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龙族》相关粉丝资讯

亿万龙族再度归来,旷世之战,一触即发!

2018-08-04 21:13:30

第一卷 祖龙传承 第1章 龙形玉佩

白杨镇。

翡翠玉楼二楼一间雅房内,杨辰双腿上,各坐着一个娇媚的女子。此时杨辰正甩出几张银票,砸在桌上,得意笑起来。

两个女子一见这银票,顿时双眼放光,连忙争着把胸口往杨辰手臂上蹭,娇笑道:“杨爷,您出手真是大方……”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小厮挤到少年旁边,不顾满头大汗,俯在贵公子耳边道:“辰少爷,三老姑爷去世了!”

小厮名为小黄,是杨辰最信任的人,陪伴了杨辰多年。

杨辰表情忽然呆滞,良久才缓过劲来,拂拂衣袖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里。小厮表情悲伤,却追不上杨辰脚步。

走到大街上,杨辰暗道:“死鬼老爹虽然醉生梦死,胜我十倍,但是年不到四十,看着也能再活十年,今个儿怎么翘辫子了?”

脚步加快,很快就回到了杨家。

白杨镇有两大霸主,分别是白家和杨家。杨家占据白杨镇近半资源,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一般生于这样的世家,是人生大幸。不过对杨辰来说却不是如此。

杨家老祖年轻时天赋纵横,修为深不可测,在白杨镇建下了赫赫基业,并且开枝散叶,生下子女无数,成就杨家大族。

杨辰的老娘即是老祖之女,排行第三,天赋超然,白杨镇无人不识。不过杨辰老爹却是个入赘的角色,年轻时候如何风骚杨辰不知道,自懂事开始,老爹终日饮酒,浑浑噩噩,孤单一人被遗弃在简陋茅庐中,混吃等死。

老子废物儿子也跟着倒霉,杨辰在这个大家族中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遭人冷眼不说,他老娘也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于是他从小自由,生性不拘,凭着身上绑有的杨家光环,在外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小日子一直都过得不错。

不顾那些守门卫士的冷眼,杨辰从侧门进入杨家。

杨家大院楼亭林立,花草秀丽,显示着大家族的优雅与底蕴。

没走几步,对面就走来两个人,先行的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杨辰二伯的大儿子,他的堂哥杨战。

杨战身后跟着的,是他一个远方表弟,名为陈六,尖嘴猴腮,腰弓着,对着杨战一脸谄媚。

走到杨辰跟前的时候,杨战突然拦住杨辰去路。

“听说你那废物老爹完蛋了?”

杨战揶揄看着杨辰,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杨战在白杨镇的名声不弱,年方十七就已经冲破了四条龙脉,成就龙脉境第四重,惊才艳艳。

杨辰和这些杨家出色的年轻后辈,从来都不是一类人。

他老娘不管他,其他人更不可能给他东西,当初年幼时和其他族人一起参加淬体,他进境飞快,力压众人,也风光了一阵。但是没有功法,再加上他心灰意冷,便没有再修炼,始终未能冲破一条龙脉,进入龙脉境第一重。

杨辰也暗中努力过,但是没有功法秘籍,无人指导。修炼一途寸步难进。

“为什么沉默?我说你爹是个废物,莫非你还不服气?”

站在杨辰面前,杨战居高临下,戏谑的看着他。

这样的欺辱,杨辰并不是没有遭遇过,他在外头风光无限,但是一回到杨家就等于一条狗,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所以往往忍一忍就能过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死鬼老爹走了的原因,表面上怡然自得,但是心里格外烦躁。

“你给我让开!”

