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2 > 第6章 生日蛋糕就是青春的墓碑(2)

第6章 生日蛋糕就是青春的墓碑(2)

  这条忽如其来的短信就像当年陈雯雯邀请他加入文学社的那次,偶然、随意、让人欢喜。那也是一个夏天,蝉在外面玩命地叫,屋外满是灼眼的阳光,屋檐的阴影落在地面上如刀一般锋利,他靠在窗台上百无聊赖,陈雯雯穿着蓝白相间的布裙子穿着浅跟的凉鞋,步履轻盈,像微微地踮着脚走夜路,好像要从他面前一掠而过。

  “你是路明非么?你喜不喜欢看书?”陈雯雯忽然停住。

  路明非惊讶地抬头,陈雯雯的眼睛像是水面那样微漾着反射阳光。

  “真没出息。”路明非嘟囔。如今陈雯雯都有男朋友了,当初还搞得他满腔郁闷……可想起那一抬眼的瞬间,还是荡漾起来。

  “好啊。”他回复。

  “明非你还没有出发?”婶婶一头从外面撞了进来。

  “这就去这就去!”路明非吓得猛一立正。

  “没出发也好。”婶婶晃了晃手里的东西,那是一个裂开的马桶座圈,“马桶座圈给你叔叔坐裂了,去建材城给我买个新的,要榉木的,高档一点的。我和你叔带鸣泽出去买出国的西装,毕业典礼上穿!你不要磨蹭时间,把马桶圈买好叫物业的人来装上,下午我们四点半回来,你把香肠蒸上葱摘好,再给我切点萝卜做汤用!”

  婶婶撂下命令扭头就走,外面门“砰”的一声带上,几分钟后楼下叔叔那辆小宝马的引擎声远去。

  路明非有点头大,这个生日真够忙的,文学社聚会、婶婶的诸多任务,而今晚是庆祝路鸣泽赴美留学的家宴。

  相隔十一个时区,美国伊利诺伊州,卡塞尔学院本部。

  深夜,图书馆二层中央控制室,灯火通明。曼施坦因站在巨型3D投影前,5米高的虚拟地球悬浮在他面前,随着他轻轻挥手,地球会迅速地转到他要看的位置。那种感觉就像是神在摆弄自己的造物,令人有纵横挥斥的快感、权力在握的喜悦。政治家们如果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先进的投影系统,一定会争相购买,满足自己指点江山的欲望,想cos希特勒就cos希特勒,想cos成吉思汗就cos成吉思汗,好比《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那个先生,“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可曼施坦因一点都不享受,曼施坦因很想死。

  幽蓝色的“地球”表面同时有七八处红光闪烁,警报声此起彼伏。整个中央控制室充斥着高速敲击键盘的嗒嗒声、打印机工作的嘶嘶声、机械密码机翻译密电的咔咔声,压得他脑袋都要炸了。无论白天黑夜,这间控制室里都是这个气氛,今晚轮到曼施坦因当倒霉的值班教授。

  多达七十名专家和实习生在这里工作,每个人同时面对好几台终端。学院秘书,或者说那台名叫“诺玛”的超级主机把全世界各地跟学院有关的信息都抓取过来,最终还得人力一一分析决断,中央控制室是这间学院的智库。

  “执行部专员在秘鲁上空截获了走私飞机,在机舱里我们发现公元前700年出自埃及的炼金设备,非常珍贵!目前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一名情报员头戴耳麦,声嘶力竭,“但他们击落了飞机……他们正在迫降,请求总部救援!”

  “这是财务报销单,请您签字,我们驻希腊的专员正在等待资金入账!”女秘书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跑到曼施坦因面前递上一份账单。

  “七万美元?”曼施坦因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这么高额度的款项要他们写正式报告给我!”

