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1 > 第9章 卡塞尔之门(7)

第9章 卡塞尔之门(7)

  “字母别跑字母别跑,群众演员都有红包啊!”赵孟华的兄弟喊他,“大家都有功啊。”

  路明非回头,赵孟华眯起一只眼睛对他比了个鬼脸。路明非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去跟赵孟华殴打一下,不过他体育成绩也远不如赵孟华,何况人家还有一票兄弟。他衰了太多年,已经习惯了,于是“哦”了一声,转头继续往舞台上走去,去当他的“i”。

  这时候光从他背后照来,仿佛闪电突破乌云,有人用力推开放映厅的门。

  人一生里总有几次觉得自己看见了天堂之门洞开,路明非等了十八年,在他最衰的那一刻,门开了。

  那个走进来的天使四下扫视,目光如刀。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这个忽然闯入的外人,她的光芒压倒在场的所有人。太耀眼了,实在太耀眼了,耀眼得让路明非以为她根本就是来出风头的。

  “李嘉图,我们的时间不够了,还要继续参加活动么?”诺诺走到路明非面前,用一种清晰冰洌的声音说。每个人都能听清她的话。

  她的着装风格全变了,披散的暗红色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深紫色的套裙,月白色丝绸的小衬衣,紫色的丝袜,全套黄金嵌紫晶的订制首饰,比平时骤然高了十厘米之多,压迫感简直让路明非也腿软。诺诺及时托了他一把,让他站稳了。

  “哦,我……”路明非呆呆的,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成了万众目光的焦点,像是架在太阳灶上的热水壶,他要被那些人的注视灼伤了。

  “跟你说过别穿这种打折衣服了。”诺诺招了招手。

  两个妆容精致的女孩如狼似虎地扑上来就脱路明非的衣服,好在手脚轻柔。路明非根本来不及躲避,诺诺从贴身的小包里摸出一把梳子,转到身后为他梳理头发,温柔介乎他老娘和他姐姐的感觉之间。那两个女孩大概是什么成衣店的店员,拿着五六件西装和五六双皮鞋不断地给路明非试穿和搭配。

  “这才是我们的李嘉图·M·路啊。”诺诺拍拍他的脸,满脸笑容体贴至死。

  她面对着路明非的同学们,只有路明非知道她在做什么,诺诺开心地捏着路明非的脸,捏成狐狸捏成猪。路明非知道她很得意于自己衰到家的模样。这个小巫婆是绝不甘心别人比她强的,只能她压倒别人,拯救别人,不能反过来。

  “赵孟华存心整你诶,师弟。”诺诺低声说。

  “怎么知道的?”

  “我用点美色就让你们那个小胖子说了呗。”诺诺满脸得意。

  “美色?”

  “主动跟他说话而已。”诺诺捏他脸的力量加大了,“你以为我对其他人都像对你那么够义气?”

  两位女店员最后把一页叠好的方巾插到路明非的口袋里,以目光征询诺诺的意见。

  诺诺上下打量换装之后的,皱了皱眉,“凑合吧,距离李嘉图一贯的穿衣标准还差很远。”

  “各位同学好,李嘉图晚上还有活动,我们先走了,大家慢慢玩,开心一点。”诺诺对路明非的同学们微微欠身,露出深宅大院里资深管家的无暇笑容,冷漠,又叫人无从挑剔。

  “李嘉图?”赵孟华问。

  “李嘉图·M·路,我们都这么叫他。”诺诺说。

  “走啦!扬眉挺胸!别傻愣着!”诺诺在路明非腰间一捅。

  路明非点点头,顺从地往外走去,诺诺挽着他的胳膊,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可惜此刻诺诺看起来比路明非还高了一点,感觉像是姐姐接弟弟放学。路明非想此刻陈雯雯正看着他的背影,偎依在赵孟华的身边。他压了赵孟华的风头,可也没得到什么。

  一切都如浮光般,散去了。

  影院门口停着一辆车,红得像是火焰的法拉利599 GTB Fiorano,路明非看汽车杂志上说这东西差不多要卖500万。他犹豫地看看诺诺。

  “上车咯,自然一点,他们跟在后面看你呢,要摆出一副‘法拉利算什么,我家里除了布加迪威龙就是迈巴赫’的表情啊!”诺诺的嘴唇翕动。

  路明非坐在副驾驶座上,两手老老实实放在膝盖上。诺诺发动了引擎,法拉利如脱缰的野马般蹿出。路明非知道他距离自己的过去越来越远了,可他没有回头。

  夜色中,法拉利在高架路上奔驰,两侧灯火通明。路明非那些外面飞速流逝的灯光,觉得自己在做梦,现在他变成了这道光流里的一只小萤火虫了,和其他萤火虫一起涌向前方,不知道前方是否有个出口。

