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镜像杂货屋 | 《龙族》:专长做梦

2019-03-11 05:39:35

专长:做梦

《龙族》

写在前面:青春文学不管好坏,都是陪伴很多人童年甚至青春期的存在。《龙族》作为填不上的大坑,至今仍是许多人心中不灭的白月光,其中最为宏大当属《龙族3》。

有听歌的习惯,就决定给书里的人物配上BGM,这样就好像,他们是属于我的。因为本书范围的限制,我只选取了日本家族中最得我心的成员和第三部才大放异彩的小皇女零。很多非常喜欢的人物没有写,因为他们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如果选择BGM当然希望可以涵盖人物的所有。

书中细节可能涉及较多,回忆不起来就随缘吧。

稚生&樱

输入标题

输入标题

想法始于想为稚生和樱找个像样的BGM,好记录这对习惯坚毅沉默的恋人心底也有美好的情愫和天真的念头。随机着歌单,满意一首俄罗斯后摇《summer is you》。

啊,是啊,本想找一首和式曲子的,可听到这首后摇就动摇了。

开篇一点点隐秘和缱绻,让人心动,想到稚生看似平常的关心和樱为稚生披上的外套;轻快起来,像稚生的风衣在风中翻飞,乌鸦和夜叉开着无聊的玩笑,今天没有坏事情;激烈吵闹的部分合上黑夜里的斗争,激烈后的平静是樱跪在稚生身边为他撑伞,与你共担世界是我荣幸之至;吵得变本加厉,照见樱在塔尖上的英勇和稚生面对稚女的痛苦;曲曲折折尾声还是绕回了隐秘和缱绻,与回忆是绝配,我们怎样相遇,怎样刀尖上跳舞,怎样享受染过血的阳光,怎样聊彼此都该何去何从,怎样在对方眼中寻找力量,怎样共同捍卫这个世界。

我深知这城市美丽,可我只能在黑夜中隔着雨幕观赏。

明明是两个都很弱小的人啊,却莫名搭上这首还算有力的曲子,工作职责就是清除最危险的人,可以相配的音乐也很难轻松吧。

再听一遍低低沉沉、扣人心弦的前奏,像是樱和稚生的相遇,想稚生饮酒时沉眸望着的雨景,像樱把自己化为稚生的影子,像和室里樱无数次给出的简洁利落的报告与承诺,音色低沉,像女孩付出所有去保护这个苍白坚毅的男孩,对方撑着自己的肩膀用尽全力只想再站直一些。

不美好,但打动人;不出彩,但这是他们的全部。

想想樱和稚生并肩看雨的夜晚和樱偶尔垂下的睫毛,觉得这就是全部了,无声而艰辛的全部,也很美啊,不是吗?

还有一点点既定绝望感,恐怕是天命使然,棋局使然。

最后的最后啊,稚生,剧透预警。黄泉的劲头不会有人给你准备你最心仪的那几款防晒油,但会有残妆未卸的稚女踩着你的影子追上你,前方正有一个女孩撑伞等在尽头,没人知道她等了多久,她有千万种样子。但此时的她一席忍者的黑衣,黑发如瀑,四月的落樱如雨,划过黑色的伞面。你只有开心地朝前走去,毕竟和防晒油相比,还是美女更要紧些。

这首完全不记得的歌最后竟然被配给了零,实在是意料之外。

但又像是不可抗力。

曲子轻盈可爱,但隐隐有着不可言说下的安静,忧伤说不上,诡秘说不上。像是萝莉面庞上一双清冷的眼睛,很深很深,有着一个被珍藏的故事。

闭上眼睛,穿着中世纪墨绿色镶边小白裙的小女孩在如镜的大理石上一步步轻盈地旋转向你,冰蓝色的眼睛清澈而深邃,空无一人的城堡宏伟精致,和它所装载的金装古籍一起,似乎沉睡了千年。

这个小小的、古怪的、安静的女孩不会是零,零是小皇女啊,该是冰冷又高贵,有着强大的气场。

那女孩还在一点点旋转着靠近我,不知是哪个时期的舞步,优雅从容。我们之间的距离在缩短没错,可实际上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伞形裙摆可爱地轻轻摆动,却看起来孤独又脆弱。

但又没什么可以触碰她,因此她又显得如此坚不可摧。

女孩在舞池中央旋转,合上眼睛。

我突然隐约觉得,就在这城堡的角落,有一只叫佐罗的小熊静静地躺着。沉默的讲故事的方式和沉默的讲述者本身就是个故事。

女孩没有停下跳舞,可却感受到了我的存在,在我想到小熊的那一瞬间。

她的肌肤细白如瓷。

望向我的眸子沉静如西伯利亚的冰原。

潜藏着孤独的聪慧和危机。舞步滑过宛如冰刀。

输入标题

输入标题

输入标题

输入标题

是首蛮欢快的电音,怂逼路明非和注定生而痛苦、死而悲惨的小哑巴,这首歌怎么看都不是那个味儿?

