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144-145

2019-03-26 17:49:03

但为君故(48)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楚子航正贴着包厢的门倒立,任凭火车摇晃,这家伙挺立如松。    路明非竖个大拇指就懒得理他了,见惯不惊。他拉开老式的丝绒窗帘往外看去,已经不是离开莫斯科时那般白雪皑皑的景象了,他们正穿越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参天巨木在铁轨的两侧立起高墙,阳光的碎片星星点点落在窗上,莫名其妙地令人心安,仿佛疏离了世界,也疏离了各种各样的烦恼。    他们离开莫斯科,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一路向东南方行进,越过号称“欧亚之门”的乌拉尔山,现在已经奔行在被称作”西伯利亚”的土地上了。    西伯利亚并不像路明非想的那样苍白荒芜,相反,透着巨大的生机和活力,经常能看到小鹿的影子在树间一闪而过,湖上白鸥追逐着鱼群飞翔,山形柔和如少女的脊背。    时值晚秋,根据山上的植被不同,山色从墨绿到苍黄,斑驳而绚烂,仿佛巨匠的笔触。    咚咚咚,包厢的门被敲响了,楚子航无声无息地翻身而立,手藏在背后握住插在那里的短弧刀。    虽然还没有恢复记忆,但这家伙越来越像真正的自己了,始终绷紧如弓弦,像是从没有一刻松弛。    “先生们,早餐时间。”布宁在门外捏着腔调说话,像是上了年纪的管家。    路明非一个眼神,楚子航已经把刀收好了。两人以大梦初醒的慵懒模样打开门,镀银的早餐小车停在门口,布宁靠在走道边抽着烟斗,嘴角带着江湖老混子的专属笑容。    经典的俄式早餐,薄煎饼、脆黄瓜、涂满蓝莓酱的切片面包,还有永远不会缺席的煎红肠。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Beluga鲟鱼子酱。这价比黄金的食材,只产在年龄60岁以上的白鲟的肚子里,每生产一箱鱼子酱,就要杀死一条白鲟,即使在顶级餐厅里,厨师也只是在菜上点缀上有限的几粒,整张餐桌因几粒鱼子酱而熠熠生辉。可在布宁的列车上,这东西不限量供应。路明非和楚子航把这东西当作酱豆腐,抹在面包上吃。    “还有三个小时路程到贝加尔湖港,结冰之前风景不错,可以下车看看。”布宁送完餐车之后,继续靠在门框上抽烟。    路明非微微一愣,居然快到贝加尔湖了。这个他自小就在地理课本中学过的地名,马上就要出现在他眼前了。    想来这些年他也闯荡过不少地方,经历过风风雨雨,见过这个世界的很多角落,很多人应该会羡慕他的人生,可他却算不清值不值得。当初诺诺为他打开了这条奇怪的路,让他自己选择走不走,如果回到那个时间点,他是会再度选择这条华丽、惊险但疲惫的路,还是甘愿退后一步,在那座小城市混吃等死,连去趟新马泰都是人生中难得的记忆。    他放下手中的面包,转过头,呆呆地看着窗外的大湖,一只黑鸢正如电光般掠过湖面,利爪划出一道涟漪,抓起了一条肥硕的大鱼。    “西伯利亚其实是蒙古语,意思是‘宁静之地’。”布宁的语气舒缓悠长。    “名字起得真好。”路明非由衷地说。    “早在公元前,你们中国人就探索过这里,最前端可能一直到达北冰洋。《神异经》中说,‘北方有层冰万里,厚百丈;有溪鼠在冰下土中,其形如鼠,食冰草,肉重千斤,可以作脯。’”    路明非想了想,“海豹?”    布宁笑笑,“更可能是说海象,海豹的体重不够。那时候它真的是片宁静的土地。金帐汗国控制了西伯利亚之后,派人去四方考察,他们宣称找到了遍地白银的银谷,还有日不落之山。”    “北极圈的极昼?”    布宁点点头,“再后来它从金帐汗国里分裂出来,成了失必尔汗国。16世纪末,库楚汗战败逃亡,失必尔汗国才被莫斯科公国吞并。”    路明非一时间神游万里,游荡在那片古老的“宁静之地”上。它由层冰万里构成,有永远不会落日的山,还有满地是白银的山谷,寒冷宁静,遗世独立。    “在前面的小站我们会停车更换牵引车头,先生们可以考虑下车透透气。”布宁顿了顿,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听说昨晚皇女殿下包下了整个餐车请路先生用餐?”    但那闪烁的眼神似乎说明他亲自来送早餐就是为了问这事的。    路明非愣了一下。倒不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说,而是委实说没啥可说的。    这一路上,三餐都是由服务生送到包厢里,可昨天傍晚,服务生只送了楚子航的晚餐来,并请路明非前往餐车跟皇女殿下共进晚餐。    走进餐厅的那一刻,路明非吃了一惊,诺大的餐车空荡荡的,就只有一张餐桌上铺着白色的亚麻桌布,点着蜡烛。

