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2 > 第9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2)

第9章 同学少年都不贱(2)

  路明非知道陈雯雯在跟谁发短信了……他一时间茅塞顿开,超新鲜,原来他妈的有女朋友有这么大的好处!即使吃饭不坐在一起还可以发短信聊天,在闹哄哄的人群里,两个人可以慢慢聊……周末要不要出去玩……昨天那家牛肉面店好不好吃……最近看了本好看的漫画……我们去年种在植物园的花抽条了……就这么“嘟”来“嘟”去。

  周围再怎么喧嚣吵闹,可两个人自己还有个世界,安静得能听见窗下阴影里去年春天丢失的那粒花籽在发芽。

  真文艺,文艺得让人伤感。

  路明非久经考验的氪金狗眼羡慕妒忌恨地瞎了,心想以前怎么就没注意呢?哦,原来是这样,原来自己永远都不知道别人私下里多亲近……原来自己总是个傻逼……路明非脑子里胡思乱想,咧开嘴,无声无息地笑了,有时候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时,就会笑得像个白痴。

  赵孟华收回劳力士戴上,“先吃东西先吃东西。”

  柳淼淼坐在旁边,默默地翻着自己的手机。其他人也都各自回座,边啃披萨边骂某某老师实在太变态了。

  气氛闷得有点怪异。

  “去趟洗手间。”路明非站了起来。

  服务生所说的“蹲式便器”上,路明非手攥一团纸,虽然摆出一付标准的蹲坑儿姿势,但他其实是在思考……忽然间很多事在脑海里翻滚。

  诺诺生日的晚上,正牌男友恺撒正在校园里带领学生会的蕾丝白裙少女们扛着冲锋枪屠龙,他和诺诺在山顶冷泉边看星星。诺诺把手机放在石头上,等一个人的祝福。那时他坐在诺诺身边,用脚踢着冰凉的泉水,觉得和红发小女巫唿吸相通。后来他送了漫天的烟花给诺诺,心里蠢蠢欲动。

  某个下午他和陈雯雯一起做值日,陈雯雯坐在讲台上微微笑,低头发短信。他兴高采烈地挥舞拖把跑来跑去,因为教室那么大的世界里只有他和陈雯雯两个人,他觉得和陈雯雯无比接近,即使拉个手什么的也不是没可能,心里蠢蠢欲动。

  文学社毕业聚会,他和陈雯雯去订了电影票回来,走在河边的路上,陈雯雯低头发短信,袖口蹭着他的肩膀。他心里小鹿乱撞……不!是几百头身高两米五的大角雄鹿在他的胸膛里豪情四溢地撞来撞去,搞得他鼻血欲流面带桃花,觉得此一刻自己和陈雯雯共有,恨不得此路能长到天边……蠢蠢欲动……

  他奶奶的!自己的情史上可堪写的就只有“蠢蠢欲动”四个字么?

  每次蠢蠢欲动的时候,对方都在发短信等短信……少侠带着侠女共乘一马走在莽莽草原上,天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少侠白衣侠女红裙,此一刻恨不能天长地久,结果侠女嘴唇微动,在“千里传音”跟那远在南方的男朋友对山歌。这什么狗屁剧情?什么垃圾作家才能写出这么渣的男主?

  可如果他路明非是活在一本书里……这本书就是个垃圾作家写的……他就是那个渣到爆的男主。

  不,不是男主,只是路人甲乙丙丁。

  有时候他觉得诺诺和恺撒说话不多,感情也并不怎么好的样子……心里蠢蠢欲动。可是人家是男女朋友喂拜托……诺诺和恺撒私下里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拉手吧?也会拥抱吧?也会打kiss吧?MD,恺撒老大一看就是那英俊浪荡的色中饿鬼!

