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4 > 第2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2)

第2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2)

  “1000万一局?”文森特的脸异常地红润起来,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愤怒,“卡塞尔学院对自己的财力那么有信心?”

  “不,不是学院的意思,是我想赌得快点。学院的意思是每局100万美元,所以才按照100万一局开的本票,还提醒我要小心使用。”

  “哈哈哈哈!你想赌得快点?想不到‘永燃的瞳术师’是这么有赌性的人!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文森特咳嗽着大笑。

  “也不是,如果快点结束的话,我今晚还能按时睡觉。”楚子航把第一个1000万向前推出。

  位于六层的赌场大厅里,舒缓的背景音乐、筹码撞击的声音、调酒师摇晃冰块的声音、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响成一片,今晚的好时光刚刚开始……

  忽然间,所有赌桌上都亮起了红灯,这意味着所有赌桌都被暂时地封了起来。作为豪华赌场的标准配置,每张赌桌背后都有一块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面是这张赌桌上一直以来的胜负,而现在所有屏幕上显示的都是同一个画面,那是一场21点的赌局,旁边标注着此时此刻双方所下的赌注,“$10000000”,1000万美元。

  大厅中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在那个数零都要数半天的大数面前,所有人都懵了。

  除了少数老赌客,就只有侍者才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有人端着托盘的手哆嗦起来,托盘里的水晶器皿相互碰撞,叮当作响。

  “天呐!一拖一百!有人带着一百张赌桌一起玩!”一个老赌客惊呼出声,然后大厅里像是炸了锅似的。

  懂的人开始侃侃而谈,不懂的人则想方设法地挤到那几个懂行的人身边去听,听懂的人惊呼之后再给那些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人讲解,这个传奇般的赌局像瘟疫般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在拉斯维加斯、澳门、蒙特卡罗,都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但即使在那些超级赌城,这也是要上报纸头条的大新闻,很难相信这种大事件会在区区一艘赌船上发生。

  即使在那些赌博合法化的国家里,每张赌桌上的金额也都是有限的,超过即为非法。但总有某些神秘的阿拉伯富商之类的人,只有赌到上千万美元的巨额才觉得刺激,为了应付这类客人,赌场就发明了“拖”多少桌的方法来绕开法律对于金额上限的规定。他们把整间赌场封起来,把赌资分散到每张赌桌上去计算,这样从每张赌桌的输赢来看,并未超过上限,但如果“拖”了一百桌的话,总数其实是乘以100。

  此时此刻,那个神秘的赌客相当于占据了YAMAL号上的所有赌桌,在跟庄家对赌,或者说,那个人在跟这艘船对赌!

  所有人都面红耳热心跳加速,大家围在最大的几块屏幕前,心惊胆战地旁观着那场不知发生在哪里的血战。赌局的画面是模拟出来的,他们看不到对赌双方的脸,只能知道胜负。赌局还是无声的,几千万美元从庄家流向玩家,再从玩家流向庄家,就只是发牌、补牌、亮牌这几下子而已,有种虚拟游戏般的感觉。

  茫茫的北冰洋上,万籁俱寂,灯火通明的船无声地驶过,仿佛空中楼阁,偶尔爆发出尖叫和欢呼,惊动了在浮冰上小睡的北极熊,巨大的白鲸也浮出水面,向着漆黑的夜空喷出暗蓝色的水雾。

  双方各有输赢,赌注交替上升,最后滚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一亿六千万美元!

  如果庄家输了,连这艘YAMAL号都得归玩家所有;如果玩家输了,他可能得考虑跳海了。

  根据屏幕上的显示,局面对玩家不利,庄家的明牌是一张A而玩家的明牌是一张很尴尬的3,玩家的胜率只是庄家的一半都不到。

  游客们自己就是玩家,当然是略偏心于玩家的,每个人都为玩家心惊胆战,少数胆小的女游客蜷缩在男伴的怀里,微微地颤抖,真不敢想象那个亲手攥着牌的玩家该是何等心情。

  可11层的那间小厅里,主宾双方都很平静,楚子航坐在桌子的一边,另一边是娇俏的白俄罗斯女孩们围绕着文森特,帮他捶背抚胸,十几双修长的手在这个朽木般的老人身上游移。她们偶尔也瞥楚子航一眼,樱色的红唇上点缀着闪亮的薄片,玳瑁色眼睛如群星闪烁。发牌员是这些女孩中最漂亮的那个,妆容如希腊雕塑中的女神,她看守着长条形的牌盒,用一块长木片将牌发到楚子航和文森特面前。

  那个盒子装着共计八副牌,每种花色的牌都有32张,彻底洗乱之后混在一起,是没人能记忆或者揣摩的乱数,恰似命运。

  “补牌。”楚子航说。

  “补牌。”文森特也说。

  新的牌分别补到两人面前,楚子航面无表情,文森特带着优雅的笑意,看上去谁都不在意这一亿六千万美元的输赢。

  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只要蹲下来从桌肚里看向文森特,真相就清楚了。他那只干枯的右手猛捏身边女孩的大腿,女孩腿上块块青紫,却不敢出声喊痛。

