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1 > 第5章 卡塞尔之门(3)

第5章 卡塞尔之门(3)

  “柳淼淼到了么?”里间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长着一张中国得不能再中国的脸。他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西装,修身合体,领口是银色的细边,金色的衣扣和袖口闪亮,胸口处有用银线刺绣的徽章,看起来像是校服,可路明非没有见过剪裁那么精致的校服。

  钢琴小美女噌地站了起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到!”

  “我是考官叶胜,请跟我来。”年轻人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柳淼淼踏着优雅的步子和叶胜一起进去了,门随即关上,剩下的16个人扭头对着眼神,谁都没法掩饰脸上的紧张。

  “喂,你们上网搜了这个卡塞尔学院的网页么?”赵孟华看了看苏晓樯和陈雯雯,压低了声音,“据说是个名校,好多哈佛的教授转去那里教书!”

  “嗯,”陈雯雯点点头,“可我都没有申请他们学校就接到面试通知书了。”

  “名校都是这样,不在乎申请费,只看素质的吧?”赵孟华说。

  “只看素质怎么会让这样的混进来了?”苏晓樯斜着眼打量路明非。

  路明非扭动肩膀,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不知道录取几个。”陈雯雯低声说。

  “选一两个就不错了!”苏晓樯说,“你们没听说么?哈佛每年只从中国招几个本科生。”

  路明非心里“咯噔”一声,他对于哈佛每年从中国招多少人没概念,不过试想偌大中国也就区区几人,这狗屎运落到他头上的机会确实是微乎其微。他心里好不容易攒的一点信心去了八成。

  “嗯,我也就是来试试,没抱什么希望。”陈雯雯细声细气地说。

  “都没抱什么希望了。”赵孟华安慰她。

  “我不在乎,”苏晓樯一如既往地趾高气扬,“要是不录取我,我就去上斯坦福,我爸爸有朋友!”

  门被推开了,叶胜礼貌地比了一个手势。柳淼淼走了出来,回头跟叶胜说了声谢谢,看得出她强撑着不想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是那失望已经老老实实地写在脸上了。

  钢琴小美女居然没撑过十分钟就败下阵来!柳淼淼眼眶有点红,回自己座位上拿了书包,扭头就往外走。

  “苏晓樯。”叶胜说。

  “小天女”也是“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牙齿咯咯作响。

  看着苏晓樯步伐僵硬地跟着叶胜进去了,路明非“哈”地笑出声来。

  “别笑人家,你不怕啊?”陈雯雯在他肩上推了一下。

  “我不怕,我怕什么啊,我就是一打酱油的嘛。”路明非双手枕在脑后,在椅子上四仰八叉。

  “小天女”出来时,步伐比进去时还僵硬,脸上与其说是失望或者沮丧,不如说是愤怒。叶胜在她身后彬彬有礼地笑,苏晓樯扭头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叶胜又叫了赵孟华进去。

  “什么学院!他们耍人!”苏晓樯抛下这句话,扭头就走。

  路明非和陈雯雯对视一眼,不明所以,“小天女”还不如柳淼淼,大概只撑了五分钟。

  这面试官在里面不像是面试,倒像是练刀,斩人越来越快,号称高三口语第一的赵孟华连三分钟都没撑到,被送出来的时候目光茫然。

  “陈雯雯。”叶胜说。

  “好运啊!”路明非压低了声音在陈雯雯身后喊。

  陈雯雯扭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外面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路明非听见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他有点害怕,害怕陈雯雯出来的时候也是一脸失望。

  陈雯雯撑了十五分钟,她出来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怎么样怎么样?”路明非凑上去。

  陈雯雯犹豫了一下,悄悄对他招手,“他们会问……”

  路明非满心欢喜,刚要把耳朵凑过去,就听见叶胜说,“路明非。”

  路明非一愣,扭头看叶胜对他招手,“路明非,下一个是你。”

