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族 > 龙族4 > 第9章 狂欢夜之舞(2)

第9章 狂欢夜之舞(2)

  单论体重的话,狂欢王的头衔非此人莫属,他的体重少说也有200公斤,舞衣是用某种高强度含碳纤维的材料制作的,就跟女人的塑形内衣一样,把大量的脂肪紧紧地裹了起来。弗里嘉子弹对他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油脂层完全吸收了子弹的动能,丝毫不见出血,那柄剑刃长度超过75厘米的刺剑也被脂肪层咬住了,滑稽地插在他颈部的肥肉上。

  舞王冷冷地看了教官一眼,眼瞳是熔岩般的赤金色!龙血正在他的身体里沸腾,面对那双眼睛,教官的心中也生出了“逃”的念头。

  但已经来不及了,舞王右手拔出刺剑,像丢一根稻草那般随手丢出,贯穿了教官的肩膀,把他死死地钉在地下。接着他从彩车顶上跃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教官。

  被那堆沉重的肉碾压,不死也是全身性的骨折,教官毕竟是A级精英,强忍剧痛,伸手握住剑柄将剑掰断。在舞王落地之前翻滚出去,只留下一截带血的剑身,深深地插入地面。

  肥男的舞衣被撕裂了,黑暗中那身白肉荡漾着水波般的纹路,可他的脚步却轻灵得像是踩在水面上。他缓缓逼近教官,细小的眼睛里燃烧着黄金火焰。

  执行部的其他专员都被人群挡住了,受伤的教官单独面对舞王,绝对是被碾压的下场。冈萨雷斯急得跳脚,维多利亚却已经展开了行动。

  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被人群阻碍,只有他们能救教官。格洛克轰鸣,维多利亚在几秒钟内把所有子弹都打了出去,言灵“刹那”叠加精准射击,枪枪命中舞王的后脑。

  星星点点的火光在舞王的头皮上溅起,子弹打上去竟然是金属轰鸣般的巨响。

  “骨骼强化!”冈萨雷斯惊呼。

  龙血已经令舞王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异变,混乱的激素分泌令他长出了那层能够抵挡子弹的脂肪,把他的肌肉强化,甚至将骨骼提升到接近高强度合金的硬度。到了这个程度,他很可能已经拥有了超高速细胞分裂的能力,不管受什么伤都能迅速复原,而下一步,他的骨骼会异化,甚至长出龙翼!

  但这么一坨肉长出翅膀来真的好么?那不是一块会飞的猪排么?冈萨雷斯满脑子混乱。

  舞王缓缓地转过身来,黄金瞳中闪着野兽的凶狠,造成的威压仿佛实质,压得冈萨雷斯喘不过气来。

  “回来!”冈萨雷斯伸手想把维多利亚拉回烟囱后面来。

  但维多利亚不躲,她脱下执行部标配的黑风衣,放手让风把它带走。风恰好是从维多利亚这边吹向舞王,舞王如愤怒的公牛对着那件风衣发动了攻击,将它撕得粉碎。

  风衣下维多利亚穿着白色的紧身皮衣,曲线毕露,她昂首挺胸,面无惧色,当着舞王的面拔出了硝烟弥漫的弹匣,再把新的弹匣塞进去。她不是不怕,但她是堂堂的女伯爵,面对一个疯子怎能露出惧色?况且她的本意就是吸引舞王的注意力,看清楚了,攻击你的是个女孩!你喜欢的那种、漂亮性感的女孩!有种你就过来!

  她把自己当作了诱饵,唯有这样才能给教官一线生机。

  冈萨雷斯想要给自己的枪上膛,可他的每块肌肉都在痉挛每根骨头都在咯咯作响,连枪柄都握不住。真可笑啊真可笑,这不是你英雄救美的时候么冈萨雷斯,有胆量的话就该从烟囱背后走出去,挡在维多利亚前面啊!这时候怂了,那一辈子也别想打动那个骄傲的女伯爵!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原来人在内心深处是那么畏惧死亡的,平日里想几千遍你可以为那个女孩去死,真到能为她死,你却连步子都迈不动。

  “快走!快走!快走!”维多利亚低声说,语气急促。

  舞王正高速地接近他们,他直线前进,前方挡路的人们如海水般分开,这场面既诡异又搞笑,一个肉山般的男人仿佛踏波而行,轻盈灵动。没有人能阻止他扑向维多利亚,他就像一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坦克,一切障碍物都可以碾过去。

