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5 第141章 但为君故(45)

2019-03-15 16:48:57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

龙族5 第40章 但为君故(44)

前情回顾:

屏幕上的画面令人脊背发寒,海德拉摇摆着长长的脖子,无声地呼吼咆哮,赤金色的瞳孔如同刺眼的明灯。

它的下半身陷在软泥层中,倒像是鹦鹉螺号长出了尾巴,那“尾巴”拼命地翻动,搅碎了软泥层平滑的表面。

看起来像是海德拉要把鹦鹉螺号拖拽到地狱去中,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这是一种求生行为。

海德拉受了重伤,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上浮,它用尽全力附在鹦鹉螺号的外壳上,是希望鹦鹉螺号的动力能把它拔出这片深海泥潭。

如果被鹦鹉螺号抛下,它会被海水的压力慢慢地压到软泥层的深处去。

“100%推力!”恺撒大吼,“我们必须摆脱这家伙!”

原本已经在高速滑行的鹦鹉螺号进一步加速,舰腹在软泥层上犁出巨大的深沟。大副接替了舰长的工作,他排空了所有的海水,以获得最大的浮力,好摆脱软泥层的吸附力。

但海德拉的阻力极大。它如果肯老老实实地趴在潜艇表面,阻力反而会小,鹦鹉螺的动力足够把它带出软泥层。但它硕大的腹部陷到软泥层中去了,它的体型在颈部之下急剧地膨胀,变得比鲸鱼更加粗壮,再往后才是长长的蛇尾。这粗壮的腹部陷在软泥层里,鹦鹉螺号就像拖着一个沉重泥沙口袋。

泥尘弥漫的速度超过了鹦鹉螺号,在鹦鹉螺号的摄像机视角下,那是通天的巨壁把它和海德拉一起吞没了。

强光照不透这浑浊的泥汤,屏幕上一片昏暗,偶尔光柱能贯穿泥水的时候,可以看到海德拉的长颈妖冶而痛苦地摇摆着。

“舰上还有什么武器?”恺撒冲大副吼叫。

“我们潜得太深了!这种深度下没有武器能发射!”大副也是吼叫着回答。

尾部传来震耳的巨响,泥尘中夹杂的石块正撞击主螺旋桨,那些巨型的桨叶用韧性极高的铜合金铸造,甚至能切开一条金枪鱼而不受损,但对上岩石还是有极大的概率折断。如果失去主螺旋桨,单凭喷射推进器,他们没有任何机会逃出这片深海。

大副的脸上都是冷汗,他还在尽力控制潜艇,想把头部抬起来,但鹦鹉螺号正缓缓地下沉。

“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安全返航,”大副抬头看着恺撒,压低了声音,“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

“什么?”

“在舰内引爆所有鱼雷,我们会跟海德拉一起被埋葬。”

“我们正在跟海德拉一起下葬,没必要多此一举吧?”酒德麻衣也是脸色苍白。

“那会确保海德拉被杀死,爆炸还会令舰内的一些杂物浮上海面,如果有救援来的话他们会知道鹦鹉螺号已经自爆。不这么做的话我们会悄无声息地死在海底,甚至没有人能确认我们的死亡,我们的名字会永远留在失踪名单上。”

“我现在相信你是卡塞尔学院毕业的了,”恺撒拍了拍大副的肩膀,“但我的决定是等待救援。”

“接近1000米的深海,能够救援我们的设备人类尚未研发出来。”大副惨淡地笑笑。

“我们的救援未必是人类。”恺撒说,“打开主动声呐!最大功率!”

自从释放了干扰雷,鹦鹉螺号的主动声呐一直处在关闭的状态,那台强大的设备能够放出集束状的高频声波,通过回声定位来探查周围的海域,但它一旦开机,也就等于对周围所有的舰船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老大你难道是指望那家伙?”芬格尔似乎明白了什么,“感觉比指望我还靠不住。”

“开启主动声呐,最大功率发射。”大副下令。

恺撒闭上眼睛,“镰鼬”的领域却最大限度地张开了,海水挡不住那些栖息在他脑海深处的白色妖怪,它们在茫茫的深海中四散出去。

集束状的声波在海底和海面的冰层之间高速地往来,反射和散射。和冰层接触的时候发出的是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和海底软泥层碰撞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像是在拍打一面没有绷紧的鼓,穿越密集的鱼群的时候,声波好像忽然变成密集的水泡,边上升边破碎,而在越过水温不同的海域的时候,它还会走出彩虹般的弧线。这些声音的碎片都被镰鼬抓住并带回给恺撒,它们回荡在恺撒的脑海里,仿佛空灵的乐章。

他同时要忍受巨大的噪音,海德拉狂暴的心跳声、蒸汽轮机高频的运转声、还有鹦鹉螺号骨架弯曲变形的异响,这种声音令人心胆俱裂,这艘潜艇似乎随时都会分崩离析。

而他真正期待的是那个雄浑的歌声,苍凉、静谧、浩瀚,就像亘古不息的鼓,或者神在世界之外的低语。

它来的时候,会像雷霆闪电那样威严迅捷,把一切都击碎,把一切都席卷!