深吸一口气,杨辰抬起头看着他,冷声说了出来。

“老弟,你怎么用这种口气和哥哥说话,莫非你心里对我不满么?你不学无术,败坏杨家名声,我身为哥哥,稍微教训一下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

杨战笑着说,不容杨辰争辩,就一拳打在杨辰小腹上,然后冷笑着离去。

杨辰痛叫一声,摔倒在地。

杨战一走,陈六立刻屁颠屁颠跑过去,路过杨辰的时候,他回头一大口唾沫朝着杨辰吐去,杨辰在地上痛得抽搐,连忙躲开。

“哎呦,躲开了啊?堂哥,你家这条狗还挺灵活的嘛……”

朝着杨辰嘲讽了一阵,陈六这才跟上杨战的脚步。

周围的丫鬟看到这一幕,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没有人朝杨辰投来同情的眼神。反而嬉闹而去。

杨辰从地上爬起来,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着杨战和陈六离去的背影,充满灵气的眼睛中,弥漫出了一丝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个武者,若是我到达龙脉境,我一定要报复!”

“杨战,还有狗奴才陈六,今天的耻辱老子记下了,别给老子逮到机会,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握紧拳头,杨辰朝着他老爹住的地方而去。

这十几年来,谁羞辱过他,他一一都记在心里,若是有翻身之日,定叫那些人大跌眼镜,永世不得安宁!

这就是他,在他杨辰的朋友圈子里,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笑面虎,黑心狼。

杨辰之父,名为龙青澜,名字文雅,听说年轻时候也风骚无比,杨家杨三娘杨雪晴,当年是多么风华绝代的人物,都给他勾去了魂魄。

走进粗陋的房门,被一群杂役丫鬟围着的龙青澜,面色乌黑趴在地上,屋子里酒气和屎尿之气混在一起,臭不可闻。

“他来了……”

看到杨辰到来,丫鬟窃窃私语离开,看来是完成了任务。

杨辰此时的目光,停留在龙青澜身上,这个男人早就垮了,他会有这个结果,杨辰早就能预见。

蹲了下来,看着他那乌黑的脸庞。

“你到底是怎样的人,十六年来,我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你也没有被我了解,可悲的是,今天我站在这里,竟然感觉我俩是陌生之人。老爹,老爹……想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不孝子,你离世,我竟流不出一滴眼泪。”

原本觉得自己没心没肺,但此时心里竟然有些苦涩。

逗留了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杨辰回过神,一个身穿淡红色长裙,头发高挽着的美妇,在一群人簇拥下走了过来,她侧身望了望龙青澜的尸体,叹了口气,淡淡道:“这一世孽缘已经结束,杨辰,他是你爹,看在这情分上,你就找个地埋了他。”

说罢,也没有多看杨辰一眼,径直走了。

杨辰笑了笑,习以为常,他用嘲弄的眼神看着龙青澜,道:“老爹,你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年轻时候艳名远播,无数美女拜倒在你大裤衩之下,没想到死了之后,你的女人就来瞄了一眼你的死相吧?”

心里悲凉,却不能表现出来。

杨辰也不管其他,将龙青澜的尸体背在背上,不顾府上人古怪嫌弃的目光,一直走出了杨府,弄了一辆马车,杨辰亲自当马夫,将龙青澜运送到了镇外,找了个风景不错的树林,杨辰下车环顾四周。

“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正适合你长眠,而且阴气也重,想来女鬼不少,若是你死后依旧风骚,就再给我弄个二娘三娘,这里环境优雅,想来是颠鸾倒凤之地不二之选。”

“我杨辰再怎么说也是你儿子,这一身血肉有一半是您老喷发出来的,不过你死的早,我又不成器,唯一的报答就是将你葬在此处了。若是你变成鬼有了法力,得空就保佑我可以继续快活下去吧。”

看着龙青澜乌黑的脸庞,怔了一阵,终究还是有了一滴眼泪流了出来。

杨辰匆匆擦拭,二话不说,直接用手指,在温润的土地上挖起坟墓。

他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天赋很不错,几年前淬体后到现在,仍然没拉下半步,一个大坑,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正准备将龙青澜埋了,龙青澜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杨辰喊了一声诈尸,就将他老爹,推进了泥泞的土坑中。

看着坑中的人,杨辰惊魂不定,支支吾吾道:“老……老爹,我可没有说你坏话,今个儿挖了个坑,不过是想让你入土为安……”

龙青澜翻了个身,骂道:“我安你祖宗十八代,老子还没死全,就想埋了我,小混蛋,我活过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丹田中有一块龙形玉佩,等我死后挖开我丹田,取出龙形玉佩,才能让我这一生彻底解脱……”

第一卷 祖龙传承 第2章 龙辰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杨辰才将龙青澜搬动,让他靠在树干上。

“这老家伙根本就是假死!”