  “来不及了……他们正在和黑帮交易。”

  “我们是学院!是教育工作者!我们和黑帮交易什么?”曼施坦因勃然大怒。

  “最近几起连环杀人案被怀疑和死侍有关,黑帮知道一些内幕,驻希腊专员认为必须在警方介入之前捕获死侍。”秘书喘了口气,“很紧急,直接打电话来要钱,据说双方正扣着扳机等消息,如果钱不到账……对方可能认为是欺诈,就要开打!”

  曼施坦因这里还想说什么,那边冲过来一名神色紧张的金融专家。

  “欧佩克五分钟前宣布提高原油价格!”

  “原油价格跟我有毛关系?”曼施坦因瞪眼,“我又没有买原油期货。”

  “但学院买了……大手笔买入,动用了超过十二亿的准备金,如果不及时抛出,我们会有巨亏。”

  “巨亏是亏多少?”曼施坦因捂脸。

  “保守估计可能达到两亿……”金融专家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曼施坦因觉得自己就差一口凌霄血飙到天花板上去了,龙飞凤舞地在女秘书的帐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扭头对金融专家下令,“抛!全部抛!”

  他懒得管希腊的七万美元了,这个晚上他是一句话几亿上下的人,为七万美元的小事有必要生气么?真是衰到家的一夜,就靠他独力支撑。其实通常值班教授都是三人一组,今晚轮到他、古德里安和执行部长施耐德。脱线如古德里安显然靠不住,所以在古德里安表示自己习惯早睡不想加班的时候,曼施坦因出于老友间的义气就答应了帮他顶。可素来有“钢铁执行派”美誉的施耐德居然也掉链子,说有篇重要的学术论文需要修改,也请曼施坦因帮顶一下。曼施坦因知道施耐德这个人虽然是个杀猪的——曼施坦因认为执行部的人都是杀猪的,是群只知道舞刀弄枪的粗人——但是一直很想多弄几篇论文,在学术上不落于其他教授之后,所以也答应帮顶了。

  但是今晚全世界都不太平,就没一条让人提神的好消息过来。

  “装备部在撒哈拉沙漠试验新式炼金武器,获得巨大成功!”一名装备部的实习生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振臂欢唿。

  他脸上欣喜若狂的神情点燃了大家的情绪,人人都知道装备部在撒哈拉沙漠腹地筹备秘密武器实验,可能逆转人类和龙类对抗均势的超级武器,居然成功了!所有人都振臂欢唿,场面热烈得就像是美国宇航局宣布登月成功的瞬间。

  曼施坦因精神一振,想要奔过去看一眼实习生的终端。此时刺耳的警报声席卷了整个控制室。这是级别很高的预警,曼施坦因扭头看见地球投影上,撒哈拉沙漠的腹地,一团疾闪的红光正在扩大,有要席卷整个地球的趋势!

  “怎么回事?不是获得巨大成功么?”曼施坦因对实习生咆哮。

  “出了点小问题……当时五角大楼的间谍卫星‘通古斯塔’正飞跃撒哈拉沙漠上空,观察到了我们的武器试验,它误判为……核爆炸。根据内线人物的消息,CIA已就此上报总统,因为试验于利比亚境内,估计很快驻利比亚大使就会发出严正的外交照会……指责利比亚秘密进行核试验……”

  曼施坦因狠狠地一个巴掌拍在自己脸上,他想,我就说嘛,什么时候装备部那帮疯子传来过好消息?可事情别整得那么夸张行么?

  “到底什么炼金武器能够被误判为核爆炸啊啊啊啊啊……?”值班教授曼施坦因悲愤的唿喊在图书馆的大理石长廊里回荡。

  “装配炼银弹头的……战术飞弹,配合炼汞、从维苏威火山灰中精制的硝、圣婴之血,产生的爆炸可以令中心区域的龙类受到致命毒杀。”

  “这东西有什么用啊?有几个龙类会去沙漠深处等着你炸?如果他待在纽约呢?让几千人给一条龙陪葬?你那些成分不但能杀死龙类,也能杀死人类!”曼施坦因瘫坐在椅子里,“我需要打几个电话来解决这件事……我需要一点时间……”他忽然又暴跳起来,双掌猛拍在桌面上,“执行部立刻给我派人!派人!派人飞往撒哈拉沙漠,把现场给我清理干净!在五角大楼的人到达之前!”

