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4 > 第3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3)

第3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3)

  文森特怔了几秒钟,沮丧地叹了口气:“你们果然什么都知道……”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是两个选择,要么支付那笔两亿美元的赌资,要么告诉我们,这些年你在找什么?”楚子航缓缓地说,“是什么令你执著到舍弃一切的地步?而那个东西,就在北冰洋里。”

  “你的学院,”文森特眯着眼睛,“也对那东西有兴趣,对吗?”

  “我是来问问题的,不是来回答问题的。”楚子航说。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任何人都会对那东西有兴趣,除了死人!”文森特恢复了几分活力,换上谄媚的笑容,“既然是你们,我当然愿意共享那个秘密!要想找到那个东西,我还想得到你们的帮助呐!”

  他收起了笑容,重又变成那个神秘的老船长、冰海上的巨富。他冲萨沙使了个眼色,萨沙立刻带着女孩们退出了小厅。随着那两扇海蓝色的大门合拢,所有的秘密都被封锁在这间小厅里了。

  “在讲述那个秘密之前,也许我应该重新做个自我介绍,请允许我去换一身衣服。”文森特站起身来,冲楚子航微微鞠躬。

  楚子航愣了一下,不明白文森特要换衣服的用意。不过他并不介意,耽误几分钟而已,反正只要老家伙不是脱光了衣服回来跟他聊,他都无所谓。

  可当文森特推开更衣间的门,再度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文森特当然没有赤身裸体,恰恰相反,他从头武装到脚!

  黑色的高筒皮靴,塞在靴筒里的马裤,黑呢上衣,皮带扣闪闪发亮,带SS标记的肩章,大檐帽上是鹰徽和骷髅军徽,这套衣服是那么沉重,年迈的文森特几乎撑不起来,但这只老黄鼠狼还是颤巍巍地踏着步来到楚子航面前,举手行礼,嘶哑地高呼:“Heil Hitler!”

  楚子航忽然明白了文森特抱着他大腿时絮叨的那些话,“元首”“帝国”“命运”……难怪连诺玛也查不到这老家伙的过去,因为世上原本并不存在文森特·冯·路德维希这个人,这是一个伪造出来的名字,他的真实身份是个纳粹余党!

  二战之后,很多纳粹党成员逃亡阿根廷,那里远离欧洲大陆,而且在二战中保持中立,堪称纳粹党最后的逃亡天堂,文森特恰恰是其中之一。

  “党卫军文森特·冯·安德烈斯中尉,向你致以最高的敬意!‘永燃的瞳术师’!”文森特大声说,想来安德烈斯才是他的真实姓氏。

  又来……楚子航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这时候“永燃的瞳术师”反倒没那么荒诞了,因为眼前这一幕已经太太太荒诞了。

  文森特走到墙边,墙上挂着一幅用黑布遮起来的画。文森特的眼神忽然变得梦幻瑰丽:“尊敬的瞳术师,请让我向你公布帝国最后的秘密……”

  “叫我楚子航好了。”楚子航打断了他。

  “好的,楚先生。在如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我知道这个秘密的全貌!”文森特扯落画上的蒙布。

  那幅画骤然呈现在楚子航的面前,青色的大海和青色的天空,天空中流动着奇异的云彩,神秘的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海中那座孤零零的石岛,岛中央长满了参天大树,而岛的外围却呈半圆形,仿佛被从中间一刀切开的古罗马斗兽场,在斗兽场中本该安放贵宾座位的地方是一个又一个石洞,每个洞穴里都放着一具棺材。一只小舟驶近小岛,舟上的乘客正要登岛,船头放着棺材,船上站着紧紧裹在白衣中的人形,似死神又似天使。

  画风非常写实,细到柏树的叶子和云的缝隙都清晰可见。可题材又匪夷所思,世界上怎么会有专门用于安置棺材的岛呢?多看几眼,一种非现实的恐惧感悄然升起。

  楚子航移开了视线,这幅画有种奇异的魔性,令他不愿多看。

  “这幅画的名字是《死亡之岛》,画家是瑞士人阿诺德·勃克林。他一生中画了五幅《死亡之岛》,元首一个人就收藏了三幅,这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幅都被烧了。”文森特幽幽地说着,往壁炉里丢了一块柴,“那是1945年4月,苏联红军攻破了柏林,元首在总理府的地下室里自杀,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4月30日。那年我二十岁,是党卫军成员,兼任元首的秘书。”

  随着这番话,纳粹德国的气息仿佛幽灵般回来了,文森特缩在厚重的座椅里,直勾勾地盯着壁炉里的火,看侧脸满脸老人斑,像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人。

  楚子航沉默地听着,不予置评。

  “元首生前钟爱艺术品和圣物,其中绝大部分都被付之一炬,我拼着命也只抢救出来一小部分,带着它们前往阿根廷。其中的一部分就挂在外面,另外一部分不那么容易追查的被我卖掉了,我的财富就是从那里来的。而其中最珍贵的就是这幅《死亡之岛》,评论家们对这幅画发表过各式各样的评价,比如画家是在描绘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岛屿啦,反映了死亡和生命之间的和谐啦……扯淡!”文森特忽然面目狰狞,“只有元首那样的伟人才看穿了这幅画的本质!”