观察了一阵,杨辰就发现,龙青澜根本一点事都没有,他郁闷得想揍他老爹几拳。

龙青澜瞪着他,道:“别以为老子活过来了,老子现在醒过来,主要是向你交代几件事。你给我听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会让你断子绝孙。”

杨辰翻翻白眼,以前没听这家伙讲话,但是没想到讲起话和自己风格一致,看来是遗传的缘故。

“好吧,我知道老爹你没事,今天看你正常些,有屁就快点放吧。”

龙青澜呵呵一笑,道:“以前看过你几次,你这兔崽子,果然有老子年轻时候的风格,那我就长话短说,我死之后,首先第一件事,将我丹田处的那块龙形玉佩取出来。”

再次提到这龙玉,杨辰愣了愣,道:“老爹,你当我是笨蛋么?你丹田里塞下一块玉佩,那你怎么还活得好好的?”

“放你的狗屁!我这模样也算是好么?老子十八年前只身来到这白杨镇,白杨镇你老娘那一代,无一是老子对手,要不然你老娘那等美人怎么会给老子骗上床?但是,只从摊上这龙玉,老子龙脉境第八重的真气,半年内全部被吸尽,从此落了个废物的下场!”

原来还有这故事,杨辰还真的不知道。看这老头说得激动,应该不是谎话,但是到底是什么龙玉,能让人真气尽失?

而更重要的是,这老家伙曾经是龙脉境第八重的超级高手?年轻时候就有此成就,这是什么概念?

相传,人族身具远古神龙血脉,故将人体内九条贯通全身的大血脉称为龙脉,当肉体淬炼到极致,感应天地,吞食元气,就能够衍生真气,真气化龙,冲破九大龙脉,才能成就绝顶高手,因此龙脉境一共九重。

杨辰所知,白杨镇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他的便宜爷爷,号称绝世高手,不过也是龙脉境第九重而已。

不顾杨辰怀疑的表情,龙青澜继续认真道:“这第一件事我已经讲清楚了,第二件事,就是……改姓,从今以后,你的名字改为龙辰。我们龙家,是这个世界的超级霸主,龙家的后代,不可能跟别家姓!”

“超级霸主?骗小孩就可以,别来哄大爷……也罢,姓龙就姓龙。”

杨辰愣了愣,没想到这老鬼竟然还开这种玩笑,不过正好他也早不想姓杨了,他老爹虽然不成器,但是龙姓还能够凑合着用。

龙辰,这就是他新的名字。

他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感觉还不错。看到这老鬼流露出会心的笑容,龙辰突然觉得其实今天自己挺开心的。

他在龙青澜旁边坐下,肩膀靠在一起。

“你是我儿子,叫你一声辰儿也不过分,老子一生呼风唤雨,纵横龙祭大陆,却不料最终死在白杨镇这种狗地方,人生际遇,当真让人嘘唏不已啊。”

“你今天脑子坏掉了吧,你这辈子的破事我了如指掌,少在我面前吹牛!对了,这杨家我们就不回去了,凭我的能耐,再换个地,养活你这死酒鬼应该不难,怎么样?”

