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132-133

2019-02-26 16:12:21

但为君故(36)

恺撒和酒德麻衣眼睁睁地看着芬格尔像一枚圆润的弹珠那样在冰面上滚动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笔直地滑进了科考站……    两个人都惊呆了。    即使是踹他下去的酒德麻衣也并未期待这样的结果,本以为他随便翻个身探个爪增加点阻力就能在冰面上停住的……芬格尔也不是没有翻身探爪,那简直是一条出闸的猛龙或者受惊的野猪在冰面上翻腾,可能是陈年老冰的表面实在太光滑了。    一阵裹着冰渣的狂风扫过科考站,恺撒举着望远镜扫视那座建筑的每一处,没有一丝光一丝暖气,不见任何生命的痕迹,简直就是一座坟墓。    连活蹦乱跳的芬格尔滑进那座坟墓之后都没再发出哪怕一丝声响,像是被那座科考站给吞噬了。    可是忽然间,科考站里传来芬格尔豪爽的大笑,“都进来吧!安全得很,那些蛇都死了!”    恺撒和酒德麻衣对视一眼,同时抽出了冰镐。借着冰镐的帮助,他们无声地滑下冰脊,匍匐前进,越过倒伏的铁丝网墙,摸进科考站。    科考站的主建筑比远看时还要高大,是一座堡垒式的两层建筑,甚至有挑空的大厅,大厅正面是聚酯材料制造的采光墙,时间久远已经粉化了,只剩下铝合金的框架。大厅前同是聚酯材料制造的伟人雕塑也严重地风化,看起来倒像是被阳光晒化的雪人。    芬格尔正直挺挺地站在伟人雕塑前,挺胸腆肚,看气势比那座雕塑还要伟岸。    顺着他手指所指看过去——其实不用他指恺撒和酒德麻衣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一条体型略小的巨蛇被一柄鱼叉狠狠地钉死在雕塑上,浑身挂满了冰棱。    它临死的时候想必是极其地痛苦,尾部狠狠地缠在伟人身上,令这具雕塑远比雕塑家塑造它的时候更有暗黑的艺术感。    那道冰脊位于科考站的背面,所以恺撒通过望远镜观察的时候一切都正常,然而此刻他们站在科考站的正门前,也发现这根本就是一处冰封的战场。    数不清的蛇尸分散在四周,更有蛇尾从主建筑里面拖出来,这场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一切都被冰封了,却又如此纤毫毕现,恰如它刚刚结束的时候。    恺撒和酒德麻衣对视一眼,眼中都写满骇异。    两人俯身前行,翻过铝合金框架进入主建筑。这座不可思议的建筑是用某种聚酯纤维的复合材料搭建的,重量很轻,强度很高,使得这种冰盖上的大型建筑成为可能。    芬格尔举着燃烧棒跟在后面,迈着方步,俨然领导下到基层视察工作。巨蛇都已经冻成冰坨了,他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而这正是酒德麻衣和恺撒越发小心谨慎的原因。    他们都跟巨蛇作战过,明白这些对手的强度,以他们的能力,遇上这些巨蛇都是生死战,到底是什么人能如此大规模地屠杀巨蛇。    那柄插在伟人塑像上的鱼叉甚至暗示着那个人只是随手使用了触手可及的工具,一座位于北冰洋的科考站,备上几把鱼叉并不奇怪。    