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2·悼亡者之瞳 悲剧舞台 Tragedy stage

2019-02-22 20:15:47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2-悼亡者之瞳

一个意大利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了一个中国妞儿,求婚没有安排在意大利餐厅也没有掏出钻石戒指,而是在皇家园林中上演这么一场。

何等苦心!如果路明非是女孩也得答应!

那他又怎么能埋怨别人答应呢?

“这是什么玩意儿?”芬格尔看着楚子航剪开塑料袋,里面密封着两台笔记本。

“施耐德教授派人送来的,是那两个失踪专员的笔记本。里面可能有些有价值的信息。”楚子航说。

“哇噻,楚柯南,你听起来很能打啊!”芬格尔赞叹。

“可惜这一次没法找诺诺帮我们,她的侧写能力在这时会特别有用,”楚子航淡淡地说,“我们两组的竞争,代表了校董会和校长他们的竞争吧?”

楚子航打开两台笔记本,点开IE,开始查看收藏夹和历史记录。女孩访问的80%以上是淘宝,看起来她每天都在淘宝上买东西,从电子产品到可爱的杯垫,她的留言记录也都是“亲发货很及时,给好评”或者“给亲们推荐一个新店,买他们家东西可以有白巧克力送,我不是托儿”什么的;男孩则是一个死军迷,每天都在各种强国论坛上溜达,偶尔访问几个美女图库。芬格尔开始还期待地围观,很快就没精神了,窥视欲消退以后这件事立刻变得无比枯燥,一页页看别人的历史记录就像是咀嚼别人的时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但楚子航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不耐烦,他默默地翻阅着,直到芬格尔的鼾声再次响起。

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窗外夜风呼啸。倦意渐渐涌了上来,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楚子航揉了揉发紧的额角,输入了一串网址。一条旧新闻的页面刷了出来,2004年7月4日,“蒲公英”台风,未知事故,配图是泥泞中一辆伤痕累累的迈巴赫轿车,前挡风玻璃碎掉了,车身如同被硫酸烧灼。

这已经是他第几百次看这条新闻了,几乎每个字都能背下来。他还留着2004年7月4日的剪报,甚至把新闻片段录了下来。他搜集关于那个事故的一切资料,但始终找不到合理的解释,甚至把龙类考虑进去也无法解释。那件事超越了一切的规则,要解释,除非承认世界上有神明和恶鬼这种东西才行。那件事的一切细节都太不真实,唯一真实的是……他失去了那个男人。

后来的事情透着诡异,男人好像从这个世界上被彻底抹去了似的,没有人关心他的消失,没有人悲痛,也没有人好奇。黑太子集团的老板也没有表态抚恤一下家属什么的,不久就换了一台新车和一个新的司机。只有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件东西还记得他。

那件东西是楚子航。

楚子航要求参与这次行动的理由很多,但有一条他绝不会说出来。在这一连串的事情里,他重新嗅到了那个男人的味道。迈巴赫再次出现在雨幕中的一刻,他知道那个神秘的雨夜又回来了。其实那么多年来他始终没有从那个雨夜里离开。

逃不掉的,暴雨的牢笼。

他也并不想逃走,只有找到那个雨夜,找出那件事后面隐藏的一切,他才能真正知道那个男人的生死。这对他而言太重要了。

他关闭了网页,走进洗手间想烧水冲一杯咖啡解乏。掩上门之后,他脱掉T恤,默默地转身,镜子映出他肩胛处暗红色的印记,像是胎记。他确定自己小时候并没有这个胎记,这个胎记是在那个雨夜之后慢慢从皮肤里浮现的,不痛不痒,像是一棵半朽的树。

半朽的世界之树,这是卡塞尔学院的校徽。恰恰是通过这个印记,楚子航找到了卡塞尔学院,多年来他是第一个主动找到卡塞尔学院的学生。

他从手腕上的皮套里抽出昂热借给他的折刀,轻轻刺入自己的手腕,而后握拳,让血液流入洗手池中。血中带着明显的黑,准确地说,是深青色。他的造血机能已经开始更换血液了,被“爆血”技能提升过的血液迅速地侵蚀着昂热为他换的血,这些天他总觉得自己的血管炽热,还好这剧烈的反应发生在他的身体里,没有像发生在空气里那样燃烧起来。

