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1 > 第8章 卡塞尔之门(6)

第8章 卡塞尔之门(6)

  他想着自己的出口在哪儿,想着陈雯雯。

  下午诺诺分手之后,陈雯雯忽然说要去河边看看。河边青草地上蒲公英盛开,毛茸茸的小球一个又一个。陈雯雯摘了很多,和风铃草一起放在纸袋里,和路明非坐在河边说话,脱了鞋子把脚泡在清澈的水里。陈雯雯说上了大学大家就会分开了,可能只有暑假才能见面,可能很久都不能见面,很多好朋友就是这样慢慢地把彼此都忘记的。

  这么说的时候陈雯雯眼里写满了难过,比她入学时读那本杜拉斯的《情人》时更甚。

  路明非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风吹着她怀里纸袋中的蒲公英零落,洒在水面上,像是一场小雪。

  路明非心里隐隐地有只小鸟雀在跳跃。

  这时候他怀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路明非么?”电话里传来的是诺诺的声音。

  “嗯。”路明非说。

  “跟你说个秘密哦,古德里安教授明天就要飞去北京,要不要入学,你最好今晚做决定。我们招生名额不多,晚了也许就没机会了。”

  路明非急了起来,“能不能等明天啊?明天……”

  明天他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成败一线间。要是陈雯雯接受他的表白,他就想留在中国,反之,他就只有灰溜溜地去美国留学,在他的高中里留下一段传奇,一个家伙人生失意到极点,却走狗屎运拿到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

  “不能,古德里安教授已经订票了。”诺诺的语气很冷淡。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抓了抓脑袋,“那我知道了。”

  “什么叫做你知道了?”

  “就是说那……就算咯。”路明非说。

  “这就拒了我们啊?你够狠!陈雯雯长得也就那样嘛。你想清楚,我们卡塞尔学院的门,对每个人最多只开一次。”

  “你长得比陈雯雯好看也不代表我会喜欢你嘛……”路明非蔫蔫地说。

  “好汉!想不到你还有这份狠劲儿!”诺诺似乎怒了,“行!再见!”

  电话挂断了,路明非看着渐渐熄灭的屏幕,觉得自己这一把赌得真大。

  此刻他眺望着夜幕下的城市,想着明天的聚会上,陈雯雯让他致辞,面对文学社的几十个同学,他要做那件最胆大妄为的事。

  “只有我绝对没有后路可退,自由去追没有谁能拒绝……”他难听地哼着歌。

  这家伙在他后来堪称不凡的人生里一直是这样的,平时他蔫得就像一根干黄瓜,可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就会如一株泡了水的西芹那样精神无比。

  “我是一个偶尔会发疯的人呐。”这是李嘉图·M·路后来的口头禅。

  万达影城的洗手间里,路明非对着镜子,听着自己怦怦心跳,一遍又一遍地想是不是每一步都提前想到了。

  电影快开始了,决战时刻就要到来。

  花、音乐、大声的表白,诺诺版三大法宝。

  花没问题,他下午去河边采了很多蒲公英,扎好裹在一个纸袋里,他临时放弃了玫瑰,因为陈雯雯喜欢蒲公英,比玫瑰有风格。

  音乐也搞定了,路明非从叔叔抽屉里摸了一盒真的中华烟,去楼下烟酒店大爷那里换了两包假的,然后把一包假的放了回去,另外一包假的孝敬给放映员大叔了。这一直是路明非的生财之道。放映员大叔答应说开场前先放一段剪切的镜头,就是Eve带着Wall-E突破音障那段,配乐十二分的感人。

  表白的话他从网上搜了搜,集合最感人的语句,打好了腹稿:“三年了,我们文学社的同学大概是要分开了,也许分开了就很少再能相聚,以后每个春夏秋冬花开花谢雪落雪化的时候,都不是我们这群人在一起了,想起来会有些难过……我作为文学社的理事,很高兴地能站在这里做最后的致辞,本来这些致辞该是给所有同学的,但是我只想跟一个人说……”

  这时候最没耐心的“小天女”也许会跳出来大声说,“路明非你唧唧歪歪什么呐?”

  她要是这么问,路明非就用最凶悍的语气说,“闭嘴!我不是要跟你说!我只是要跟陈雯雯说!我喜欢她三年了!别是三年三年又三年!我可不想当一辈子好人!”

  最后这句改自《无间道》的台词让他觉得自己悍然是个男人。硬派风格好,免得说得又辛酸又委婉,最后陈雯雯还当场派发好人卡,这就丢人了。小白兔一样的男人要不得,混到顶不过是个妇女之友!

