一宫女见到他立刻脸色大变,连忙作揖。

散宜峰:不用告诉公主我来过。

走了两步,突然散宜峰觉察不对,回过头,仔细看了看里面,发现没有一丝亮光。

散宜峰:公主不在宫里?

宫女(支支吾吾,唯唯诺诺):公……公主就寝了。

散宜峰:这么早?

见宫女不作答,散宜峰扫视了四周,才发现冷清得很。

散宜峰渐眯双眼。

6. 高地 夜 外

远处碧儿站岗,时不时地四处看是否有人。

太姬和妫满坐在高地上聊天。

太姬:你每天这么忙,我却帮不上什么忙。

妫满:你能来看我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以后不要冒这种风险了。我会想办法的。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太姬:母后最近常来我这里,而且提起了求亲一事。

妫满:太姬,总有一天我也会堂堂正正的,光明正大的到你母后那里提亲。

太姬:好想逃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不在乎礼法,不在乎身份,妫满,你是知道的。

妫满(站起来):太姬,你是一国长公主,我虽身份低微,但国有难,父母在,你我的责任都无可逃避。况且,身为堂堂男儿,我怎可以让你受委屈,就算娶你也得明纸诏书,向全天下证明你是我的。

太姬:妫满,我就爱你光明磊落,一身正气的让我那些旁门左道毫无办法。

妫满:我有我的办法,而且应该能奏效。

太姬:好,磐石无转移。

妫满:蒲草韧如丝。

两人相视而笑。

妫满(认真地):再等我一会,我很快就能到你身边去。我努力了那么久,总算看到了些希望,如果事情顺利……但愿如料想之中。

太姬:你不告诉我自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

妫满(感动):太姬……

碧儿:公主,我们该走了,过一会城门关了就真的回不去了。

妫满:回去小心点,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万一你回去受到责罚,我也不安心。

太姬:那我先回去了。

两人依依不舍,拉着手,终究分开。

妫满目送太姬离去身影。

7. 太姬宫 夜 内

太姬躺在床上,手中握着那个小水罐,侧身而眠。

8. 窑炉工地 夜 内

妫满审视着眼前的新烧制而成的陶器,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开始拿着草绳结网。

9. 皇后宫 日 内

太姬前往宫里给皇后请安,然而一进屋便听到里面隐约说话之声。

进到殿中,太姬发现散宜峰及其母亲坐在一旁,皇后脸上泛着笑容。

太姬:女儿给母后请安。

邑姜:太姬来了,正说着你呢。

散宜夫人:长公主真是出落得越来越标致,几年不见都已是亭亭玉立的美人了,和皇后您年轻时真是如出一辙啊。

邑姜:我都已是徐娘半老了,往事就不要再提了。

散宜夫人:近年来,身体也是大不如前,基本不再出门。今日进宫,还是有一事相提,望皇后娘娘能成全。

邑姜:你我都是姐妹,有何话就直说吧。

散宜夫人:儿子散宜峰自幼和长公主常伴左右,如今我这儿子也大了,天天在我耳边长公主长长公主短,我这当娘的自然是知道他那点心思。皇后娘娘,散宜峰这孩子也是您看着长大的,不知有没有那个福分让他做您的驸马?

散宜峰立刻上前,跪拜。

散宜峰:儿臣自幼便爱慕长公主,如今心意更是随着年月增长日益坚定,才不得不劳烦母亲出驾,提起这门亲事。心急之下,唐突了公主和皇后,还望不要怪罪。

太姬脸色煞白,表情僵硬。

皇后像是不经意般瞟了太姬一眼,随后笑着对散宜峰说。

邑姜:你的性子我了解,自然不会怪罪,我是没有什么意见,何况驸马的人选我早就中意你了。想来,太姬也是心悦你的,青梅竹马,最是欢心。等殿下从孟津回来,我自会帮你说起,若没有差池,那自然是极好的。

太姬:母后……

皇后看了太姬一眼,饱含威仪,将太姬的话止住。

太姬:我略有些不适,先行告退。

未等他人再说,太姬离去。

10. 太姬宫 日 内

太姬在宫内来回走动,躁动不安。

太姬:碧儿,我要出去。

碧儿:公主,您这个时候哪都不能去。

太姬:我等不了了,我再等,我就要嫁给散宜峰了。

碧儿:公主,容碧儿说一句,散宜峰公子也是一番情真意切,您何必走那条艰难的路呢?

