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2 > 第1章 序幕:雨落狂流之暗(1)

第1章 序幕:雨落狂流之暗(1)

  『可楚子航不想忘记,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还记着那个男人了。如果他也忘了,那个男人会像根本不曾存在过。

  那个男人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死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件东西能证明他的存在,就是流着他一半血的楚子航。』

  楚子航站在窗前发呆。

  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上,操场上白茫茫一片。

  下午还是晴天朗日,可随着下课铃响,眼看着铅色的云层从东南方推过来,天空在几分钟里黑了下去。跟着一声暴雷,成千上万吨水向着大地坠落,像是天空里的水库开了闸门。

  足球场上车辙交错,草皮被翻得支离破碎。原本私家车不准进校园,但是这么险恶的天气,家长都担心自己的孩子被淋着,几个人强行把铁门推开,所有的车一窝蜂地涌进来。半个小时前,操场上热闹得像是赶集,车停得横七竖八,应急灯闪着缭乱的黄光,每个人都在死摁喇叭,大声喊自己孩子的名字。瓢泼大雨中,学生们找不到自家的车,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现在所有人都被接走了,教学楼里和操场上都空荡荡的,“仕兰中学”的天蓝色校旗在暴风雨里急颤。

  像是曲终人散。

  教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灯光惨白,而外面黑得像是深夜。这种天就该早点回家。

  他摸出手机拨号,把免提打开,放在桌子上,默默地看着它。

  电话“嘟、嘟”地响了几声后接通了,“子航你那里下雨了吧?哎呀妈妈在久光商厦和姐妹们一起买东西呢,这边雨可大了,车都打不着,我们喝杯咖啡,等雨小点儿再走,你自己打个车赶快回家,或者打个电话叫你爸爸派车来接你,子航乖,妈妈啵一个。”话筒里果然传来清脆的“啵”声,而后电话挂断了。

  楚子航默默收起手机,从头到尾他一个字都没说。他也没准备要说什么,他拨这个电话只是告诉妈妈自己没事,让她别担心,该玩接着玩。

  所谓大人,有时候很愚蠢。孩子伸出手想去安慰她一下的时候,她还以为你在要吃的。

  外面没有车可打的,这么大的雨,出租车司机也不想做生意,都早早开车回家了。久光商厦那边没有车,学校这边也一样,可妈妈想不到。姥姥说妈妈说是个“毛头闺女”,没心肝的。楚子航也不想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是一个很忙的人,不会记着下雨天派车来接继子这种琐事。但只要打电话提醒,“爸爸”一定会派司机来。“爸爸”是个优质、负责、有教养的好男人,很爱舞蹈演员出身的漂亮妈妈,爱屋及乌地也对他好,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子航啊,有什么需要就说出来,我是你爸,会对你尽义务的。”

  有个有钱的“爸爸”要对他尽义务,听起来很不赖。

  可楚子航觉得自己不需要。

  教室门敞着,寒风夹着雨丝灌人,凉得刺骨。楚子航裹紧罩衫,把手抄在口袋里,接着发呆。

  “楚子航?一起走吧,雨不会停的,天气预报说是台风,气象局发出预警了!”女生探头进来说。她有一头清冽的长发,发梢坠着一枚银质的Hello Kitty发卡,娇俏的小脸微微有点泛红,低垂眼帘不敢直视他。

  “你认不认识我?我叫柳淼淼……”女生没有得到回答,声音越来越小,蚊子嗡嗡似的。

  其实楚子航认识柳淼淼。柳淼淼比他小一级,在仕兰中学很出名,初二就过了钢琴十级,每年联欢晚会上都有她的独奏,楚子航班上很有几个男生暗地里为柳淼淼较劲,楚子航想不知道她也没办法。

  “我今天做值日,一会再走。”楚子航点头致意。

  “哦……那我先走啦。”柳淼淼细声细气地说,把头缩了回去。

  隔着窗,楚子航看见柳淼淼的司机打开一张巨大的黑伞罩在柳淼淼的头顶,柳淼淼脱下脚上的绑带凉鞋,司机蹲下身帮她换上雨靴。柳淼淼躲在伞下,小心翼翼地走向雨幕中亮着“天使眼”大灯的黑色宝马。

