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3 > 第10章 誓言(2)

第10章 誓言(2)

  雷娜塔并不知道这就是北极罂粟的英文学名,在图书馆的植物图鉴中它被称作Papaver radicatum。零号确实是从图书馆里获得知识的,因为基本上没有人跟他说话。

  “花已经枯了。”雷娜塔说,“开花的时候很漂亮,明年开花的时候你可以种新的进去。”

  她不忍心把枯萎的花拔掉,那就像撅断一根生命。但她觉得男孩子不会那么小心翼翼,他们总是会把玩具弄坏。

  零号接过白铁盒子,很小心的样子:“不用种新的,Papaver radicatum不会死,它还会开花。”他顿了顿,说了句很古怪的话,“世界上永远有一种生命,它的每一次死亡都会为了归来。”

  “谢谢你的礼物,雷娜塔·叶夫根尼·契切林同志。”零号笑嘻嘻地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回礼的,但我可以吻你一下。”

  “你叫我什么?”雷娜塔愣住了。她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是雷娜塔,姓氏和全名这种东西她好像并不拥有。

  “你啊,你是雷娜塔·叶夫根尼·契切林。我看过你的档案哦,保存在档案室二号文件柜最下面的抽屉里,上了三道锁,但那可难不倒我。”零号微笑。

  “我都不知道,”雷娜塔低下头,“我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这里了,我不记得爸爸妈妈的样子了,仔细想也只是模煳的人影。”

  “他们都不管你了你还想他们干什么?”零号哼哼。

  “我记得爸爸身上有股酒气,他用胡子扎我,妈妈很漂亮,他们不管我了可我还是想他们啊,只有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

  “现在你有了好朋友就可以忘记他们了,我会对你比他们对你好的!”零号满脸霸气。

  雷娜塔瞥了他一眼,心想那还是不一样的。她低头不说话,气氛有点冷。

  “汪!汪!”零号忽然学狗叫起来。

  雷娜塔一惊,抬头看见零号对她吐舌头。她立刻明白零号是要逗她开心,这个男孩捏着她的心思就像捏着属于自己的东西——可她就是吃那一套啊,于是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把刚才那个让人难过的话题忘掉了。

  “觉得零号这个名字不好听的话,你可以叫我小败狗。”零号说。

  雷娜塔心里说,“你讨好人的时候确实像条小狗。”,嘴里却说:“这样是不礼貌的。”

  “我求你跟我做朋友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条小败狗。”零号歪嘴笑。

  “不对。”

  零号一愣。

  “是小海豹。”雷娜塔轻声说,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她伸出手,在零号脑袋上摸了摸,零号大概并不明白雷娜塔在说什么,但还是温顺地任她摸头。

  “你不要我的吻那要什么别的东西么?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去搞。”零号说。

  雷娜塔相信这个男孩的能力,连黑蛇都是他的宠物,他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但她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我没什么想要的。”

  “心愿之类的呢?”

  “我想回家,或者……让我死。”

  零号挠挠头:“为什么要死呢?你死了我在这里就没有朋友了啊。”

  “可我为什么要活在这里呢?一天一天的,什么意思都没有,慢慢地就觉得死也不可怕,就像是睡着了。”雷娜塔轻声说,“我死了,爸爸妈妈也不会知道,也没有人会难过,也不会有人为我哭……你会为我哭么,小海豹?”

  零号对这个新称呼还不太习惯,尴尬地龇牙:“我不会哭,我以前哭得太多,已经没有哭的能力了。”

  雷娜塔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心想大概零号也没有必要为自己哭吧,毕竟只是新认识的朋友,零号那么有本事的人,将来还会有别的朋友。

  “不要死,雷娜塔。”零号轻轻摸着她的长发,“我告诉你啊,这世界可好玩了,还有很多你没有见过也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不要死……要活着……挡你路的……才该死。”他说着磨牙吮血的话,可声音那么好听那么温柔。雷娜塔心里一颤。

  “你什么时候过生日?”零号问。

  “圣诞节。”

  “哈!正好!”零号高兴地拍手,“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会送你一份生日礼物。”