零静静地坐在烛光里等他,穿着一件蕾丝花边的白色丝绸衬衣,下面是一条驼色的长裙和同色的高跟鞋,白金色的长发梳成辫子又在头顶盘起来。倒也不是说穿得多么隆重,但看得出是刻意地修饰了一下。路明非的第一感觉不是好美好仙,而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皇女殿下这是要图穷匕见。    自从入境俄罗斯以来,他们凡事都指着零,但零从未说明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帮路明非。给人的感觉好像她这么做就是理所当然……其实路明非心里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但情感归情感,理智上路明非还是觉得零这么做不是单纯为了“义气”二字,背后有什么理由。    今晚零摆出了“严肃说话”的阵仗,没请布宁没请楚子航,单独把他拉出来吃饭,想来是有什么大事要说。    他战战兢兢地落座,脑子里转过各种可能性,只等皇女殿下吩咐。    晚宴极其丰盛,而且居然不是俄餐而是中餐,有干烧明虾、花雕蒸珍宝蟹这样的名门大菜,也有路明非最喜欢的黄焖羊肉和麻婆豆腐,鬼知道零从哪里找来这么地道的中国厨师。    可路明非哪有心情吃?一顿饭的工夫屁股就没落实在椅子上,随时等着世仁·黄·罗曼诺娃冷冷地说,“欠我们罗曼诺夫家族的债也该还了吧?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两个人默默地吃完了那顿饭,路明非感觉自己都满到嗓子眼了,零却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    准确地说她总共就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开场的时候,她拎起筷子说“吃吧”,第二句是两个人相对打嗝的时候,她问路明非“吃饱了没有”,路明非点点头,她说“那就这样吧”。    那顿莫名其妙的晚餐就这么结束了,就算布宁铁了心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路明非能做的也不过是给他报个菜名儿。    “我听餐车的人说,为了那顿晚宴,皇女殿下三天前就让准备食材,还让在沿途的车站找一名过硬的中国厨师。”布宁继续试探,“皇女殿下对跟路先生吃饭看得很重啊。”    “吃个饭而已!”路明非忽然硬气起来,“我俩经常一起吃饭的!”    他觉得布宁这是在猜测自己跟零有一腿,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势必要坚决否认。    这倒也是句实话,在卡塞尔学院的时候,除了芬格尔,就是零跟他吃饭吃得多。每次他靠着零的帮忙通过考试,作为回报就得请零吃宵夜。    回想那些年卡塞尔餐厅的烛光下,穿着T恤衫的皇女跟他一起啃着烤猪腿,窗外蝉懒洋洋地叫着,真是美好的时光。    “罗曼诺夫家族在莫斯科的生意场上从来都是横征暴敛的风格,否则也不会在短短的几年内扎下了根基。当暴君显得特别友善的时候,多想想为什么总不会错。”布宁说完,转身离去。    路明非愣住了。原来布宁关心的根本不是他跟零的关系,对亚历山大·布宁这种老江湖来说,女人从来不是个事儿。路明非跟零有一腿很正常,没一腿反而是他没有珍惜大好机会。    布宁关心的是罗曼诺夫家族在这场苏联遗产的争夺战中扮演的角色,多一个分赃的人,布宁入手的遗产就会少一份。    隔壁的主人包厢中,身穿女佣裙的苏恩曦正靠在窗边磨指甲,穿着睡裙的皇女殿下亲自打扫卫生。    苏恩曦是以打扫卫生为名进来的,离去的时候卫生必须做好,可黑金天鹅从来是个邋遢的人,连自己的卧室都收拾不好。为了避免露馅,只能是零来打扫,借机说上几句话。    “晚餐怎么样?”苏恩曦吹了吹指甲,忽然想了起来。    “你说走完西比利亚大铁路需要七天时间,今天是第六天了,可我们连贝加尔湖都还没到。”零冷着脸。    “我是说快车,可布宁这趟车停停走走,是趟地地道道的慢车!”苏恩曦叹气,“你说他这是逃跑呢?公干呢?还是出来游山玩水?”    零无话可说。    她也觉得布宁应该一路上风风火火,就算不是为了避开莫斯科派出的追兵,也该心急火燎地要去那些神秘的遗迹里面挖掘宝藏。可布宁居然把自己的车厢挂在了最慢的一趟火车上,这根本就是一列观光火车,基本上每站都停,稍大一点的城市甚至能停上好几个小时,足够乘客们下车吃饭逛街。    所以虽然她已经请路明非吃完了断头饭,可因为车速太慢的缘故,路主席平白多出好几天的命来。    就像葬礼办完了,事主还继续活蹦乱跳。    “我那句话是个玩笑,可你还真画好了妆吹好了头发去请他吃告别饭。”苏恩曦慢悠悠地说,“遇上路明非这个二货,你好像也有变成二货的趋势。”