  他的吼声被巨大的声浪压过了,地面剧震,灯光纷纷熄灭又重新亮起。曼施坦因摔倒在地,翻滚起身,冲到窗边看向外面,漆黑的夜色里,一道暗蓝色的火焰直冲天空。那是“冰窖”的方向,储存炼金设备的仓库,那里藏着的东西能把地球毁灭个几遍!

  “出事了!”曼施坦因扑到中控台边,抓起铁锤就要砸玻璃。玻璃下方是全校警报的红色扳手。

  这时中控台上的红色电话震响起来,曼施坦因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接了电话,这部电话直通冰窖,他想先弄清那边的情况,有人入侵?还是意外爆炸?

  “喂?今晚谁值班?”电话对面的人漫不经心地问。

  “风纪委员会主任曼施坦因!什么情况?”曼施坦因被他的语调激怒了。他听出那个声音了,是装备部的发言人,装备部那群沉迷于武器的狂人很少露面,联络都是委托给这个靠不住的发言人。

  “只是正常的实验,一点小小的明火,一切问题都在我们的掌控中,”发言人很淡定,“不用大惊小怪,我们打这个电话就是临时通知,今晚装备部在冰窖有实验。”

  曼施坦因双眼喷火:“掌控中?你们装备部在撒哈拉的实验……”

  “各部门就位!氢火焰准备好,我们再来一次……”话筒里传来什么人的声音。

  “还来一次啊?疯子们你们不玩出人命来不罢休是吧?”曼施坦因对着话筒咆哮,回答他的只有“嘟嘟”的忙音,发言人早已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曼施坦因慢慢挂上电话,无力地坐回椅子里。又能怎么样呢?这个学院里有些部门是不能得罪的,装备部就是其中之一,即便知道任凭他们瞎搞会把天都搞塌下来……但谁也不想下次出任务时拿到手的新式装备无缘无故地爆炸什么的……

  脚步声急促凌厉,控制室的门被人用力推开。居然是施耐德拖着古德里安,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把曼施坦因一个人扔这里顶缸,按道理说不会好心回来帮忙的。古德里安大概是被从窝里给抓出来的,还戴着顶皮卡丘图案的睡帽。非常符合他的审美。

  “怎么回事?”曼施坦因随手抓下古德里安的睡帽扔在旁边,却是问施耐德。古德里安满眼惺忪,一副“跟我没什么关系我还想回去睡”的表情。

  “我们在中国丢失了一份资料。”施耐德的声音低沉嘶哑,总听得人毛骨悚然。

  “嘁!”曼施坦因嗤之以鼻。他心说在中国丢失一份资料算什么,你俩一个顶着皮卡丘睡觉去了,一个借口要修改论文,剩我一个人在这里顶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在这十二个小时里我为你执行部分布在全世界各地的七个行动组擦了屁股,支付了额度高达十二万美元的善后款项,阻止了一起枪战,正在解决一场子虚乌有的核武危机……而你现在急匆匆地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丢了什么资料?

  “啪”的一声,一份文件被施耐德拍在桌上。曼施坦因一眼扫到封面上的暗红色印章,因为加班而浑浑噩噩的脑子好像被人灌入了一盆凉水,清醒了。印章图案是一条巨蛇头衔着尾围成一个圈,鳞片宛然,中间是粗黑体的两个字母,“SS”。

  “顶级编号……”曼施坦因低声说。

  卡塞尔学院的任务,和血统一样分不同等级。优先级从高到低分明是ABCDEF级……而超越等级之上的特殊任务则定为“S”级,“S”级仟务很少出现,在三峡水库对龙王诺顿的作战“青铜计划”就是“S”级。而“SS”这种级别则是例外中的例外,未必比“S”级更加重要,但是极其特殊,这类任务由校董会直接下达,不通过校长昂热。

  “刚才的核武危机被定义为‘A’级任务,已经上升到外交层面,而这份资料任务级别居然是”SS“级……什么资料那么要命?让那些藏在幕后的校董们也紧张了?难不成是校董们的绯闻?”