  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你暗恋某个女孩,而她开心地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当你满腔文艺气忧伤地在月光下独自漫步思念她的时候,同一片月光下她拉着某个人的手靠在某个人的臂弯里亲吻某个人的嘴唇……空气中翻涌着两情相悦的荷尔蒙气息……

  路明非抠着地砖缝儿满腔悲愤,觉得此一刻天下偌大悲情到极致的莫过于自己了,忽然想到这是在厕所里,这地砖缝儿……一股恶心硬生生地煞住了脑内的悲伤文艺风。

  这时“嘀”的一声,有短信进来。路明非翘起那根抠过地砖的手指,以兰花指的姿势拈出手机打开短信:“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怎么过……我已经练会了郑智化的《生日快乐》,这是我会唱的第一首中文歌,附件里是我录的音频送给你作为生日礼物,你也知道师兄穷如狗,花钱的礼物就免了吧。”发送人“废柴师兄”。

  路明非的同屋芬格尔,之所以他以这个名字存在于路明非的联系人列表里,是路明非的报复……路明非在芬格尔的联系人名单里显示为“二货师弟”。

  路明非被感动了,难得废柴师兄那颗乱蓬蓬的脑袋能记得他的生日。这份感动持续得不太长……因为他手欠打开了附件,是芬格尔的德国普通话,用“荒腔走板”四字来形容废柴师兄的中文歌可谓恰到好处,但字字用力,可见下了功夫,只不过……这首《生日快乐》……莫不是20世纪80年代老派文艺歌手的那首歌?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他却总是摇摇头……”芬格尔十二分深情,接着往下唱。

  这么衰的歌真是祝贺我生日快乐?是录了放我坟头上播吧?路明非捂住脸,长叹一声。

  路明非关掉附件,拎着大短裤起身,一抬头,看见隔板上一行娟秀小字,“我很男孩气……求女同……电话138XXXXXXXX。”

  “这求女同求到男厕来了?”路明非一愣。

  慢着!

  脑袋里“嗡”的一声,路明非意识到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在男厕所里求女同显然违背了正常的行为逻辑,但是只要换个思维方式……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见鬼!进来的时候心情沮丧,没注意看门口的标志!

  路明非拎着大短裤,半蹲,腿发软,无论如何站不起来了。不会吧?又走错?走错一次是偶然,走错两次是天然呆,走错三次……那就是爱好了!

  他迅速地思考对策。事到如今,不容瞻前顾后,从蹲位到门口只有几米远,只要没人注意,发腿飞奔三五秒就能逃脱险境。路明非试着把自己的头发往前理理,垂下来好把脸遮住,这造型也许能勉强算个……“假小子”?

  他竖起耳朵,外面静悄悄的,似乎还安全。他心里宽松了点儿,把裤子扣好,活动脚腕,好像要跑一百米。

  “你到底有没有跟她说啊?”女孩的声音,在厕所外面的走廊里。

  “跟她没关系,说什么说?”男生不耐烦的声音。

  “不说她也早晚会知道,还能一辈子不见面?”

  “她的性格你不知道?烦死人,整天哀怨,跟她说能有什么结果?她肯定缠着我,好像我欠她的一样。”

  “你别这么说她……你以前跟她一起的时候不说她蛮好的么?”女孩的声音低了下去。

  “刚开始哪知道她是这个性格?瞎敏感,一会儿扮忧郁,一会儿装可怜,一会儿又蛮横得要死,好像世界都得围着她转,谁爱伺候她谁伺候,我是没心情了!”

  “要是将来我们分手……你不会也这么说我吧……”

  “我靠,你跟她不一样,我哪会这么说你,我跟谁不说你好……我靠说错了,不会有那一天,我俩分不了!我头撞了才跟你分手。”男生嘿嘿地赔笑。

  “讨厌!黏我身上干什么?”

  “这裙子漂亮……去云南买的?”

  那些凌乱的声音……亲吻、衣料摩擦、脚步、呢喃软语……都远去了,路明非石化了,脑袋里嗡嗡响。

  赵孟华和柳淼淼刚从外面的走廊上经过。

  “他妈的还又亲又摸,当老子不存在啊?”路明非喃喃。

  当年三个班花,陈雯雯、柳淼淼、苏晓樯,赵孟华一人钓走两个,真可谓“待到班花烂漫时,哥在丛中笑”……真是人生赢家。路明非反应过来之后,心里义愤填膺!不仅为自己,还为班上所有男生,本来就男多女少,赵孟华还多吃多占!这是什么?是资源浪费!