越来越多的屏幕黑了下去,那是因为水下摄影机陷入了软泥层,鹦鹉螺号的头部已经下沉,大副把推进力调低到30%,这种情况下推进力越高越麻烦,他们会一头扎进软泥层的深处去。

半个舰身已经陷在软泥层里面了,海德拉还在疯狂地往上爬,它要爬到舰背上去,拿这艘舰艇当作踏脚石升上海面。

大副看向恺撒,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与敌协亡的机会。

“来了……”恺撒轻声说。

“来了。”这一次他的语气笃定了许多。

“来了!”恺撒睁开了眼睛。

他很少会把同样的话说三次,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生下来就有太多人等着为他服务,他哪怕轻声细语也有人奔跑着去帮他把事情办好,又怎么用得着重复?

可他说到第三次的时候,语气中透出的兴奋就像是敦刻尔克沙滩上的残兵看到了海平面上浮现的舰队,满怀着死里逃生的欣喜,还有尊崇和赞叹!

他仰头望着正上方,眼神炽热,仿佛他的目光能看穿艇壳。

“所有的水下摄像机对准上方!”大副大吼。

所有的聚光灯,所有的摄影机都指向了海面,舞台已然准备完毕,只等着巨星的登场。但他们所见只有浑浊的泥水,泥水中像是有万千的黑蛇摇摆,那是海德拉长颈挡住灯光时造成的阴影。

每个人的信心都在悄然崩溃,他们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大副正以眼神暗示武器官做好最后的准备,唯独恺撒平静得像是一位信徒等着他的神降临。

白色的影子如电光那样撕裂了黑暗,巨兽垂直下潜,以万军冲阵般的气势穿过泥水层,一口咬在海德拉的颈部,毫不停留地拖着它升空而起。

它一来一去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可直到它在镜头里消失了几十秒钟,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个瞬间里。那就是狂龙从云端里忽然探下身躯,隆起的龙背连接天与地,它一口叼走了张牙舞爪的恶鬼,留下惊鸿一瞥的身影在天地间慢慢地消散。

等人们回过神来,鹦鹉螺号已经变得轻灵起来,自动驾驶仪正控制着它在软泥层的表面平稳地滑动。

“那是什么?”一名水兵喘息着问。

“鲸鱼!那是一头白鲸!”有人大声回答。

“白色的抹香鲸!”有人更加坚定。

恺撒和大副对视一眼。

利维坦来去太快,他们看到的也不过是个白色的虚影,即使把录下来的画面回放,能看清的也不过是一张獠牙毕露的大嘴,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

但确实,那道虚影看起来很像是一只抹香鲸,高高隆起的巨大头部是这种动物的天生印记,没有任何其他鲸类具备这样的特征。它的体型也只是略大于普通的抹香鲸,长度甚至弱于海德拉。

尽管一直有传闻说利维坦是头巨鲸,但尊贵的初代种居然真的是一头鲸鱼的模样,未免有点太过平淡了。

“安静!留在各自的岗位!后平衡舱补水,恢复水平!推进力以10%为阶梯上升,每十秒钟一次!”大副高声说。

没有了海德拉的拖累,鹦鹉螺号很容易地找回了水平,和抹香鲸类似的刀锋式头部缓缓地扬起,尾部气流吹动泥水形成巨大的乱流,当推进力升到100%的时候,这条被困住的铁鱼如同飞机起飞那样,昂首脱离了软泥层。

指挥舱中一片欢呼声,水兵们久久地把双手举过头顶,呼喊咆哮。他们在看见地狱门开的时候所经受的恐惧和高压,在逃生之后彻底地释放出来。

“老大,你怎么知道利维坦会帮我们?”芬格尔低声问。

“海德拉从一开始就缠上了我们,它不是想要攻击我们,而是借助我们的高速避开利维坦。”恺撒低声回答,“是它带领蛇群屠杀了利维坦的鲸群,利维坦追着我们,是来复仇的。”

酒德麻衣微微点头。她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所以海德拉缠住了鹦鹉螺号却并未发起攻击,因为它和鹦鹉螺号之间不是猎手和猎物之间的关系,而是寄生虫和寄主。

恐怖的利维坦居然是个有人性或者说社会属性的生物,它会有复仇这样强烈的念头,不过这也符合鲸鱼的天性,它们确实是能感受到愤怒和悲哀的生物,甚至会背负着已经死去的孩子随着海水漂流,长达几星期地哭泣。

鹦鹉螺号以极速上升,主动声呐和被动声呐都以最大功率开启,搜索着海德拉和利维坦的踪迹。

搏斗中的巨兽无法潜行,立刻就被鹦鹉螺号的声呐捕获,它们的死斗发生在接近海面的地方,但是当鹦鹉螺号试图靠近的时候,利维坦又再度带着海德拉深入海底。它的上浮下潜速度极快,鹦鹉螺号根本跟不上,只能停留在接近海面的水层等它。

果然利维坦片刻之后又返回来了,海德拉紧紧地纠缠和撕咬着它的身体,它则狠狠地咬着海德拉的脖根处,两只巨兽都伤痕累累,但它们的搏杀甚至比开始的时候更加惨烈凶猛。

鹦鹉螺号打开舰首的大灯,把周围一片海域照得雪亮,所有人都惊恐又激动地欣赏着这场血战,它们撕咬着、翻滚着、带着几百米长的血烟上下游动,利维坦在高歌,海德拉在嘶吼,如同神话古卷在人类面前打开。

加鸡腿的

想回顾龙族1、2、3、4和前传的

支持正版阅读请去QQ阅读和微信阅

点个好看吧~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