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4 > 第7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7)

第7章 楔子: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7)

  这里岂不也是一座国王谷么?斗兽场般的环状结构,本应安置贵族们的座位,却被国王们的洞窟取代,他们的灵魂似乎仍旧端坐在山壁之上,俯瞰着场中的斗兽表演……这么想的话,场中的野兽岂不就是他们这群人?

  萨沙使劲地晃晃脑袋,想把这个不祥的念头从脑袋里赶出去。

  “有可能。”楚子航低声说。

  楚子航并不擅长考古,仅能勉强认出其中有两具棺材是古埃及“底比斯第二帝国”时代的制品,棺材用整块花岗岩雕刻,重达数吨,表面刻有古埃及特有的鸟形文字。第一具黄金棺材则很可能是苏美尔时期的东西,那是有记载的最古老的人类文明,那时候冶铁术还未发明出来,反倒是黄金更为易得;至于那些黑铁棺材,则应是赫梯文明的制品,古赫梯帝国就是靠着强大的铁制刀剑横扫小亚细亚的。

  就像萨沙说的那样,这些可能都是国王,或者是国王级别人物的棺材,它们本应位于世界各地的宏大王陵中,却被不知道什么人运到了这个尼伯龙根来。这是个帝王遗骨的博物馆,却从不对任何人开放,除非你知道它的经纬度、对现实世界开门的时间和进入的方法。

  希特勒手下那帮神秘学家里真有些有门道的人,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古代文献中分析出了阿瓦隆的经纬度和大约的开门时间。可文森特多年以来都未能找到门径,因为在这个尼伯龙根开门的时候,海面上总是被浮冰占据,很难见到它的倒影,而今夜那座巨型冰山恰好撞碎了冰面。

  太巧合了,一切都太巧合了。巧合中隐藏着某种危险,楚子航隐约意识到了,却想不明白那危险是什么。

  最后他们登上了山壁的最高处。放眼眺望出去,海水恒定地微微起伏,天空永远是同样的颜色,周围永远是半明半暗,像是早晨又像是傍晚。回看岛屿中央,不知何时袅袅的雾气已经湮没了巨石阵,连参天的龙柏树也只有树梢暴露在雾气之外。一切都介乎真实和虚幻之间,站在这里,就好像抵达了世界的尽头,让人忽然间生出厌世的心来,想要坐下来慢慢地呼吸,就此化为一座石像。

  连神经粗大的冲锋队员们都被这一刻的美震撼住了。“不知道自古以来有过多少人曾经到达这个神秘的地方。”萨沙喃喃地说。

  楚子航微微一愣:“文森特说,每年的12月25日才能在这个经纬度找到这座岛,他跟你说过么?”

  萨沙点点头:“船长是这么说的,这座岛正在每年的12月25日开门,错过这一天,就只有等明年了。”

  楚子航思索了片刻,忽然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从登岛以来就有些事情困扰着他,但他一直没想清楚那是什么,直到萨沙随口说出了那句话,但也许……已经晚了。

  “我们得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楚子航说。

  冲锋队员们彼此看看,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始终漠无表情的中国人忽然焦急起来。他们已经在这里滞留了很久,没有遭遇任何危险,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是极度的宁静祥和,呆一辈子都不会有事。

  “你刚才说‘开门’,”楚子航直视萨沙的眼睛,“一间屋子如果开门,一定是为了某人通过,要么是有人要出去,要么是有人要进来。不管是哪种情况,总之这扇门不是为我们开的!”

  萨沙的脸色也变了。一间屋子如果开门,要么是有人要出去,要么是有人要进来……这座岛上没有活人,有人要出去的话就只有那些尸骨自己推开棺盖站起来;有人要进来的话,听起来好像更糟糕。

  这时天海交界处忽然亮了起来,仿佛有火焰燃起。这个没有时间流逝也没有昼夜变化的岛屿,像是要日出了。那点微光扩张得极快,很快半个天空都变成了金色,青色的云块完全被光芒吞没。

  萨沙什么都看不清,但他本能地意识到那是有人来了。什么人,他到来的时候,世界都被他的光芒照亮?他的气息弥散在天地之间,就像是一面接天的高墙。

  这种情形只该出现在《圣经》或者《摩柯婆罗多》中,不是用于描绘人类甚至人皇的到来,而是描绘天国的洞开,神的降临!