但为君故(49)

高亢的汽笛声由远及近,路明非探头看出去,另一列火车正缓缓地靠近,他们乘坐的这列火车也以汽笛声回应。    片刻之后,两列火车缓缓地撞在一起,驶来的那辆列车把自己的车头和几节车厢交给了这列火车,而这列火车也丢下了多数车厢,以更高的速度向着贝加尔湖进发。    这就是布宁所说的“更换牵引车头”,如今他们已经不再是驶出莫斯科的那列火车了,而是“布宁专列”,那些买了票要前往海参崴的乘客已经被他们丢在后面了。    车厢之间的门打开,漂亮的索尼娅扑上来,挨个拥抱布宁、路明非和楚子航,出于对皇女殿下的尊重,到了零的面前她只是微微欠身行礼。跟在她后面是瓦洛佳、阿历克塞、尼古拉、谢苗……他们也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连腼腆的瓦洛佳都热切地跟路明非握了手。在布宁家的酒局上,他们见过面。    布宁在莫斯科的“生意伙伴”也赶了过来,那列火车想必是一路追赶,直到贝加尔湖附近才追上他们。    这一路上每过一处大的交通枢纽他们都会挂上新的车厢,而且都是豪华的防弹车厢,车厢里走出各式各样的年轻人,他们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的州和共和国,父辈都是前苏联军政两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们有的谦逊低调,有的高傲冷漠,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受过最好的教育,远比同龄人显得成熟。他们都对零表达了敬意,对路明非和楚子航也颇为友善,只不过有时候仍然会递来审视的眼神。他们带了自己的餐车来,每晚都在那里聚餐,喝多了酒之后会唱苏联时代的歌曲,挽着胳膊跳老派但是英武的俄式踢踏舞,想来都是“家学”。    这才是布宁缓缓而行的原因。从莫斯科出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召集了全国各地的同伙。所有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出发,向着这条横贯西伯利亚的大铁路靠近。    过去几天赶到的年轻人也走进布宁的车厢,大家相互拥抱、行贴面礼、寒暄,显然都相互认识,服务生穿梭在人群里递上小杯装的烈酒,俨然是一场年轻人的派对。    “布宁先生,你是在组织一支观光团么?但恐怕西伯利亚的荒原上并没什么值得观赏的东西。”零冷冷地说。    “都是我在全国各地的生意伙伴,我告诉他们有笔苏联时代的巨大财富等着我们去西伯利亚继承,他们就都兴奋地赶来了。”布宁端着一小杯酒,带着长辈的笑容看着年轻人们,“他们会是殿下您的禁卫军。”    “最安全的做法应该是像刺客那样潜行,而不是大张旗鼓地带着禁卫军在西伯利亚的铁路线上游荡,即使你们有防弹车厢,但挡不住一颗对地导弹。”    “殿下想没想过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贩子是谁?”    零愣了一下,没明白这个问题的含义。    “是国家,我的祖国可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推销他们的苏式战斗机呢,我这点小买卖,不过是吃国家的剩饭。即使这口剩饭,也是祖国默许我这么做,我才能做的。我的大量利润都奉献给了我的保护伞们,而他们,就是我的保护伞。”布宁朝年轻人们努了努嘴,“准确地说,是他们的父辈,这些孩子的家族仍然把持着这个国家的命脉。”布宁说到这里忽然压低了声音,“有他们在这列火车上,我们才不必担心有颗导弹会从天而降把我们炸翻。”    零沉吟良久,点了点头,转身返回自己的包厢。    路明非在旁边听着,不禁感慨于布宁的老奸巨猾,名义上他找了一堆人来分赃,其实是给这列火车挂上了一堆肉盾。    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掌来,有节奏的掌声中,保留的踢踏舞节目再度上演。列车载着欢声笑语冲破绵绵的细雪,寒冬正在接近,西伯利亚南部也开始下雪了。    兰斯洛特静静地坐在屋檐下,雪花飘落在他的肩头。    他所在的位置是西伯利亚中部,一座简陋的火车站,简陋到就只有那么一间红砖房子给铁道员遮风挡雨。