  “是的,校董会要的东西。”施耐德缓缓点头。

  曼施坦因点头,拍了拍手,“先生们女士们,让我们单独说话。”

  中央控制室里其他人都站了起来,鱼贯而出,金融专家经过曼施坦因身边的时候低声问:“分阶段抛售么?”

  “现在这个不重要了,你自己决定。”曼施坦因挥手,把这十二亿的大单扔给金融专家去处理了。现在对他而言只有一件事,这个‘SS’级的任务,一旦它出现,其他的全部让道。

  “你不能走!”曼施坦因把蹭在队尾想溜出去的古德里安抓了回来。

  “你说你们要单独说话,”古德里安挠头,“你们说的那些东西我又不懂。”

  “可你是值班教授。”曼施坦因叹了口气,“‘SS’级任务不是我们任何人能单独决定的,校长不在,就由值班教授组共同决定。你必须在场。”

  偌大的中央控制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个。门严丝合缝地关上了,没有人敢偷听校董会的秘密任务,学院风气自由,校规还是很严厉的。“什么东西?”曼施坦因问。

  “你最好别问,”施耐德说,“本来你应该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这件事直接走执行部的流程,因为出了意外,才不得不告诉你。”

  “这么高级别的任务,执行部应该全力以赴,怎么会出问题?”曼施坦因问。

  “我们确实全力以赴,制订了很详细的方略,成功获得了资料,派最得力的亲自押送回本部,但是东西在路上丢了。”施耐德比了个手势。投影图像变了,是一座龟壳形玻璃穹顶的建筑,像是机场等候大厅,但它完全变形了,髙强度的铝合金梁像麻花那样拧在一起。投影模拟了这场灾难发生的过程,随着地面震动,所有铝合金梁无端地扭曲,好像被一双巨大的手拧转,几千几万片玻璃全部脱离,直坠而下。

  “我见过这个大厅,是火车南站!”古德里安忽然说。

  “对,你见过这个建筑,在路明非的家乡。你去面试的时候,这座新车站还在建,夏天刚刚投入试用。玻璃穹顶由三千二百片高强度玻璃构成,铝合金骨架结构可以抗八级地震,是最先进的建筑技术。但是北京时间今天早晨,它在一次三级地震中被毁。三千二百片玻璃垂直下坠,就像是三千二百个刀口同时切割,”施耐德顿了顿,“而当时,我们的人带着那份资料正在候车。”

  “他死了?”曼施坦因问。

  “被切成了碎片。”施耐德低声说,“是雷蒙德。”

  出动了B007号专员雷蒙德,可见执行部确实很谨慎。雷蒙德2006年毕业于卡塞尔学院机槭系,“B”级,言灵是序列号28的“炽日”,能在领域内放射强度达到4000流明的烈光。烈光无法杀死敌人,但雷蒙德的领域就是个直径五十米的巨型白炽灯泡。任何对手想接近雷蒙德,就等于进入了这枚白炽灯的内部,眼睛都睁不开。因此这个并不高阶的言灵被看作强到变态的bug言灵。可雷蒙德居然死了,“炽日”完全失去了意义,因为他的对手没有眼睛,是三千二百块从天而降的玻璃。

  “伤亡很惊人吧?”曼施坦因问。

  “除了雷蒙德只有三人受伤,那座车站还在试用期,发车不多,候车的也很少。”

  “是被同类攻击?一座应该抗八级地震的建筑,在三级地震里倒塌了,没法解释。”曼施坦因说。

  “我知道,这在中国叫豆腐渣工程。”古德里安插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