  路明非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力点头,神色狰狞,目光锐利,意思是“明非你太棒了”!

  “路明非你在干什么?”赵孟华走进洗手间。

  “不知怎么的,脸上忽然抽筋儿,所以我扭动扭动,看看怎么回事儿,”路明非很有急智,转身面对赵孟华,歪嘴斜眼,让脸部的表情更加夸张,“你看我像不像周星驰?”

  “不,更像阿拉蕾,”赵孟华把一只提袋给他,“衣服,一会儿致辞的时候换上,陈雯雯说致辞的时候正式一点。”

  提袋里是套两粒扣韩版黑西装和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黑色的窄领带,号码正合他消瘦的身材。路明非曾想要一套,不过婶婶没答应他。陈雯雯为什么会知道他想要这么套衣服?巨大的幸福感仿佛铁锤一样砸在他头顶,让他几乎眩晕过去。

  他急忙去摸手机,想跟诺诺打个电话,说还没到刺刀见红的时候他已经奏响凯歌了。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停机,请稍后再拨……”

  路明非慢慢地合上手机。他想诺诺大概也走了,就此消失永远不见,仿佛烟花和泡沫。

  事到如今真是无路可退了,表白,而且一定得成功。

  路明非走进放映厅,苏晓樯的声音仿佛针一样扎着他的耳朵,“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看猴子穿西装……”

  各自占据位置正在喝可乐吃爆米花的几十个文学社社员都哄笑起来,路明非的脸涨成了茄子色。

  “笑什么笑什么,还有小猪穿西装嘞。”有人说。

  文学社最胖的一对孪生兄弟徐岩岩和徐淼淼也是一身黑西装走了进来,兄弟两个一般的圆胖,站在那里像是并排的两只篮球。

  “你们两个也致辞?”路明非好奇地打量这对兄弟,他们三个穿得一模一样。

  “不致辞,我们就是当陪衬的。”徐岩岩说,“群众演员嘛,有工资拿不干白不干。”

  路明非茫然,往陈雯雯那边看了一眼,陈雯雯冲他微微点头,眼睛明亮清澈。

  “一会儿你站在那个位置致辞。”赵孟华指着银幕前放着的一张复印纸说,“就踩在那里,别挡到屏幕,一会儿大屏幕上放文学社的照片。”

  “放文学社的照片?”路明非没料到这一出。那他准备的那段电影片段咋办?

  放映员大叔靠得住的身影仿佛浮现在他的面前,他递上那包烟的时候,大叔以睥睨群雄的眼神打了个响指,头45度上仰,强硬地竖起大拇指,“放映厅就是咋的地儿啊!别担心!没跑儿!怎么也给你切进去。”路明非决定相信大叔。

  灯光暗了下去,只剩下舞台上那页白色的复印纸分外清晰。好了,那就是他的舞台了,一生一战,拿下这个姑娘,后半生的幸福就有了!一切准备就绪,蒲公英、Wall-E、告白词,此刻他西装革履,意气风发。

  路明非大步跳上舞台,站在银幕前那张复印纸上,深吸一口气,准备对全世界大喊一嗓子,陈雯雯,我喜欢你!

  诺诺说要把男人的一切都赌上,路明非觉得自己有这觉悟。

  强光忽然照花了他的眼睛,放映机开启了。全场发出了“嘘”的声音,路明非抬起手臂遮脸,心里说,“该死!”

  他还没说话呢,怎么就进入下一个桥段了?放映员大叔搞错了时间?路明非的眼睛适应了强光,忽然看见徐岩岩和徐淼淼像是两只保龄球瓶那样站在了他的左手边。

  “你们上来干什么?”路明非压低了声音对徐岩岩喊。

  “群众演员。”徐岩岩露出很无辜的表情。

  路明非扭头四顾,忽然发觉自己的左手边有个巨大的英文字母“L”,一动不动。放映机投在银幕上的居然是些字符。

  台下还是一片嘘声,路明非忍不住了,跑到距离银幕几米的地方去看。

  一行字,“陈雯雯,Lve,Yu!”