  “喂喂,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吧!”一个低年级的小子在屋檐下冲柳淼淼大喊。

  “路明非你自己走吧,我家和你家又不在一个方向!”柳淼淼头也不回。

  其实楚子航的家跟柳淼淼的家也不在一个方向,楚子航家在城东的“孔雀邸”,柳淼淼家在城西的“加州阳光”,南辕北辙,但是柳淼淼居然要送他一程。

  低年级的小子蹲在屋檐下,看着宝马无声地滑入雨幕中,尾灯一闪,引擎高亢的轰鸣,走了。他站起来,脖子歪着,脑袋耷拉着,沿着屋檐慢慢走远。楚子航看着他的背影,忽然想到自己也许能捎他一程。可那小子忽然一缩头,拿外衣裹住脑袋,丧家之犬似的蹿进雨幕里。跑得还真快,在楚子航未来得及喊他之前,他已经啪嗒啪嗒地跑远了。

  一道枝形闪电在云层里闪灭,耳边轰然爆震。雨更大了,柳淼淼说得对,这不是一般的雨,是台风。楚子航忽然很想有个人来接他,否则他也只能和那个低年级的小子一样啪嗒啪嗒地跑在冷雨里。他摸出手机,输入短信,“雨下得很大,能来接我一下么?”默念了一遍,确定语气无误,发出。

  接下来的几十秒钟里他一直在数着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咚……咚咚……

  “好呢好呢没问题!在学校等着,我一会就到!”短信回复,那个人的语气总是这么快活。

  楚子航把来往的短信都删掉,给“爸爸”看到不好。他拎起脚下的水桶,把整桶水泼在黑板上。水哗哗地往下流,他抄起板擦用力地擦起来。

  擦到第三遍时,外面传来低沉的喇叭声。楚子航扭头,窗外雨幕里,氙灯拉出雪亮的光束,照得人睁不开眼。

  那是辆纯黑色的轿车,车头上三角形的框里,两个“M”重叠为山形。一辆Maybach 62。

  “Maybach”,中文译名“迈巴赫”,奔驰车厂的顶级车,比“爸爸”的那辆奔驰S500还要贵出几倍的样子。楚子航对车不太热衷,这些都是车里的那个男人对他吹嘘的。

  雨刷像是台发了疯的节拍器那样左右摆动,刮开挡风玻璃上的一层层雨水。车里的中年男人冲楚子航招手,笑得满脸开花。楚子航不明白他怎么老是笑得那么开心,好像一点烦心事都没有似的。楚子航背上“爸爸”从伦敦给他买的Hermes包,锁了教室门,检查无误,走到屋檐边,对着外面的瓢泼大雨犹豫了一瞬间。车里的男人赶紧推开车门,张开一张巨大的黑伞迎了上来,就像柳淼淼家的司机那样殷勤。楚子航看都不看他一眼,推开伞,冒雨走到车边,自己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男人的马屁没有得到回应,愣了一下,扭头也钻回车里,坐在驾驶座上,把伞收好递给后面的楚子航,“插在车门上,那里有个洞专门插雨伞。”

  “知道,你说过的。”楚子航随手把伞插好,扭头看着窗外,“走吧。”

  “衣服湿了吧?我给你把座位后排的座椅加热打开?谁用谁知道,舒服得要死!”男人又开始吹嘘他的车。

  “用不着,回家换衣服。”

  “哦哦。”男人清了清嗓子,对中控台说“启动!”

  屏幕亮起,仪表盘上闪过冷厉的蓝光,凶猛如野兽的5.5升V12涡轮增压引擎开始自检,车里感觉不到丝毫震动。发动机沉雄的低吼也被隔绝在外。

  “九百万的车,不用钥匙,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的声音能启动,一个是我,一个是老板,还有一个你猜是谁?”男人得意洋洋。

  “不关心。”楚子航面无表情。

  男人的热脸又贴了冷屁股,倒也不沮丧,麻利地换挡加油,迈巴赫轰然提速,在操场上甩出巨大的弧线,利刃般噼开雨幕,直驶出仕兰中学的大门。门卫在岗亭里挺胸腆肚站得笔直,表示出对这辆超豪华车和它象征的财富的尊敬。

  楚子航不明白这些到底有什么可尊敬的,在这样的雨天里,你所要的不过是一辆来接你的车和一个记得来接你的人,迈巴赫、奔驰S500或者QQ都不重要。

  “这么大雨,你妈也不知道来接你。”

  “还好我上午没去洗车,无接触洗车,一次八十块,洗了就扔水里了。”

  “你们学校门卫开始不让我把车给开进来,我说我接儿子放学,这么大的雨淋一下就湿你不让我进去怎么办?费了不知道多少唾沫。最后我给他说老子这车办下来九百万,市政府进去都没人拦,你个仕兰中学还那么大规矩?他一下子就软了,哈哈。”