  他这是在发泄自己的怒气。他在这艘赌船上生活了十几年,在这间赌厅里招待过全世界最顶级的赌徒,富豪、军政府首脑、被国际刑警通缉的要犯,文森特都能从容地接待他们,无论输赢,笑容一定慵懒。

  但今天例外。今天他的情绪相当火爆,因为楚子航太安静了,跟块石头没什么区别。

  楚子航根本没有表现出对文森特的财富和他坐拥这些美少女的羡慕之情,自始至终,楚子航就是两个动作,把一叠本票推出去,被发了新牌点点头。

  文森特把这间赌厅装饰得如此奢华,又找来这些衣着暴露的少女,是想用纸醉金迷来扰乱对手。这招之前屡屡生效,好些赌客的目光就黏在女孩们的肌肤上移不开了。但这招在楚子航身上失效了,楚子航看着被酥胸粉腿围绕的文森特,感觉是牧师在给棺材盖盖上之前最后看死者一眼。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楚子航还在开局的时候做了一件奇葩的事。楚子航从箱子底拿出了一本英文版的《常用赌博规则》,先翻了五分钟。

  文森特惊讶地说:“你难道还要临场学习赌博规则?”

  楚子航点点头说:“是啊,我是接到任务之后才开始学21点的,怕有什么遗漏。”

  文森特怒极反笑说:“你们调查过我,想必知道21点是我的长项,就算是世界冠军也未必能胜过我,你现在学习规则是不是太晚了?”

  楚子航想了想说:“不用了,规则也不是很复杂,我玩着玩着就能记住了,也就是打扑克而已。”

  这句话直接把文森特推到了失控的边缘,在他看来这是很明显的挑衅!所谓赌博,是在胜与败的刀锋上行走的危险游戏!是真正男人的游戏,赌博的过程中涉及到数学、心理和体能等诸多元素。而他文森特,虽然已经老了,却是赌桌上的一头雄狮!无数豪赌客在他的手下输得心惊胆战!

  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却只淡淡地说,“我来只是打扑克”。他成功地挑起了文森特的怒火,文森特前所未有地专注,他要楚子航把那一亿的本票全部留下再走!他巧妙地控制着场上的输赢,不断地推高赌注,最后要在这一局把楚子航彻底赢空!

  这对普通人来说是太不可思议的事,赌博输赢总有概率,即使是世界冠军也没法说自己必定能在某一局取胜,但文森特却能做到。多年以来,他其实是靠赌博赢来的钱维持着这艘巨舰的开销。

  他能够记牌。

  21点总是用四到八副牌洗在一起来发,这就是避免某些记性特别好的赌客记牌。如果你能清楚地记住出过的牌,再辅以强大的算式,就能极大地提升胜率。

  普通人顶多能记两副牌,超级赌客能记四副牌,某些天赋异禀的数学家能记到六副牌,而文森特能记八副牌!这张赌桌上就是用的八副牌,所以整个赌局全在他的控制之中。

  新补的牌入手,文森特彻底放松下来,他果然拿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那张牌,牌面加起来恰好是21点。21点的游戏规则是看谁的牌面加起来的点数高,但又不能高过21点,超过21点就是“爆掉”,反而会输得一败涂地。文森特已经站在了巅峰,楚子航的运气再好,不过是和他打平而已。

  “补牌。”楚子航说。

  他补了第四张牌,这在21点中是很罕见的情况,四张牌加起来还没爆掉,每张牌的平均点数不能大过6点……文森特猛然警觉起来,他发现自己忘算了一件事,确实……确实是有那么一条特殊规则的!

  对赌徒来说,遗忘了一条特殊规则就像是数学家在方程式中漏掉了一个参数,那样算出来的结果会天差地远!

  难道开局前楚子航翻开那本书就是为了确认那条特殊规则?难道这个刚刚学会21点不久的年轻人从一开始就把胜负赌在了那条特殊规则上?

  “补牌。”楚子航再一次说出了这个单词。

  第五张牌!仿佛雷霆落在文森特的头顶,把他的脑海轰得一片空白!果然……果然是这个特殊规则!最后一刻,那条看似弱小的规则逆转了全局!

  楚子航把五张牌全部翻开,两张3和三张2,加在一起只有区区的12点,但这是所谓的“五星”。补到第五张牌还不爆掉就是“五星”,只有最弱的牌凑在一起才能凑出五星,可弱小的五星偏偏能胜过文森特的那手21点。

  五星是一条至弱胜至强的特殊规则,而且它只出现在英式的21点里,在美国甚至都不承认这条规则,但偏偏这艘从欧洲出发的赌船遵循的是英式规则!

