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4 > 第1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1)

第1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1)

  A sea way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北纬72°,格陵兰海。

  漆黑的夜幕下,赤红色的大船冲开了碎冰,后面留下20米宽蓝黑色水道。

  这里已经是北极圈内了,时值严冬,浮冰遍布整个海面,也只有这种怪兽级破冰船才敢在这个时候继续向着北极点突进。

  YAMAL号,世界上最大的破冰船,隶属于俄罗斯,两台重水式核反应炉给它提供了几乎无尽的动力,坚厚的装甲舰艏能够轻易地撞碎六米级别的冰山。全世界的破冰船中,除了少数不能公开身份的军用怪物,就只有YAMAL号曾经航行到北极点。

  “Hello,Hello,这里是YAMAL号,我们正航行在北纬72°线上,请问附近有亲爱的小伙伴能够聊聊天吗?我期待你是个欢乐的美国人,别是个只会讲冷笑话的英国佬!”驾驶舱里,中年的俄罗斯籍船长就瓶喝着伏特加酒,冲无线电系统嚷嚷,像是晚间广播节目的主持人。

  无线电保持着绝对的静默,甚至连杂音都极少。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冬季航行在北极圈里的船只寥寥无几,彼此间距都在上千公里,而最先进的长波无线电也就能呼叫几百公里。

  非常寂寞,总跑这样航线的船员,稍不留心就会患上抑郁症,而船上治这病最好的药就是酒。船长无聊时就会打开无线电碰碰运气,要是碰巧能够呼叫到其他极地船舶,管他美国佬还是英国佬,都会蛮开心地聊上一会儿。

  “唉!今晚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啦!”船长叹了口气,“那我去赌场试试手气,大副先生,这艘船就暂时交给你啦!”

  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去。

  船上的赌场金碧辉煌,阵阵暖风中裹着威士忌、手卷雪茄和高级香水的浓郁气息,高挑的白俄罗斯女孩穿短裙露大腿,充当发牌员,世界各地的美食都能在这艘船上品尝到,甚至北京烤鸭。

  巨额财富生生地在这片生命的绝地制造出一个小拉斯维加斯来。

  YAMAL号建造于苏联时代,最初是计划用作科考船的,但苏联解体后,进军北极的战略目标被暂缓了,巨额修建的船总不能闲着,就投入民用,改造成豪华赌船,终年在北冰洋上巡航。北冰洋是公海,公海是不禁赌的,顺便还能欣赏极地风光,所以即便船票价值不菲,这趟“圣诞之旅”的船票也是销售一空。

  这艘船上下共有11层,其中六层都改造成豪华船舱,此刻这些船舱里满满当当地住着1200名游客,外加差不多1000人的船员和服务人员,可以说是一座浮在北冰洋上的小型城市。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请从左侧的舷窗往外看去,你们会看到一座高度超过25米的中型冰山,”导航员的声音回响在大厅里,“那座冰山是一块巨型冰原的遗体,32年前它从北极冰盖上脱落,始终在附近海域漂浮着,船员们都亲昵地把它叫作‘玛丽女孩’。经过32年的融化,我们的玛丽女孩越变越小了,今年可能是她最后一次陪伴我们的冰海之旅。再见,玛丽女孩,我们会想念你的。”

  墙壁一般的冰崖贴着船身滑过,呈现出一种美得炫目的幽蓝色,白色的水鸟们站在“玛丽女孩”的顶部,呆呆地看着这艘红色的庞然大物从身边驶过,就此远隔天涯。

  没有几个游客真的去看“玛丽女孩”最后一面,性感的白俄罗斯女郎、火热的赌局和醇酒把他们的目光牢牢地吸在了赌桌上。

  船长踱步到舷窗边,向外眺望,幽幽地吐出一口烟。

  “像是送别旧朋友?”身边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声音里有着冰山般的质感。

  船长扭过头去,打量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年轻人,他身穿一身黑色西装,一头黑发,身上好像只有黑白两色。年轻人手提一个考究的皮箱,肩上挂着长形袋子,看相貌他应该是个中国人,可口音却是标准的美式英语。

  “可不是么?总在这么寂寞的海域航行,我们给每座标志性的冰山都起了个女孩的名字,在我们心里,玛丽就像个白色女孩,永远在这片海域等着我们,我们看到她,不用看经纬仪也知道自己航行在哪个海域。”船长感喟地说,“怎么称呼您?”

  “我姓楚,楚子航。”

  “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的么,楚先生?”

  “我想见见船长。”

  “那您可算找对人了!”船长正了正自己的船长帽,“在下萨沙·雷巴尔科,正是这艘YAMAL号的船长,随时准备着为您服务!”

  “不,我要见的不是你,我要见的是真正的船长。”

  船长愣住了,瞳孔里跳闪过一缕锐光,但转瞬即逝。

  “一艘船上怎么会有两位船长呢?”他耸耸肩,“只有我身体不适不能履行船长职责的时候,才会由大副接替我,可您也看到了,我壮实得像头牛!”

