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西游记》中龙族特殊的生存技巧

前文提到孙悟空在菩提祖师处学了一身的本领,回到花果山后,打败了侵扰此地的混世魔王,建立了花果山武装根据地。之后孙悟空觉得兵器不顺手,在赤尻马猴和通臂猿猴的指点下,来到了东海龙宫讨要兵器。在这个情节之中,东海龙王好几处的表现都非常奇怪。

东海龙王为什么这么害怕孙悟空?

首先,当孙悟空来到东海龙宫要兵器时,龙王对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邻居非常客气,甚至客气过了头。原著第三回《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写道:东海龙王敖广即忙起身,与龙子龙孙、虾兵蟹将出宫迎道:“上仙请进,请进!”直至宫里相见,上坐献茶毕,问道:“上仙几时得道,授何仙术?”

一个不速之客来敲门,理应先问一问找谁、有什么事,但是龙王不光自己,还带着龙子龙孙和部下一同出宫,相当于地方单位领导带着下属和家人儿孙一起在单位大门外迎接,规格非常高。如果是迎接大领导,这种阵仗也说得过去,但是来的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东海龙王之所以这么客气,源于他内心的恐惧,这恐惧的根源,是整个龙族堪忧的生存情况。

龙族生存现状调查报告

纵观整部《西游记》,龙族有两个特点:第一、成员庞大。第二、地位低下。

成员庞大,体现在龙族可以随意繁衍。在西游神话体系中,神仙们绝大多数都是单身。神仙们一旦思凡,想过夫妻生活,就会触犯天条,受到严惩。比如二郎神的妈妈、玉帝的妹妹思凡下界,就被玉帝压在了桃山底下,最后被二郎神劈山救出。偏偏龙族却不受这个限制,如被斩首的泾河龙王就生了九个儿子,北海龙王敖顺说:“此正谓龙生九种,九种各别。”

而且龙族可以靠出身上位——只要有龙的诞生,天庭就要安排职位编制,委任其管理一方水域。不断庞大的龙族,给天庭的组织部门带来压力,如何给他们分配工作就成了老大难。所以《西游记》中就出现了荒唐的一幕,不仅江河湖海有龙王,甚至连一个水潭(碧波谭万圣龙王),一口水井(乌鸡国八角井井龙王)都有龙王。

地位低下,体现在龙族一直是天庭的严打名单。白龙马本来是西海龙王三太子,出身不算低,只因烧了殿上明珠就被父亲西海龙王大义灭亲,吊在空中打了三百,是观世音菩萨求情才保住小命。泾河龙王擅自改了降雨的时辰和水量,就被开刀问斩。请注意,泾河龙王砍脑袋的地方叫做“剐龙台”,天庭对于犯事的在编人员处罚一向都很严厉,但是专门为一个族群设置一个处决的地方,可见是具有针对性的了。

(当然,我还是宁愿相信出现在平息了大闹天宫事件之后,出现在神仙们的庆功宴安天大会上的“龙肝凤髓”只是一个成语,用来修饰珍馐美味,而不是真的“龙肝”,否则龙族真的就太可怜了)

所以以东海龙王为首的龙族的处事原则一直谨遵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但是这样恶劣的生存处境早就让龙族心中窝火。

东海龙王真的不想让孙悟空把金箍棒取走吗?

金箍棒的官方资料显示,是太上老君冶炼的神铁,大禹治水时借走,作为用来测量江海深浅的定子。原文第三回《四海千山皆拱伏 九幽十类尽除名》中,龙婆、龙女道:“大王,观看此圣,决非小可。我们这海藏中那一块天河定底的神珍铁,这几日霞光艳艳,瑞气腾腾,敢莫是该出现遇此圣也?”龙王道:“那是大禹治水之时,定江海浅深的一个定子,是一块神铁,能中何用?”

大禹当年为什么要治水?因为洪水泛滥。而水域一直是龙族的管辖范围,大禹治水发生在上古时期,上古时期的那次洪水,是不是龙族发动的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定海神针是人族借了神族的势力来控制水患的,换句话说,就是镇压水域的。广袤的东海,龙宫的后庭里一直插着这根又粗又大又长的东西,时刻提醒着龙族,好好看管水域,搞得东海龙王十分难受。这根东西是龙族的耻辱柱,龙王巴不得有人把它取走,所以下文我们也没有看到东海龙王对孙悟空取走它有什么实际阻拦行为。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就更奇怪了,孙悟空得了趁手的兵器,又跟东海龙王索要披挂,不给就要动手。东海龙王于是擂鼓撞钟,四海龙王到齐,这个擂鼓撞钟东海龙王介绍说是紧急情况下用来召集四海龙王用的,闻讯匆忙赶来的南西北三海龙王给孙悟空凑了一套装备。原文北海龙王敖顺道:“说的是。我这里有一双藕丝步云履哩。”西海龙王敖闰道:“我带了一副锁子黄金甲哩。”南海龙王敖钦道:“我有一顶凤翅紫金冠哩。”这太奇怪了,你们不是明明听到紧急集合令才急忙赶来的吗?为什么一下子就拿出了装备?还都不带重样的?