  楚子航继续沉默,他来这里不是来纠正这个老纳粹的思想的,以文森特的年纪,再过几年就得带着他对元首的忠诚死在这艘船上了,想为纳粹招魂也没机会了。

  “只有真正的艺术家才能看到这幅画里隐藏的秘密!比如元首,再比如伟大的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他在1909年看到了这幅作品,被它深深地吸引了,并创作了伟大的交响诗《死亡之岛》!”文森特兴奋地说,“你这样来自卡塞尔学院的高材生,想必也会一瞬间就感触到画中那强大的灵魂!”

  楚子航无话可说,文森特在这方面太过高估他。作为一个理科男,楚子航对油画的理解能力,跟恺撒对漫画的理解能力差不多。他从那幅画中没有感触到什么伟大的灵魂,只是觉得画家在绘制那幅作品的时候处在某种极度神经质的状态,近乎疯狂。

  换句话说,这应该是幅疯子画出来的画,难怪希特勒喜欢,文森特也喜欢,文森特在纳粹党里也许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可疯癫倒是跟党首有一拼。

  “元首说,那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岛!”文森特忽然身体前倾,神情极度诡秘,“那座岛在神话中的名字……叫阿瓦隆!”

  楚子航一怔,这个故事越来越离谱了。

  阿瓦隆他是知道的,那是凯尔特神话中的一座岛屿,跟英格兰历史上那位伟大的君王亚瑟有关。

  根据吟游诗人们的说法,阿瓦隆是位于世界北方的岛屿,是被精灵之力守护的岛屿,迷雾和沼泽围绕着它,只能划着小船抵达。亚瑟王战死之后,尸体乘着小船前往阿瓦隆岛,到达那里之后,他就将死而复生。阿瓦隆岛上的时间是不流动的,因而它是永恒的,它既是死亡之岛又是生命之岛。

  这种神话无法考证,但即使世界上真有一座名叫阿瓦隆的小岛,它也不该在北极圈内,否则亚瑟王要从英格兰出发前往阿瓦隆岛,就得乘坐一艘YAMAL号这种破冰船。

  “所以你一直在寻找阿瓦隆岛……或者叫死亡之岛?”楚子航暂时还只得跟着文森特的神经病思维往下走。

  “是的!是的!是的!”文森特大声说,“这是为了伟大的帝国!阿瓦隆岛,那是伟大帝国的最后希望!”

  “你怎么知道那座岛,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在北极圈内?”

  “嘿嘿!”文森特面露得意,“元首是近代史上最伟大的神秘主义研究者啊!全世界最好的巫师和通灵师都效忠于他,他曾经拥有那支刺死过耶稣的‘命运之矛’,也曾派遣党卫军的精锐赶赴西藏调查永生的秘密!没有人像他那样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他亲口告诉我,根据对凯尔特古代石刻的研究,阿瓦隆岛就位于这个海域,连经纬度都能推算出来!也是他告诉我,世界上可能存在一个特殊的族群,他们身上流淌着古神的血,他们拥有特异功能,甚至能够呼风唤雨!根据元首给我的线索我才找到了卡塞尔学院的蛛丝马迹,可我深入研究之后发现你们比元首想的还要闪耀……”

  “这跟主题无关,继续说阿瓦隆岛,为什么你要去那里?”楚子航赶紧打断。

  文森特的眼中忽然泛起了泪花,他起身走到那幅画旁的祭坛前。

  楚子航一进门就看到那个小祭坛了,它其实是个在墙上挖出来的洞,洞的上方带着弧度,洞壁上是拉斐尔那幅《西斯廷圣母》的复制品,旁边放着两支白银烛台,两支烛台中间,是个黑色的匣子。

  庄严肃穆地行礼之后,文森亚特端起那个黑匣子返回楚子航面前,缓缓地打开匣盖:“为了……复活元首!”

  黑色的天鹅绒上,摆放着一颗白色的骷髅,骷髅的头顶上用白银烫着纳粹的卐字徽章,旁边还有“Adolf Hitler,20/04/1889-30/04/1945”这行小字。

  “希特勒的……头盖骨?”镇定如楚子航也呆住了。他只是来做些调查问些问题,没想过要在这个圣诞节有任何奇遇,但自从他踏入这艘船的第11层,就不断地遇到古怪古怪更古怪的事。

  文森特深吸一口气,满怀激情:“是的!这就是20世纪的伟人、第三帝国的缔造者、德意志以及全人类的救星、亚特兰蒂斯的继承者……”

  楚子航不得不打断他:“阿道夫·希特勒是么?”