  “你的真名并不是萨沙·雷巴尔科,而是亚历山大·雷巴尔科。你曾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阿尔法特种部队的少校,2001年退役后受雇于那位真正的船长,你的驾船技术其实非常糟糕,但你精通射击、徒手格斗,能熟练使用几乎所有军事装备。你曾经结过一次婚,现在离异,父母住在圣彼得堡,有个十六岁的妹妹……”楚子航轻描淡写地说着。

  可船长神色骤变。他下意识地膝盖微弯身体前倾,手缩进袖子里——这是试图抓住藏在里面的匕首。亚历山大·雷巴尔科少校,他当年穿着阿尔法部队的作战服时,袖子里随时都藏着一柄匕首。

  但他摸了个空,他有十几年没在袖子里塞匕首了,也十几年没用过亚历山大这个名字了。

  为了跟过去断绝关系,他可是煞费苦心。先是换了住址换了电话,跟所有老朋友都不再联系,然后雇黑客侵入阿尔法部队的服务器,删除了自己的档案,还做了微小的面部整形……从此阿尔法精英亚历山大·雷巴尔科少校就像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取而代之的是资深船长萨沙·雷巴尔科。

  如今那些被他亲手掩埋的过去都在年轻人寒冷而平淡的讲述中被还原了,好像对方是他的背后灵,亲眼看过了他所有的人生。

  “任何人,只要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总会留下无数的印记,不是能轻易修改的。”楚子航最后说,“卡塞尔学院只要对谁有兴趣,总能把他查明白的。”

  周围川流不息的人就像流水,萨沙和楚子航对峙,就像流水中的两块礁石。

  长久的沉默之后,萨沙绷紧如弓的身体慢慢地放松了,他再度审视楚子航:“卡塞尔学院?”

  他们当然不会真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武,那种进攻姿态只是萨沙的应激反应。

  楚子航翻开自己的西装领口,给萨沙看那枚别在领口内侧的银色盾徽,盾徽上是一株枝叶繁茂的巨树,一半极其繁茂,一半彻底枯萎。

  “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你们的徽记。”萨沙摇摇头。

  “我想船长也许会认识这个徽记,我是说真正的船长。”

  “你想怎么样?”

  “就想见见船长。我知道这条船上有个隐秘的规矩,赌客中赌得最大的人有资格上去见船长。”楚子航掂了掂手中的皮箱,“我来之前,学院准备好了资金。”

  萨沙瞥了一眼那只坚固的皮箱,箱子倒是没错,豪赌客都喜欢拎这样的皮箱,装满了能装200万美元现钞。200万美元不能算很多,有些赌客有手下人帮忙拎钱箱,带着十几个钱箱出出入入,不过只是跟船长见个面的话,200万也凑合了。

  “好吧,”萨沙耸了耸肩,“带你去见船长没问题,但我先得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

  “船长并不太喜欢见外人,他如果见到了外人而又不喜欢那家伙的话,是会把他洗脑的。洗脑那种事,你知道的,洗不好就会显得有点傻。”萨沙说,“我可不想你那么倒霉。”

  萨沙键入密码,写着“通往轮机舱,非特许者禁止入内”的门开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扇粗糙沉重的铁门后竟然是一架精美绝伦的电梯,白色大理石覆盖了地面和四壁,格纹拼花中点缀着祖母绿宝石,辉煌的水晶吊灯悬挂在电梯中央,照亮了墙上那幅雷诺阿的真迹。

  外面的赌场大厅不可谓不豪华,可任何东西都怕对比,跟这架电梯比起来,金碧辉煌的大厅就像个大杂院儿。

  电梯缓缓地上升,停下的时候已经抵达了顶层,第11层。

  YAMAL号一共有11层船舱,其中五层在甲板以下,六层在甲板以上,越往上的舱位卖得越贵,但顶层的舱位是不出售的,游轮公司对此的解释是那一层里装满了通讯设备。随着电梯门打开,首先冲入视野的是各种各样的色彩,地面是酒红色的大理石,墙壁上贴的不是壁纸而是孔雀尾羽,斑斓的绿色透着一股迷幻气息,吊灯所用的人造水晶中掺入了金粉,把灯光的色调调得接近于阳光,两侧墙壁上挂的画从伦勃朗到提香到鲁本斯到梵高,一连串光耀画坛的名字。

  真懂绘画的人到这里,会惊讶地发现那些都是真迹,假如是资深的艺术品交易商来到这里,会更加惊讶,因为其中好几幅画根据记载早已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