血液的恢复也代表着力量的提升,但楚子航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他一直没有跟昂热说明一件事,“爆血”的技能是无法主动关闭的,就像他不能熄灭的黄金瞳。

这种血液就像是一个魔鬼,当你熟悉了借助它的力量,它也就侵占了你的身体,即使你不主动激活它,它也会令你不由自主地亢奋。它同时是毒药和智慧之果,领会过它魅力的人将无法抗拒它。楚子航终于明白了为何《羊皮卷》的作者惊恐地称这种技术为“魔鬼的启示录”,因此他从不敢流出一份拷贝。

最好这种技术在他这就里结束掉,他只希望自己还有多一些时间,因为还有些事没做完。

他不是不知道苏茜喜欢自己,也不是不懂夏弥的意思,懂了又能如何呢,他已经被魔鬼的手捏在掌中了。楚子航拿出夏弥留给他的那张卡片,默默地读着那个地址,“31号楼15单元201”,一个工厂的小区。想必夏弥的父母就是那种老国企的干部吧?见了面会很认真地问楚子航的家境什么的,带着审视又期待的眼神。可怎么回答呢?其实不该答应夏弥的,只不过没能忍心拒绝。作为一个不知道命有多久的人,没能力做出许诺……

可为什么又答应了呢?

他打开水龙头,把不洁和强力的黑血冲入下水道,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回到桌边。

他打开一条新的历史记录,一个强国论坛里,几个人在接龙讨论“北京地铁隐藏传说”,他缓缓地下拉网页。

“传说:早先只有一线和环线两条地铁,每晚末班车收车后,还要空发一趟列车,全线运行一趟,为的是把那些被修地铁和运营惊扰的鬼魂们送回安息地休息,否则将不得安宁,真否?”

“绝真啊!司机还得全身贴满黄纸徒手倒立着开车,否则会鬼上身嘞!”

“我靠,这手倒立……用脚开么?”

“我证明,我舅舅就是地铁司机,因为长年累月倒立开车,练出一身好艺业,能倒立着用脚包饺子……”

“哇噻,这能吃么……”

“别听这帮人扯淡,不过有个真的地铁传说,一号线地铁西边第一站是苹果园,但是苹果园的站号是‘103’,你们注意过没有?接下来是104、105、106,但是101和102没有。其实苹果园过去还有两站隐藏的地铁,101是高井站,102是福寿岭站,那边特别荒凉,你要是在终点站藏着不下车,就能到那两站。”

“那是原来的军用车站,福寿岭你还能进去,高井站进不去的,其实还有两个更隐蔽的站点,黑石头站和三家店站,还要往西,已经废弃掉了,能够一直延伸到西山军事基地里面,都是文革‘深挖洞’时搞的,整座山的山腹里全部挖空,里面都是老式飞机,飞机可以直接从山里起飞。你们要去看了就知道,无比荒凉,铁门深锁,只有老苏式建筑那种高大的白墙,墙皮都剥落了,通道又长又黑,只有一两盏电灯照亮,一个人都不敢下去。但有无数的平行铁轨,停车和检修用的,空间巨大,一眼看不到边。”

“说得跟你见过似的,那边以前还有通勤车走,现在通勤车都不开了,你怎么过去的?”

“我证明可以过去,但是你首先得自己带一个手柄,到苹果园以后插在南侧从西数第三根柱子脚的一个接口上,输入‘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然后就能进入隐藏模式,还有30条命……”

“我靠,同好啊!我也是这么进去的,里面小怪很强的,光30条命不够的,至少你得满80级双手蛋刀,最好组队去刷!”

“求组队,资深共青团员一名,专修思想政治,有群攻效果!”

