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2·悼亡者之瞳 第十八幕 迷宫 Maze(6)

2019-03-14 05:06:31

说给你听

小葉|小说绘

龙族2-悼亡者之瞳

路明非默默地看着这两人双目对视,万博倩的眼睛里有大滴的泪水映着光滑落。

大概像是蜡油那样烫吧?路明非胡思乱想。是哦,就是那种感觉吧,想要做一件什么牛逼的事情,对你证明一切。就像是恺撒在微博上搞活动,让全北京的人帮他找一辆红色法拉利,然后带着摄影团队深夜溜进颐和园去拍求婚,还跃入冰冷的湖水尽展英雄救美的豪情,这视频传出去值得全世界情侣模仿,每个女孩都会因为这个“证明”而相信诺诺会跟恺撒一起开心幸福……就像他卖掉了四分之一条命,换来那些逆转胜负的作弊密码,对诺诺大声说“不要死”……想起来蛮韩剧的感觉。

只是有的人有资格去做这个证明,有的人没有罢了。

有资格的人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高幂成功地把他的全部筹码输给了路明非,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在学院里的种种故事,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我相信你有办法,你能出去,那你能尽你的全力把博倩也带出去么?我知道这有点难,但是S级应该可以做到。”

路明非扭头看着路鸣泽,路鸣泽耸耸肩,一脸“关我鸟事”的表情。

“我会尽力。”路明非说。

赌局白热化了。路鸣泽已经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睡着了,但他就是幸运女神的化身,他在,好运就死跟着路明非。

路明非的面前已经有七百多个瓶盖了,按照这个迷宫的规矩,赢到一千个他就能离开,其实他早就能做到了,但是如果他肆无忌惮地挥洒好运,万博倩就会跟着荷官挂掉。

路明非试着给万博倩送筹码,但是送来送去万博倩也只有三百多个瓶盖,这女孩的数学显然也很不错,但是跟好运比,数学什么的根本就是渣。

路明非手里是一张红桃“A”和一张方片“A”,明牌已经亮出了四张,方片“9”、红桃“K”、方片“8”和梅花“A”。

路明非已经有了三条“A”,这种牌加上无敌的好运,胜算几乎是100%。但他不能show hand,那样万博倩就会输光所有筹码。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小赢一把。

路明非推出100个瓶盖,“跟!”

万博倩立刻会意,也推出100个瓶盖,“跟!”

荷官的九个脑袋分为两群,一群去数万博倩面前的筹码,一群去数路明非面前的。这东西丑虽丑,倒是尽职尽责。

点好之后,九个头都收了回去,它舒舒服服地坐正了,把暗牌往脚下一扔,“摔!一手烂牌!不跟!”

路明非惊得后仰。荷官……主动弃牌了?

按照高幂的判断,荷官就是机器,是游戏里面的NPC一样的东西啊!永远只会站在城门口,重复地说“欢迎来到奇迹的城市。英雄,要不要和我赌几把试试手气……欢迎来到奇迹的城市。英雄,要不要和我赌几把试试手气……”这“摔”是什么意思?怎么忽然蹦出这光棍的语气来了?

荷官发出“活活活活”的奇怪笑声,忽然从一具沉默的骨头架子变成了一个脱口秀艺人,“好歹我跑得快,这一把你俩一对一放对吧!真悬呐,差点裤子都输掉了,这才输十几个瓶盖就当舒筋活血啦……”

路明非全身冷汗。他明白了,荷官并非傻到不懂弃牌,而是开始的难度被刻意调低了!这个炼金迷宫本质上就是个玩人的游戏,类似RPG的关底boss,会变身的!

路明非毫无悬念地赢了万博倩,万博倩手里只剩下200多瓶盖,而荷官在危险到来之前轻松撤退了!

“再来再来别吝啬,大把下啊!狭路相逢勇者胜嘛!我三岁到澳门,四岁进葡京,五岁赌到变成精,六岁学人不正经,怎知七岁就输得亮晶晶,今年二十七,还是无事身一轻……”荷官哼哼唧唧地在空中洗牌,骨骼翼手中飞舞着扑克牌组成的链条,“我要五加皮双蒸、二十四味凉茶、再加一粒龟蛋搅拌均匀,再加一滴墨汁,你们有没有呀?哈哈哈哈!”