龙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方的花草树木,等待着他老爹的回答,但是久久没有动静,他愣了愣,立马转头,却看见龙青澜热泪盈眶的看着自己,一动不动。

“老鬼,你怎么……”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热泪盈眶的看着,龙辰却没有任何别扭,尽管他一直嘴贱,但是眼前的男人,却实实在在是他的父亲。

“辰儿……”

“……嗯。”

龙青澜抬起头,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承担一个父亲一丁点的责任,所以让你走错了路,很多事情,你将来要面对的一切,现在我不想告诉你,若你有那个境界,自然自己可以体会。”

“而我这辈子要告诉你的最后一件事,你给我洗干净耳朵听清楚,那就是: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你的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的男人,等于一条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变强,是你一生的追求,因为这也是我曾经一生的追求,只是命运给我,开了一个玩笑……”

突然听到这么严肃的嘱托,龙辰有些发愣。

龙青澜大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头,把手放在他肩膀上,笑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最后再嘱托你一件事,接下来杨家会有一场家族大会,年轻一代弟子进行比武,最终的冠军,能得到杨家最高秘典《龙印》,这《龙印》是你成为龙武者的关键,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得到,切记,切记……。”

这家族大会,龙辰确实有些耳闻,不过这也不关他什么屁事。

“我这实力打败几个地痞流氓还可以,去参加家族大会,纯粹是丢你老人家的脸啊,还有老头,你说的龙武者是什么玩意?”

“龙武者……这是一种在龙祭大陆上,消失已久的传说……”

说完这句话,龙青澜脸上挂着微笑,眼神中充满了向往,但是他靠在龙辰肩膀上的手,却软软垂下,杳无声息。

龙辰正想问问,龙祭大陆又是什么玩意,却看到龙青澜手臂无力垂下,他心里一慌,连忙扶住龙青澜。

虽然他眼睛还睁着,脸还笑着,龙辰却发现他已经失去了生气。这一次,竟然真的死了。

龙辰脑子乱得一团糟。

在一天之前,龙青澜死了,他可以接受,但是当他憧憬着,可以带着这老鬼远走高飞,过逍遥快活的日子的时候,他竟然落单了……

龙辰痛苦的埋下头。

“你给我听好,漏做了一件,我做鬼也会让你断子绝孙。”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承担一个父亲一丁点的责任。”

“在这个残忍的世界,你的实力就是一切,没有实力的男人,等于一条狗!”

“在我死后,我希望,变强,是你一生的追求。”

他的话,一遍一遍回荡在耳边。

龙辰从来没有预料到,有一天他竟然能体验到,如此痛苦的生离死别。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没有了心肝,但是此刻那痛彻心扉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直到深夜,确认这个男人,再也不会醒过来后。龙辰才准备将他埋葬。

看着坟中人枯瘦的脸庞,龙辰默默握紧了拳头。

“老爹,你说的一切,我记得清清楚楚,也会照你说的办,你吩咐的几件事,老子就算这辈子废了,也要给你办好了。改姓我已经做到了,龙印之事,还得缓缓,变强之事,也非一日之功。而……”

他想到龙青澜说的,挖出他丹田中的龙玉的事情。

“他已经死了,我若是破坏他的尸身,这可是大逆不道之罪……”

想到此处,正想放弃,但是旋即又想。

“不对,这死鬼说那龙玉是在折磨他,而且他再三嘱咐,想必另有玄机。”

龙辰不是婆婆妈妈之人,想到此处,他拿出匕首,再看一眼龙青澜,深吸一口气,便破开了他的丹田。

果然,里面有一块黑色的玉佩。

龙辰将玉佩放在地上,然后将龙青澜的尸身休整后,覆上泥土,立下墓碑,三叩九拜之后,他才坐到一边,看着手中这块奇异的玉佩。

这就是龙青澜口中的神秘龙玉。

“就是你,吸干了他全部的真气,毁了他一生?”

神秘龙玉就是一块龙形的玉佩,其上纹着一些古怪的纹路,通体黑色,材质看起来非常普通,甚至有些老旧,龙辰实在想不出,这东西怎么会折磨了龙青澜一辈子。

此时天色已暗,月光倾洒而下,雾气渐渐弥漫树林,龙辰手中的神秘龙玉,开始发着蒙蒙的光亮,龙辰一愣神,竟然发现手中的龙玉已经消失了。

“怎么回事?”