  奇怪,他从未见过叶胜,难道只靠寄给芝加哥大学那份申请表上的两寸照片,叶胜就一眼认出了他?路明非有点好奇。

  他跟着叶胜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空荡荡的,可以坐几十人的大型会议桌边只坐着一个笑得很甜美的女孩,和叶胜一样的制服,只不过是套裙,领口塞着玫瑰红的蕾丝领巾。

  “我叫酒德亚纪,也是这次的考官。”女孩站起身来,以典型日本风向路明非躬腰行礼。

  “我哈腰。”路明非想也不想,也一躬腰回礼。

  宅了那么多年,玩了无数PS2游戏,看过无数日漫,他也会两句日语口白。

  “おはよう。”酒德亚纪掩着嘴轻轻地笑了,纠正路明非那一口河南腔的日语,她笑起来有种姐姐般的亲切。

  看起来给考官的第一印象不错,路明非心里一喜。

  叶胜坐在酒德亚纪的身边,打开笔记本,看着路明非,“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路明非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他修炼了一晚上,这就要见真章了!

  “你相信外星人么?”酒德亚纪轻轻柔柔地问。

  路明非愣了一瞬,随后感到……一颗核弹脑袋里爆炸了……漫天的蘑菇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第一个问题分明应该是“请介绍一下自己”或者“你为什么要申请我们学校”啊!

  第一道题的答案是,“My name is Mingfei Lu, a Chinese high school student, I like online computer game and panda…”

  第二道题的答案是,“The great faculty is the key reason, and your college have very good research atmosphere…”

  这些答案经过老唐热心地润色,再由路明非来来回回背了七八十遍,才算大功告成的。

  可这……外星人是怎么回事?

  做好的准备……全然无用!

  路明非眼睛瞪得铜铃大,脑袋慢慢地耷拉下去。他就是这么衰的一人,运气永远渣到爆,什么考前在课桌上拿铅笔写满了公式,考试时老师忽然要全体交换座位,什么好不容易偷看到邻桌的答题卡,结果发现人家是A卷他是B卷……作为一个衰人,他就该勇于相信自己的命运,而不必做什么无谓的抗争。

  “相信啊,我相信有外星人的。”路明非说。他忽然觉得赵孟华能撑三分钟已经是一条好汉了。

  “是么?”酒德亚纪神色淡淡的,从她脸上看不到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反馈,“为什么会相信呢?”

  见鬼,为什么会相信?这个相信就是相信,反正世界上没人能证明自己见过外星人,还不是有那么些人就是相信,那么些人就是不信。这个好比问你说,你为什么喜欢隔壁桌那个穿白棉布裙子的女生呢?虽然你能找出成千上万的理由,但是真正的原因无非是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见她心里就老是跳,特别在意她说的话,以及记着所有跟她相关的事情,于是你就知道自己喜欢她了。为什么?没理由的。路明非想。

  “我经常晚上在楼顶上瞎晃,没事儿看星星。”路明非说。

  “嗯,好,没事儿的时候会看星星。”酒德亚纪非常认真地笔录。

  路明非完全不理解她那份认真劲儿,好像路明非是中国外长,刚刚严肃地说出无数外交辞令,需要认真录在纸面上一样。

  “你要是也看星星,你就会想啊,要是没有外星人,宇宙那么大,直径几百亿光年,一束光从宇宙这头跑几百亿年才能跑到那头,中间要经过很多很多星系,但是只有在地球的时候才能遇到人,但是光经过地球连一秒钟都不要,几百亿年里只有一秒钟会遇到人,那才很奇怪,对不对?”路明非说。

  “孤独感?你刚才暗指光的孤独感?”叶胜插了进来。

  路明非挠挠头,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暗指,不过看起来自己的答案被引申得稍微深刻了那么一点点,于是他就点点头,默许了叶胜把自己看做一个孤独的小孩。

  “第二个问题,你相信超能力么?”酒德亚纪又问。

  “相信啊。”路明非说,“超相信的。”