  男人一边潇洒地拨弄他的方向盘一边唠唠叨叨。

  楚子航从上车起就没搭理过他一句。他打开收音机,播音员的声音比男人的声音让他觉得心里清净。

  “现在播报台风紧急警报和路况信息,根据市气象台发布的消息,今年0407号台风‘蒲公英’于今天下午在我市东南海岸登陆,预计将带来强降雨和十级强风,请各单位及时做好防范工作。因为高强度的降雨,途径本市的省道和国道将于两小时后封闭,高架路上风速高、能见度低于三十米,请还在路上行驶的司机绕道行驶。”

  他看向窗外,能见度真的差到了极点,五十米外就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楚,雨点密集得好像在空中就彼此撞得粉碎,落地都是纷纷的水沫。天空漆黑如墨,偶尔有电光笔直地砸向地面。路面上的车已经不多了,都亮着大灯小心翼翼地爬行,会车时司机都使劲按喇叭,就像是野兽在森林里相遇,警觉地龇牙发出低吼。

  车速慢了下来,一辆跟着一辆慢慢往前摸索。前面车喇叭声响成一片,好像煮沸的水壶,无数刹车灯的红光刺透了雨幕,好像是堵住了。

  “让我这V12发动机的车龟爬?”男人嘟嚷,猛地转动方向盘,强行切入应急车道。

  绝对漂亮的一切,好似一柄断水的快刀,把后面的车流截断。后面的奥迪车主急刹,锁死的轮胎在地面上直打滑。不刹车奥迪就得撞上迈巴赫的屁股,追尾的话算奥迪的全责,迈巴赫的修车钱值一辆奥迪了。就这么一刹车,车流里出现一秒钟的空隙,给男人挤了进去。

  “你他妈的会开车么?奔丧呢?”

  男人得意地冲楚子航挤挤眼睛,全然不在乎奥迪车主在后面大声咒骂。六米多长的超豪华车在他手里就像一条钢铁鲶鱼,恰到好处地摆尾,在车流中游动自如。不知道多少车被他超了之后降下车窗骂娘,后面一片尖锐的喇叭声。但那些司机也没有脾气,超他们的是辆性能堪比跑车的超豪华车,开车的人又显然是个好司机。

  男人龇牙咧嘴地笑。

  楚子航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开心的,跟着别人慢慢走会死么?就非要显摆他那辆车和那两下子,男人本就是个专职司机,开好车是应该的。

  “妈的,真堵死了!”男人骂骂咧咧。

  前面是两车刮蹭,司机撑着伞喷着唾沫大吵。这么恶劣的天气,交警一时赶不过来,大家都指是对方的错儿,就这么塞住了几十辆车,有几个司机下车去叫吵架的人把车挪开,又起了什么争执,推搡起来。其他人焦躁地摁着喇叭。

  楚子航想把耳朵捂住,真乱,整个世界都是乱糟糟的。

  “傻逼啊?两台小破车有什么可吵的?反正都是保险公司出钱嘛。”男人骂骂咧咧的,“我送完儿子还有事呢……”

  他探头探脑四处看,目光落在雨幕中的岔道上。上高架路的岔道,一步之遥,路牌被遮挡在一棵柳树狂舞的枝条里。有点奇怪,一条空路,这些被堵住的车本该一股脑地涌过去,但那边空无一人。楚子航心里一动,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只有他们看到了那条路,又或者别人都清楚那条路走不通。生物老师在课本上说,动物有种认路的本能,沙漠里的野骆驼能清楚地知道什么路是错的,没有水泉,人赶它去走它都不走。

  “那条路应该能上高架,不过现在高架大概封路了。”男人说着,车头却直指岔道而去。

  距离近了,路牌上写着,“高架路入口……”后面跟着的是入口的编号。楚子航看了一眼,恰好这时一泼雨水在前风挡上炸开,他没看清。

  迈巴赫沿着岔道爬升,高架路延伸出去,像是道灰色的虹,没入白茫茫的雨中。

  “真封路了,一会儿下不去怎么办?”楚子航问。

  “能上来就能不怕下不去,”男人毫不担心,“顶多给出口的警察递根烟的事儿。”

  “广播里说高架路上风速高能见度差,让绕道行驶。”楚子航有点担心,外面风速不知是多少,尖利的唿啸声像吹哨似的。

  “没事,”男人拍拍方向盘,“风速高怕什么?人家微型车才怕,迈巴赫62你知道多重么?2.7吨!十二级风都吹不动它!你老爸的车技加上这车,稳着呢!放心好了!”