还没反应过来,龙辰就感觉到脑袋中轰然一声,他的意识竟然出现在,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当中,雾气不停的翻滚着,呼呼的风声不断涌过,龙辰分不清上下左右,只能震惊的看着四周。

“这与书籍中描述的识海一模一样,识海是灵魂的藏身之所,只有成为武者,开启心眼,才能看见识海,我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震惊,龙辰不停在这识海中狂奔,但是他感觉到,自己怎么也逃不出这一片无尽的雾气,而就在这时,龙辰才看见,一块漆黑色的古旧龙形玉佩,正悬浮在自己眼前,散发着蒙蒙的光亮。

睁开眼睛,龙辰的眼睛充满惊疑。

“这神秘龙玉进入了我的识海,该不是想吸我真气?”

龙辰大惊。

“不对,老子压根就没有真气,他难道还吸我的屁不成?”

就在这时,一股雄浑的力量,从神秘龙玉中汹涌而出,跨过肉体和灵魂的界限,出现在龙辰的丹田中。

这股雄浑的热气,让龙辰全身舒爽。

“真气?”

第一卷 祖龙传承 第3章 龙脉

在龙辰愣神之际,神秘龙玉爆发出雄浑的真气,出现在他的丹田当中。

“这些真气从何而来?莫非是龙玉从我爹身上吸取的?!”

龙辰仅仅是炼体巅峰,如此众多的真气,超过了他的驾驭能力,勃发的能量从他的四肢百骸散发出来,将四周尘土震得飞扬而去!

一股热浪在他胸腹当中汹涌,龙辰痛叫一声,死死咬住牙关,此时的他,已经满身大汗!

丹田中的真气剧烈的翻滚着,看起来随时都要爆炸,若是这样下去的话,势必会是个爆体而亡的后果,想到自己尸骨无存,龙辰眼睛通红。

“老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死掉的人!龙脉?给我冲!”

炼体之后,即是龙脉九境,武者丹田衍生真气,到足够量时,方能集真气之力,化为神龙,冲破第一条龙脉。而此时龙辰丹田中的真气,远远足够!

“破!”

咬紧牙关,汗水挥洒在地,他发出一声怒吼,丹田的真气在他强大意念的调动下,猛然化身为龙,呼啸着,一往无前的朝着龙脉进发!轰得一声,龙脉就给这雄浑的真气震开,无数的真气犹如汹涌的洪水,轰隆隆涌进龙脉,原本紧闭的龙脉,在真气的冲撞下,一寸一寸的阔大着,在冲撞的过程中,仿佛神龙一般的真气,也在疯狂壮大!

一条龙脉,在一刻钟后猛然贯通,真气如龙,在龙脉上循环数次,才回到丹田,不过此时回到丹田的真气,仍然暴动不已,强大的气劲让龙辰整个人都涨得难受!

“第一条龙脉贯通,我竟然成就了龙脉境第一重!不过丹田这真气壮大非凡,想来龙脉境第二重,我龙辰今日也得试试!”

他心里有数,刚才贯通第一条龙脉,他几乎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如此大好势头,现在当然不能放过,在他父亲的坟前,他咬咬牙,朝着第二条龙脉轰然进发。

第二天龙脉贯通的艰难程度,所需要的真气,要比第一条多上数倍,以此类推,可知龙脉境的晋身有多么之难,白杨镇的强者,穷一生之力,耗一族巨资,都难以打造出一个超出龙脉境的强者!

真气如龙,浩浩荡荡,在父亲坟前,今天他算是豁出去了,牙关咬紧,庞大的真气在龙脉中层层推进,第二条龙脉的贯通要艰难得多,若是失败,又得从头再来!

一刻钟过去,龙辰才贯通了十寸左右的距离,而这个时候,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是想起他老爹的话,想起他临死前看着自己时眼中的泪水,龙辰就觉得现在自己承受的痛苦和磨难根本就不算什么!