  “我可真没想到自己能碰上这种事。”路明非喃喃。

  “什么事?当着众人被暗恋的女孩凌空扇了几个漂亮的耳光,然后一脚踹飞在角落里?”诺诺瞟了他一眼。

  “是说在同学面前被一个开法拉利的辣妹接走啦。”

  “奶奶的,可是开法拉利的辣妹没油了。”诺诺说。

  车速骤降,法拉利拐下高架路,驶入了一条不见人迹的小道。发动机熄火了,车停在一家24小时药店的门前,这条街上只有这家店门口有那么点儿光。

  “见鬼,忘记加油了。”诺诺在方向盘上猛拍了一掌,“下车等等吧,等他们再派车来接我们。”诺诺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我们可以走几步去打车。”路明非建议。

  “我不想走路,我穿了高跟鞋。”诺诺用最简单的理由拒绝了。

  路明非往诺诺的套装裙下看去,果真是一双至少有十厘米的玛丽珍高跟鞋。靠着这双鞋她瞬间就从运动型少女进化成了小御姐。

  诺诺得意地贴着路明非站,“看,这样就跟你差不多高。”

  “不超人一头你会死啊?”路明非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双手环抱着膝盖。

  诺诺也不珍惜那身精致的套裙,在路明非身边坐下,掏出手机发短信。

  “你们干嘛要对我那么好?”路明非问。

  “可不是‘我们’对你那么好,是‘我’对你好,学院只管要人,不在乎你喜欢谁。”诺诺说,“算我还你一个人情,你买了冰淇淋请我吃不是么?”

  路明非忽的扭头看着诺诺,“喂,不是你们设计好的吧?你们伙着来耍我,要不你怎么会穿这一身来?你是那种闲着没事就装御姐的人?”

  诺诺扮了个鬼脸,“你那么呆,谁耍你?我穿牛仔裤运动鞋出门的,知道你给人耍,就临时开车去买了套衣服,换上就跑进去了,一路上飞跑。”

  路明非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没说谎。他感动得有点想哭,不过还是忍住了。

  “也不算什么啦,你要是答应入学,就是我们卡塞尔学院的师兄弟,师姐要对你够义气。”诺诺说。

  “还有机会么?”

  “对你是个例外,你还可以选一次,最后一次,不过要想清楚,选了就不好回头了。”诺诺拍拍路明非的肩膀,露出促狭的笑来,“不过现在从了我们也没事啦,反正陈雯雯不喜欢你,被我猜中了吧。”

  “别老揭人疮疤好不好?”路明非把头扭过去,“她也不是故意的,她就是完全感觉不到我这个人的存在就是了。”

  “好了好了,情圣兄,在你心里陈雯雯一切都好,凌空扇了你无数嘴巴你还觉得她好,”诺诺耸耸肩,“她不知道你喜欢她?知道还让你出这个丑?”

  “我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招我?别骗我哦,就因为我爸爸妈妈?能不能说清楚?就算跳火坑,我也得知道自己为什么跳吧。”

  诺诺在他脑门上一巴掌,“每年36000美元的奖学金,那么好的火坑你不跳有的是人争着跳!你还真金贵。”

  路明非拿诺诺没啥办法,他看出了门道,自己稍微强硬一点,诺诺就会比他强硬十倍。不能强求只能智取,他用肩膀顶顶诺诺,“我们算是朋友啦?对朋友就漏点口风。”他在诺诺面前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语气讨好,“要不然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多不好啊。”

  “我只能告诉你,你对我们非常重要,招你入学不是古德里安教授的决定,是校长的决定。至于校长为什么那么看好你……”诺诺眼角眉梢流露出一股小狐狸的妩媚来,“来!叫姐姐!”

  “姐姐。”路明非咬字非常清晰。

  “嗯,乖。”诺诺得意,“可是我也不知道校长为什么非要招你。”

  路明非彻底没辙了,“好吧,我答应,不答应怎么办呢?我也没复习好,参加高考也考不上好学校。我今天在所有同学面前出那么大风头,他们会怎么想我呢?”他低下头去,“不答应你们,我回去该说什么呢?”