  “是的!这就是当年我拼着命抢救出来的、元首的头盖骨!元首的智慧和灵魂都附在上面!我要带着它去阿瓦隆复活元首!”文森特说着流下泪来,“元首啊!是文森特没用啊!这么多年还没找到阿瓦隆!”

  楚子航在心里叹息……这个第三帝国的神经病余党沉浸在复活希特勒的幻想里,世界观完全是扭曲的,难怪他会相信那个奇怪版本的《卡塞尔学院英雄列传》。

  “是的,”文森特显得很沮丧,“元首曾经跟我说,根据对凯尔特神话的研究,阿瓦隆岛每年只有一天会对外界开放,就是每年的12月25日。所以我租了这艘YAMAL号,每年都在这片海域巡弋。可这片海域里并没有海岛,只有没完没了的浮冰。”

  楚子航心里苦笑,一座只会在圣诞节对外开放的岛屿,那种东西在游乐园里被称作“圣诞节特别节目”。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文森特重又振作起来,“现在有你们加入,我相信我一定能在有生之年找到阿瓦隆!你们是古神的血脉!你们能呼风唤雨!您刚才那招叫什么来着?意念爆破?真是太帅了!能有你们加入复活元首的阵营,元首一定很开心!”他捧起那颗也不知是不是希特勒的骷髅头,热泪盈眶,“元首!我都能看见您笑了!”

  楚子航冷眼看着这个疯子哭哭笑笑。卡塞尔学院当然不会对复活希特勒感兴趣,学院其实是误会了文森特的目的。

  格陵兰海是学院最关注的几个区域之一,因为那起令学院遭受重创的神秘事件“格陵兰事件”就发生在这个海域,执行部部长施耐德教授声称他在冰海深处见到了龙,高阶的巨龙,甚至某位龙王!

  之后的十年中,再没有人报告过那条冰海巨龙出现,但它的阴影存在学院高层的心里。而YAMAL号总在格陵兰海附近巡航,很明显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于是楚子航奉命登上YAMAL号调查,没想到其实是个脑子完全混乱掉的纳粹余孽想要复活他的元首。

  “你认为我们也想找阿瓦隆岛?甚至会帮你复活希特勒?”楚子航觉得可以结束这场对话了,白跑一趟毫无收获就算了,不要耽误他按时睡觉,他不喜欢生物钟被打乱。

  “当然!”文森特眨巴着眼睛,“你们当然会帮助我!元首是20世纪的伟人,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元首还是伟大的军事家,发明了闪电战和集团化坦克战!元首还是伟大的科学家,没有他就没有导弹和虎式坦克!原子弹最早也是我们德国人研究的,只是被那帮美国小婊子剽窃了创意!我跟你说连UFO都是……”

  “听着!世界上没有阿瓦隆,也没有任何关于人类死亡之后可以复活的记载!”楚子航打断了他,“你的元首神志不正常,他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而且还是由一帮巫师和通灵师推测出来再告诉他的。”

  文森特一下子呆住了,就像被成年人打碎了梦想的小孩子似的,目光呆滞,接着他显而易见地愤怒起来,怒视着楚子航,攥着拳,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可你们就是证明啊!”他忽然又软了下来,带着祈求的神情,“元首说你们是存在的,你们就真的来到我面前了,那元首说阿瓦隆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岛,你们为什么不相信?”

  楚子航愣住了,从某个角度说,文森特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比起那个什么阿瓦隆岛,龙类与人类的混血后代听起来也够荒诞的。如果荒诞的命题A是能被证实的,荒诞的命题B为什么就一定是虚假的呢?

  他看着文森特,忽然间没有那么讨厌这条老黄鼠狼了。按照文森特自己所说,纳粹的第三帝国覆灭的时候,他只有二十岁,是纳粹党里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只不过是因为接近希特勒而自以为是。他整个世界观都是在纳粹的熏陶下养成的,纳粹灭亡了,希特勒死了,他的世界一下子就崩塌了,所以才会沉浸在复活希特勒的幻梦里。对别人来说第三帝国是地狱,对他来说第三帝国是天堂,只有在那个高悬卐字旗、党卫军皮靴咔咔作响的世界里他才能找到自己。准确地说文森特是个精神病人,一个人生完全错位却又极度偏执的精神病人。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这样的精神病人,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唯一的一个东西能让你觉得有依靠,你也会不停地找、不停地找……直到再也爬不动。

  他站起身来,将那些本票收回皮箱里,拿出手机给那幅《死亡之岛》拍了张照片,这些回去都是要放进报告书里呈交给学院的。

  “我想你真正需要的,是个心理医生。”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