  “我还没有收到过生日礼物,”雷娜塔的心里很雀跃,“一个小东西就好啦。”

  “我可没有什么小东西,”零号幽幽地说,“我会送你一个愿望。”

  “愿望?”雷娜塔一愣。

  “我会送给你自由,你能离开这里,见到你的爸爸妈妈哦。”零号把手按在雷娜塔的掌心,仿佛说着誓词。

  “真的?”雷娜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雷娜塔·叶夫根尼·契切林,你愿意和我一起逃亡么?这一路上我们不会彼此抛弃,不彼此出卖,直到死亡的尽头。”零号凝视着她的眼睛。雷娜塔久久地看着这个神奇的男孩,他的眼底仿佛有淡淡的金色水波荡漾,他的凝视漫长悠远,长达数千年。

  “我愿意。”轻声说。

  “共计128个铁柜的资料和基因样本,已经通过光环输送到了列宁号上。两亿美元也已经汇入了您在德意志银行的户头。现在我们只剩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批物资需要转移了,此外就是如何炸毁黑天鹅港,我们不能把任何信息留给发现这个废墟的人。”邦达列夫说。

  博士把一张巨大的蓝图在办公桌上摊开:“黑天鹅港在建立之初就有完整的销毁方案,在这份方案中我们会让厚达几十米的冻土层彻底塌陷,把一切都掩埋在其中。这份计划被称作‘天鹅之死’。”

  邦达列大快速地扫过蓝图:“棒极了!每一处支撑钢架都是精心设计过的,一旦引爆就会彻底坍塌,完全无法复原!”

  “但我们很难悄无声息地撤走,在维尔霍扬斯克有一个空军基地,驻扎着一个中队的苏27重型战斗机。他们收到的命令是在必要时炸毁黑天鹅港,不允许有任何逃生者。我在这里也是被监控的人,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也无法逃脱。”

  “那些战斗机很麻烦。一个中队的苏27战斗机,对航母舰队都是大麻烦,列宁号对付不了他们。”邦达列夫皱眉。

  “还不止这些麻烦,天鹅之死的计划是引爆埋在黑天鹅港地下的48枚真空炸弹,这是威力接近小型核武器的巨型炸弹,它们在第一次引爆时会把高爆炸药的粉尘喷入空气中,粉尘和空气完美混合,之后再次引爆,这种粉尘爆炸的冲击波能把光环的旋翼折断!”

  “这不算麻烦吧?我们可以先行撤离然后再引爆那些真空炸弹。”邦达列夫说。

  “问题是只要被那个航空中队发现我们撤离,他们也能引爆那些真空炸弹。而且们会在海面上猎杀我们。”博士说,“我们必须把黑天鹅港的毁灭伪装为一场事故,一场火灾。观察到这里起火之后,维尔霍扬斯克的空军中队就会起飞,发现局面失去控制之后他们就会在空中引爆真空炸弹,而我们会在恶劣天气的掩护下悄悄从地面撤离,用狗拉雪橇。这样对于世人而言黑天鹅港彻底消失,没有任何幸存者。”

  “这个计划好极了。最后一批物资什么时候撤走?您应该会亲自押送最后一批物资吧,还有那些孩子。虽然我们已经建立了信任,但我觉得您不会把所有权力都交到我的手里。”邦达列夫微笑。

  “我将亲自押运最后一批物资,你也要跟我一起走。”博士说。

  “乘狗拉雪橇么?”

  “是的,我们必须是最后撤离的。如果港口里其他人发现我们失踪了,那就没法做到‘无幸存者’的毁灭。”博士冷冷地说。

  “您的意思是除了你我和孩子,没有人能幸存?”邦达列夫的神色凝重起来。

  “你动了恻隐之心么,邦达列夫同志?”博士转过身来,一直以来优雅温和的眼睛里已经冷到没有温度了,“你要知道,那个知晓我们秘密的人就藏在黑天鹅港里,我们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么?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了,研究人员对我们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我可以独立完成最后一步,把龙类基因嵌入人类基因制造混血种。我们即将掌握伟大的权能,掌握这权能的人就像是君王,君王是不会跟别人分享他的权力的。”

  邦达到夫抽了抽鼻子,他好像已经嗅到了浓重的血腥气。

  “明白了!我们需要有做出牺牲的勇气!”邦达列夫举杯,“为了我们的事业!”