“那死鬼既然想让我做个强者,而且我已经答应了,以我龙辰的性格,承诺你这老鬼的事,豁出性命都给你办的妥妥当当,今日我就冲破这第二条龙脉,让你对老子刮目相看!”

同时,他还想起那些暗中欺辱过他的杨家中人,还有嘲笑过他的每一个人。

“也罢,老子也不是心狠手辣之辈,谁欺辱过我,我若是侥幸超越你,那么老子就欺辱回来便是!”

一个时辰后,第二条龙脉终于冲破,浩浩荡荡的真气在两条龙脉中涌动,真气输送到龙辰身体各处,孕养着他的身体。更多的真气,盘踞在丹田,以丹田为大本营。

真气流过眼耳口鼻,龙辰感觉耳目前所未有的清晰,虽然现在是夜间,但是可看到的区域,要比以前多得多,听到的虫鸣鸟叫,也比以前清晰的多。

进入龙脉境,仿佛就是进行了一场蜕变。现在的他,身轻如燕,但又具千斤之力。

龙辰站起身,感觉着自己全身充沛的力量,脸上流露出了笑容。

此时的他,已经是龙脉境第二重的武者,用上真气,全力一拳,估计震断身边这棵大树都不是难事。

而从今天开始,他终于算是真正踏入武者的行列!

看了一眼龙青澜的墓碑,龙辰再叩上几个头。

“我今夜之成就,全都来源于你,我以前恨你什么都没有给我,现在我认错。你是个好老爹。”

站起身,龙辰赶着马车回白杨镇。

“不对……”

龙辰皱着眉头。

“这神秘龙玉,原本在老爹丹田之内,我原本以为,龙玉之后出现在我识海是意外变故,但是现在想来八成老爹知道会这样,所以才放心督促我取出龙玉。这龙玉如此神秘,老爹说话也古怪非常,说的什么龙祭大陆,超级霸主等都莫名其妙,莫非老爹有什么来历不成?”

“也对,老爹来白杨镇之前,所有人对其一无所知……”

龙辰皱着眉头,道:“最重要的,老爹肯定认识这龙玉是何物,却又为其吸尽真气而死,现在又传承给我,这其中迷雾重重,到底是何道理?”

意识回归识海,那神秘龙玉依然安静悬浮,任龙辰有十个脑袋,也想不通它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识海是一个虚无的意识之地,若他告诉别人,竟然有实物能够进入他的识海,必然无人相信这等天方夜谭之事。

由此可看出这龙玉神秘之处。

不过在这时候,龙辰竟然发现龙玉中仍然有真气汇入自己丹田当中,只是没有之前一下那么巨量而已。

龙辰大喜。

“我的真气时刻增加,想必还胜过他们的修炼速度,此等速度,追上其他人,应该不是难事。”

原本以为平凡的人生,此时终于有了希望。

看着不远处的白杨镇,龙辰想到了龙青澜的嘱托。

“家族大会,杨家那些杰出的弟子,个个都是绝顶的天才,就连杨战我都远远比不过,又何况是其他人?老爹要让我拿到冠军,拿到《龙印》,真是难以上青天啊……那什么龙武者,真的那么重要吗?”

回到白杨镇,已经是深夜。

龙辰没有住在杨家,而是在镇东边买了一间楼阁,独自居住。他从小到大小人物欺负了一大堆,大人物却没得罪几个,所以虽然孤身一人,但是却没有发生过什么意外。

和往常一样回到家中,龙辰稍微洗涮一番,这才来到床前,忽然他目光一冷。

“被褥被翻过,莫非是遭了贼?”

龙辰抱着疑惑检查了一遍,却没发现自己有丢什么东西。

龙辰干笑一声,躺在了床上,今日发生这么多的大事,他连破两条龙脉,进入龙脉境第二重,正是龙精虎猛的时候,当然难以入睡。

现在已经是三更过后,正是常人熟睡之时,成为武者的龙辰感知也强了许多,隐约感觉有人摸着靠近他的屋子。

他飞快的按了床头机关,整个人进入床底下的地下室中,而原本的床,恢复了原样。

透过地板微小的缝隙,龙辰安静的观察着上方。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两个穿着黑衣,黑布蒙面之人进入他的房间,当看到隆起的被褥时,其中一人二话不说,一刀砍向他的床,砰的一声,床断成两半。

“咦?这废物竟然不在?刚才不是看着他进来的吗?”