  “离开这里!”楚子航低声说。

  “离开这里!”萨沙纵声咆哮。

  汉子们狂奔下山,大踏步地穿过林间小路,仿佛群狼饿虎。岛上不知何时开始刮起风,狂风卷着满地的落叶。所有的龙柏树都在风中扭动,仿佛一群狂龙正从石化的状态中苏醒,叶片纷落,仿佛滚雪。

  一切异象都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仿佛天崩地裂,整个世界都在惊惶。

  天空中的光芒越来越炽烈,虽然有山壁遮挡,他们仍是不敢回头,那极致的光极致的热,烤得他们后背都发烫。那些巨蛇再度出现在环岛的山上,它们的鳞片反射着火河般的烈光,各种颜色变幻,像是随时都会燃烧起来。它们分头躲进那些存放棺材的石洞中,紧紧地蜷缩起来。

  推想起来每年的12月25日,那个人都会踏上这座小岛,每次他出现都带着这般的光和热,这一天对蛇群来说,大概是世界毁灭的一天。

  他们来到海边的时候,整片大海都是火红的,天空中的火光在海水中反复折射,大海上好像翻腾着烈焰。狂风是从海上吹到岛上的,一人高的海浪反复地冲向小岛,看上去简直是排成一列的、燃烧的枪骑兵!

  “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萨沙的声音都扭曲了。

  “我也不知道,”楚子航低声说,“但我知道那东西不是我们任何人可以对付的,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快走!”

  他确实不知道,但他的心里有些模糊的线索:一座隐藏在尼伯龙根中的岛屿;岛上保存着从古至今很多君王的棺材;时至今日棺材中的东西仍然可能复活;每年尼伯龙根开门一次;每次都有人来检查那些藏品……

  他们无意中接触到了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毫无疑问和龙族有关!

  龙族的历史到底何时中断的?为什么黑王死去之后,龙族的文明很快就衰落了?即使黑王和白王不在了,四大王座上还有足足八位龙王,它们都是可以毁灭军团甚至国家的超级存在!

  最后的龙类去了哪里?为什么耶梦加得和芬里厄会在中国出现?又是为什么诺顿和康斯坦丁所造的青铜城位于三峡水库的下方?天空与风之王呢?海洋与水之王呢?

  关于龙族的疑团太多了,而这个巨大的发现也许会让所有的秘密水落石出,前提是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

  那个正在到来的人或者神察觉他们了么?他们还有机会么?楚子航一点把握都没有,此时此刻他们能依靠的,只有沙滩上的那条橡皮艇。

  橡皮艇还好好地搁在沙滩上,但一时他们竟无法出发,因为登岛的时候过于兴奋,驾驶着橡皮艇直接冲上了沙滩,现在他们得先把橡皮艇拖回海里。这倒难不住这帮冲锋队员,以他们的臂力,抬着吉普车过河都不是难事。大家都把装备扔上橡皮艇,之后抬起橡皮艇迎着海浪往前冲。但涨潮的势头实在太猛了,一波波的浪潮把他们往回打。

  橡皮艇渐渐离开了海岸,冲锋队员们一个接一个地跳上船,抓起船桨拼命地划动,最后只剩下萨沙和楚子航还站在海水里。

  “上船!你也上船!”萨沙咬着牙,肌肉隆起,几乎撑破了作战服。他当然知道这种时候留下来推船是最危险的,很可能你把船推出去了,海浪却把你打回了沙滩。但他是冲锋队长,这是他的责任。

  “你的力量根本不够。”楚子航说,“现在不是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的时候,全力推,别看那边!”

  他说的那边是指火光逼近的方向,在橡皮艇的侧面。炽烈的光芒中好像有一个黑点,可能是一艘船,很小很小的一艘船,可随着那艘船的推进,平静的海面上布满了皱褶,每道皱褶都是一人高的狂浪。

  《圣经》中摩西劈开红海的壮举,大概也就是这种气势。

  萨沙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该看,有些东西是凡人不该去看的……他们错误地踏上了这座岛,侵犯了神的领地,想要活命就该蒙着眼睛离开,难道还要去瞻仰神的面容么?

  但是压抑不住的好奇心还是让他偷偷地瞥了一眼。忽然间,文森特为之痴迷了一辈子的那幅画无比清晰地浮现在萨沙的脑海里——小船缓缓地航向死亡之岛,船上载着棺材,穿着紧身白衣、如同木乃伊的人静静地站在船头……此时此刻,那艘在火光中逼近的小船,船头就站着这样一个白衣人,那强烈到仿佛太阳初升的光芒,就是源于船头挂的灯笼!

  萨沙不敢再看了,低下头猛推橡皮艇。他现在只求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他甚至希望自己根本没有“幸运地”踏上这座岛,他无比地想念YAMAL号,船上还有一瓶他刚打开的伏特加,还有漂亮活泼的白俄罗斯女郎。如果他还有机会回去,他一定要好好地喝上一大杯,并对第一个照面的漂亮姑娘说“我爱你”!