  其实豁出去之后回答这些问题倒丝毫不难。要是没有超能力,那空条承太郎的“白金之星”不就没有了,路飞的“橡皮果实”也不存在了,飞影的“炎杀黑龙波”自然也是假的了,那么世界上主要的存在就变成了叔叔嘴里永远念叨的万宝龙表和婶婶日益抱怨的房价飞涨,路明非的未来就是每天早晨起床赶公交上班、每月月底拿工资付房贷、周末小心地去丈母娘家伺候……如果有女孩愿意嫁给他的话。

  所以,在路明非的世界里,超能力是一定要有的。

  “嗯,为什么相信?”酒德亚纪带着鼓励的笑容看着路明非。

  “相信……那就是相信咯,就像相信有外星人一样。”路明非说。

  真实的理由实在没法给酒德亚纪说,总不能说,“我好喜欢空条承太郎的‘白金之星’,我希望那是真的。”

  “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叶胜说。

  路明非一愣,不明白这考官为什么忽然说出这种网络切口来。

  “大概是嘲笑吧?”他想。

  “那么第三个问题,你觉得人类生存的基础是唯心的,精神和灵魂的,还是唯物的,物质和肉体的?”酒德亚纪问。

  路明非瞬间懵掉了。

  这个学院的面试官脑子烧坏了么?为什么前面两题和第三题的差别那么大?这是高中政治课上的内容吧?分析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可是路明非过了会考之后就把那些全都忘光了!

  他脸色涨红,猛吸几口气,心想不知这道题上折了多少人,不过自己一定要撑过去!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翻翻白眼,吐了吐舌头。

  “这……吐舌头是什么意思?”叶胜迟疑地看了一眼酒德亚纪。

  “我不知道。”路明非叹了口气,“问题太高深,我真的答不出来,我……可以放弃么?”

  叶胜和酒德亚纪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可以,感谢你对卡塞尔学院的兴趣。”

  叶胜起身,“我送你出去。”

  路明非支撑了一分三十秒,创下了最快被斩的记录。

  陈雯雯正拎着包在外面等他,看他出来小跑了几步过来,“你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挂在政治题上了……”路明非耸拉着脑袋,“我哪有你们那么强,你回答了几道题?”

  “我也是在政治题上吃亏了,答得乱七八糟,他们说我没有过。”陈雯雯低下头去。

  “你在里面呆了十五分钟啊!”路明非吃了一惊。

  “给他们讲了十五分钟的飞碟……”陈雯雯小声说。

  “啊?”路明非傻眼了。

  转瞬之间,他心里涌起一阵欢喜,伸手在陈雯雯头上拍了拍,“没事啦没事啦!那帮疯子出的题,谁能过谁也是疯子!”

  陈雯雯抬起头来,沮丧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来。路明非心花怒放,觉得这是自己这一天获得的最大的奖励。

  不出国算得了什么?陈雯雯也不出国!

  深夜,叶胜坐在会议桌边,又一次翻检那些履历。

  他抬头问旁边的酒德亚纪,“那个小丫头呢?一整天没看见她,面试也不来,她也是面试官呢。”

  “不知道哪里玩儿去了,她跟着来根本就是来玩的吧?”酒德亚纪耸耸肩,“没办法,其实还是个小女孩啊。”

  “面试结果怎么样?”门打开,一个人拎着手提箱急匆匆地进来,“我买了红眼航班的票,刚刚降落就直接过来了。”

  那是个老人,风尘仆仆,鼻梁上架着深度眼镜,一头花白的头发蓬蓬松松,不是烫过而是不知多久没梳理过,一身邋遢的西装,一条肥大的裤子。

  “古德里安教授。”叶胜起身,“我们一共面试了17个学生……”

  “不要浪费时间!我只是来问路明非!我只关心路明非!”古德里安教授满脸紧张,好像他是学生家长而不是考官,“告诉我,路明非,他答得怎么样?”这德国血统的老家伙好一口流利的中文。

  叶胜和酒德亚纪对视一眼,叶胜翻到了路明非的记录页。他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只用一分半钟就离开了。”叶胜说。

  “最强的人交卷永远是最快的!”古德里安教授欢欣鼓舞。

  “这……第一题,他相信有外星人,因为觉得如果没有外星人,在宇宙里人类挺孤单的……”叶胜苦笑。

  “多棒的答案!我真要被他感动了!”古德里安教授啧啧赞叹,“不愧是路明非啊!”