这地方甚至不能称作一个标准的车站,而只是铁路附近有自然村落,为了便于村落中的居民出入,勉为其难地设置了这样一个停靠点,可能一年都未必有几辆车在这里停靠。    俄罗斯分部长好奇地打量这个男人,这就是学院一定要派给他的援军。兰斯洛特来的时候一个人一口箱子,箱子里是那套七宗罪。    俄罗斯分部长也听说过兰斯洛特的名字,在执行部的系统里,没听说过兰斯洛特的人不多。那应该是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风度翩翩,从容不迫,骨子里带点法国人的浪漫,讨女孩子喜欢。    可来的人憔悴消瘦,胡子很久没刮了,头发也是凌乱的,仿佛一直都是湿湿的,垂下来遮住眼睛。他的身上带着浓重的烟味和酒味,沉默的时候就会一直抽烟,皮衣的口袋里总是带着一个薄酒罐。他喝得很快,经常会走进街边的小商店买一瓶随便什么烈酒灌进去,倒很像俄罗斯人的做法。他似乎始终都是醉的,又像是永远都不会喝醉,他总是默默看向远处,却不落在任何人身上,有时候是看一盏灯,有时候是一张毫无意义的破旧的路牌。    学院居然派这种人来指挥俄罗斯分部,原本应该是会遭到一致反对的,可所有人都默认了兰斯洛特是他们新的临时指挥官。他身上透着令人恐惧的气息,当他静静地看着你的时候,那股气息尤其地强烈。俄罗斯分部长曾听过一种说法,战场上最可怕的对手往往不是那种眼神凌厉身形彪悍、豹子般的家伙,而是那些眼神空洞荒芜、安静下来如木偶般的士兵。这些人的意志曾经被残酷的战场彻底打碎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就像是在地狱中走过一次的亡魂。    兰斯洛特只用眼神就征服了这群桀骜的俄罗斯人。    “确定他们会从这里经过么?”俄罗斯分部长问。    兰斯洛特把手中的地图递给分部长,“西伯利亚大铁路到不了西伯利亚北部,他们会在赤塔或者贝加尔湖附近转到贝阿铁路,再往北推进就只有少数的军用线,这是必经的一站。”    俄罗斯分部长看了一眼地图上被兰斯洛特用红笔标出来的线路,确实如兰斯洛特所说。    “他们一定会乘火车去?”俄罗斯分部长问。    “他们有很多的人质,那些高贵的年轻人不会愿意开着车在雪地上探险,管理那样巨大的车队也很困难,铁路是最便捷的选择。”    “所有车厢都是防弹车厢,我们的武器未必能拦得住他们。”    “炸断铁轨。”    俄罗斯分部长的心里微微一寒。    一路上兰斯洛特都是这样,他并不凶神恶煞咄咄逼人,相反他回答所有问题都条理清晰甚至温和耐心。    可就是在淡淡说出“炸断铁轨”四字的时候,那股安静的凶狠让人不寒而栗,就像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徒说的话。    “列车上有很多无辜的乘客。”俄罗斯分部长不得不提醒。    “我很遗憾,但他们被卷进来了。”兰斯洛特的眼神游离在缭乱的飞雪中,“牺牲一些人,是必须的代价。”    路明非回到自己的包厢,一头倒在床上。    今晚又是那种热烈的、唱歌跳舞的酒宴,布宁邀请了他和楚子航,他喝着喝着就被热情的索尼娅拖到了跳舞的人群里去。    不得不说跟这群年轻人在一起还是开心的,一切的烦恼都可以暂时放下,他们年轻有活力,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精力,也从不为明天担忧。连瓦洛佳那样腼腆的家伙,喝多了都能跳上餐桌跳舞,更别说把裙摆甩得极高,毫无保留地露出长腿的索尼娅。    路明非没法不羡慕他们,跟他们比起来,他显得心事重重。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真的愿意在火车上的时间再长一点,不过在挂载了高速牵引机车之后,他们推进的速度陡然加快。在贝加尔湖附近他们转向了北边的贝阿铁路,一路风驰电掣,越往北去温度越低,贝加尔湖的南部还是波光粼粼,北部则已经封冻,再往北走就只有冰天雪地了。    有人敲响了包厢的门,路明非想也没想就爬起来去开门,他离开餐车的时候楚子航还被索尼娅拉着跳舞,应该是楚子航回来了。    但打开包厢门,首先飘进来的是浓烈而冷的香水味,路明非一下子就醒了酒!    并非那种香味太过提神醒脑,而是门外是一身低胸礼服裙的女孩,靠在门框上抽着纸烟。晚间走廊里的灯光已经调暗,但仍旧足够照透她那身半透明的长裙,可见身躯的玲珑浮凸,每一根曲线都精美紧致。这画面的冲击力太过巨大,吓得路明非下意识地要关门。    但女孩早就想到路明非看见她时的惊慌,一手按在门上,她的手腕纤细,但腕力颇强,竟然能和路明非僵持住。    “有几个小问题请教路明非先生。”她提着长裙踏入包厢,步步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