太姬:碧儿,是不是母后和你说了什么,不,是你对母后说了什么。不然母后不会这么快答应这门亲事。

碧儿:不是的,皇后娘娘只是问了问您最近的活动而已。碧儿并没有说出妫满和您相会一事。

太姬狐疑的看着碧儿。

太姬:我要去告诉妫满,商量一下怎么办。

太姬刚一踏出门,就被外面的士兵挡住。

士兵:长公主失礼了,皇后娘娘下旨,您不能随便外出。

太姬生气而绝望,将门砰的关上。

11. 山间 日 外

妫满牵着一匹马,马背上驮着草捆包裹的陶器,正在行进。

窑工们跟在后边,身上也背着草捆包裹的陶器。

其中一个较老的窑工,行走艰难而气喘吁吁,脸色甚为不好。

几次三番停停走走,妫满注意到后,停止了行进的脚步。

妫满:大家歇歇。

众人放下身上的草捆,坐在地上。妫满走到老窑工身边。

妫满:您若身体疲劳,其实不必跟着我们来进行这场实验。

老窑工(摇摇头):我若不来,岂不是没有用。以前在纣王那里,若是不动,命都可能没了。有劳动的机会已经是大幸了。

妫满(沉默片刻,一字一句的说):纣王待民,命如草芥,必遭天谴。我们拥护而拼命地是爱民护民的君主,殿下绝不希望自己的子民如此战兢惶恐,况且只要父亲做陶正一天,也会待大家如亲兄弟般。

看着妫满真诚的眼神,老窑工略有些哽咽。周围人听到此话也颇为动容。

妫满握了握老窑工的手。起身逐一检查草捆。

窑工甲:咱们在山路走了几十里,马背上和我们背的陶器都没有破碎,殿下一定会满意的。

妫满背起一个草捆,来回跑起来,草捆在背上剧烈颠簸。他放下草捆,解开草绳。

众人大惊。草捆内的陶器全都破碎了。

窑工:啊!这可怎么办?

妫满蹲下,拿起破碎的陶器,沉思。

妫满:我昨晚想到一个法子,但没真正试过。在陶器之间铺垫杂草,每个之间可以形成结网状,这样可以减少彼此摩擦和碰触,空间预留大些。

众人点头,开始重新捆绑草捆。

做好后,众人试验之后,发现破碎量极其小,大家均兴奋不已。

妫满:这只是第一步,长途跋涉要求一定更高,关于陶器的包装我们还要再想想。

窑工乙(敬佩):妫满,我虽比你年长些,但论仁义,论聪慧,大哥真是心甘服气,我是个嘴笨的粗人,只知道你是个能做大事的人,以后只要你干什么事,大哥绝对跟着不含糊。

窑工们(纷纷):我也是,我也是……

妫满:妫满有你们这群亲人实属幸运,大家都为一个目标而奋斗,这样我们未来才会有希望。

突然远处跑来一个窑工。

窑工:不好了……陶正昏倒了!

妫满脸色一沉。

12. 家 日 内

妫满坐在床边,紧握遏父之手。

遏父:儿啊,切勿此时分心,殿下现如今甲兵不足五万,面对纣王几十万大军,凶险不言而喻。配合殿下的灭商之战,我们可千万不能拖后腿!

妫满:父亲,儿子懂您的意思。绝不会让您这些年的念想付水东流。

遏父:你母亲就拜托你了……其他的,(深深看着妫满)尽人事,听天命。

妫满低着头不说话,随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遏父:你自是知道我在说什么。

遏父眼含笑意,随后病逝。

妫满头深深埋下,母亲发出哭泣的声音。

13. 路上 日 外

妫满一身素衣,走在出殡队伍的前列,表情肃穆庄重,阴暗的天色配合着葬乐格外阴沉。

《龙族的后裔》倾听版

每日持续更新,关注倾听赢姓氏大礼包

电视剧《龙族的后裔》播出时间

●1月6日~4月14日

河南卫视每周日21:00

星光剧场播出两集

●3月25日~4月8日

郑州电视台一套每日20:05

黄金剧场两集连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