  他又有点恍惚,这世界……真是变化快,好像抬头一看大家都走远了,就留下你一个小屁孩还站在原地。

  他推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他硬生生地收住了脚步。

  在洗手池前的镜子里,他看见了贞子,白裙黑发,头发垂下来把脸挡住,她把双手伸在水龙头下,却没有开水,她保持着洗手的姿势,凝固。

  此时此刻,路明非宁愿那真的是贞子,会慢慢地从镜子里爬出来,这样顶多他惨叫一声说“有鬼啊”。

  可那是陈雯雯。

  “我我……我走错了……”路明非解释,说出口他才发现这句话其实完全不重要。

  陈雯雯像是没有看见他,打开水龙头,伸手沾了点水,拍在脸上。她的手机放在洗手池上,她去拿手机的时候没抓稳,“啪”的一声手机落地,沿着瓷砖滑向路明非。

  路明非慢慢地弯腰捡起来,瞅着陈雯雯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递上去,好奇心太强烈了,他眼珠子骨碌碌转,扫到了屏幕上的短信。陈雯雯用的也是iphone,iphone的短信系统会把和某人的所有短信像聊天记录那样显示在一起,就像把凌乱的回忆串在一起。

  “没戴去年生日送给你的手链啊……”

  “刚才发的短信收到没有?手链的那条……”

  “收到,今天没戴,天太热。”

  “嗯,天是太热了,昨天晚上失眠了,总想到以前的事,每次睡只能睡一两个小时,你睡得好么?”

  “还行,你睡前喝杯牛奶就睡好了。”

  “你还会想起我么?”

  “别想太多,大家还是同学。”

  “昨天晚上梦见我划船在一条河上走,我发短信问你在哪里,你说在前面的桥上等我,我就划船往前走,可是周围都是雾,我划了好久都没看见桥,我又发短信问你,你说还在桥上等我,我想不会桥在我后面吧?就使劲往回划,可是水流得太快了,就还是往前走……我就醒了。”

  “别想太多,心静就不做梦。”

  “你懂我说的梦是什么意思么?”

  “懂,但是不想听,没意思的,少说点对我们都好。”

  “你不想听我说话了,你有新女朋友了么?”

  “别问了!今天聚会,让人好好吃口东西吧!你老发短信旁边路明非都看着呢!”

  “你别生气,要是找到新的女朋友我会祝……”

  最后是条没发完的短信,现在已经不用发了。

  想祝福,太简单了,立刻出门买把花冲进去送给柳淼淼,说妹妹可真太好了,赵孟华跟你在一起姐姐我就放心了……可这真是你想说的话么?祝福?别扯谈了,骗路明非这种感情经历“空白得可以画最美图画”的家伙也没戏!

  路明非脸上抽动了一下,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

  其实他有理由得意地笑。你以前喜欢的女孩给你发了好人卡扑进什么华丽贵公子的怀抱现在被甩了你那卑鄙的小人之心不发出点笑声我就不信了!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哇咔咔咔咔!什么“叫你觉得老子是条废柴但是老子对你的感情真挚靠谱那花花公子除了有财有色还有什么呀”的落井下石话难道不该脱口而出?当然也可以绅士一点,体贴地说,“都会过去的,谁没失恋过呐?”心里暗爽,“叫你当初踹老子叫你当初踹老子!”

  可是路明非只是抓抓头,叹了口气。

  他太怂了,怂到连报复心都没多少。梦境中的路鸣泽问,“你难道不是要向世界复仇么?”路明非是真没想过,不仅如此还经常滥发同情卡,即使是对发过他好人卡的陈雯雯。

  他读看那些短信,觉得陈雯雯已经很累了,已经用尽全力了。她脸上湿漉漉的,一片苍白,疲倦得叫人难过。

  “别看了。”陈雯雯轻声说着,从路明非手里拿走手机,关掉了屏幕,“没事的。”