然后都是大家白烂的话了,楚子航正要关闭页面的时候,看见一条跟帖,“进入方法看这里……”后面跟着一个链接。

楚子航心里微微一动,点开了那个链接,进入一个漆黑的博客页面,博客的主人似乎开通就没有更新过。楚子航对着那个页面思考了片刻,忽然同时按下“Ctrl”和“A”键,这个键组合是“全选”,页面上的全部文字都被选择并变色,于是隐藏在黑背景里的黑色文字浮现了出来:

“你需要有一张交通卡,一日之间在一线和环线上的每个地铁站进入各一次,每次都要刷这张卡,然后你就会看见卡片变成金色的。刷这张地铁卡,就能到达隐藏的站点。”

“这是什么?”芬格尔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爬过来凑着一起看。

“不知道,但你记得么,那两个专员的工作恰好是每天沿着地铁线在人群中搜索有龙族血统的目标,其中名为万博倩的专员的言灵是‘血系结罗’,对于血统很敏感。”楚子航低声说,“我隐隐约约有了些线索,但还凑不到一起。”

“龙王会隐藏在地铁中么?”

“虽然那里都是空穴,但是地铁隧道其实是人流密度最高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巡视,那里不是合适的藏身处才对。”楚子航摇头,“路明非一直没消息么?”

“连着五天没回来,也许在网吧碰到什么美女了。”芬格尔迟疑了一下,“或者……我听说在你们中国没有暂住证会被抓去挖沙子?”

狗哥指挥着他的最后一支航母编队驶往路明非的主基地。这将是他今天的第十六场败局,这队航母只是表达他“永不言败的抗争精神”而已。路明非家里遍地防空塔,还有可恶的科学球。此时此刻路明非的坦克群已经开始炮轰他的主基地了。

小葉|小说绘

这几天狗哥每天都来找虐,痛并快乐着。打了那么多年星际,《星际争霸2》都要上市了,自以为已经穷究这门学问,如今才发现这个游戏里还有那么多东西自己不知道。他每天早晨都带两个煎饼果子来和路老师共享,深信自己打完这几天教学赛就可以去职业战队了。当然职业战队在他眼里如今已经不算什么了,想起以后战胜那些二流职业选手,还没有被路老师轻描淡写地虐来得块感。

路老师又一次没有让他失望,什么防空塔,什么科学球,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这些……航母战队就被三颗接连落下的原子弹炸平了……这原子弹用得真是出神入化!

狗哥本想过去跟路老师请教一下原子弹的操作,不过猛一抬头,觉得时间不太合适。路老师身边多了一个女孩。

在乌烟瘴气的网吧里出现这么一个女孩不能不引起所有人的关注,穿着白色的布裙子和中跟的方口皮鞋,素净的脸上不施粉黛,眼瞳盈盈欲滴,好像从什么三流青春剧里面走出来的女演员。

女孩进门来四下一扫,直接坐在路明非身边,深情款款地看着他。

路明非有点不自在,瞥了她一眼:“你……”

“你长得好像我表哥……”女孩轻声说。

路明非心说你表哥同意你说法么?

“你能教我打游戏么?我以前都没有打过。”女孩扭动着肩膀。

“我觉得……你去打《泡泡龙》就好了,不用人教。”路明非很紧张。

“别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女孩娇嗔起来,“就是看你觉得好面善,想跟你一起玩玩……”

酒德麻衣戴着耳机监听,听到这里,无力地把头磕在桌上。

她捂住话筒,冲着薯片妞瞪眼:“这是你找来的文艺女青年么?”

“我早跟你说不能选她嘛!你不要看她长得脸嫩,她上一部戏是出的赛金花,再往前一部是出的《秦淮八艳》里的陈圆圆,第一部戏是出的妲己……”薯片妞耸肩。

耳机里传来女孩的款款软语:“你教教我嘛,我以前都不出来玩游戏的,我就是自己在家读一些文学名著。”

“你看什么名著?”路明非在问。

女孩显然愣了几秒钟:“《水浒传》啊,里面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爱情好感人的……”

“她还出过潘金莲,”薯片妞咳嗽了一声,“但是大概只看过剧本,编剧为了出新意把潘金莲和西门庆写成痴恋二人组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按照我们的计划,十八个小时之后,那条龙就该死了。”酒德麻衣指着屏幕上的倒计时,“我们两个小时前就该把路明非打包送往龙巢,但他现在还在网吧里泡着……信不信这样下去我会把那个网吧轰平?”