周星驰《赌圣》的台词。路明非最喜欢这类二不兮兮的电影,台词倒背如流,此刻却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只觉得阴森沉郁。此刻荷官就像是个失控的复读机,没有逻辑,只剩癫狂。

洗好的扑克牌仿佛被磁力吸合在一起,猛地收在翼手里。荷官发出轻佻的笑声,把一张张扑克投掷到路明非和万博倩的面前,九个头的眼眶里都闪烁着金色光辉,九根颈骨蛇一样扭动,像是舞蹈,又像是挑逗。这才是这些荷官的真实形态,跟路明非在隧道中所见一模一样,美女般妩媚的妖魔骨骼,轻柔的动作中带着凛凛杀机。

路明非手里是一张红桃“A”和一张红桃“K”。前四张明牌都亮出来了,黑桃“10”、红桃“10”、方块“10”和红桃“J”。

牌面很诡异,明牌就有三张“10”,可以凑出“三条”。这种牌最后可以得拼小牌,就是说三条以外谁的小牌大谁赢。路明非有张红桃“A”,胜算很大。

“那家伙手里有一对,这样它最终的牌面是三条加一对,凑成‘满堂红’,他胜你。”路鸣泽缓缓睁开眼睛,“但你仍旧有赢的可能,如果最后一张明牌是红桃‘Q’。翻出红桃‘Q’的几率是1/52,但一旦它翻出来出世,你就有德州扑克中最大的一手牌,‘皇家同花顺’,红桃‘10’、‘J’、‘Q’、‘K’、‘A’。即使职业赌徒的一生中也开不出几次皇家同花顺呢,”路鸣泽微笑,“你信不信它会为你翻开?”

路明非的手心都是冷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要把一切赌在这虚无缥缈的运气上是很需要勇气的。

还没轮到他下注,该万博倩决定跟不跟。万博倩这一轮有点奇怪,把自己的暗牌直接扣下了没有看。

“Show hand。”她把全部筹码都推了出去。

小葉|小说绘

路明非脑袋里“嗡”的一声,不看暗牌就敢show hand?这女孩受不了压力准备撤了吧?

“别管我了,赢这个丑八怪。”万博倩瞥了一眼路明非,干瘦的脸上露出一丝轻笑,路明非第一次发觉这女孩还挺妩媚,“师弟你牌技真棒,要是不管我,你早就能跑了吧?”

荷官的九个头都瞪着手中的暗牌,“咕唧咕唧”地鬼叫着,似乎在冥思苦想,这局面太复杂了,但显然它舍不得放弃,赢了这一局它就可以把万博倩踢下赌桌。它跟人一样有着对胜利的贪欲,万博倩赌的就是它的贪欲,于是这个女孩把自己押上了赌桌!

“跟!”荷官终于下定决心。

万博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忽然轻松了。

最后一张明牌翻开,红桃“Q”!

路明非面无表情地翻开自己的暗牌,至尊无敌的“皇家同花顺”!

万博倩的暗牌只是可怜的“3”和“4”,可她施施然站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微光,凹陷的面颊好像都丰润了一些。

“别哭丧着脸啦,你已经尽力了我知道。”万博倩微笑着说,“要不是荷官忽然学会弃牌,你就能带着我离开这里。现在我要去找高幂了,你自己路上小心,出去了再想办法来救我们哦。”

“他对你真好。”路明非轻声说。

“嗯,要不是他跟以前的女朋友老是有点藕断丝连,我大概早就跟他订婚了,”万博倩撇嘴,“他就是特别心软,烦死了。”

她顿了顿,“刚才我忽然很想回去找他。”

“嗯。”路明非点头,“我看你show hand,就明白了。”

“你有什么心事么?”万博倩歪着脑袋看他,“我看你好像神不守舍的,喜欢上什么人了?”