  “哦哦。”路明非赶紧点头。

  陈雯雯掀起白色的长裙擦了擦脸,理了理头发,深深吸了口气,挺起胸。哪里怨妇了?一点都不怨妇,倒似圣女贞德之类的要上战场。

  “什么都别说,要保证。”陈雯雯从镜子里看着路明非。

  她跟路明非说话总是这个风格。以前在文学社,她安排路明非做什么,比如布置场地,就会说“场地要安排好,要保证”,好似路明非的保证真能顶什么事儿似的。

  “嗯,保证。”路明非像以前一样举起手。

  他俩回到包间里,披萨已经换了一轮新的。大家都兴高采烈,好像没有他俩在的时候,场面会更热闹一些。

  路明非心不在焉地啃着披萨,观察周围的人,好像都跟刚才不太一样了,他注意到很多细节,比如赵孟华会拿两块披萨,撕给柳淼淼一块;比如柳淼淼无心中喝了赵孟华的可乐;比如以前总说柳淼淼好看的几个兄弟不再悄悄瞟柳淼淼裙下纤长的腿了;再比如赵孟华和柳淼淼挨得很近,和其他人隔得很远。

  路明非忽然明白了,感情上他根本就是个白痴。他从没看懂过别人的眼神,他以为的都是错的。

  赵孟华抬眼看了看对面的陈雯雯,眼睛里有奇怪的光闪过。他清了清喉咙,伸手到口袋里摸东西,那架势好似领导要发言。柳淼淼急忙伸手在桌子下拉他,赵孟华挣脱了。

  路明非忽然不安起来,他不知道赵孟华要干什么,但他本能地想那是件二百五的、傻叉的、必须被阻止的事,即使你倒一杯可乐在他头上也在所不惜。

  妈的,总在这种时候面前的可乐杯是空的!

  赵孟华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蓝绒首饰盒子,环视全桌人,“今天同学都在,正好宣布个事……”他低头看了一眼柳淼淼,柳淼淼不由地避开了他的目光,好像喝了好些酒似的脸上酡红。

  赵孟华打开首饰盒子,里面是一枚蒂凡尼的铂金丝戒指,“柳淼淼今后大家不能追了,谁追我跟谁翻脸……我们要订婚了,这是订婚戒指。”

  满桌人都沉默了,虽然他们都知道赵孟华和柳淼淼的事儿,可订婚这种事……才大一就订婚?什么豪门要玩订婚这套路?

  “老大,你家里都让你订婚了?”一个小弟问。

  “我靠,我妈盯着说我觉得不错就先定下来,戒指都是我妈去买的。怎么?不行啊?告诉你们,是免得你们有人不知道,追了撞墙。”赵孟华咧嘴笑笑,环视一圈,目光没有在陈雯雯那里停留。

  “我靠,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怪不得今天聚餐,早知道我就买东西当礼物了。”小弟急忙说。

  “赵孟华你真太狠了,刚追上就订婚,一点希望不给兄弟们留。”有人哭丧着脸祝贺。

  “那应该叫他们来几瓶啤酒。”

  “土狗,那么大的事情总得是香槟好么?你当赵孟华出不起钱啊?这时候还不宰他?”

  “来来来把戒指戴上,拍照拍照,能发校友录上去么?”

  “行了吧?现在跟大家都明说了。”赵孟华跟柳淼淼嬉皮笑脸,“现在你算跟我捆死了……嫁个扁担抱着走……”

  “讨厌……”柳淼淼低头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哎呦,你们看她还打人……”赵孟华笑着和女朋友,不,现在是未婚妻逗乐。

  气氛热烈欢腾,所有人的目光之外,一个人无声地坍塌下去,像是被什么火烧尽了,只余下灰烬。

  “喂,兄弟你……”一个人站了起来,眼角抽了抽,盯着赵孟华,“有没人性啊?”

  包间里忽地寂静如死,所有人都看着路明非,像是看见了哥斯拉。

  路明非明白赵孟华这么做的目的,总要给现在的女朋友一个交待呗,换谁泡上柳淼淼还不高兴得吹着鼻涕泡儿满校园敲打饭盆,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这朵花的坑给自己占了。可赵孟华今天还是蛮小心的,也就是碍着陈雯雯还不知道。但是柳淼淼心里有个结,赵孟华总得做点表示。这订婚消息晚上就会传遍全校,谁都会知道赵孟华对女朋友太够意思了,从此赵孟华和柳淼淼就捆一块儿了,名正言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