  “为了我们的事业!”

  “还有个问题,狗拉雪橇能把孩子们都带走么?”邦达列夫问。

  “我们只带走最有价值的几个孩子,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博士淡淡地说,“我们总不能又去新的地方开办孤儿院,而且携带完美基因的孩子又不是找不到,这些孩子我们基本上已经研究透了。”

  邦达列夫深吸了一口冷气:“您像一位君王那样充满决断力,或者说,一位暴君。”

  “如果确知残暴就能建立功业,那么所有人都会变得残暴。”博士冷冷地说,“懦夫的慈柔只是怯懦,如果我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敢跟你的家族合作了。”

  “零号么?要带走么?”

  “不,他被注射了太多的致幻剂,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是已经用废掉的样品。”

  “雷娜塔呢?”

  博士饮尽杯中的伏特加:“雷娜塔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她是一朵鲜活的小花,她的笑容会让我心里温暖起来。但是,”他拍了拍邦达列夫的肩膀。“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去波罗的海了不是么?那里温暖湿润,四处都是鲜活的小花。我为什么非要带着一朵小花去鲜花盛开的花园呢?”

  “鲜活的小花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她开在寒冷的北极圈里,在花丛中她就一钱不值。”邦达列夫叹息。

  “所以就让她留在北极圈里吧。”博士淡淡地说。

  “最后撤离的时间?”

  “圣诞节,根据天气预报,那会是最阴霾的一天。”

  零号用手指在雷娜塔的掌心划着:“723499611211,记住这串数字,它会打开你房间的机械密码锁。想要离开这里你得做很多准备,不用害怕,按照我说的做,只要不犯错误,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的誓约生效了,我们现在是一起逃亡的亡命之徒。”

  雷娜塔用力点头。

  零号摸着她的头发:“真乖,果然选择你是对的。”

  他拍拍巴掌,黑蛇沿着教堂外壁盘旋而上。那双金色巨烛般的眼睛俯视着雷娜塔和零号,它身上的铁鳞还在演奏着圣诞歌,歌声中每片雪花都变成金箔的麇鹿和圣诞树娓娓飘落。这是今晚最美的一刻,也是落幕的一刻。

  雷娜塔拎起小睡裙的裙摆向黑蛇屈膝:“谢谢。”这是她从书上看来的礼节,芭蕾舞女演员的致谢动作。

  “送我们下去。”零号好像是在对仆从说话。

  “对了,我以前听过有人在这里吟诗,是你么?”雷娜塔想了起来。

  “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他们的人数多如海沙。”零号随口朗诵,“这不是诗,是《圣经》中的段落啦,说魔王总会从监牢中出来,那天将是世界上一切魔鬼的狂欢节。你害怕魔王么?”

  雷娜塔摇摇头。她确实不害怕魔王,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魔王是个什么东西。

  “真乖,魔王该娶你当他的王后。”零号笑着牵起雷娜塔的手登上黑蛇的头顶。

  黑蛇带着他们平稳地降落在雪地上,恭顺地把头贴在雪地上,竖起颈上的鳞片作为阶梯。

  “晚安。”零号说。

  “晚安。”雷娜塔说。

  “说了晚安就要好好睡哦。”零号痞气地用大拇指抠住拘束衣上的皮带,“很快我们就离开这里了,相信我就对了。”

  “嗯!”雷娜塔用力点头,“我们说好的!”

  她踩着冰雪向孩子们居住的那栋楼跑去,零号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眼底那抹瑰丽的金色如同万花筒般变化,仿佛金色繁花盛开。渐渐的,狰狞冷酷的眼神取代了小海豹般的可爱。

  “我不会放弃和出卖你的,雷娜塔。但这份合约不能维持到死亡的尽头,只能维持到你对我没有用了为止。”零号轻声说,“你这样弱小的女孩是没法在世上独自生存的,我也没法永远把你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