酒德麻衣和薯片妞在计划的第一步就遭遇到了阻碍,并不很大的阻碍,但很棘手。她们准备打造为顶级的英雄的李嘉图·M·路先生在过去的五天里一步都没有走出过那间地下网吧,饿了就叫外卖,困了就在沙发上睡,和酒德麻衣同步发酵,并且更有甚至,感觉是准备在网吧里把自己慢慢酿成酸奶。酒德麻衣和薯片妞分析这一切都是因为暗恋的女孩要订婚之类的无聊事,但是居然影响到了关系整个人类历史进程的屠龙工作,让人恨得直想冲进网吧一高跟鞋踢在这个游戏宅脸上。

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反复斟酌之后,既然是感情危机,那么替代一段旧感情最好莫过于一段新感情,美人计是引蛇出洞的优先选择。薯片妞表示公司在北京拥有两个演艺人经纪公司和一个模特队,美女环肥燕瘦,要啥样的有啥样的,这帮姑娘都是混演艺圈的,豁得出来,只要付钱,勾引个衰男根本不在话下。于是酒德麻衣按照路明非的审美,选择了看起来有点陈雯雯感觉的小明星,还特别叮嘱她要穿白。

不过看来果真不读书就没知识,潘金莲穿上白裙,也变不成秦香莲。

“这要老娘亲自出马么?”酒德麻衣抓着自己的双马尾,威风凛凛。

薯片妞立刻鼓掌:“你去没问题!你就是那美人计领域的原子弹啊!”

酒德麻衣一愣:“我没这意思,你觉得我现在这蓬头垢面的样子行么?我的意思是冒充他姐姐什么的进去把他捆出来。”

“喂喂!快看!”薯片妞指着监视屏幕。她们在整个网吧内外安装了几十个摄像头。

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监视屏幕上。那是个白裙的女孩,低着头走路,流水般的黑发上别着个蝴蝶发卡。她在地下室破破烂烂的入口前忧郁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陈……陈雯雯?是那只真货么?真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赶快叫我们那假货撤出来!”酒德麻衣震惊了。

“我怎么知道?不过没准是好事呢?旧情复燃什么的,也许文艺娘能帮我们把这家伙从网吧里拉出来?”

狗哥觉得自己的人生出现了一次倒带。五分钟前他看见一个白布裙子方口皮鞋的女孩走到路明非身边坐下,五分钟之后这个镜头在他眼前回放了一遍。

不过仔细看的话,后面来的这个似乎比前面那个忽然蹦起来逃出去的好看些,就是神情太哀怨了,如果不是新失恋,就是刚挂科。

路明非正缩在沙发里看视频,忽然闻见一股熟悉的气息。他吓得一扭头,看见陈雯雯就站在旁边。外面应该是下雨了,陈雯雯一身白裙湿了大半,皮肤半隐半现,低着头,湿漉漉的头发往下直滴水。这时候来不及生出什么绮念,倒有一种见鬼般的惊悚。

“啊……你怎么来了?”路明非赶紧把正在看的视频缩小,这东西给陈雯雯看见可不好。

“没事啦,”陈雯雯轻声说,“以前赵孟华也看色情小电影,我看到过的。”

路明非干笑两声,抓着油腻腻的头,他之前一次洗头还在美国。

“你怎么来了?”他又问。

他上午偶尔打开QQ,看到陈雯雯留言,就一句话说:“明非你在么?”他就回复说:“在啊,在北京,学院派我们过来办点事。”然后他就关了QQ和狗哥连战十六局,杀得天昏地暗,再也没收到陈雯雯的消息。而陈雯雯居然自己找来了这里。他窘迫地刮着自己的头发,想让发型看起来没那么糟糕,同时心里七上八下的,陈雯雯来找他干什么?难道是因为那顿Aspasia的饭吃出问题来了?这么凝重这么低沉……只是吃饭而已啊!连拉手都没有!怎么会有这种“意外怀孕”般的表情啊?

好吧!要相信科学!男女只是一起吃饭是不会意外怀孕的……那么是陈雯雯从此对他情根深种了?之后夜半梦回总是想起他的贼眉鼠眼?终于按捺不住相思之意跑来看他?

听起来这么美好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啊!

陈雯雯低下头,双手抓紧了膝盖上的裙子,微微颤抖起来。这样过了好一会儿,无声无息地,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别哭啊别哭啊。”路明非慌神了。

情根深种的话应该扑上来拥抱才对吧?这越来越像意外怀孕是怎么回事?难道有超越科学领域之外的事情发生?自己有通过吃饭让女生怀孕的言灵?