这只能说明一点——他们早有准备。或许是他们早就探听过邻居花果山的动静,或许是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具体情况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看到孙悟空得了武器和装备扬长而去。

其实对东海龙王来说,金箍棒被“抢”走他是非常乐意见到的,但是他的身份毕竟在体制内,所以他还是要老老实实地给天庭打报告。并且,东海龙王在给玉帝的上表中,将孙悟空在龙宫的行径彻底描述为明抢,还添油加醋了很多细节,这样一来好为自己的失职开脱,二来将这件事推到自己的最高领导玉帝的面前,将一将玉帝的军,看看他怎么处理这件棘手的事。

龙族如何逆袭?

面对龙族地位的地下,面对天庭的残酷打压,龙族自然是想改变这一局面的,所谓穷则变,变得通,通则久,而他们的做法是,不走天庭的门路,转而走佛派的门路。这其中,龙族主要的巴结对象是观世音菩萨。

这在原著中体现在好几处地方,首先,观世音菩萨身边有一位善财龙女,后来因为观世音收了红孩儿做善财童子,善财龙女的职位就变成了捧珠龙女。龙女自然是龙的女儿,观世音菩萨愿意收龙女做自己的贴身办事人员,且在红孩儿之前负责财务工作,足见对龙族成员非常信任。

再次,原文第四十二回《大圣殷勤拜南海 观音慈善缚红孩》中,孙悟空请观世音菩萨降服红孩儿时,观世音用玉净瓶装了一海水在其中,化作甘露水浆,好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原文菩萨道:“常时是个空瓶,如今是净瓶抛下海去,这一时间,转过了三江五湖,八海四渎,溪源潭洞之间,共借了一海水在里面……”用瓶子装海水,直接下去装一瓶子上来就好了,但菩萨是“转过了三江五湖,八海四渎,溪渊潭洞”,恨不得把天下的水域都走个遍,这不是简单地给玉净瓶加戏,这说明观世音菩萨在龙族很有面子,两家交情不浅。

龙族的努力毕竟没有白费,小白龙要问斩时,观世音菩萨主动求情保了小白龙的命,并委派他在佛教牵头、天庭支持的取经项目中充当脚力。最终,在取经小分队抵达灵山之时,白龙马进了化龙池,恢复了真龙之身,原文“揭谛引了马下灵山后崖化龙池边,将马推入池中”。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龙族,佛教这边专门准备有热气腾腾的豪华VIP洗浴池化龙池,而天庭那边,只有鲜血淋漓的剐龙台,两相对比,龙族的处境一目了然。

龙族对佛派的投靠,还表现在在整个取经路上,对于师徒四人,尤其是孙悟空的有求必应。龙王虽然只能根据天庭的旨意来大面积地下雨,但是却有一点小小的“私雨权”,可以在很小的范围内短时间地下一点雨。降服红孩儿时,孙悟空去请东海龙王降雨灭红孩儿的三昧真火,东海龙王欣然前往,还主动叫来了三个兄弟一起上阵;在车迟国与三位大仙斗法,比赛求雨时,孙悟空又请来了四海龙王;孙悟空为患有“双鸟失群之症”的朱紫国国王做了“乌金丹”,要“无根水”做药引子,又是去请来东海龙王打了几个喷嚏(龙王打喷嚏的唾沫就是“无根水”)。

如果说孙悟空在取经路上,每当遇到什么他自己搞不定的困难,第一个他想到要去找的是观世音菩萨,那么排名第二的非四海龙王莫属了。几位龙王频频客串,为取经工程添砖加瓦,表明了他们的立场,为自己找到了有实力的靠山;对于佛教来说,通过对前来投靠的龙族的提携,可以对广大水域势力进行权力渗透,完成新一轮布局。就这样,佛派和龙族达成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始终保持高度政治互信。神话世界的新形势下,灵山和龙宫面临新的机遇,双方共同谋划合作新蓝图,续写了灵龙关系新篇章。

往期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