  橡皮艇已经离开沙滩差不多有20米了,这里的浪头还是很高,但已经不像岸边那样凶猛了。

  “发动螺旋桨!发动螺旋桨!”萨沙大吼。

  是时候起航了,起航离开这个鬼地方!马达轰鸣起来,一名冲锋队员抬脚踢在马达上,让翘起的螺旋桨浸入水中,橡皮艇开始加速,它的动力足够突破那古怪的潮汐。

  萨沙一跃而上,转身去拉楚子航。可楚子航轻轻地推了他一把,将他推了一个趔趄。萨沙再度起身的时候,橡皮艇已经驶出去好几米了,火红色的海水中,楚子航静静地站着,向他挥手道别。

  “你疯了么?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是你说那东西不是我们任何人能对付的!”萨沙急得大吼,“调头!调头!把船开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自己不能丢下那个中国人。

  “那是我的宿敌,我已经找了他很多年。”楚子航从眼中取下两片薄膜抛入海水中,永远无法熄灭的赤金色瞳孔暴露在萨沙面前。

  萨沙怔住了,偷看“神”的那一眼,他隐约觉得神的眼睛也是如此这般的赤金色,只是更加锐烈威严。

  他不敢直视楚子航的眼睛,只觉得那对诡异的瞳孔中藏着太古的凶兽,随时都会突破瞳孔的束缚出来吃人……原来他这一路都在跟某个类似神的人同行,难怪楚子航那么博学那么镇定,因为从踏上岛的那一刻他已经隐约知道了一切。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萨沙就该转头离去,可他又回想起楚子航叫他们留在橡皮艇上不要下来、楚子航叫他们不要打开那些棺材、楚子航迟迟不愿上船半身泡在海水中奋力地推着……

  萨沙忽然解下了自己心爱的AK-74突击步枪,远远地扔向楚子航:“那就拿这支枪打爆他的头吧兄弟!”

  橡皮艇突突着远去了,楚子航诧异地看着那个站在船尾的俄罗斯男人,又诧异地看向自己手中的枪。

  这到底算什么?兄弟间的信任么?即使我知道你是异类,可你也还是我的兄弟,因为我们一路并肩走到这里?真可笑啊,这样的武器,又怎么能伤害到随着海潮而来的神?

  可他还是珍而重之地把AK-74背好,轻声说:“谢谢你,萨沙·雷巴尔科,你大概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最后一个朋友了。”

  他在水中跋涉,返回码头,再度走过落叶如雪的林阴小路,登上高处。这时候“死神”的小船已经接近了码头,自始至终,那艘船既没有加速也没有减速,好像楚子航和冲锋队员们是留是逃对“死神”来说根本无所谓。

  死神的身影也越发地清晰了,宛如那幅画中所描述的形象,只是画中死神是以背影出现,因此那对璀璨的金色瞳孔没有描绘出来。

  神的黄金瞳太耀眼了,楚子航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面部,但那个形象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多年之前的雨夜,那条现实中不存在的高速公路上,他们曾经见过!

  楚子航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幕。他驾驶着一辆狂奔的迈巴赫轿车,扭头看去,父亲举着长刀跃向空中,那一刻自称“奥丁”的男人于深蓝色风氅中伸出了苍白的手……那只手上裹着层层叠叠的白布,就像是木乃伊的手。神的白袍下,也是层层叠叠的裹尸布。

  楚子航本该跟萨沙一起跳上那条橡皮艇,可劝萨沙不要看向“那边”的时候,他自己也没能控制住好奇心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让他决定要留下来。

  当然要留下来,他追逐这位神的踪迹已经追逐了很多年,可神始终藏在世界之外。正当楚子航觉得自己就要作为一名执行部专员平淡地、默默地过完一生时,命运又把他送到了神的面前。

  他毫不怀疑神已经注意到了他们,没有人留下来阻止的话,他们没有任何人能离开这个尼伯龙根。当年是父亲留了下来,所以楚子航逃了出去,今天只有他留下来,萨沙他们才有机会逃出去。

  只要有一名冲锋队员逃离这里,学院就会知道这个神秘的岛屿,诺玛知道他在YAMAL号上执行任务。联系中断超过24个小时,执行部的直升机就会降落在YAMAL号的甲板上。

  他很清楚自己跟神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心存侥幸逃离的打算。不过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让他重回十五岁那年那月那天的雨夜,他一定开着迈巴赫撞向神而不是逃走……在他的心底深处,他一直痛恨自己没有胆量跟父亲一起死在那个雨夜里。

  那样的死亡很好,一点都不孤独。

  他从背后的刀袋中拔出了两把黑鞘的刀——蜘蛛切和童子切,是那个名叫源稚生的日本男人留赠给他的武器。真是好刀,也只有这样的好刀才能配得上这样盛大的结局。

  “可惜不能帮你砍断婚车的车轴了,但无论如何,都不要轻易放弃。”他轻声说。

  “神啊!来吧!到了我俩算总账的时候了!”他如金刚怒目,如狮子咆哮。

  他跃向火光翻卷的大海,双刀划着凄冷的弧线,落向神和他的小船。这一刻,神从斗篷中抬起头,发出了嘲讽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