我就开始设想啊,不要鼓,用钢琴、竖琴、小提琴什么的,加些笛子,一定要是首很日本的曲子,让人想到斜晖中青黛色的山影;想到早樱在蒙蒙亮的空山中盛放,又在第一位观赏者到来之前凋落;想到无休无止的黑夜和告别,黑暗中明亮的眼睛一点点黯淡。凄美、哀伤、悲凉,这样的词都不好,都不能贴切地描述出来我的小哑巴的气息。但我希望找到那样一首曲子,里面会有绘梨衣的影子,总是很安静的绘梨衣,乖巧又聪慧的绘梨衣。

听了很多,丝毫没有找到绘梨衣的痕迹。绘梨衣啊,你真的是那样吗?

都怪我自私又武断,坚信你是个不同寻常的可怜妞儿。

其实你只是个寻寻常常的女孩子啊。

听着这首歌,我总会想到读书时想象到的那幅画面:红色的长发直直垂落,那就是她本来的样子。风撩起两边的发丝,女孩精致的面庞正迎着微风微微仰起。风总会带来有趣的消息和气味,女孩细细感知着疾风,用目光飞快地触摸和记忆着道路、群山、夕阳和身边的男孩。车速提到惊人的速度,女孩感到开心,哪怕身体的痛苦难以忍受,整个人都要紧紧蜷缩起来疯掉,可她还是安安静静地用目光打量这温柔的世界,向最美的地方疾驰而去,红发翻飞。那一刻,你猜测她身上也有了少年的轻狂了,或许?可她只是逃出来的小兽,风告诉她的都是她不曾享受的自由。

她难过,可却不愤世,这是绘梨衣的善良。

她知道结局,却努力抓住所有触摸世界的机会,这是绘梨衣的可爱。

她轻轻拥抱男孩,可夕阳还是沉下去了,这是绘梨衣的无奈。

这不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吗?喜欢着小白裙和罗马鞋的小姑娘。

哪怕知道曲子会结束,可每一个音符都必须演奏到最适度的快活、憧憬,来承担我那么多、那么急切的渴望,和一点点无人察觉的绝望。

《If Only You》难道不是最合适的吗?

曲子里是无休止的发问:这真的存在吗?你会离开吗?一切都将结束吗?

总喜欢在雪中、人潮中、眺望远处的繁华灯火时听这首歌,这时人的状态总是自由放松、欢欣愉悦的,脚步有些快,心底有着没来由的急切。只是随着音乐起起伏伏之间也会没来由地隐隐难过,思绪飘飞。

一直奇怪着,它的魔力究竟在哪里呢?

原来是你啊,你藏在这里。

风中的绘梨衣,希望下的绘梨衣,在玩具上写下名字的绘梨衣,开出巨额支票只希望小樱花留下来的绘梨衣。

幸好,我最终还是找来了,我的小哑巴啊,笑一下吧,你一个人,得多寂寞啊。

,选择这首作为全书的BGM。

逝者如斯,生者只此往矣。

所有人最美的时刻都在这曲子里走一遭,多少人的相遇和盛放是那样动人却不为人知,值得观众的热泪来为其做万字注脚。

暖意与伤感并存,这群可爱的普通人的故事都能找到章节来安放,无论以多么支离破碎的顺序。

大家笑起来肯定很有趣,甚至有些人要笑的别别扭扭、不忍直视。但笑容出现的那一刻,太阳也要破云而出,毕竟无论经历什么、失去什么,总觉得你们是一群本应该生活在阳光下的人,看樱花开遍,世界是一副温柔面孔。

因为大家都是这样努力,这样坚定。

这样在怀疑中坚守,热泪化作梦境中的雾气,醒来仍是手握权柄、冷静坚毅的勇士。

明明是这样迷茫、害怕和绝望。

风魔家主说得对,大家都是普通人啊。

黄泉之路是四月初霁的樱道。

生者抬头时,仍是那位勇士,只是同伴已然离开。那一瞬间,几乎是想捡起他们落下的断刀随背影而去的吧?樱道该有多美啊,可是不能追。

少年的背影在斜阳下拉长,头发细碎被风拨乱,脚步虚浮间会想起世上最后一位绝世歌伎和最后一只未爬出水坑的象龟吗?

会想到世上最乖的小哑巴吗?什么都可以忘记啊,却不能忘记她的名字。她的世界里的所有事物都被写上了她的名字,只怕你身上也有啦,在全世界知道之前。

再怎么说,大家也都很可爱。

暖意也好,悲伤也罢,那么多情绪一首曲子不可能那么严丝合缝地表达,但已难得的贴切。听至最后,甚至还有一点从容和思念?

稚女啊,这样现代的曲子你可和着起舞吗?我这样期待着。

输入标题

输入标题

写在最后:《龙族》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属于他的小世界,想必卡塞尔学院也是无数人心中的梦想殿堂。你的呢?是漫威的平行宇宙?是柯南的推理世界?还是鼎盛时期的大观园?苏轼笔下只属闲人的如水月色?

就像我,年龄已经越过了毕业的红线,可还是心心念念在每一个开学季等着邓布利多这个糟老头子来接我。

不管它长什么样子,有什么有趣的故事,重要的是,我们每个人都该有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在那里,每阵风都可入画。

而你,会比清风更自由。

文案:陈滢

编辑:陈滢

审校:许亮 华金晗 范汀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