  此时此刻,维多利亚能够凭借的地利就只有他们脚下的这座建筑了。这是葡萄牙人殖民巴西时代的老建筑,坚固的大理石墙壁,楼高四层。以舞王的身躯,无论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都不容易上来。

  维多利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但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叫冈萨雷斯走,诱饵只要一个就够了,舞王没有看到冈萨雷斯,他现在走还来得及。

  舞王冲到了圣多明戈旅馆楼下,并未急于去寻找酒店的入口,而是轻盈地跃起,抓住了二楼露台的铁栏杆!这个体型接近马熊、河马、大懒兽的大白胖子竟然像猿猴那样贴在大理石外墙上,抓着一层层栏杆往上爬。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巧,但他抓过的铁栏杆全部变形,踩过的大理石砖纷纷碎裂。

  维多利亚忽略了一件事,马熊、河马、大懒兽这类动物也只是外表上看起来笨拙,其实行动起来非常矫健。脂肪对舞王来说并非负担,因为他的肌肉力量更加惊人,高度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障碍!

  舞王晃动着浑身的白肉,如同一轮圆月那样升起在维多利亚面前。那张肥肉堆叠的脸上毫无表情,黄金瞳深陷在肉缝里几乎看不见。

  即便这样,维多利亚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那是雄兽的狂喜!

  维多利亚握着两支填满子弹的格洛克,可她连枪口都抬不起来,在舞王面前,她像只被贯穿在羽箭上的鸟儿,无从挣扎,只能垂死呻吟。

  舞王从天而降,张开怀抱,无疑是想把女伯爵狠狠地拥入怀中。

  被几百公斤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觉?也许是油腻也许是窒息。可被几百公斤能抵挡子弹的肥肉裹住是什么感觉?只能是全身粉碎性骨折,碎骨片和肌肉内脏被他像捏橡皮泥似的捏在一起!

  维多利亚听见了清晰的骨裂声,原来一个人的全身骨骼碎裂是这样的声音啊,就像一张挺括的打印纸被人粗暴地揉成了纸团……鲜血溅了她满脸,粘稠地往下流。

  “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快走……快走……”冈萨雷斯的声音将维多利亚唤醒。

  被舞王抱住的并非维多利亚而是冈萨雷斯,最后一刻,这个小个子的西班牙男生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像是一颗炮弹那样撞在了舞王的胸口,代替维多利亚承受了那致命的拥抱。

  维多利亚呆呆地看着冈萨雷斯,已经不成人形的冈萨雷斯。冈萨雷斯也回头看她,他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可眼神还是清亮的,他说:“快走……快走……”每说一个字,就有粘稠的血块从他的嘴里滑出。

  愤怒和世袭的自尊心帮维多利亚克服了恐惧,两柄格洛克顶在舞王的胸口,她吼叫着扣动扳机,子弹撕裂白色的脂肪,枪火把周围一片烧得漆黑。

  舞王也怒吼起来,这是今晚他第一次觉得疼痛。他松开了怀中的冈萨雷斯,跌跌撞撞地后退。维多利亚趁势夺回了冈萨雷斯,闪电般地后退。

  但她没退几步就失去了平衡,抱着冈萨雷斯摔倒了。其实不摔倒她也逃不掉,她心里很清楚,舞王的血统优势是压倒性的,即便是在这倾斜的屋顶上奔跑,他的速度也远胜于体态轻盈的维多利亚。

  何况维多利亚还抱着冈萨雷斯,抛弃冈萨雷斯的话还有一线生机吧?反正是个救不回来的人了……可此时此刻她怎么能抛弃冈萨雷斯?

  舞王一步步地接近维多利亚,每一步都踏碎瓦片。刚才他的眼神还是雄兽接近雌性的欣喜,此刻已经转为受伤雄兽的暴虐。

  维多利亚低下头,抚摸着冈萨雷斯的脸,第一次认真地端详这个西班牙来的小个子男孩:“没想到还蛮帅的……”

  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带着微笑,仿佛一丛怒放的苹果花。连舞王也在这无瑕的面容前迟疑了一瞬,这时耳机里传来了陌生的男声:“所有人退后,由我接管战场!”