  他有点难过。眼前的这辆法拉利,身边这个小公主一样的诺诺,还有那份36000美元的奖学金和遥远的卡塞尔学院,都像是幻影般虚无,不知为何忽然就来到他身边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就会消失。他像是男版《灰姑娘》的主角,巫婆给了他一个美女朋友和一辆法拉利跑车,但是午夜十二点就会失效,就会被打回原形。他路明非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价值?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诺诺看着他那双低垂的眼睛,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我挺伤心”四个字,心里有点软了,忽然伸出双手把路明非的脑袋抓得一团乱糟,大声说,“你现在看起来好像那个被狗熊拿去擦了屁屁的小白兔诶!”

  路明非被她气得几乎要打嗝,“你才被狗熊擦了屁屁,你们全家都被狗熊擦了屁屁。”

  诺诺也不生气,张开双臂,歪头看着他,“来,小白兔,拥抱一下!”

  路明非吃了一惊,低头看着诺诺,目光触到丝绸下线条柔软如春天山脊线的胸脯,顿时觉得自己发烧了。为了避免自己烧得太厉害软瘫在诺诺怀里,他双手紧紧抱住胸口,往后缩了缩,“没事吃我豆腐做什么?”

  诺诺吐了吐舌头,“看你的衰样儿,安慰你一下呗,你是豆腐么?你顶多是豆腐干!”

  “豆腐干也有豆腐干的尊严!”路明非只好说些不找边际的话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喂,想好没有?快决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诺诺一边说一边脱高跟鞋,“脚疼脚疼。”

  “我……”路明非说,“想好了,我接受。”

  诺诺把那双紫金色的高跟鞋放在旁边,只穿着袜子就蹦到街面上,也不怕脏,“这样就舒服了!看我为你做了多大的牺牲啊!我最不喜欢穿高跟鞋了。给古德里安教授打个电话吧,你亲口跟他说,选择才会生效。”诺诺说。

  “生效?”

  “你和普通人不同,你的人生里,有个隐藏的选择项。打完这个电话,那个选项就被激活,”诺诺说,“我们总是说,永远有另一个选择,就看你想不想要。”

  “隐藏的……选择项?”路明非打开手机,拨通了古德里安教授的号码。

  “明非我在北京,你想好了么?”古德里安教授的声音比路明非还要紧张,似乎路明非是个绝代风华的美女,正考虑要下嫁他。

  路明非舔了舔嘴唇,“我想好了,我同意在文件上签字。”

  诺诺在小街的石板上跳格子,看也不看路明非。

  “确认么?”古德里安教授欣喜。

  “确认。”路明非觉得自己这句话好比婚礼女孩说“I do”,这两个字将影响他的一生。

  “验证通过,选项开启。路明非,出生日期1992年02月14日,性别男,编号A。D。0013,阶级‘S’,列入卡塞尔学院名单。数据库访问权限开启,账户开启,选课表生成。我是诺玛,卡塞尔学院秘书,很高兴为您服务,您的机票、护照和签证将在三周之内送达。欢迎,路明非。”一个沉稳的女音响起在电话中。

  古德里安教授的声音再次传来,“明非,声纹签字完成,剩下的事诺玛都会解决好,你等着邮件就行。你和诺诺在一起么?呆在那里不要动,我立刻就派交通工具去接你们,还有几个纸面的签字需要你落笔。”

  电话挂断了,路明非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有点懵。

  “诺玛是学院的中央电脑,是个拟人电脑,什么事情交给她就好了,她绝对一流!”诺诺说,“一起来玩跳格子!”

  “哦,好啊。”路明非说。

  一二一二地跳着格子,路明非并不知道什么事情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发生,刚才的一切只是开始,大量的数据包从那台名叫“诺玛”的超级计算机中涌出,正去向世界的不同角落,“路明非”这三个字出现在很多人的屏幕上,并被牢牢记住,数据锁解除,地球上数千个秘密网关对“路明非”开放。

  卡塞尔学院对于新学生张开了怀抱。

  巨大的声音在黑暗的夜空中穿行,路明非抬起头来,看见低空飞行着逼近的巨大黑影。

  “不会吧?”他喃喃地说。

  “老家伙那么着急来接你啊?”诺诺仰起头,“直升飞机都派过来。”

  公元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黑色的直升机如巨鸟那样掠过南方小城的天空,在少年路明非的头顶飞过。

  隐藏在历史中的那场战争,就要重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