  只有那些女孩能和这些名画争辉,清一色的白俄罗斯少女,玳瑁色的眼睛,淡金色的长发在头顶梳成高高的马尾辫,红色超短裙,裙边镶着毛茸茸的白边,过膝的白色高跟皮靴。

  楚子航和萨沙走出电梯的那一刻,女孩们同声欢呼,“Merry Chrismas!”其中最漂亮的那两个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挽住楚子航的胳膊,顺手把他肩上的长形布袋拿走了。

  拿到长形袋子的女孩对萨沙使了个眼色,从袋子的重量和手感可以确定里面是武器,当然不能有人带着武器去见船长。

  楚子航没有反抗,只是有些出神,他才意识到今天是12月24号,今夜就是平安夜。游客们是特为来北极圈过圣诞节而搭乘YAMAL号的,传说圣诞老人就住在北极。

  只有他例外。他来这里是要完成一个任务,所以他没有圣诞节的概念,对他来说,这一天跟任何一天没有区别。

  正前方的蓝色雕花大门已经敞开,白色和海蓝色相间的优雅小厅里摆着一张宽大的赌桌,旁边书架上堆满了赌具。而这个赌局的主人,那位身穿白色船长服的老人正坐在赌桌后面,佝偻着背。

  门在楚子航的身后关闭,女孩们和萨沙都没有跟进来,小厅里就只有楚子航和老船长,他们隔着一张赌桌对视。

  楚子航审视这位神秘的老船长,他瘦得都快没有人形了,因为脊椎过于弯曲,几乎是趴在了赌桌上,全身皮肤松弛,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把整个眼睛盖住,可那道细细的眼缝里透出的眼神还是灵动的,他死死地盯着楚子航看,像是饿极了的人见到了鲜美肥腻的西班牙火腿,又像是老色鬼看到了漂亮姑娘。

  “你们果真是存在的!你们果真是存在的!”他忽然尖叫起来。

  楚子航摘下那枚“半朽世界树”的盾徽放在了赌桌上:“看来我猜对了,你是知道我们的。”

  “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对么?你是从卡塞尔学院执行部来的!”老船长伸出瘦骨嶙峋的手,似乎是想试试楚子航的手感,那双鸟爪般扭曲的手上戴着三枚贵重的宝石戒指,分明是猫眼、黄钻和一颗名贵的鸽血红宝石。

  “是的,执行部临时专员,楚子航。”楚子航在赌桌前坐下,“如果我们的情报没错的话,你的真名是文森特·冯·路德维希,德裔阿根廷人。虽然你的名字从未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出现,但你实际上是阿根廷最富的几个人之一。没有人知道你是从哪里赚来的钱,你的财富就像基督山伯爵的财富那样。本世纪初,是你向俄罗斯当局租用了YAMAL号,从此你一直都生活在这艘船的11层,除了少数赌客,没有人见过你。你才是这艘船真正的船长。”

  “不愧是卡塞尔学院,完全正确!”老船长文森特咧嘴笑着,像只牙齿快要掉光的老猴子,“我也听过你们很多的事,我知道你是卡塞尔学院新一代混血种中最强的三个半人之一!你是‘永燃的瞳术师’楚子航!”

  “永燃的瞳术师?”楚子航倒是有些诧异,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样的诨号。

  “对!就是你!我知道只要你摘下隐形眼镜,你的黄金瞳是永不熄灭的!你和‘跋扈的贵公子’恺撒、‘炎之龙斩者’芬格尔齐名!还有一个‘神眷之樱花’路明非,虽然有些差距,但也是你们中的佼佼者!”文森特大声说着,自我感觉对卡塞尔学院了如指掌。

  有那么几秒钟,楚子航觉得自己的大脑处在当机的状态,有种自己的故事被某同人本作家写成小说印成本子卖得满世界都是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回到了对外物基本不关心的固有状态,别人的世界观扭曲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让这个老疯子觉得卡塞尔学院是个充斥着“永燃的瞳术师”、“跋扈的贵公子”、“炎之龙斩者”和“神眷之樱花”的地方好了,反正它确实也是神经病的乐园。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楚子航问。

  文森特高深莫测地摇头:“你来这里是赌钱还是问问题?”

  楚子航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这里的规矩,那让我们从赌博开始好了。”他把带来的皮箱放在了赌桌上。

  “哎呀呀!这个钱箱可是很不小啊!”文森特怪笑着,“能装200万美元吧?卡塞尔学院真像传说的那样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学院啊!不过我这张赌桌呢,下注的下限可是10万美元,你的200万美元可玩不了多久哦。”

  但楚子航从皮箱里拿出来的并不是钞票,而是厚厚的一叠纸。

  他把那些纸整理了一遍,每十张一叠,一共十叠沿着赌桌的边缘摆开:“学院给我准备的不是现金,是银行本票,每张100万美元,一共100张,一亿美元。这些本票可以在苏黎世的德尔塔银行直接兑换现金。”

  “100万一局么?”文森特的脸色微微有些变。

  “不,十张一局。”楚子航淡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