  迈巴赫在空荡荡的高架路上飞驰,溅起一人高的水花,男人自作主张地打开音响,放出的音乐是爱尔兰乐队Altan的《Daily Growing》:

  The trees they grow high, the leaves they do grow green, Many is the time my true love I've seen, Many an hour I have watched him all alone,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

  Father, dear father, you've done me great wrong, You have married me to a boy who is too young, I am twice twelve and he is but fourteen, He's young but he's daily growing.

  “不错吧?他们都说是张好碟我才买的,讲父爱的!”男人说。

  楚子航哭笑不得,“你听不出来么?这首歌是个女孩和父亲的对话,不是男孩的,你放给我听不合适。”

  “生男生女有什么不一样?都是父爱嘛。”男人大大咧咧地,“你听得懂?我听人说你英语在你们中学里顶哌哌,竞赛得奖了……可你妈都不跟我说一声。这首歌讲什么的?”

  “说一个父亲把二十四岁的女儿嫁给一个十四岁的富家子弟,女儿不愿意,担心等到丈夫长大了自己已经老了。但是父亲说自己的安排没错,他把女儿嫁给有钱的年轻人,等他老了,女儿就有人能依靠。”楚子航说,“但是后来那个富家子弟还没长大就死了,女孩非常悲伤,在绿草如茵的墓地上用法兰绒为他织寿衣。”

  “什么鬼歌?一点意思都没有,这女孩的丈夫什么事没搞出来就死了?”男人果真不是感情细腻的生物,楚子航从小就知道自己亲爹是个糙到爆的主儿。

  “咱爷俩聊聊天算了。”男人关掉了音响,“我跟你说了我们公司新盖栋楼了么?老板在里面装了蒸汽浴室和健身房,我们用都是免费的,里面的东西真他妈的高级……”。

  男人这辈子就是太啰嗦了,所以那么失败……但他要是不啰嗦,也可能更失败,楚子航默默地想。

  靠着能说,才把妈妈哄得团团转,直到哄得下嫁他。仕兰中学公认,楚子航帅得可以靠刷脸吃饭,这都是靠妈妈的基因。妈妈年轻的时候是市舞蹈团的台柱子,一幕《丝路花雨》跳得好似壁画中的飞天,追求者如过江之鲫。最后从群雄中破阵而出的居然是这个男人,每天开着车等在舞蹈团门口接妈妈下班,纯靠一张嘴编织出美好的未来,把妈妈迷得神魂颠倒,终于在坐他车去杭州旅游的时候煳里煳涂答应下嫁他,也是那一次怀上了楚子航。直到在结婚证上摁了手印,妈妈才知道那车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他只是个给单位开车的司机。

  政治课老师说得好,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这样的男人撑不起绝色老婆的上层建筑。其实楚子航老妈一直就稀里煳涂的,也不贪图什么,只是男人太窝囊。

  于是咔嚓,垮掉了。

  离婚时,男人拍着胸脯对前老婆保证,说按月赚钱养活他们母子,让老婆看看他也是能有出息的,等到他修成正果,必然登门再次求婚云云。他豪气得很,转头就去把国企里稳定的工作给辞了,出门找能赚钱的活儿。在劳务市场挂了三四个月之后,始终无人问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会的也只是开车,于是灰溜溜的又去私企找开车的活儿。黑太子集团的老板看重他能耍嘴皮子,让他开这辆迈巴赫。司机得能说会道,这样老板自己不方便吹的牛皮可以交给司机来吹。

  车是比以前好了,薪水上却没什么变化,每月除掉他自己的花销,连只猫都养不活。

  好在楚子航的绝色亲娘终于争气了一把,根本就没打算等他,以泪洗面几天后把楚子航往姥姥家一送,重新购置了化妆品,妆容妖冶地和姐妹们出去泡吧了。不到一个月,娘亲就给楚子航领回一个新爹来。吃一堑长一智,这回娘亲挑男人用心思了,选了个千里挑一的。“爸爸”名下有三个公司,离过一次婚,无子女,求婚时信誓旦旦,绝对不再生孩子,把楚子航当亲儿子养。

  有富爹美娘,自己全才全能,同学都觉得楚子航很极品。却没有料到他背地里的人生远比别人想象的更极品。但这无法归功于他,是亲生爹妈太极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