但他们也未阻止芬格尔点亮燃烧棒,首先以对手的能力,如果还藏在这间科考站里,他们就算保持安静也没用,其次他们也确实需要照明。    满地都是蛇行的痕迹,墙壁上还残留着弹孔,正如酒德麻衣所说,那支探险队曾在这里跟蛇群枪战。    看不到尸体,不过这个不难理解,即使有过尸体,也只能埋葬在大蛇的肚子里。    恺撒拔出狄克推多,从墙壁上挖出一枚弹头来,对着光认真地看了看,收进口袋里。    酒德麻衣则沿着墙壁巡视,试图找出更多的蛛丝马迹。从现场看情况是很明朗的,那支探险队疲惫而恐慌地来到了这间科考站,他们曾经在这里短暂地驻扎过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十个小时。科考站封存之时把救济物资也都打包留下了,还有小型柴油发电机组和充足的柴油,以示苏联对全世界北极探险者的慷慨支持,而这些设备都已经被打开了。他们甚至曾经在某几张床上短暂地休息过,凌乱的床单足够说明这些。有人祈祷过,丢下的祈祷书可以说明,祈祷有很多人参加,熄灭的蜡烛可以说明,一场由很多人参加的祈祷,应该是虔诚又恐惧的。    长波通讯设备暂时还没有找到,不过那台设备的体积不小,应该不至于能带着逃走。    不久之后蛇群就追上来了,它们虽然能像鱼那样在冰下潜泳,但科考站下方的冰架还是厚实坚固的,它们无法穿透,就只有从很远的地方登上冰面,汇聚而来。探险队应该是留有观察的人,因此他们提早知道了蛇群的到来,还有时间布置工事。这些人里有职业军人或者有人曾经是职业军人,工事布置得很专业,以他们携带的武器,一个连的人也未必能快速拿下这座坚固的科考站。但是蛇群的进攻方式和军队完全不同,他们的工事跟纸糊的也没区别。    他们陷入了极大的恐慌,探险队中有人通过长波发射器联系了酒德麻衣,声称自己已经关闭了英灵殿。    但意外出现,援军到来,帮他们打退了蛇群的进攻,蛇群留下一地的尸体撤退,这帮人一路往南逃,直到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才被利维坦干掉。    这要是个探险故事应该说是惊险刺激跌宕起伏的,但也未免太惊险,太刺激了。    恺撒摸出口袋里的弹头丢给酒德麻衣,那是个丑陋的铅灰色的小金属团,跟普通的子弹截然不同。    “贫铀弹头的大口径子弹,我可以理解你的科学家们携带武器,不过特别带了破甲性能最强的子弹,未免准备得太充分了。”    酒德麻衣皱着眉头,把玩着那枚子弹。    所谓贫铀弹头,是含有核燃料废料“铀238”的弹头。它的微量辐射并不足以快速地置敌人于死地,但它却有着极强的穿甲性能,美军装备贫铀穿甲弹的A10攻击机加起来已经摧毁了上千架坦克。对上巨蛇们坚硬的蛇鳞,这东西当然也是很有效的,如果被蛇群攻击的时候他们有这类子弹,酒德麻衣和芬格尔也不必辛辛苦苦地用白磷手榴弹一条条炸了。    准备贫铀子弹,说明探险队意识到自己会对上某种装甲坚厚的目标,北极圈里自然是不会有坦克的,所以恺撒说他们准备得太充分了。    “如果诺诺在的话……”恺撒下意识地说。    “我知道你未婚妻的侧写能力很出色,”酒德麻衣直接打断,“但我也有我的办法,我能让死人说话。”    “让死人说话?”恺撒和芬格尔都没明白。