  “学生会主席?”垂死的冈萨雷斯睁开了眼睛。

  “学生会主席……”维多利亚死死地按住蓝牙耳机,想要听清那个男人发出的每个音节。

  “学生会主席在哪里?”执行部的资深者们不约而同地大吼。

  眼泪滑过维多利亚的面庞,最后一刻,学生会主席终于抵达了战场!那个号称即使对上龙王级目标也能锁定胜利的男人,终于来了!

  引擎声如同暴雷,黑色的摩托车高速逼近圣多明戈旅馆。

  那辆摩托车是跑在屋顶上的,在有几个世纪历史的屋顶之间跳跃,留下曲曲折折的白色尾气。

  舞王霍然转身,这个连子弹都毫无畏惧的怪物似乎觉察到某种巨大的危机正在逼近。摩托车越过七八米的间隙,落在了圣多明戈旅馆的屋顶。

  舞王本能地摆出了警戒的姿态,双臂交叉在胸前,层层叠叠的脂肪隆起。

  此时此刻,维多利亚、冈萨雷斯、执行部的资深者们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了,舞王的黄金瞳中,只映出那辆黑色的摩托车和摩托车上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双方距离还剩下不到10米,骑手忽然腾起空中,无人控制的摩托车继续冲向舞王。

  他把摩托车用作了武器!所有人都在心里为学生会主席的随机应变喝彩,手边的一切东西都可以用作武器,这才是真正的战略高手。

  那辆杜卡迪Pikes Peak摩托车应该有上百公斤,这样一个高速运动的物体,动能是弹头的几千倍!舞王不怕子弹,但他敢跟钢铁对撞么?

  但舞王纹丝不动,摩托车撞上来的瞬间,他一个虎扑,抓住摩托车,把它举过头顶。巨大的自身重量、惊人的肌肉力量加上极其准确的时机判断,让他轻而易举地“擒住”了摩托车。

  学生会主席还在空中没有落地,已经抽出了银色的沙漠之鹰。双手沙漠之鹰都是三发点射,六颗子弹的弹道几乎是平行的,全部命中摩托车的油箱!

  爆炸声震耳欲聋,摩托车在舞王的手中分崩离析,燃油一边倾泻而下一边燃烧,火雨笼罩了那肥白的巨大身躯。

  这远远不是结束,在人们没来得及喝彩之前,学生会主席已经从风衣的衣摆里拔出了双手短刀,落地就向着那熊熊燃烧的舞王发动了冲锋。

  他围绕舞王高速地闪动,双刀在舞王的身体上一触即走,每一刀下去,舞王的皮肤就裂开一道小口子,可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白花花的脂肪。

  脂肪燃烧起来,舞王身上的火势越来越猛。但他的凶性不减反增,大幅度地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身边闪动的影子。若是被那双手臂扫到,正常人甚至是体质较差的混血种都有脊椎折断的风险。

  但他连学生会主席的衣摆都碰不到。学生会主席的速度太快了,刀和人的轨迹都行云流水全无滞涩,绝不贪图一刀制胜,也就不会给舞王抓住自己的机会。

  舞王越来越狂躁,扑击的动作也越发地凶猛,但这样只是把更多的空档留给了学生会主席,任凭他一刀接一刀地制造伤口。伤口中流出的白色脂肪已经变成了粉红色,舞王开始失血了。

  “所有人远离!所有人远离!你们过去没用!”执行部的资深者们对着蓝牙耳机下令。

  附近观察哨的学员试图跳上那边的屋顶,想抢救重伤的冈萨雷斯,资深者们这是要喝止他们。学员们太高估自己了,这样很可能会反过来拖累学生会主席。

  究极混血种之间的战斗,人数优势往往没用,再多的人冲上去,都只会沦为舞王用来要挟学生会主席的人质。

  舞王忽然转过身,拼着让学生会主席的双刀在自己背后连斩,扑向了维多利亚。

  他并不是低智商的凶兽,没有别的人质,他就利用维多利亚!学生会主席自身是没有弱点的,但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是他的弱点,这两个低年级学员不幸地身处在究极混血种们的作战圈内。维多利亚刚刚努力把重伤的冈萨雷斯藏在了烟囱后,自己还没来得及藏起来。