“嗯,念着登陆台湾,解放林志玲。”路明非努力地笑笑。

“如果喜欢什么人,就要去找她,别在原地等哦。”万博倩轻声说,转过身走向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黑暗吞没了她的身影,只余下轻盈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路明非想象那个女孩在一片漆黑里奔跑起来,白色的裙脚起落,就像是一匹闪着微光的独角兽那样美。虽然他看不见。她一往无前地冲进隧道,丝毫不惧怕那里的黑暗,那是高幂离开的方向。

在地铁上忍受过漫长的孤独后,她会和高幂重逢,深深地拥抱,她会紧紧地拉住他的手不松开,尽管这样会让他们下一轮的筹码少些。

“秀恩爱……小心别摔跤哦……”路明非喃喃,抬脚踹了踹荷官,“前两个都挂掉了,你怎么还不挂?”

荷官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暗牌,似乎不能接受这种大逆转的失败,直到被路明非踹了个趔趄,它才猛地清醒过来,发出癫狂嘶哑的声音,“我就不应该来这儿……你现在后悔太晚了……留只手行吗……不行!要留,留下你的命!”

“一个台词控总要说完台词才会死。”荷官仆倒在筹码堆里,化为一摊古铜色的尘埃。

白炽灯“嘶”地灭了。

“师兄你累不累?”夏弥问。

“没事,你有多重?一百斤?只是负重一百斤从王府井走到苹果园而已。”楚子航淡淡地说。

他正背着夏弥在隧道里跋涉,夏弥拿着手电为他照亮。轨道地基都是尖利的煤渣,她那双拖鞋在这里确实不管用。言灵能力虽然出色,但是身体机能并不是她的强项。趴在背上的她柔软得和普通女孩一样,而恺撒那整整一个团的蕾丝白裙美少女虽然也身材一级棒,但肌肉力量也是很过硬的,突击几个月换上泳装可以去参加健美小姐大赛,毕竟没有这样的体魄也别想扛着压满子弹的突击步枪完成越野。

“这是在拐弯抹角地问体重么?”夏弥脸色黑沉沉的,“最近吃得有点胖,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子航无声地笑笑,懒得搭理她。他已经习惯了夏弥说话的方式,她胡搅蛮缠的时候,你大可以不理她,她也不会生气。

夏弥忽然把手电光圈移到隧道壁上:“前方要到站了。”

隧道壁上用红色的油漆漆着“102”,一个巨大的箭头指向前方。

“102号站,福寿岭。跟在我背后,不要离得太远,随时准备发动言灵。”楚子航把夏弥放了下来,抽出了“村雨”提在手中。

“呀嘞呀嘞!我一向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夏弥举手敬礼。

两个人贴着隧道壁缓缓地前进,说了也奇怪,解决了那些死侍和镰鼬之后,隧道壁中的骨骼们就不再苏醒了。好像是被侵入者强硬的杀戮风格吓到了似的。

远处出现了月台的轮廓,没有一丝灯光,只有滴水的声音。极长的水泥月台沉睡在彻底的黑暗里,好像几十年没有人造访了。手电光圈扫到的地方都破败不堪,墙皮剥落,金属栏杆锈蚀,一根根白灰刷的大柱子支撑起顶部。脚步声在巨大的空间中反复回荡。

夏弥紧张地抓着楚子航的……皮带,因为楚子航现在赤裸着上身,没有衣袖可抓:“这里比刚才还荒。”

“跟真实的102站应该很像。这个地铁站不是民用的,所以很简陋,一点修饰都没有。如果在苹果园站藏起来不下车,就能跟着列车到这里。”楚子航忽然停下脚步,“有人刚刚来过这里。”

他往前走了几步,抬高手电,照亮了上方蒙着灰尘的白炽灯:“这个灯泡还是热的,所以不久前它还是亮着的,死侍或者其他什么死的东西自然不需要灯光。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人。”他蹲下抓起一把灰尘,灰尘是古铜色的,被一块暗褐色的麻布盖着。

“跟那些死侍的灰有点像。”夏弥捻了一点凑到鼻尖,完全闻不出任何味道,像是石粉,但是非常沉重。

“嗨!师兄!看那个!”夏弥忽然高兴地蹦了起来,手指前方。

精彩回顾:

章节回顾:

文字/小葉

排版/小葉

图片/源于网络

小葉|小说绘

界世的你当不

只作你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