但为君故(37)

柴油发电机组哒哒哒地运转起来,科考站上下都亮了起来,送风管道里吹出了微暖的风。    苏联科学院当初想必是本着这个地标式建筑物要在北极点附近屹立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做的设计,虽然已经封存了几十年,可一旦开动柴油机,它就回复到了运行中的状态。    电动隔热板降下,封闭了年久失修的门窗,这个设计想必是应对极端气候的,外面即使是十二级的狂风零下百度的低温,这间科考站仍然会是人类在极寒地狱中的坚固堡垒。    三个人把蛇尸中凡腹部肥硕的都拖到了大厅里,体型最大的几条重量不下十吨,好在他们在仓库里找到了一台履带式叉车。    “那支探险队的队长,拉尔夫,那帮冻死的人里没有他。他就是那个用长波发射器跟我通话的人。他是个好领队,只有一件事能让他放弃自己的团队……”酒德麻衣说。    “死了。”恺撒说。    “没错。所以我猜他就在某条蛇的肚子里,如果这些蛇很快就被赶到的援军杀了,那么拉尔夫应该还来不及被消化掉,我得把他挖出来。”    “挖出来有什么用?那家伙是你的男朋友么?你要挖出来给他办个葬礼?”芬格尔说。    碎嘴归碎嘴,他正擦拭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消防斧,满脸变态狂魔的凶恶。    “真能挖出来再说。”酒德麻衣一把抓过芬格尔手里的消防斧,上去在一条大蛇的鳞甲上敲了敲,火星四射,像是铜铁敲击之声。    它们的鳞片本就坚硬,何况还没有完全解冻。    “这东西还不够用,”酒德麻衣说,“我们还得找找看电锯和乙炔喷枪之类的东西。”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三个人穿着塑料薄膜的雨衣,恰如电影里杀人狂魔的造型,把所有腹部硕大的巨蛇拆解了,从中拖出了两条大型金枪鱼和三具尸骸,还有几条大蛇则纯粹是肥硕,切出的是暗黄色的脂肪组织。真正指导这个工作的人却是酒德麻衣,芬格尔连续呕吐了几次,恺撒也没能控制住,唯有酒德麻衣神情清冷,好像那根本不是血肉,而是在干伐木工的活儿。    恰如酒德麻衣预料的那样,尸体仍然保持着生前的模样,甚至能看出他们临终之前恐怖的表情。    “这个是拉尔夫了。”酒德麻衣看着第三具人体从大蛇的食道里被拖出来,终于点了点头。    拉尔夫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身上的防寒服已经被大蛇的酸液消解了部分,连带着身上的背包。    酒德麻衣的目标恰恰是那个沾满黏液的背包,从里面她翻出了一本蜥蜴皮面的笔记本。    “拉尔夫是个严谨的考古学家,受过最严格的专业训练,但他同时也是个神秘主义的爱好者,所以被正统的考古学界看作异端。他有个记笔记的习惯,永远会把最重要的事记在随身的笔记本上,以便时候整理成论文。”酒德麻衣擦拭着笔记本封面上的黏液,好在它被放在封口很严的包里,否则纸张这样脆弱的东西不可能幸存。    笔记本打开,他们回到了那支探险队的视角,去重看那场神秘的探险行动。    笔记本的内容包罗万象,但基本是笔记体,只在必要的时候以注解的方式阐发拉尔夫在学术方面的思考。虽然早已说好这些东西是归属酒德麻衣的,但她还是坦然地在灯下和恺撒一起阅读这册笔记本。芬格尔则一屁股坐在一条大蛇的尾巴上,喝酒来压下胸中的那股子恶心。    “……风平浪静的一天,海面上仅有少量的浮冰,我们遵照雇主的指示,继续横穿巴伦支海……”    “……这将会是人类历史上继皮尔里抵达北极点之后最重要的北极探险,我们不仅会探索冰面上的世界,还会聚焦冰下的深海……”    “……我们尾随一群独角鲸航行了两天,仍然没有值得此行的发现,尊重雇主的要求,我们将转向西北,擦过斯匹次卑尔根群岛,进入格陵兰海……”    “……不得不说,我不喜欢这种暴君般的雇主,但我并不后悔接受这次的雇佣,对我来说打开了新世界……”    “……遇到了我这辈子航海所见的最浓密的海雾,恰如雇主所说的,我们会遇到经验难以解决的问题。雾气中我们的通讯设备和导航设备全部失灵,雾气粘稠得像是液体,我们的声纳探测到巨大的生物群在我们的下方游动,不亲眼见到那些信号的人不会相信,那简直是繁华的大都市!”    “在雇主指定的地点下锚之后我们进行了水下探索,得到了两块金属碎片,语言学家会解读它们的。”    “多数人都不相信语言学家的解读!我们甚至争吵起来,但他的解读像极了雇主预言的。”    酒德麻衣的神情越发地严肃起来,恺撒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但并未说话。芬格尔觉察到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也凑上来一起看。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喜欢这种暴君式的雇主,但魔鬼总是洞悉世界的秘密。我们决定继续向北航行,我想亲眼看看那座岛屿。”    “今天的海水是翡翠般的绿色,我们怀疑是否海水中密布着绿色的微生物,但检验结果并没有。我感觉我是个阿拉伯人,航行在辛巴达曾经到过的大海上。”    “恐慌的情绪在一些人之中蔓延开来,我们不得不把为首的坎贝尔先生囚禁在他自己的船舱里,他说我们接受的是魔鬼的旨意。但在科学的真理面前,神和魔鬼都要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