“老板,一盒纸巾。”他慌慌张张地喊。

老板把一盒纸巾扔在桌上,瞥了一眼这一男一女,满脸不屑:“嗨!能有多大事儿啊?这种事情发生了也没办法,要去正规医院……”

路明非真想把显示器举起来扣他那个猪头上!

“我是没办法才找你的……”陈雯雯抽泣着说,“这几天我找了好些人,他们都不相信我。后来我只好给你QQ留言,好不容易看你回了,我一下午都在QQ上喊你,你也没上线。好在我装了能看IP的QQ,就找到这里来了。”

路明非一愣,看起来自己在求助名单上倒也不是很靠前。

“赵……赵孟华失踪了。”陈雯雯抬起头看着路明非,满眼的红丝,长长的睫毛也遮挡不住。路明非吓了一跳,这得哭多久才能把眼睛哭成这个兔子模样?

“赵孟华失踪了?”路明非有点茫然。这好像应该柳淼淼着急吧?就算柳淼淼无能为力,还有公安局、赵孟华强力的老爹等等镇得住的角色。跟陈雯雯早已没有关系,跟他路明非更没关系。

“你会帮我的对不对?”陈雯雯忽然抓住路明非的手。

路明非没有来得及闪避。他感觉到那双小手冰冷,还在微微地颤抖。他低头看着陈雯雯的手,出了会儿神,忽然无声地笑了。他想起自己曾多少次做梦拉着陈雯雯的手走路,梦里沿河的小路上满是雾气,根本看不清要走到哪里去,可是他走得那叫一个心旷神怡,那叫一个飘飘欲仙,因为他拉着女孩的手呐,温暖的、柔软的手,关键是那是陈雯雯的。可高中时他跟陈雯雯的最大接触也就是递个东西的时候指尖相碰,就是这样都会暗爽半天。居然就这样被一把抓住了?还抓得那么紧,好像怕他甩开不理。

他在陈雯雯手背上拍了拍,点点头:“嗯,我会啊,我们是同学嘛。”

陈雯雯擦了擦眼睛,沉默了很久,轻声说:“赵孟华是九天前失踪的,大家都在找他,什么线索都没有。但是他失踪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就半分钟不到,说他被困在地铁里了……”

随着陈雯雯的叙述,路明非头皮阵阵发麻。这听起来根本就是个闹鬼的故事,难怪没有人相信陈雯雯。一个本来有点文艺有点神经质的女孩,在前男友忽然失踪的时候跑去给人家讲鬼故事,不被轰出来才见鬼了。所以她只能来找路明非,路明非是唯一一个她说什么都会点头说好的人。

其实路明非也摸不着头脑,他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陈雯雯说完了,路明非还是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陈雯雯这才注意到路明非一脸颓唐,脸似乎好几天没洗了,头发乱糟糟的,全然不是上次在Aspasia见时的样子,好像那次晚餐只是一场幻觉。她又一次哭了起来,这一次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惊恐,眼前这个路明非绝不是她上次见的那个有路子有本事的家伙了。他和以前一样是个衰仔,这种时候一个衰仔又有什么用?

“我我我我……我会帮你的,我想想办法想想办法!”路明非赶紧说。

“真的?”陈雯雯得到这个许诺略微恢复了一些信心,她抬起眼睛有些怯怯地看着路明非,无声地笑笑,眼神里有一丝哀婉,“我这样跑来求你,是不是很难看?”

路明非迟疑了片刻,“我没想到你还那么喜欢赵孟华……”

“开始也很恨他,觉得以前自己喜欢他就是瞎眼了,谁都比他好,恨不得以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陈雯雯低下头,轻声说,“可过了很久,很偶然的时候,忽然又想起他来,一想就没完没了。以前的事情都从心里涌出来了,还是那么好。你要是跟什么人在一起过就明白了……那是你的时光啊……一起的回忆一起的时光,那是你自己的东西,你怎能说它不好?你不能把它给丢掉的,否则它就像被爸爸妈妈丢掉的小孩子那么可怜……”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