“一定是发现我们进来过的痕迹,然后溜走了!”

“哼,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明日我们再来,凭我们的能耐,对付这个纨绔子弟,还不是手到擒来?”

两人匆匆离去。

虽然进入龙脉境第二重,但是白杨镇强过自己的人还有很多。龙辰也不敢大意,方才刺杀他的两个人,身上都有让他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想来功力不差,龙辰若是和他们硬拼,不会有好结果。

“还好我机灵,在床上装上机关,不然今夜定然身首异处。”

他目光中闪过一丝冰冷。

“这白杨镇,竟然有人派高手暗杀我?我这么一个小角色,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么?”

想到此处,龙辰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想遍了所有人,都没想出谁会请高手刺杀自己。

杨家之人,虽然摒弃他,但是也没到请高手斩杀他的地步。

“此中,必然有我所不知之阴谋,也罢,明日我就搬回杨家,一来可以保证安全,二来,我现在成就龙脉境第二重,若无战技,怕是遇上龙脉境第一重都讨不到好处,杨家有武经殿,我现在还是杨家之人,想必能分一杯羹。”

“好的战技,可是能将攻击力爆发出好几倍的啊……”

以前亲眼看过杨家人使用战技,那威力还真不是盖的!

在杨家,龙辰照样有一住处,不过是常年未居住而已。天刚亮,他就带上为数不多的行李,回到杨家。

杨家府邸极为宽大,龙辰回去与否,当然没人有兴趣关注。

自己整理好居住的地方,龙辰再巩固一番自己的修为,经过了一夜,他的真气再次壮大了几分,想必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朝着龙脉境第三重进发了。

当然,现在至关紧要的,还是去武经殿得到一门战技。

杨家的规矩,只要是杨家之人达到龙脉境第一重,就有资格到武经殿选取一门战技,龙辰现在也符合这规矩。

一路上,丫鬟护卫的冷眼,龙辰早就习以为常,一些窃窃私语,他也懒得计较。他记性极好,小时候只见过一次武经殿,此时竟然也能摸清道路。

武经殿乃杨家禁地,非杨家之人不能进入,而那些丫鬟杂役护卫,更是连靠近都不能。龙辰远远望见那树林深处一道石门,石门之内有一高塔,即是杨家武经殿。

还没有走到石门,就有人拦住龙辰的脚步。

正是之前朝龙辰吐过唾沫的陈六,他年龄和龙辰相仿,修为也是龙脉境第二重。

看见龙辰竟然来武经殿,陈六怔了怔,旋即嘲笑道:“原来是辰少爷,今日少爷怎么有空来这武经殿?陈某听闻杨家某个废人昨日光荣入土,怎么今儿个辰少爷没去守孝,反而来这里溜达?”

小人如鬼的道理,龙辰自然懂,不过他言语中带着羞辱之意,今日听来,龙辰心中仍然一团怒火,只是武经殿就在眼前,得到战技之前,他不想多生事端,便再次忍下,绕过陈六往前而去。

却不想陈六竟然死缠烂打,再次挡在他面前,冷笑道:“怎么辰少爷的耳朵聋了,听不到陈某说的话么?”

“我已经踏入龙脉境,而且,我进不进武经殿,关你外人何事?”

抬起头,龙辰冷眼看着陈六。

龙辰没有任何实力能在白杨镇打滚几年,威势还是有的,再加上突破龙脉境第二重,这一道目光竟然将陈六吓退半步。

“什么?我没有听错?龙脉境可不是嘴巴说踏入就踏入的,恰好我今天有空,就陪辰少爷好好印证一下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