  他不理解那两个古怪的单词,但是预感到有什么不对。

  “站回来!站回来!”徐岩岩对他小声喊,“缺你一字母儿就不成句了。”

  “字母?”路明非再去看那行字,同时眼角的余光扫到赵孟华,赵孟华捧着一大把深红色的玫瑰花,在几个好兄弟的簇拥下跳上舞台来。

  这次,路明非看懂了。身体从指尖一寸一寸地凉下来,直到心里,直到头盖骨深处,直到那些因为采蒲公英跑了太多路还在酸痛的关节。徐岩岩和徐淼淼是两个“o”,他是那个小写的“i”,合起来就是完美的,“陈雯雯,i Love You。”

  还是最风骚的小写。以路明非的脑袋瓜子,想破了也想不出这样浪漫的手法来,但是有人脑袋瓜子比路明非好,英语更比路明非强。从小家里就有英语家教嘛,风骚的小写“i”对他还不是家常便饭?

  路明非看着陈雯雯,陈雯雯在看赵孟华,眼睛里仿佛蕴着夏晚的露水,就要流淌下来。她和路明非坐在河边的时候那么忧郁和沉默,这时候却不了,路明非看得出她眼里的快乐。路明非觉得自己石化了,就要一点点碎掉了。他忽然想到自己包里的那束蒲公英,一路上跑过来,是不是零落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杆儿了?

  “回去!回去!没你不成句子了!”台下有人大喊。

  路明非慢慢地走回银幕前,站在那页复印纸上,低下头去不看任何人,于是那个小写的“i”格外蔫巴。

  “今天本该是我们文学社聚会,不过我就是借这个机会,”赵孟华大声说,“我们马上要分开了,我不想后悔,我想跟陈雯雯说……屏幕上都有了……我怎么也要赌一把啊!要不将来分开了,天南海北见不着面儿,我喜欢一个人三年,谁也不知道,那不衰到家了么?”

  “好!老大好样儿的!”徐岩岩和徐淼淼都拍巴掌,赵孟华的好兄弟们也都拍巴掌。

  “女主角!上台!女主角!上台!”赵孟华显然做好万全的准备,台下叫好的人都有了。

  一束射灯的光打在陈雯雯身上,衣服白得像是透明一般的陈雯雯站了起来,像是个天使。她磨蹭着步子走上舞台,脸红得可以榨出西红柿酱来,赵孟华的好兄弟围着她,用典型青春片男配角的语气问,“答应不答应?答应就快啊!赵孟华很好的!”

  路明非看着陈雯雯,看着她的嘴唇。其他的声音他都听不见,对他而言这一刻寂静如死,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可以打破这寂静。

  陈雯雯。

  “我也喜欢……你的。”陈雯雯看着赵孟华,细声细气地说。

  寂静碎掉了,仿佛雷霆贯穿长空,电光直射天心,雨沙沙地落下。

  喧闹声中,“哇”的一声哭,路明非抬头,看见“小天女”捂着脸跑出去了。他和“小天女”结仇三年,此刻忽然觉得彼此也是蛮投缘的,有点想追上去拍拍苏晓樯的肩膀安慰她一下,可是他是那个不能移动的“i”。

  所有人都跑上来围绕着陈雯雯和赵孟华,仿佛婚礼嘉宾似的。路明非想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只有他和苏晓樯被蒙在鼓里。大概他喜欢陈雯雯的事早都被所有人人看出来了,所以谁都不告诉他。

  “嘿,真傻。”路明非对自己说,辛酸一直冲到鼻孔里。

  音乐声大作,银幕上Eve带着Wall-E突破音障越过天空。那是一个小姑娘要用她的一切能力去救她心爱的那个小衰仔,最后它们在老式爱情片的音乐声里相依相偎。真是感人,太合乎现在的场景了,赵孟华搭着陈雯雯的肩膀,陈雯雯低头靠在他肩上。

  放映员大叔从侧门进来,嘴上叼着路明非送给他的假中华,以睥睨群雄的眼神打了个响指,头45度上仰,对路明非竖起大拇指,似乎是说,“兄弟我搞定了吧?”

  “大叔你脑子秀逗啦?”路明非恨不得揪住他的衣领摇晃。

  可他没力气了,于是贴着屏幕慢慢地蹲下去。反正现在没人再关注那句“i Love You”了,他变成了个小写的“e”,也没人多看一眼。

  “是不是很意外啊?嫂子。”赵孟华的兄弟非常豪爽地说。

  “才不意外,我都猜到你们在搞这个了,就是不说你们,你们都皮厚。”陈雯雯幸福而娇羞地说,拉着赵孟华的手摇晃。

  真的所有人都知道,包括陈雯雯自己,路明非耷拉着脑袋,悄没声儿地向着放映厅大门走去。他背后的屏幕上,Eve贴着Wall-E的脸,音乐温馨甜美,陈雯雯还是Eve,可他不是Wall-E,他什么都不是。

  哦不,他是个炮灰男配,在男女主角的爱情之路上发挥过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