  “我知道你能记住八副牌,”楚子航慢慢地靠在椅背上,“我能记十副,必要情况下能记到十二副。”

  长达一分钟的沉默后,巨大的欢呼声自下而上,透过几层钢铁船板传入了位于11层的小赌厅。满船的人都在为那个最后一刻逆转败局的神秘赌客欢呼,连侍者都不例外,这种时候可没人会考虑到文森特的心情。

  老船长的脸先是惨无人色,继而忽然涨得血红。他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到接近窒息,然后猛地吐出一口浓腥的血,溅在女孩们素白的肌肤上。

  那一刻楚子航一踢桌脚,连人带椅子向后滑出,准确地避开了飞溅的血丝,仍旧是冷冷地看着文森特。

  文森特眼红如血,伸手指向楚子航:“你们……”

  不用他说完,女孩们立刻反应过来。她们整齐地从圣诞短裙下抽出俄制的PSS微声手枪,手撑赌桌一跃而过。十几个圣诞配色的女孩扑面而来,香艳却杀机逼人。

  楚子航端坐着不动,女孩们从四面八方围住了他,十几支枪从不同方向指着他的头,就好像楚子航是钟表的轴,而她们是十二时刻。她们齐齐地看向文森特,等待文森特的命令,文森特仍旧指着楚子航,颤颤巍巍,目眦欲裂。

  枪上忽然传来了惊人的灼热感,女孩们惊讶地看向手中的PSS,发现扭曲的红黑色条纹正从枪口向枪柄处蔓延,仿佛黑红色的藤树正围绕着枪生长,而那些条纹又像蛇一样是活的!

  她们还没来得及抛弃那些灼热的枪,就听见轰然巨响,十几个爆炸声完全叠合在一起,十几支枪机盖带着火焰向屋顶弹射而去,所有的PSS在同一刻炸膛,火风撩起了淡金色的长发。

  那些枪机盖叮叮当当落在地上,女孩们捂着烫伤的手跌坐在地,而楚子航依然静静地坐在那把椅子上,连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精密控制,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源于他对“君焰”的精密控制,他在精确到0.01秒的时间里,用君焰加热了PSS枪膛里的子弹,令它们在极致的高热下爆炸。

  0.01秒,十几支PSS,十几个在间谍学院受过训练的女孩,全灭。

  文森特终于喘过气来了,这个看上去早该进棺材的老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跳过赌桌扑向楚子航。楚子航微微皱眉,他不想对老人动武,可那老家伙扑过来的架势又着实有点瘆人。

  动作接近于“猛虎落地式”,文森特“扑通”一声跪在楚子航面前,紧紧抱住他的大腿:“天命之子啊!你们就是天命之子啊!我可找到你们了!要是元首他老人家还在人间……要是元首能亲眼看看你,该是多么的高兴!”

  接着他就开始号啕大哭,哭得仿佛黄鼠狼吊孝,说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倒也不假,可总觉得有那么点儿不太对。

  楚子航一下子窘住了,这是他进入这间赌厅以来第一次流露出表情。

  女孩们也呆住了,面面相觑,唯有守候在旁的萨沙耸了耸肩,想来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萨沙见过。他给楚子航的杯中多斟了些酒递到他手里,意思是说你先喝着,他有的哭呢。

  文森特一路哭一路擦鼻涕,唠唠叨叨说了很多,夹杂着“元首”“帝国”“命运”之类的宏大名词。他说的是德语,楚子航只能勉强听懂几个词,没懂他为什么忽然如丧考妣。

  好一会儿,女孩们才把哭泣的老船长扶回椅子上坐下,楚子航拎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现在我们可以正常地说些话了么?”

  “在那之前我还有个问题,”文森特抹着眼泪,“你是卡塞尔学院里最强的么?如果是跟‘跋扈贵公子’和‘炎之龙斩者’比起来呢?”

  楚子航有点想捂脸,但那张很少有表情的脸似乎捂不捂也无所谓。文森特显然是费尽周折调查过卡塞尔学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查出了一个完全扭曲的结果。

  他直视文森特的眼睛,把这个问题生生地逼了回去:“轮到我问问题了,学院派我来,只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文森特停止了抽泣,抬眼看着楚子航,目光透着一股子狡黠。这绝对是条老黄鼠狼,楚子航来之前诺玛就给他下了定论。

  “如果你坦白地回答我的问题,那学院就会放弃收取从你那里赢的钱。”楚子航说,“今晚你输了差不多两亿美元给我,你是付不起这笔钱的。当年你是阿根廷最富有的人之一,但自从十几年前你踏上这艘船,来来回回地在北冰洋里转圈,你的财富就越来越缩水。这艘船每年都要亏损上亿美元,所以你才设置了这间特别的赌厅,用从豪赌客手里赢来的钱来维持船的运转,你其实已经破产了,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