  “有……有这么棒么?”叶胜呆住了,“第二题,他也相信超能力,没什么理由可说……”

  “完美!”古德里安教授斩钉截铁地说。

  “这叫……完美答案?这就是……学院拟定的答案?”叶胜和酒德亚纪面面相觑。

  “让我给你解释!”古德里安教授说,“第一题,他回答说他相信外星人,不仅如此,他还提出了‘孤独感’这个重要的概念,凝聚我们这个族群,就是孤独感!三个字,直指这道题的核心,这道题,就是用外星人暗喻我们族裔和普通人的区别。第二题,相信一件事是绝对不需要理由的,我们所说的相信,是从内心生出的,天然的信任感,如果他为信任编造理由,反而会减分。第三题他怎么回答的?”

  “我不知道诶……”酒德亚纪摸着自己的额头,“我是说,他说他不知道……”

  古德里安教授抬头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不知道他有那么强的血统优势,我会以为他偷看了答卷的。”

  “不会答案就是……‘我不知道’吧?”叶胜抓头。

  “答案就是‘我不知道’,他的血统决定了他的世界观,跨越两族之间的人,对于世界的理解也介于唯心和唯物之间,这说明了他的潜力。”古德里安教授大声说,“真正有潜力的学生,在对世界的理解上一定会存在这样的犹豫!”

  “古德里安教授,你这纯粹是……包庇吧?”酒德亚纪苦笑。

  古德里安教授愣了一下,摊了摊手,“好吧……是有点……不过我真觉得他答得挺好……”

  “我理解学院会给予血统优势的学生很多方便,不过这样包庇……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叶胜摇头,“要是这样,我们还面试什么?”

  “你们不懂,几十年了,才出现这么一个‘S’级的候选人,如果我们给出的面试结果是不及格……校长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叶胜和酒德亚纪对视了一眼,“真的是……‘S’级?”

  “是,经过再三确认,他在所有候选人中的评级是‘S’,唯一的‘S’!这场面试,事实上是为他一个人准备的!”古德里安教授点头,压低了声音,“这是学院最高级别的机密,所以在出发之前没有告诉你们。”

  一片肃静。

  “啊!”亚纪忽然出声。

  古德里安教授一把捂着心口,“你忽然鬼叫什么?”

  “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糟糕的事,教授你心仪的‘S’级学生……他似乎对于自己的回答非常地失望,所以说完‘我不知道’后,他表示了弃权,然后直接退出了考场。”亚纪和叶胜面面相觑。

  “答得那么好,为什么要弃权?”古德里安教授惊得像是要蹦起来。

  “这种问题和配套答案……”叶胜耸肩苦笑,“只有你才会觉得答得好吧?”

  “要挽回!必须挽回!我来给学生家长打电话!”古德里安教授摸索全身找手机。

  叶胜挠了挠头,叹了口气,“还是我来打吧……您这样会吓到学生家长的,觉得您居心叵测。”

  深夜三点,万籁俱寂,电话铃声横穿路明非家的走道。

  婶婶从睡梦中惊得坐起,扭头看见床头柜上那部电话响得无比欢快,几乎是在蹦蹦跳跳。

  “你家死人啦?半夜三更打电话!”婶婶抓起电话,怒气冲冲地喊。

  很快,她的怒容消退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叔叔从被窝里坐起来,看见老婆头发散乱,目光呆滞,仿佛被雷劈了。

  路鸣泽也被隔壁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扭头看见隔壁床上,堂兄在梦里舔了舔嘴唇,发出猪一样快乐的哼哼。

  次日上午,丽晶酒店。

  九楼行政层VIP餐吧,路明非全家倾巢出动。叔叔西装笔挺,腆着肚子,教育路明非和路鸣泽来这种高级场所要懂规矩,不要总在餐具上摸来摸去。婶婶四下顾盼,啧啧赞叹高级酒店就是高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